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十万剑
    刚刚结束战后会议的师雪漫,穿过风桥,朝鱼骨头方向走去。

    今天的战斗异常惊险。

    初日胜利带来的骄傲和得意被粉碎,胖子在会议上首先道歉。对于自己冒险的提议,胖子心中后怕,若不是关键时刻桑芷君找到解决霜蝗草的办法,又恰逢火山尊者抵达,战斗会变得更加艰难。

    今天对面的血修给他们好好地上了一课。

    在他们以为敌人仅仅只是依靠宽背蝠鱼的时候,血修用事实告诉他们,不光他们有后手,对方一样有后手。血修多管齐下,借助宽背蝠鱼的掩护,他们还准备了霜蝗草。

    不得不说,霜蝗草在今天的战斗中发挥极大的作用,给元修的防线带来严峻的考验。若是桑芷君的动作再慢一点,火山尊者再来晚一点,敌人就可以直接攻击到镇神峰的本体。

    今天的战斗也提醒了他们,镇神峰固然强大,却并非没有办法可以破解。

    值得庆幸的是,敌人似乎也没有想到霜蝗草的效果竟然如此出色。所以在后续力量的支援上,慢了半拍。倘若当时他们的高手和精锐更快地支援,那元修这边的压力就会陡然增加,战斗会变得更加艰难。

    大家仔细讨论明天敌人可能采用的方案,以及己方相应的应对方案。

    会议上的气氛非常严肃,今天的情况,让每一个人都后怕。

    蜂巢重炮也在今天的战斗中暴露出缺点,一旦敌人距离过近,它们的效率反而会降低。第一天敌人一窝蜂冲上来的情况,再也不会出现。今天敌人的进攻路线,显然经过深思熟虑,多路进攻,拉开宽度,就让塔炮的威力大打折扣。

    不过,好在守住了,尽管非常惊险。

    全军上下气氛很凝重,但是大家的士气,没有受什么影响。

    师雪漫倒是很镇定,队伍里有大量的新手,即使那些老兵,也没有参加过太大的战役。包括她在内,大家都没有经验,很多东西都需要大家共同摸索。

    自古名将都是一场仗一场仗喂出来的。

    师雪漫能够明显感受到包括她在内大家的进步,这让她很欣喜,觉得充满希望。她坚信战斗的艰苦和困境,都只是暂时的,未来胜利必然是属于他们。

    她唯一的担忧只有艾辉。

    会议一结束,她就来看望艾辉。

    她还没抵挡艾辉的营帐,便远远地发现楼兰正在指挥雷霆之剑的队员们往地上插着长剑。

    看上去是某种剑阵。

    当她走近,不由好奇地问:“楼兰,这是在做什么?艾辉怎么样了?”

    “布置剑阵,雪漫。”楼兰飞快地回答:“楼兰要试试,剑阵能不能帮助艾辉。”

    剑阵帮助艾辉?

    师雪漫愣了一下,觉得有些疑惑,但是她没有打扰楼兰,而是在一旁安静的旁观。楼兰的医术高超,这么做一定是有其道理。

    和她一样,雷霆之剑的队员们,也觉得好奇。

    楼兰小心地把艾辉从营帐里抱出来。

    当师雪漫看到艾辉的模样,不由大吃一惊。浓郁凝实的金光,从艾辉的体内透射而出,看上去他的身体里就好像有一颗太阳。

    好霸道的气息!

    师雪漫暗自动容,金光散发着的气息极为霸道,她从未见过类似的气息。

    师雪漫还感受到另外一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在艾辉地宫位置,则好似有许多锋利的剑刃在游荡,凛冽的气息就像一块万年寒冰正在散发着彻骨寒气。

    一旁围观的雷霆之剑的队员们脸上更是露出震撼之色。他们是剑修,当然清楚这是剑的气息。可是,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凝实的剑之气息。

    他们仿佛置身在剑刃的海洋之中,海面上潮起潮落哪怕并不汹涌,可是入目所及却见无数剑刃森然涌动!

    顾轩呆呆地看着艾辉。

    他当然知道老大的厉害,雷霆大师和剑术大师,都是让他心服口服。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老大对剑术的理解,已经到了如此可怕的境界!

    这就是修真典籍中所说的……剑意吗?

    对于剑意的描述,如今争论颇多,有的夸大其词,描绘得神乎其神,有的则认为只不过是讹传,压根不存在。

    顾轩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剑意,但是他此刻,完全沉浸在这股气息之中。凛冽而纯粹的气息,让他仿佛被剑尖直抵眉间,浑身不自主寒毛直竖,可是又沉溺其中。对于一位喜欢剑术之人,如此纯粹凛然的剑之气息,就像无上佳酿,不由自主便沉迷难以自拔。

    楼兰小心地把艾辉放入剑阵之中,双目的红光开始闪烁。

    剑阵很简单的北斗剑阵,剑用的是不离剑,当初何瞎子炼制了一批,还有库存。虽然不离剑造价不菲,但是时间紧急,来不及重新炼制,所以清一色全都用的不离剑。

    剑阵并无反应。

    剑阵内的艾辉也毫无反应,体内的金光很稳定,涌动盘旋的剑之气息也一如既往,好似没有任何动静。

    半个时辰过去。

    楼兰没有动,他的双目红光有节奏地闪动。

    师雪漫坐下来,托着下巴,怔怔看着剑阵内的艾辉,思绪飘得很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雷霆之剑,顾轩很镇定,其他的队员则露出些许担忧之色。

    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这个法子没有用?

    忽然,一缕极为轻微的颤音,悄然响起。

    在场诸人的耳力何其敏锐,所有人精神不由一振。师雪漫霍地站起来,目光紧紧盯着剑阵。其他人也是屏住呼吸,死死盯着剑阵。

    唯有楼兰,双目的红光依然保持有节奏地闪动。

    距离艾辉最近的不离剑,正在轻微颤动,那缕极为轻微的颤音,正是它发出的!

    它颤动的幅度很小,肉眼甚至难以捕捉,甚至会让人错以为,有一阵风掠过剑身带来的颤动。颤音也极为微弱,若不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很集中,很容易被忽略。

    没有一丝风。

    剑身的颤动开始变得强烈,肉眼明显可以捕捉。

    第二把剑也开始震动,

    紧接着,第三把、第四把……

    不离剑的嗡鸣,此时清晰可闻。

    顾轩瞪大眼睛,几乎不能置信,他仿佛看到一缕缕烟雾状的气息,悄然没入艾辉的身体。

    这是……

    没有人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此时包括师雪漫在内,所有人的心神,全都被剑阵吸引。

    嗡嗡嗡的颤音,就像蜜蜂在扇动翅膀。

    不离剑剑身绽放柔和的光芒,颤动形成一道道朦胧模糊的光影。北斗剑阵升腾起淡淡光芒,笼罩剑阵内的艾辉。

    从悄无声息,到低沉,再到逐渐高扬,剑鸣始终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凛然之意。

    不断高扬的剑鸣,汇集成一声清越高亢,宛如鹤唳的剑鸣。

    铮!

    好似一道清冽如水的剑光,从大家眼前一闪而逝。

    所有的光芒消失,所有的颤音消失,一切好像又回到最初,没有任何变化。

    噗,一声轻响。

    一把不离剑,突然崩碎,化作一蓬齑粉,如同烟雾般散开。噗噗噗,另外几把不离剑,全都化成粉末,洒落一地。

    连同剑柄,都化作飞灰。

    师雪漫的目光仔细查看艾辉的身体,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喜意。金光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盘旋涌动的剑之气息,却有了一丝微弱的增长。

    增长极为微弱,普通元修难以发现,但是难逃师雪漫的法眼。

    楼兰双目的红光停止闪动,楼兰欢呼道:“楼兰找到办法了!”

    楼兰小心地把艾辉送回到营帐的床榻,然后像一阵风般朝外面冲去。

    师雪漫注视着楼兰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眸子露出一丝期待。心中的石头落地,她握紧手中的云染天,转身离开。

    她还要为明天的战斗做准备。

    前线所有的工匠都被喊停手上的活,聚集在一起。得益于艾辉沿途搜刮,如今前线的工匠数量惊人,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虽然他们之中绝大多数的水平只能算得上普通,但是数量上超过五千人,依然令人惊叹。如此庞大的规模,只有天心城治下,才有可能达到,这其中还需要包括属于长老会的工匠。

    大师级别的工匠,谁也不会给艾辉,而且本人的意愿,艾辉也难以勉强。但是艾辉一点都不挑食,不管水平好坏,都一股脑要了。

    正是由于有数目惊人的工匠,蜂巢重炮的铸造,才得以赶得上战斗。塔炮联盟能够直接用蜂巢重炮打实弹来日常修炼,也正是因为有着雄厚的铸造水平,能够源源不断铸造出蜂巢重炮。

    工匠们有些奇怪,大家交头接耳,私底下打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们每天的任务安排得很满满,像这样被召集在一起,还是第一次。倘若不是这里对工匠的待遇福利非常优厚,他们都怀疑是不是要安排他们上战场。

    没让他们等太久,何师和李厚堂便联袂而来。

    何师和李厚堂两位大师在场,其他工匠立即安静下来。

    何师的神情如常,他平时都是很冷漠的模样。

    向来宽厚的李师,此时却很严肃,目光环顾四周,沉声开口。

    “大家手上的活,全都停一下,我们接到一个紧急任务。”

    人群中微微骚动,有人喊:“蜂巢重炮也要停吗?”

    “没错!”李厚堂表情肃穆,语气斩钉截铁:“所有的任务,全都后排,先完成本次紧急任务。”

    大家心中一凛,从李师的语气态度就能判断出这次任务至关重要。

    李厚堂双目精光闪动,肃然道:“本次任务是炼剑,所有人从现在开始,开始炼剑!材料都已经准备好。”

    炼剑?

    大家愣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么多人炼剑?要那么多剑干嘛?

    李厚堂没有解释,轻飘飘丢下一颗巨雷。

    “第一期的目标,是十万把。”

    黑压压的工匠们短暂的安静之后,一片哗然!

    第一期目标……十万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