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四章 【霜蝗草】
    拍碎的背篓,升腾起一团红云,红云在空中翻滚,赫然是一群血蝗虫。

    血蝗虫大约指头大小,羽翅漆黑如墨,身体却是鲜红欲滴,就像一滴血滴。只见蝗虫倏地在空中分开,灵活地朝镇神峰的光幕扑去。

    血蝗虫的数量极多,密密麻麻。

    胖子的脸色微变,心中有些不安。

    血蝗虫?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战场出现他们没有想到的突发情况,对方把它当做杀手锏,显然也是蓄谋已久。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塔炮手们的炮火立即变得紊乱起来,大家不知道瞄准什么比较好。

    胖子当机立断,提气高声喊道:“不要管其他,全都瞄准宽背蝠鱼!”

    本来对付血蝗虫这样的小东西,蜂巢重炮最合适不过。然而此时宽背蝠鱼距离镇神峰的距离太近,这么近的距离,蜂巢重炮的火焰根本来不及散开,反而拿血蝗虫没什么办法。与其胡乱瞄准血蝗虫,不如把火力全都集中在宽背蝠鱼。

    刚刚陷入混乱的蜂巢重炮,重新稳定下来,拼命锁定瞄准宽背蝠鱼。

    素来冷静镇定的小山忍不住失声惊呼:“是【霜蝗草】!别让它靠近防护光幕!”

    霜蝗草?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知道其厉害,但是听小山前辈如此失态,大家心中都升起不安。不用招呼,大家把自己能想到的手段都用上。

    桑芷君统率的弓箭手,纷纷瞄准血蝗,箭如雨下。

    血蝗虫的速度并不快,也不算灵活,被射中立即爆裂成一团血芒。

    天锋部的剑阵运转,就像一个个旋转的绞盘,血蝗虫立即爆裂破碎。

    一团团血芒,在空中不断绽放,就像一朵朵娇艳的花朵盛开。

    可惜,无人有暇欣赏此等美景。

    然而血蝗虫的数量实在太多,实在难以想象,兽营战士背上的背篓并不大,怎么能够装得下如此众多的血蝗虫?

    轰!

    一头宽背蝠鱼狠狠撞上重云之枪的镇神峰,光幕剧烈抖动,镇神峰上众人身形一晃,几乎站立不稳。

    剧烈的震荡,影响到塔炮手们,蜂巢重炮一歪,炮火不知道飞到哪里去。

    几头宽背蝠鱼,眼看就要撞上光幕,镇神峰垂下的宛如铁链的粗藤,就像拉起的船锚,倏地扬起,狠狠抽中一头宽背蝠鱼。

    宽背蝠鱼巨大的身体,直接横飞出去。

    垂下的粗藤,纷纷扬起,挟着惊人的威势,不断抽向扑来的宽背蝠鱼。镇神峰就像一头从深海中浮起的远古章鱼,坚韧的粗藤力道非凡。宽背蝠鱼一旦被击中,就会直接翻滚着倒飞出去数十丈。

    宽背蝠鱼惊人的生命力此时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哪怕被抽得倒飞出去,但是片刻后重新嘶吼着扑过来。它们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被激怒,变得更加狂暴更加疯狂。

    冲过炮火的宽背蝠鱼已经超过五头,师雪漫没有半点犹豫,腾空而起。

    杨笑东小山等人,紧随其后。

    面对宽背蝠鱼如此庞大的血兽,普通元修的伤害微乎其微。只有大师,才能够抵挡它们的冲击。

    弓开满月的姜维,松开手中的弓弦,重箭流光,破空而至,没入一头宽背蝠鱼的脑袋。

    宽背蝠鱼的脑袋,爆裂成一团血雾,无头的尸体余势未绝地撞上镇神峰的光幕,光幕泛起层层涟漪。

    大家的注意力被宽背蝠鱼吸引,血蝗虫立即趁虚而入。

    一只血蝗虫落在镇神峰的光幕上。

    桑芷君正准备一箭射中,没想到光幕上的血蝗虫啪地一声爆裂。

    这是?

    桑芷君微微一愣。

    血蝗虫爆裂看不见血光,而是一团灰色雾气,在光幕上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灰斑。灰斑中心,一株灰白色小草,赫然可见。

    霜蝗草……还真的是草!

    控制镇神峰的元修惊声尖叫:“它在吸收防护光幕的元力!”

    桑芷君的脸色也变了。

    霜蝗草周围的光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稀薄,灰白色的霜蝗草正在疯狂的生长。

    桑芷君手中弓箭飞出一道金光,击中霜蝗草。

    但是接下来一幕,让桑芷君的脸色不由再变。啪,霜蝗草爆裂,就像挤爆的灰色颜料,溅得周围到处都是。片刻后,一株株细小的灰色幼苗正从灰斑之中钻出来。

    啪啪啪!

    又有三只血蝗虫落在光幕上,旋即爆裂。

    转眼间,光幕就像长满丑陋难看的灰色苔藓。

    霜蝗草生长速度极为惊人,它疯狂地吸收着光幕的元力。霜蝗草四周的光幕,明显比其他地方薄。

    “别让它结果,它像蒲公英!”

    刚刚击杀一头宽背蝠鱼的小山,转过头高声提醒。此刻他心中充满痛恨,他对霜蝗草知道有限。霜蝗草的特性他知道一些,但是如何对付这种诡异的生物,他也不知道。

    听风部对神国的渗透一直不顺利,获得情报的能力有限。而神国这些年涌现的新物种名目繁多,很多东西他们都是只知道名字和大致的特性。

    听风部的主要力量,还是在天心城。

    小山死死咬住嘴唇,他很想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部首大人!让他看看,每一个情报,都关系着多少生命。

    他蓦地回头,一头狂暴的宽背蝠鱼就像一座呼啸俯冲的小山峰,发出震慑人心的咆哮,朝他撞来。森白的长牙流着腥臭的涎,狰狞异常,背上兽营战士的神情疯狂,双目充血,嘴里不知道在嘶声呼喊着什么。

    小山目光一冷,手指在身前轻轻一点。

    骤然冻结的空间,就像疯狂生长的冰棱,把急速俯冲的宽背蝠鱼连同背上的兽营战士吞噬。

    宽背蝠鱼和兽营战士宛如冰封在冰层之中。

    冻结的空间瞬间爬满裂纹,哗啦,崩碎成无数块,天空就像下了一盆血雨。

    桑芷君听到小山的提醒,她脑海中浮现蒲公英四处飘飞的种子,顿时觉得全身发寒。

    光幕上霜蝗草的灰斑数量在不断增加,看上去异常可怖。

    情况危急!

    桑芷君能够清晰地看到,镇神峰的光幕随着灰斑的增多,迅速地变得黯淡稀薄。她知道必须阻止霜蝗草,否则的话,镇神峰的光幕再持续下降,那宽背蝠鱼的冲击,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创伤。

    而且她注意到,已经有神通血修出现在战场。

    战斗变得更加激烈。

    敌人见到有机可乘,立即增加了大量精锐,就是希望能够一举攻破他们的防线。失去防护光幕的镇神峰,将失去所有的保护,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之下。

    可是……怎么才能解决霜蝗草?

    霜蝗……草?

    桑芷君心中一动,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种草,能够吞噬元力的草!

    想想刚才蝗虫爆裂的场面,她愈发觉得自己想得没错,蝗虫只是一个载体。如果是草的话……

    桑芷君马上想到一个东西,也许有用。

    她扭头四下搜寻,很快找到堆放在火池旁的石蛋,里面盛放的是雪熔岩!

    没错,她想到的就是雪熔岩!

    背上云翼倏地张开,她就像一只轻灵鸟儿,带起雪熔岩飞出光幕。

    她停在光幕的一处灰斑,正准备敲碎石壳。

    一道耀眼的箭光擦着她的脸颊掠过。

    在她身后,一名精锐血修瞪大眼睛,他的心脏位置赫然可见碗口大的贯通伤口。

    敌人已经摸到这么近?

    惊骇在桑芷君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回过头,看到镇神峰上的姜维手持大弓,弓弦还在颤动,注视着她。桑芷君心中一暖,莫名心安,朝下方的姜维一笑,她便收回目光。

    她干脆利落地敲碎石壳,清冽如水的雪熔岩,浇在霜蝗草的灰斑上。

    滋!

    灰白的烟雾升腾而起,凝成一团,翻腾不休,隐约可见人的面孔,就仿佛是怨魂在其中哀嚎,不肯离去。

    不知为何,翻腾的灰白烟雾,桑芷君心底一阵发憷。她想到了曾经在血林之中见到,那些血植树干上一张张酷似人脸的花纹。

    翻腾片刻,灰色烟雾突然啪地湮灭,消失得无影无踪。

    桑芷君按捺心中的惊惧,看向刚才的位置,灰斑消失不见,本来稀薄的光幕正在逐渐恢复正常的水平。

    她心中大喜,雪熔岩有效!

    姜维在内的许多人,都在关注桑芷君的动作,此刻无不是露出狂喜之色,连忙找雪熔岩,准备效仿。

    忽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我来!”

    却是闻讯而来的火山尊者。

    他本来是在后面准备炼制雪熔岩的熔岩,听到战斗激烈,便匆匆赶来支援,恰好看到桑芷君用雪熔岩消除霜蝗草的灰斑。

    只见火山尊者飞出光幕,他毫不掩饰自己大师的境界,滔天威势恍如火山喷发。他身体染上一层赤红的光芒,仿佛是熔岩构成,肉眼可见的热浪,轰然横扫四溢。

    他摘下腰间的葫芦,仰头咕噜咕噜灌了一小口。

    他脸上露出一丝肉痛之色,那里面全都是经过他精心炼化的雪熔岩,原本清冽如水的雪熔岩多了一丝金色。

    呼,一缕透明的火焰从他头顶发髻升腾而起。

    火山尊者深吸一口气,蓦地抬起头,张开嘴。

    轰!

    耀眼的炽白红光火焰,从他嘴里冲天而起,就像火山喷发。

    炽白烈火宛如一条巨大的火龙,沿着镇神峰的光幕盘旋,所过之处,光幕上的灰斑无不灰飞烟灭。

    火山尊者如法炮制,转眼间,三座镇神峰光幕的霜蝗草全都一扫而光。

    元修一方欢声雷动。

    血修一看无机可乘,丢下满地的尸体,如同潮水般退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