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生木枝和五行环
    一直以来,艾辉都以为生木枝是最纯粹本源的木元力。

    可是,眼前在定格的虚影,他看到了金木水火土!

    五元皆备!

    对生木枝所有的认知在此刻彻底被颠覆,而且是根本性的颠覆。生木枝在艾辉体内已经很长时间,他曾经不止一次地研究过它,甚至颇有心得。

    然而眼前的一幕告诉他,他之前所有对生木枝的理解,都有着根本性的偏差。

    怎么可能?

    艾辉此刻心中又是震惊,又是难以置信,自己居然这么久都没有察觉其中的玄机!但是此刻他顾不上这些。生木枝在金光照射之下,正在逐渐湮灭。一旦错过,他再也无法一窥其中奥妙。

    霸道凛冽的金光,把生木枝所有的伪装和外壳,彻底摧毁,让其所有的变化都呈现出来。

    确实是五元皆备,艾辉看到五种元力以无比巧妙的方式纠缠、流转,忍不住再次流露出惊叹之色。他想到了混沌元力,不过生木枝五种元力的结构,不知要厉害多少倍。五种元力时刻处在元力循环之中,那是一种异常精巧的生之环。

    所有的五行循环,最终的目的,都是生成木元力。

    艾辉此时才有些明白,生木枝惊人的治愈能力从何未来。生木枝实际上是一个处在不断转动的生之环,这意味着周围无论什么元力,都会生木枝拉进五行循环之中,继而源源不断产生木元力。而奇特的是,生木枝这个不断运转的生之环,有一道无形的分界线。就仿佛整个环都沉浸在水中,只有木元力暴露在水面上。

    艾辉忽然想到韩笠的大师之道,【阴阳】!

    金水火土皆为阴,而唯独木为阳,偏偏还能完成一个完美的生之环,太不可思议了!

    艾辉心中惊叹连连。

    直到金光打破了生木枝的阴阳分隔,另外四种元力才暴露在自己的面前。难怪生木枝被称为最本源的木元力,原来不光是生之环所化,还是由阴化阳。

    正是这神奇而充满想象力的一步,让木元力变得完全不一样,拥有了神奇的治愈之力。

    太厉害!

    生木枝是陆辰所创,当代最强的白衣圣手,果然名不虚传!

    这是艾辉所见过,最独特、最有创造性的五元生之环。

    金光之下,生木枝也难以坚持,最后一点根系,就开始化作飞烟。此刻金光中的虚影,反而异常的清楚,艾辉知道当生木枝最后一点都湮灭,金光中的虚影会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是可惜!

    艾辉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惋惜。

    他此时所想,并非是生木枝的湮灭对他的身体会产生什么糟糕的影响,而是觉得如此完美而神奇的五行环,就要彻底湮灭,实在太可惜。

    能不能帮助生木枝?

    这个念头刚刚在他脑海中闪过,天空忽然投下一道红色的光柱,笼罩金光中生木枝所化的虚影。

    艾辉一呆。

    他抬起头,果然,红色光柱是头顶巨大血眼投射而下。

    金光似乎对血眼释放的红色光束非常忌惮,如同潮水般后退。

    血色光束中的生木枝虚影,化作一道青光,没入天空血眼之中,红色光束随之消失不见。

    还可以这样?

    艾辉大喜过望,连忙在心中想着帮助剑云,然后仰着脸无比期待地看着头顶巨大的血眼。

    时间一点点流逝。

    艾辉感觉自己的脖子都酸了,然而没有光束投下。

    他有点傻眼,怎么不灵了?

    莫名地,艾辉觉得天空血眼似乎多了一丝嘲弄的意味。

    一定是错觉!

    艾辉自我安慰。

    失去生木枝目标的神血,把所有的攻击性,全都投入到对待剑云上。艾辉注意到,照射在剑云上的金光陡然强盛了几分。

    本来就勉强维持的剑云,立即变得岌岌可危。

    凶悍的雷霆,也仿佛失去了往日的威力,无法撼动金色光柱分毫。

    雷霆的光芒,也变得微弱。

    艾辉面色凝重,剑云内的雷霆,不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而是从云层里吸收而来。一旦消耗过多,补充起来不容易。现在剑云的状态,显然就是雷霆消耗太大,后继无力。

    任凭雷霆轰击,金色光柱逼近的态势无可抵挡。

    当金色光柱照射在剑云的瞬间,翻腾咆哮的剑云,出现一个极为短暂的停顿。

    但是下一刻的变化,却和艾辉预想的不一样。

    一道细小的银光突然从剑云中激射而出,眼看就要逃之夭夭,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牢牢将它定住。

    艾辉这才看清出这道银光,赫然是一道银色的闪电。

    闪电就像筷子粗细,有许多细小的分叉,定格在金色光柱之中,就像银子铸造而成。

    艾辉的目光敏锐,他注意到金色光柱中的银色闪电,看似被定住,但是依然在顽强挣扎。从它不断吞吐的电芒和光柱不时被粉碎的金芒,能看出一丝端倪。

    雷霆陷入和生木枝一样的处境,它被神血释放的光柱禁锢。

    但是艾辉的目光,却不自主落在剩下的剑云之中。失去了雷霆的剑云,并没有和他想象中那般变得衰弱,反而抵抗得更加激烈。

    曾经的剑云,是雷霆和粉碎的剑胎所形成。如今失去了雷霆,它只剩下剑胎这部分。

    剑胎是什么?艾辉很难给出一个清晰明确的答案,但是他知道,剑胎修炼的是心神!

    那部残篇开篇就阐述过,人的血肉终究有极限,而心神修炼却没有上限。

    艾辉盯着涌动的剑云,若有所思。

    纯粹、精炼,才是心神最关键的地方,而非数量和强度。

    失去雷霆的剑云,虽然明显能感受到声势要比刚才小许多,但是那股锋锐凌厉的气息,反而要比刚才更强几分!

    金光就像势不可挡的攻城锥,而涌动盘旋的剑云就像一个布满密密麻麻尖锐刃口的绞盘。

    它竟然挡住金光的推进!

    艾辉心神一震,无比吃惊,他忽然意识到,尽管残缺不齐,剑胎是比生木枝、雷霆更厉害的存在。

    生木枝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结构,给艾辉带来巨大的冲击,生之环和阴阳的完美结合,在艾辉看来,其难度和含金量,比镇神峰、地火塔炮都要更高。

    生木枝可谓艾辉所见过,元力体系最巅峰、最杰出的存在。

    尽管陆辰不是宗师,但是艾辉认为,光凭生木枝,陆辰半只脚已经踏进宗师的门槛。生木枝现在还略显单薄,只是个雏形,但是它有着广阔的前景和光明的未来。

    陆辰推开了那扇门,门后的世界广阔无垠。

    但是如此惊艳的生木枝,在神血面前,却毫无抵抗力。

    随后逐渐衰弱并且被定住的雷霆,再次印证了神血是更高阶的力量。

    而在艾辉看来,最弱小的剑云,不,如今应该称之为剑胎之云,反而表现出更强的潜力。艾辉觉得今天,自己的认知就在不断被颠覆,被推翻。

    他曾经理所当然地认为,剑云之所以强大,其中绝大多数功劳是得益于雷霆的强大。

    一个源自残篇修炼出来的剑胎,一个元修从来没有征服过的雷霆,谁更强大,这似乎是个一目了然的问题。

    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

    剑胎之云和金色光柱之间的对抗,看上去平分秋色,显然不是短时间能够分出胜负。

    艾辉强自按捺心中的震撼,他的目光转向被金光禁锢的雷霆。

    他忽然有些期待。

    雷霆是什么?这是一个艾辉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尽管他是第一位雷霆大师,但是他依然无法解释这个最基础的问题。

    他修炼雷霆的方式,也证明了他只是一个雷霆搬运工。把天地间的雷霆,搬运到自己身体内,既不能使之更纯净更凝练,也不能改变雷霆的特性。

    看似威力强大,战力更强,但是艾辉知道,自己对元力的理解远远不如创造出生木枝的陆辰。

    刚才生木枝在金光的照射之下,暴露它最原始的状态,最纯粹的结构,所有的伪装全都被摧毁。

    他才看清楚生木枝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金光照射在雷霆,最终无法抵挡的雷霆,也会露出它的本质吗?

    艾辉满怀期待,瞪大眼睛,盯着金光中不断挣扎的雷霆。尽管雷霆被证明,同样不是神血的对手,但是能够解开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对艾辉同样有着极大的裨益。

    金光中的雷霆闪电,不断挣扎,但是艾辉注意到,每挣扎一分,雷霆闪电的体型就要小一分。

    聚精会神之中,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

    金色光柱中的闪电,从一开始的筷子大小,如此缩小至只有一根牙签大小。

    就在艾辉以为雷霆快要原形毕露,没想到快要消散的闪电,坚持的时间比他想的更长。金色光柱中,细小但是炽亮的闪电,异常醒目。

    它纹丝不动。

    艾辉很有耐心,他的目光没有离开分毫。他就像耐心的猎人,潜伏在茂密的草丛中,等待猎物的出现。

    啪!

    一声轻微的爆裂声,从金色光柱中响起。

    艾辉精神一振!

    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