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一章 体内幻境
        艾辉的心神,沉浸在对自己身体的摸索之中。他想到了生灭花祭术,但是又不知该如何利用。时间悄然流逝,他也变得恍恍惚惚。

    等他清醒过来,赫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置身在一道光柱之中。

    淡淡的红光,异常温暖,就像在母亲的怀抱。迷迷糊糊的艾辉,看清楚光柱外面,俨然一片废墟。

    这是哪里?怎么回事?

    艾辉陡然变得警醒。

    他首先注意到周身的光柱。

    光柱?他下意识地抬头,然后猛地吓一跳,心中骇然。

    巨大的血眼,就像铺开的巨幅画卷,笼罩整个天空。艾辉从未见过如此诡异、可怕的景象,他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天空的血眼,在注视着他,像活物一样转动。红色光柱从血眼中投射而出,笼罩他周围方圆数丈。

    艾辉强自镇定下来,血眼的图案他很熟悉,和绷带上他见过的血眼一模一样。

    淡淡的红光并没有伤害性,反而给他温暖之感,似乎在保护他。

    绷带……绷带救过艾辉多次,他莫名觉得亲切。心中的惊惧骇然逐渐消失,艾辉冷静下来,旋即升起疑惑。

    这是在哪?

    他的目光透过光柱,向外望去。

    残破不堪,焦黑荒芜,寸草不生。

    前方几座残破的宫殿遥遥在望,虽然隔着很远,但是艾辉还是能看清楚它们早已经是一片废墟。

    而在他不远处,是废墟中唯一一座完好的宫殿。宫殿笼罩着乌云,低垂的乌云好似伸手可摘。乌云之中,滚滚雷霆不时闪动,电走银蛇。乌云翻涌奔腾,犹如万剑攒动,剑鸣声汇集,时而如细浪低吟,时而如怒涛咆哮,森然剑意绵延不绝。

    雷霆和剑意不时从宫殿中散逸,横扫地面,所过之处,焦黑干裂,伤痕累累。

    另一个方向,一棵半人高的小树,安静伫立。小树不知何种,分有三枝,通体如翡翠,碧翠晶莹。树叶不多,只有九片,颜色鲜嫩,就像初春所绽。小树周身青光环绕,忽然,一片树叶脱离树枝,飘飞上天空。空中立即飘落丝丝缕缕的牛毛细雨。宛如青丝的细雨,滋润着干涸焦黑的地面,奇妙的是,地面的龟裂之处渐渐合拢。

    而就在天空遥不可及极深之处,巨大的血眼之下,一轮金色烈日高悬,孤高绝冷。耀眼的金光,没有半点温暖,冰冷刺骨,有如针毫。

    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难道这是在自己的体内?

    脚下的废墟,就是自己的身体血肉?那些宫殿废墟,是被摧毁的五府八宫?完好无损的,就是地宫了。小树苗是生木枝,乌云就是剑云了。那高悬的金色烈日,就是神之血?

    这是绷带带自己进入的幻境?

    想起之前那个离奇的梦境,绷带是承载魔神画像的画布。以前的时候,他还曾经觉得那个梦境荒诞不经,但是如今心中早就信了七八分。

    也不知道那个躲过一劫的魔神,是什么来历?

    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的注意力重新放在眼前。虽然明知是幻境,但实在是太真实了,不管是焦黑荒芜的地面,还是宫殿的废墟,还有那生木枝、剑云、都是如此真实直观。

    艾辉尝试着朝红色光柱外走去,没想到光柱竟然会随着他移动。

    绷带这是在保护自己吗?

    心中思索着,艾辉忽然抬起头,目光朝光柱外望去。

    他敏锐地察觉到,外面的光线比刚才更亮。

    更亮……

    他看向高悬在血眼下方的烈日,此时的烈日,比刚才更明亮一分。

    冰冷的金光带着炽白,就像主宰天地的无情君王,漠然巡视大地。

    焦黑荒芜的地面,变得更加残破。

    但是当金光照在生木枝和地宫,立即引来反击。

    生木枝周身的青光愈发明盛,浓郁的青光,散发着勃勃生机。它周围的地面,不断有嫩绿的青芽从地面钻出,长出花蕾、绽放。

    片刻间的功夫,便是一片繁花似锦,煞是好看。

    而笼罩地宫的乌云激荡翻腾,银色的雷霆仿佛一条条粗壮的银色巨蟒,在乌云中穿梭游走。雷声滚滚,轰鸣之声不绝于耳,震慑人心。层层叠叠的剑意,好似找到目标,前赴后继,挟着银色的闪电,潮水般扑向天空的金光。

    哪怕是在红色光柱之中,艾辉也能感受三方争斗是何等惊心动魄。

    他现在确定红色光柱是绷带在保护自己,金光照在红色光柱上,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光在逐渐变得更加明亮,显然它被生木枝和地宫雷霆剑云的反击给激怒了。刺目的金光,几乎让外面变得白晃晃的一片。

    耀眼的金光,照在生木枝周围刚刚生长出来的花草上,生机勃勃的花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飞烟灭。

    但是生木枝的青光依然十分顽强,顶着金光,巍然不动。

    剑云和金光之间的抗衡,则要激烈震撼得多。森然剑意就像潮水般,轰然扑向天空的金光,银色的闪电碎芒和金色碎芒迸溅,每一次碰撞都会产生巨大的轰鸣。

    金光依然在持续增强。

    它就像冰冷无情的君王,霸道而浩瀚的力量,令人畏服。

    尽管魔神之血到手很长时间,艾辉也体会过魔神铠甲的强大,但是像眼前直面神血之威,还是第一次。

    真是强大啊!

    隔着光柱,艾辉也能感受到它的强大。但是不知为何,艾辉并不喜欢神血散发出来的气息,尽管它是如此强大,超出艾辉认知的强大。但是那蕴含着强大威能的气息之中,却透着漠然。

    对生命的漠然。

    这也是为何艾辉不喜欢魔神铠甲。魔神铠甲的强大,也透着这股气息。没有丝毫生命的波动,只有绝对的冷静,漠视生命、凡俗的冷静。

    艾辉觉得很不舒服也很不喜欢。

    在他的内心深处,总觉得梦境里的魔神,是个邪神。艾辉其实没有多少正邪的观念,人只不过是立场的不同而已。修真者也好,如今的元修也罢,也只是人类内部的起起落落,更迭替换。天心城也好,翡翠森也好,也只不过是利益的分别。

    而神血散发的气息,总是让他产生在面对“非人类”的联想。

    艾辉终究是个人类。

    好在还有绷带,温暖的红光,隔绝了霸道凛冽的金光,也让艾辉能够目睹惊人一幕。

    天空的金色太阳忽然开始转动,漫天耀眼的金光,陡然开始选择。

    艾辉露出吃惊之色。

    只见那无处不在的金光,忽然开始收缩集中,它们开始朝剑云和生木枝汇集。

    两道恍如实质的金色光柱,笼罩翠绿的生木枝和咆哮奔雷的剑云。

    生木枝通体变得愈发翠绿,晶莹剔透。浓郁的青光,死死抵住金色光柱。光柱和青光交界处,滋滋作响,青光不断化作飞灰。

    剑云的反击则更加猛烈。

    森然剑意汇集的怒潮,轰然扑向金色关注,金色的光毫和碎裂的剑意四下横飞,轰隆之声不绝于耳。粗壮的雷霆,就像突然窜出来的巨大银色钢叉,急遽没入金色光柱之中。艾辉甚至能看到雷霆附近的金光崩散城金色的光毫。

    三方好似陷入僵局,生木枝的青光巍然不动,而剑云的雷霆剑意仿佛无穷无尽。

    时间悄然流逝。

    艾辉不敢有半点松懈,他知道眼前的景象虽然看似平和,实际上异常凶险。而且这是发生在他体内的冲突,任何的变故,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的影响。

    他小心而谨慎注视着任何一点变化。

    金色光柱愈发明亮凝实,艾辉就感觉像是两根金色的透明晶柱,光柱内的光芒缓缓流转。

    生木枝的青光开始支撑不住,露出颓势,开始萎缩。

    剑云之中的雷霆,也变得不像之前那么凶狠,也露出后继无力的趋势。

    艾辉有些紧张。

    如果生木枝和剑云都不敌神血,那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血修?

    这是无论如何,艾辉都不愿意接受的结果。在确定神血和神之血存在联系之后,艾辉对神血最担心也是最忌惮的地方。

    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任何事情。

    他尝试着朝剑云走去,却发现一旦他靠近地宫,变无法寸进。

    天空上的血眼,似乎限制了他活动的范围。

    艾辉有些失望,他本来还打算利用红色光柱,去帮助生木枝和剑云。

    看来这个方法无效。

    就在此时,生木枝的青光终于坚持不住,最后一缕青光湮灭,生木枝彻底暴露在透明恍如实质的金色光柱之下。

    艾辉心中一惊。

    只见霸道凛冽的金光,直接照射在生木枝上。

    翠绿的生木枝陡然僵住,嫩绿色的枝叶边缘,变得干黄、焦黑,随即化作一缕缕青烟。这些升腾的青烟在金色光柱中扯出长长的虚影。

    金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生木枝。

    金光之中的虚影却愈发清晰,它们凝而不散,宛如刻在金色光柱之中。

    那是……

    艾辉的目光被金光中的虚影吸引,他脑袋嗡地一下,如同施了定身法。他目不转睛,贪婪而仔细盯着金光之中的青烟幻化的虚影,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