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零九章 赌赢
    胖子死死瞪着前方,当看到敌人如同潮水般褪去,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赢……赢了?

    他木然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浑身的力量一下子抽空,两脚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平日的修炼中,他们从来没有攻击过如此近的目标。蜂巢重炮的威力他有信心,可是一旦敌人距离过近,敌人很有可能仗着皮厚肉粗,冲上防线,那他们就非常危险。

    胖子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自己完全可以打得稳妥一点。他只是当时觉得,一定要压住敌人的气势!

    那只是一霎那的念头,就像闪电般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他就决定赌一把。为什么要压住敌人的气势?他没想清楚,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那样让他感觉很不好。

    很难描述的直觉。

    现在……他觉得怕了。

    强烈的后怕让胖子双腿都不自主哆嗦,停不下来,汗水更是像溪水般蜿蜒而下,喘着粗气就像火山灼热的烟雾。

    妈呀……

    胖子哆嗦的嘴皮无意识地喃喃,手掌想拔一根青草塞进嘴里,但是颤抖的手掌半天也抓不住青草。砰砰砰,心跳就像密集的鼓点在他耳畔奏响,为什么自己的心跳这么快?为什么自己手脚这么软?

    他打定主意,以后绝对不会这么乱来,简直折寿。

    突然轰然掀起的声浪,把胖子吓得浑身一颤,差点抱头躲起来。

    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人的欢呼。他松一口气,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做出抱头躲藏的举动,那丢人就丢大了。

    他想站起来,英雄这个时候不应该傲然而立吗?

    起码得叉腰,脸上带着点睥睨之态,要不然艾辉那种冷酷杀手的毫无表情那种也很有气势……

    这么一打岔,强烈的后怕不知不觉消失,哎,怎么起不来?

    他才发现自己手脚软得就像面条,提不起半点力气,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好不容易可以收获胜利的果实,结果坐着起不来!胖子是没事都要占几分便宜的人,哪里能忍?

    “都死了吗?不知道来扶胖爷一把?”

    胖子恼羞成怒的咆哮被欢呼声淹没。

    塔炮手们在忘情地欢呼,刚刚经历死亡的直面,此时所有的压力释放,辉煌的战果也变得更加甜美。

    只有祖琰听到胖子的破口大骂,他哈哈大笑,丝毫没有上去扶一把的意思。

    师雪漫注视着山峰上欢声雷动的塔炮阵地,在她身边,其他人都满脸惊叹和震撼。

    姜维一边摇头,一边感慨:“太疯狂!太大胆!”

    他想不到,如此疯狂的行为,竟然出现在素来胆小的胖子身上。这实在太令人吃惊了!不光是他,其他人的反应如出一辙。大家平日里和胖子一起修炼,胖子的品性是什么模样,再熟悉不过。

    可是整个过程都发生在他们面前,他们亲眼目睹。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师雪漫嘴角露出笑容,略带调侃:“胖子都能独当一面,咱们赚大了!”

    大家脸上不约而同露出笑容,神情振奋。大姐头的话,简直说到大家的心里。如果几年前有人说,胖子有一天,不仅会晋升大师,还能够独当一面,大家一定会捧腹大笑。

    “到底是和艾辉一起从蛮荒活着回来的人啊!”

    不知谁说了这句话,立即博得大家的深有同感。

    “到底是和艾辉一起从蛮荒活着回来的人啊!”

    何欢忍不住在心中说出这句话。

    他之前就非常重视、看好胖子,如今的发展,印证了他之前的判断。刚才一战的时间非常短暂,但是战果之辉煌,怎么赞美都不为过。但是何欢看到更多的,是这个过程中展现出来的细节。

    敌人大军滚滚而来,气势汹汹,一旦不能遏制对方的气势,接下来的战斗会变得异常艰难。对方血兽众多,普通的伤亡,并不足以让敌人感到忌惮。相反,只会激起敌人的血性和疯狂,战斗会变得更加惨烈。

    道理谁都明白。

    可是有多少人敢把敌人放到如此近的距离才反击?

    一般人根本不敢,因为稍有不慎,敌人冲破防线,那就是灭顶之灾。素来胆小怯懦的胖子却做出如此疯狂大胆的决定。

    隐藏在肥胖的身躯之内,胆小和怯懦表象之下,不为人知的潜力和特质,开始散发出光芒。

    不仅仅是勇气和果敢,重要的是,胖子赌赢了!

    成王败寇,是战场永恒不变的真理。

    倘若说,失败会带来经验,让人避免重蹈覆辙。而胜利则会带来自信,让人能够更加从容不迫,让其他人对他更加信服。

    何欢心中十分欣喜,但接踵而来的是五味杂陈。己方多了一位大将,防线更加稳固,胜利的希望更大。然而胖子不仅仅属于珍珠风桥防线,也属于松间派。

    松间派和天心城之间的矛盾,难以化解。

    何欢所见所闻,松间派几乎每天都在进步,他们正在变得愈发强大。今天天心城需要艾辉来守前线,可是成长起来的松间派,天心城还能够压制吗?

    他有些担忧。

    这一丝隐忧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他很快也露出由衷的笑容。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不管怎么,守住防线,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

    神狼上下,气氛凝重如铅。

    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差,谁也没想到,兽营首战会遭遇如此重创。

    “那是什么塔炮?可有听闻?”

    营帐内,赫连天晓目光环顾四周,脸上看不出喜怒。之前的震撼早已经消化,恢复冷静的他,自然流露出摄人心魄的气势。

    他又恢复成为将士们心目中那个无所不能、强大无比的部首。

    低落的士气微微振奋,营帐内压抑的气氛松缓少许。

    宋小歉摇头:“未曾见过,应该是敌人新创塔炮,和地火塔炮的区别很大。现在观察下来,近处势大力沉,而且到了远处会散开,能够笼罩大片范围。刚才的局面太混乱,我们距离太近,很难判断出具体的范围。”

    “太卑鄙了!之前竟然一直用地火塔炮来骗我们!”

    “还以为师雪漫出身正统,没想到行事如此阴险。”

    “未必是师雪漫,可能是那个叫钱代的塔炮大师,听说此人性情最是卑劣!”

    大家七嘴八舌,神色愤慨。

    赫连天晓冷哼一声:“闭嘴!”

    诸将顿时噤若寒蝉。

    赫连天晓目光如刀,扫过在场众人,诸将纷纷低下头。

    他的言锋亦如刀:“不要丢我的人!战场上只有输赢生死,没有什么高尚卑鄙。”

    刚才还聒噪的诸将神色羞愧。

    “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这种全新的塔炮。”赫连天晓神色如常,镇定自若:“世上没有完美的武器战法,只要找到它的弱点,我们就能找到胜利的钥匙。莫少军,你来说。”

    莫少军脸色阴沉站在营帐的角落。

    白天的战斗中,他的损失惨重。人员的伤亡不大,但是一半的宽背蝠鱼损失,让他倒抽的冷气像刀子入肺,痛入骨髓。

    这次参战的机会难得,莫少军十分珍惜,没想到战斗才刚刚开始,自己就损失如此惨重!

    神国最重战功,因此各战部都抢着上战场,渴望建功立业。六神部十二血部,几乎就把所有的机会都牢牢战局,兽营根本捞不到上战场的机会。

    打不了仗,没有功劳,就无法晋升。

    好不容易有机会,结果遭遇迎头一棒,莫少军心灰意冷。

    人员的折损在此时反而不重要,重要的是宽背蝠鱼折损。意味着接下来,他的处境非常不妙。

    此刻听到大人的问话,精神一振:“大人所言极是,眼下我们最重要的,是摸清楚敌人新塔炮的底细。属下估测,敌人的塔炮大概在百门左右,总共发动十二轮的攻击。属下错误判断形势,试图利用密集阵型,突破敌人的防线,才造成如此惨重的损失。”

    赫连天晓不动声色:“继续说下去。”

    莫少军沉吟:“我们需要弄清楚,这种塔炮威力几何,射程几何,笼罩范围等等。还需要摸清楚,敌人到底有多少新塔炮。塔炮需要消耗雪熔岩,新塔炮消耗雪熔岩多少?敌人的塔炮手,能够持续开炮多少次等等。”

    赫连天晓淡淡道:“如果让你去摸清楚新塔炮的底细,你打算如何下手?”

    莫少军正色道:“之前我方的损失惨重,是因为阵型过于密集。如果属下再战,将会分成三路,从不同的方向,进攻三座镇神峰,务必让敌人的塔炮无法集中。除此之外,属下打算增加随同进攻的战士数量,投掷血雾弹,阻挡敌人的视线。”

    赫连天晓这才露出满意之色,勉励道:“明天由你继续主攻,今晚好好想想怎么打,多动点脑子,不要让我失望。不要心痛损失,所有的损失都会给你补足。只要你能摸清敌人的虚实,属于你的功劳,谁都抢不走!”

    莫少军大喜过望,激动道:“多谢大人栽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