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零八章 十二轮炮火
    天锋部驻守的镇神峰上,大家都神情紧张地看着天边扑过来的宽背蝠鱼大军。两百多头宽背蝠鱼扑来的场面,令人感到窒息。

    “胖师能挡住吗?”

    “应该能吧。”

    类似的议论在镇神峰的各个角落不时响起,大家忧心忡忡,心里都没有底。

    在人群之中,一位男子和其他人一样,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他的名字叫何欢,是最早加入剑盟的成员之一。他的天赋不算出色,但是胜在努力,因此实力倒也不错。昆仑天锋重新组建天锋部,他也入选,成为一队队长。

    何欢为人热心,加上脾气好,在天锋部的人缘非常好。

    然而没有人知道,何欢的祖上曾经是叶氏先祖的部下。何欢知兵事,为人能干,被叶夫人选中。当初叶夫人为了暗中保护昆仑天锋,令其加入昆仑剑盟。

    在建立珍珠风桥防线之后,他接到了新的任务,暗中观察、记录松间派各个方面。接到这个任务之后,何欢松一口气,上面也知道如今情况危急,不会自毁长城。

    不是刺杀之类的任务,何欢没有什么压力,他忠实地记录下观察到的点点滴滴,有的时候还会记录下自己分析的结果。

    身边的队员担忧道:“何队,你说胖师能挡住吗?”

    何欢没有挪开目光,随口道:“没问题。”

    队员们对何欢非常信服,闻言纷纷松一口气。

    “何队说能挡住,那一定能挡住!”

    “相信何队!”

    何欢的心神,全都在天空,他的眼睛里一片镇定。重云之枪的日常修炼,是他观察的重要目标。蜂巢重炮轰鸣的场面十分壮观,天锋部将士们休息的时候都喜欢挑个好位子观摩,那场面可比放烟花壮观许多。

    大家还会讨论塔炮的犀利之类,有的时候,何欢也会发表他的意见。

    何欢的观察,并不仅仅限于蜂巢重炮的威力,他对松间派的方方面面都有着非常详尽细致的观察,比如松间派重要人物的性格特征。

    胖子是个被低估的目标。

    在晋升大师之前,胖子身上最大的标签是“胆小、怯懦”,直到成为首位塔炮大师,人们对他的印象才改观。

    何欢的记录和分析,却截然不同。

    自从艾辉声名鹊起之后,他之前的经历,也渐渐浮出水面。当年进入蛮荒的狩猎团还有许多人都活着,他们的回忆拼凑出艾辉那几年在蛮荒的经历。

    然而何欢在这些回忆和描述中,发现一个被忽略的地方。几乎所有的当事人,都记得胖子钱代。甚至其中一些人对艾辉的印象非常模糊,但是对胖子的印象很深刻。

    很可惜,何欢无法亲自询问他们对胖子的看法,但是从这一点上,可见胖子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无能。

    除了艾辉,胖子是另外一位幸存者,人们普遍认为胖子能够活下来,完全是艾辉的照顾和保护。

    何欢不这么看。

    他在胖子身上看到异乎寻常的机警。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胖子小心防范。还有狡诈,胖子的对抗永远充满了小人物的狡诈阴险,偷袭、陷阱是这家伙的最爱。

    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家伙,竟然能够晋升大师。

    看到第一轮的地火塔炮,何欢就知道胖子已经挖好了坑,他见识过蜂巢重炮的威力,知道当重云之枪的蜂巢重炮一齐轰鸣的时候有多么可怕。

    天空宽背蝠鱼数目比之前多好几倍,黑压压一片,让何欢心中震撼还带着一丝恐惧。不惧死亡的巨型血兽像天空掀起的黑红色波浪,充满愤怒和狂暴的力量。

    但是莫名地,何欢心中又有些期待,期待蜂巢重炮喷涌的火光撞上黑红色的怒涛,会是何等绚烂的一幕!

    他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重云之枪,镇神峰塔炮阵地。

    从地火塔炮狂奔过来的塔炮手,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进蜂巢重炮阵地,他们喘着粗气,额头带汗。粗重的喘息渐渐平息,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空气仿佛凝固,偌大的阵地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宽背蝠鱼带着骨刺的宽厚蝠翼扇动空气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掀起的气流汇集在一起,天空都在振动。

    “放近了打,听我口令!”

    胖子的声音低沉,但是在安静的阵地异常醒目。

    三里!

    轰轰轰!

    宽背蝠鱼庞大的蝠翼拍打空气,就像沉闷的空气锤,一波波的气浪打在镇神峰的光幕上,掀起层层涟漪。

    塔炮手们甚至能够感受镇神峰的山体在微微颤动。

    二里!

    塔炮手们能看清楚宽背蝠鱼猩红双目中的愤怒,能看清楚粗壮的骨刺上森白的纹路,能看清楚像藤蔓一样纠缠繁复的血纹,还能看清楚宽背蝠鱼背上兽营血修满脸的疯狂狰狞。

    一里!

    距离过近导致视野完全被宽背蝠鱼占据,看不到天空,塔炮手们仿佛置身于黑色的惊涛骇浪之中,下一刻就会粉身碎骨!

    他们的额头汗珠密布,背上早就湿透。虽然努力保持镇定,但是脸色苍白,有些人不时地舔嘴唇。

    阵地对面,莫少军看着部下距离镇神峰越来越近,他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镇神峰太安静!不正常!宽背蝠鱼竟然没有遭受任何抵抗!

    对方的信心如此强烈吗?难道不怕玩火自焚吗?

    如此近的距离,就算地火塔炮,也无法阻挡宽背蝠鱼!

    可是,为什么自己心中会如此不安?

    莫少军嘴角的笑容消失,额头浮现汗珠,他情不自禁攥紧拳头,浑然不知指节捏得发白。瞪大的眼睛不敢眨动,唯恐错过任何细节。

    一百丈!

    “杀!”

    胖子的声音异常低沉,甚至透着一丝阴冷,但是落在接近崩溃的塔炮手耳中,却不啻于一记惊雷。

    几乎下意识,所有的塔炮齐声轰鸣!

    骤然亮起的红色光芒,就像一道道恍如实质的红色光剑,刺穿宽背蝠鱼汇集的黑红怒涛。

    红光?

    莫少军脸色一变,心脏狂跳,不是地火塔炮!

    太近了!

    重云之枪的塔炮手们从来没有轰击过如此近的目标,不需要任何瞄准,宽背蝠鱼巨大的身形,笼罩他们的视野。

    疯狂!

    他们从来没有陷入如此疯狂的境地,敌人距离越来越近,塔炮手们心中的紧张和恐惧已经接近临界点,终于等到胖师的口令,所有的恐惧和紧张彻底爆发。每个人此时脑中都是一片空白,他们陷入疯狂,向他们视野中所能见到的所有黑红色物体发起最疯狂的攻击。

    他们打出了前所未有的攻击频率。

    鲜红色的重炮管,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就像烧红的烙铁。

    高速旋转的蜂巢内管发出嗡嗡声,夹杂在不绝于耳的轰鸣之间。

    蜂巢重炮喷涌出的红色火光,就像一蓬蓬红色的光丝。平时的训练中,蜂巢重炮的炮火经过飞行一段时间,就会散开,像一张光网,笼罩一大片范围。

    但是此时双方的距离太近,炮火根本来不及散开,就像一把红色的光剑,瞬间洞穿最前方的宽背蝠鱼。

    最前方的十多只宽背蝠鱼,眨眼间就被数百道炮火淹没。

    宽背蝠鱼强大的生命力在蜂巢重炮面前没有任何作用,最前方的宽背蝠鱼来不及哀嚎,身体就被恐怖的炮火撕裂成碎片。

    没有散开的蜂巢重炮炮火,完美地体现了“重”这个字。如果说地火塔炮就像穿透力惊人的锥子,蜂巢重炮的炮火没有散开的时候,就像一把重锤。

    当重炮轰在宽背蝠鱼身上,宽背蝠鱼会出现一个短暂的停滞,可见重炮的力量是何等恐怖。

    宽背蝠鱼前冲的势头一遏,紧接着被撕裂粉碎。

    余势未绝的炮火,没入更靠后的宽背蝠鱼,紧接着第二轮的炮火接踵而至,前方的宽背蝠鱼停顿、撕裂,余势未绝的炮火没入更靠后的宽背蝠鱼……

    第三轮!

    第四轮!

    ……

    他们一口气打出是十二轮!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成绩,一个他们在训练中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成绩。

    蜂巢重炮的阵地,陷入短暂的安静。

    塔炮手们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汗水湿透,蒸腾的水汽四处弥漫,他们的目光茫然,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冲击中回过神来。他们就像在死亡的边缘打了个滚,惊魂未定。

    天空传来一声哀鸣,把大家惊醒,渐渐回过神来。

    抬头望去,遮天蔽日的红黑色怒涛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只残缺半边身子的宽背蝠鱼在挣扎悲鸣,它摇摇欲坠,半边身子消失,鲜血沿着它的身体汩汩流淌而下,从空中滴落。

    防线前方的流沙之中,无数宽背蝠鱼的碎肉残肢散落到处都是,俨然是修罗地狱。一阵风吹过来,浓郁的血腥味混杂着奇异的甜香扑面而来,从死亡的恐惧和疯狂中刚刚挣脱出来的塔炮手们再也忍不住,不约而同蹲下来呕吐。

    在他们身后,重云之枪其他队员,兵人部、天锋部,都有些不敢相信眼睛。

    而对面的血修,无论是莫少军,还是后方的神狼、银霜上下,脸上的神情如出一辙,皆是难以置信。

    一时之间,敌我双方,都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