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零三章 金线和血梅花
    佘妤此时感觉自己置身熔炉之中,灼烧的痛楚,几乎让她大脑一片空白。周围一切都仿佛是恍惚的,就像水草一样飘荡。

    她牢记心得所言,竭力维持自己的心神。然而她的努力,在霸道而恐怖的神血面前,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滚烫,全身都是滚烫。

    她想哀嚎,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全身每一根骨头,都像被烈火燃烧。恍惚间,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远古的祭坛,自己就是绑在石柱上,烈火献祭的祭品。

    她仿佛看到苍穹的星辰,就像雨点般坠落大地,远处的大海沸腾不休,炽热的地火冲上云霄,滚滚黑烟挟裹着明亮的火星,遮天蔽日。

    悲伤、恐惧、失落、缅怀……

    各种莫名的情绪,就像激荡的怒涛,轰然而至,把她吞噬。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让佘妤感到疯狂,感到恐惧,感到绝望。

    她的脊柱,从第一根开始被点亮。

    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

    一直到了第二十五根,点亮的速度才逐渐变慢。

    如果佘妤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觉得无法置信。她是神巫,而不是神卫。贯通脊柱,是神卫才会出现征兆。

    可惜她看不到,她此刻彻底沦陷在无边无际浩瀚的力量之中。她就像一块木头,在惊涛骇浪中一会被抛起,一会被狠狠砸进深海。

    冷宫。

    门槛内外,两人对坐。

    北水生面前,一个神态威严的中年人,正在慢条斯理地喝茶。

    北水生给自己斟茶,随口问:“陛下,开始了吗?微臣的感知太弱。”

    在他面前喝茶的中年人,正是当今神之血的统治者,最有可能夺得天下的无上强者,帝圣!

    帝圣喝完茶,闭着眼睛,像是在品味茶水的滋味。

    北水生无奈道:“陛下,微臣这里都是粗茶。”

    帝圣睁开眼睛,不怒自威:“嗯?粗茶?负责采买的是谁?莫非是克扣贪污?看来朕要好好清理一下!”

    北水生语气更加无奈:“微臣的习惯莫非陛下忘了?粗茶养人。”

    帝圣打了个哈哈:“哎呀,很久没有来水生这了,水生莫怪,莫怪。”

    倘若有其他人,看到眼前一幕,一定会惊得眼珠子掉得满地滚。霸道而威严的陛下,竟然有如此亲切的一面!

    北水生一边摇头,一边自己喝茶:“看来是开始了。”

    “嗯,是开始了。”帝圣应道,把杯子放在门槛前,示意北水生加茶。

    北水生只好再次拎起茶壶,隔着门槛,给陛下斟满。他淡淡道:“陛下会赏赐神血给佘妤,微臣有些不解。”

    帝圣脸上看不出喜怒:“不解?你不是一直说佘妤的好话吗?朕还以为你钟意她,莫非朕理解错了?”

    北水生懒得理会陛下的胡言乱语,自顾自道:“天神心毕竟只是模仿之物,神血是圣物,岂能一样?而且陛下赐予神血,自身实力受损,微臣不解。”

    帝圣哈哈一笑,有些得意:“难得有水生不解,哈哈,在朕心目中,水生可是最聪明的人。”

    他斜着眼睛,就差在脸上写上“快来问我啊”。

    北水生自顾自地喝茶,就像没看见。

    过了一会,帝圣实在忍不住:“你不是不解吗?怎么不问?”

    北水生满脸惊讶:“微臣以为陛下不想说,太过于机密的事情,微臣还是不要了解太多比较好。”

    帝圣气得牙痒痒,但是却无可奈何。在外面,他一怒雷霆,天下颤颤。在这座冷宫,他却收起自己滔天的权势和威严,就像一个和气的长辈。

    眼前的少年,有着天下第一的聪慧,却身患怪病,只能在这清冷的宫殿才能延续生命。

    他的智慧灿烂绚丽,照亮这个时代的天空。上天给了他惊才绝艳的头脑,也给他一座终身无法跨越半步的牢笼。

    帝圣深爱其才,实在不忍心对其有丝毫呵斥。

    他举起茶盏喝了一口,放下茶盏:“一滴神血,朕还是付得出的。佘妤身为神国元老,有资格得到神血。只是没想到花主是艾辉,还是主奴易位。艾辉此子,倒是有几分能耐,算得上幼虎。”

    他语气淡然,言语间,天下闻名的雷霆剑辉,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北水生没有反驳,陛下理所当然就应该有这样的自信。

    艾辉风头最近一时无双,可是距离陛下的层次太远。如今天下,有资格做陛下对手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岱纲。

    北水生担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乐不冷还未向岱纲挑战。”

    乐不冷一日未向岱纲挑战,陛下的威胁就一日未除。与安木达之战,陛下的伤势并没有痊愈,倘若岱纲杀至,那局面就会变得十分危险,起码会非常狼狈。

    帝圣冷笑:“岱纲若有勇气,当日就会埋伏在安木达身后,还轮得到今天?岱纲只想保住他那一亩三分地,不复当年锐意。”

    对于陛下的这个评价,北水生心中还是颇为赞同。

    帝圣的脸沉下来:“前线都是一群饭桶!居然把南宫无怜和叶白衣都搞丢了,一群猪都比他们做得好!”

    北水生知道,倘若不是前线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陛下也不会冒这个险。

    他劝道:“陛下息怒。白衣有天神心庇护,定然无恙。不过多费些时日。倒是兽蛊宫,需要早早准备。”

    叶白衣有天神心的庇护,南宫无怜可没有,生还的可能性不大。虽然北水生不喜欢南宫无怜,但是他很清楚,兽蛊宫对神国的重要性,丝毫不逊色叶白衣。

    叶白衣一手打造了神国的六神部,然而兽蛊宫却关系到神国的方方面面。战部相关,比如血炼的研究,战斗血兽的培养。涉及到内政民生方面的更多,血植的优化、果玉、价格低廉的血兽等等。

    如果兽蛊宫一旦出了问题,对神国的伤害一时半会不明显,但是长久来看,无疑是持续的放血。

    帝圣摇头:“再等等,无怜虽然天赋一般,但是勤勤勉勉这么多年,颇为不易。现在新立宫主,若是他生还,岂不是寒了他的心?”

    北水生点头:“陛下说得是,微臣考虑不周。”

    帝圣忽然轻咦一声,微微动容道:“佘妤的天赋,比朕印象中要好不少啊。”

    北水生闻言抬起头,隔着门槛,目光望向佘妤住处的方位。

    黑暗的房间。

    佘妤的身体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掌托着,飘浮在半空中。

    她双目紧闭,没有知觉,红色的衣衫就像在水中,舒展开来,缓缓飘动。

    她背上的三十二根脊柱,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透背而出,异常显眼。只有最上面的一根,就像顽固的堡垒,纹丝不动,暗淡无光。

    明亮的脊柱之中,一道细若发丝的金线,清晰可见。

    每点亮一根脊柱,佘妤的身体就会被淬炼一分,三十二根脊柱,她的身体血肉,淬炼到近乎完美的境界。她身体的血肉,就像晶莹剔透的白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她的五脏六腑,都能清晰可见。

    只有足够强悍的身体,才能承受神血。

    佘妤如果还清醒,她就能够判断出,自己度过了第一关。

    身体的天赋如果不够出色,无法熬到身体淬炼到能够承受神血的地步,就会爆体而亡。

    帝圣的惊讶也源于此,佘妤是神巫,她的天赋在心神而非身体,居然能够承受神血,令人吃惊。

    最后一根脊柱迟迟无法攻破,脊柱内的金线忽然一分为二,从椎尾钻出。

    一根金线沿着她的五脏六腑而上,钻入她的脑颅,最终汇集在她的眉心。另外一根金线,却是扑向她左胸那朵娇艳欲滴的血梅花。

    血梅花似乎察觉到危险,剧烈地颤抖。

    但是它无法挣脱。

    金线迅速缠上血梅花,娇艳鲜红的血梅花,外缘多了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边,看上去更加华贵。

    血梅花陡然血光暴涨,鲜艳可怖的血光,把房间染成一片血红。笼罩血梅花边缘的金光,却没有丝毫变化,但是血梅花的光芒,却在一点点地收拢。

    金边就像牢不可破的金丝,牢牢箍住滔天的血光,让它不断收拢。

    充斥房间的血光,就像被一只手掌不断收拢抓紧,最终变成一道梅花形的红色光束。红色光束凝实如同红色的玉髓,晶莹剔透。

    光束周围,梅花环绕,生机和灭亡的气息交替,妖异莫测的气息,死死抵住金色光圈。血梅花不断崩碎,又不断从血红的光束中涌现,双方势均力敌。

    佘妤胸脯上的血梅花颜色不断加深,变成墨汁一样的漆黑,它开始坍塌,虚无的气息弥漫,血光照不到底,恍如通往深渊。

    原本涌入眉心的金芒,分出一道金线,加入金圈。

    血光继续收紧,血色光束四周环绕的血梅花,越来越少,金光开始占据上风。

    然而一道道比发丝更细的金光,就像墨水在纸上渗开,悄无声息地没入仿佛深渊般的梅花之中。

    漆黑虚无的梅花印记越来越小,缩小成一个针尖大小的黑点。

    佘妤的娇躯一震,黑点消失。

    合拢的金光,重新没入她的眉心,佘妤脸上再次露出痛楚之色。眉心的金光伸出无数细丝,像蛛网又像藤蔓,伸向佘妤脑袋的各个角落。

    佘妤的身体开始颤抖。

    她的脸部、脑袋,浮现一道道交错纵横的龟裂金纹,金光仿佛要透脑而出。

    忽然,金光一顿。

    它们如同潮水般从佘妤的脑袋退出,就像闻到腥味的鲨鱼,扑向佘妤的心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