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零二章 兽营前来
    远处的天边,遮天蔽日的血兽,就像一团红黑色的乌云,席卷而来。

    赫连天晓脸上露出笑容,在他身后,将士们无不是神情振奋,激动着忍不住狠狠挥舞拳头。明明实力占优,却连续失利,大家心中都很憋屈。到如今陛下还没有任何指示,更让神狼上下心中忐忑,恐惧滋生。就好似头顶随时会有一把铡刀落下,难逃尸首分离之命。

    憋屈和恐惧混杂在一起,神狼上下每日都异常煎熬,如今强援抵达,压抑许久的情绪陡然爆发。

    兽营是血部的预备役,每一营为一万人,配备的血兽是宽背蝠鱼。宽背蝠鱼是黑血蝙蝠和魔鬼鱼结合的新物种,它看上去更像是能够飞行的魔鬼鱼。它通体漆黑,双眼各有一道红色的条纹延伸到翼尾,超过四十米的翼展,是个真正的庞然大物。

    宽背蝠鱼背部肌肉非常发达,看上去十分宽厚,非常适合乘坐。

    宽背蝠鱼性情温顺,智商不高,飞行速度也不快,但是载重惊人,而且飞行非常平稳。

    倘若不是宽背蝠的食量惊人,它会成为一种非常出色的货运血兽。宽背蝠每天需要食用大量的果玉,成本高昂,因此只有兽营才会配备。

    为首宽背蝠鱼背上的将领,看到营帐门口的赫连天晓,连忙控制宽背蝠鱼,朝下降落。

    遮天蔽日的乌云,好像开闸的洪水,倾泻而下。

    当所有的宽背蝠鱼全都降落,营地四周就像多了一片黑色的地毯,异常壮观。

    四位兽营部首,同时来到赫连天晓面前,恭敬行礼:“参见大人,我等来迟!”

    赫连天晓满意道:“来了就好,修整两天,准备攻城。”

    “是!”

    四人齐声躬身应命。

    他们有的神情凝重,有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是没有人退缩。来之前,他们就知道大致的情况,对于即将面对的情况,早有思想准备。

    身为预备役,什么时候见过赫连大人如此和颜悦色?还在营地门口迎接,更是让他们诚惶诚恐。

    兽营的地位低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给血部输送新鲜血液。但是这些年,血部的折损不大,每年兽营能够进入血部的士兵,少得可怜。绝大多数人,只能蹉跎数年,然后遣返回家。

    神之血最重军功,能够建功立业,才能获得晋升,才能让家庭获得良好的待遇。在神之血,军人的地位非常高,远超其他行业。军人的家属,都能够得到很多方面的优待。兽营尽管是预备役,但是兽营士兵的待遇,都足以让其他行业血修眼红。

    一旦无法进入血部,被遣返回家,那就意味着所有的待遇全都没有。

    相反,战死沙场,其家庭和子女依然能够享受到军人家属的待遇。这也是为什么,神之血的士兵在战场上往往悍不畏死。

    在神之血内部,不是没有人对军人如此优待有意见,但是帝圣亲口颁布旨意,从无动摇。

    所以,当兽营接到支援前线的命令,他们不仅没有畏惧,反而群情振奋。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打点行装,连夜出发,日夜兼程。

    在路上,四个兽营部首就讨论可能的情况,最后得出的结论,最有可能的便是攻城战。

    自古以来,攻城战都不好打。

    防守方依托完备的防守体系,往往能够让数倍、甚至数十倍敌人束手无策。即使攻陷城池,也往往损失惨重。

    四位兽营部首吩咐部下扎营休息,他们可不敢休息,不顾疲倦,齐齐来到珍珠风桥防线察看。

    当他们看清楚防线,不约而同倒抽一口冷气,就连之前摩拳擦掌的兽营部首,也不由脸色一变。

    情况比他们预想的更加恶劣!

    陪同他们的,是银霜部副部首,潘凤玲。潘凤玲女生男相,身材竟然比一般的男人都要魁梧壮实,声音粗厚。她的武器也非常惊人,是一把通体湛蓝,和她身形差不多高的狼牙棒,散发淡淡的白色雾气,寒意四逸。

    神之血战部等阶森严,上下之间规矩极为严苛。

    兽营身为预备役,兽营的部首,地位大抵和血部的中层骨干相当。能派银霜血部副部首随同,已经是破格。

    潘凤玲面无表情,语气带着傲慢,不过对战况的描述却是十分清晰,“地面无法进攻,看那边,是流沙带。烈花血部就是被流沙迟滞了速度,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且对方有一位战场构筑大师配合,能够随时在流沙中升起战斗高廊,从而发挥出兵人部的优势。流沙中暗藏陷阱,防不胜防。还面临上方地火塔炮的攻击。”

    她接着道:“中间位置,更不适合进攻。我们之前一直在试探,中间位置是最不适合的进攻区域。中间那座镇神峰由天锋部镇守,看上去最为薄弱,实际恰恰相反,那是敌人攻击最猛烈的区域。下方的兵人能够借助大师王小山升起的战斗高廊支援。而上方重云之枪的地火塔炮,也能够轻易覆盖。”

    “根据我们这些天不断的试探,得出唯一的进攻方向,是从天空上方。我们首先要解决最上方那座镇神峰,也就是重云之枪驻守的那座镇神峰。从天空俯冲进攻的话,我们只需要面对地火塔炮的攻击。地火塔炮的威力虽然强劲,但是攻击频率不高。如果不是有一名塔炮大师,我们早就拿下。”

    潘凤玲冷哼一声,显然对于要兽营支援,感到有些不满。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但是想到如果攻破珍珠防线,后面一马平川,功劳更大。她的语气放缓,带着几分鼓励道:“不过这也是你们的机会。只要有足够的人手,突防的强度足够,就能够突破地火塔炮的防线。而只要拔掉重云之枪镇守的镇神峰,剩下两座镇神峰,完全不足为虑。珍珠防线可以一举拿下。”

    四位兽营部首仔细地察看珍珠防线每一处细节,不得不承认,潘凤玲所言,是唯一可能的进攻路径。

    其中看上去比较持重的兽营部首恭敬道:“大人所言极是,我等回去再商量一下。”

    潘凤玲冷哼一声:“不要误了进攻时间。”

    说罢转身离去。

    佘妤盯着水晶中的那滴神之血凝视良久,她没有想到陛下竟然会赐予一滴神血。

    陛下从来没有赐予过神血,哪怕红魔鬼大人,都未曾得到过如此厚遇。自己只不过是一名种子,竟然能得到陛下垂青,赐予如此无上圣物,佘妤感觉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

    神血,是神的血液,神之血的无上圣物。

    关于神血,流传着许多的传说。有的说,初代帝圣,是神祇的后裔。神祇知道修真时代即将结束,自己注定陨落,便赐下十滴神血,保佑后人。也有的传说,神血是万年厉鬼最纯正的精血,否则的话,如何能保存至今?血灵力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

    然而不管神血曾经出自神祇还是厉鬼,于今天都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佘妤知道,每一滴神血,都蕴含无穷无尽的力量。陛下之所以能够晋升宗师,称霸天下,正是参悟出神血的秘密,汲取神血无上力量。

    陛下竟然会赐下神血,难道陛下已经突破了神血的藩篱吗?

    这个念头在佘妤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紧接着把这些杂念抛之脑后,陛下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她来揣测?

    她的注意力重新放在神血上,她在内心对水生大人充满感激。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克制生灭花祭术,神血不是唯一的答案,但一定是最好的答案。她之前寄希望于天神心,因为不敢奢望神血,那可是圣物。在血灵力体系之中,无上的存在。生灭花祭术再诡异玄奥,也无法和神血比拟。

    唯一的担忧是自己能不能承受神血的力量。

    神血蕴含的力量霸道而浩瀚,普通人摄入,会当场爆体而亡。历代帝圣,能够参悟其中奥秘的,也只有当代帝圣!

    佘妤不求能够参悟神血的奥秘,只求能够承受神血的冲击。

    随神血赐下的,还有一些吸收神血的心得,从笔迹上看,是陛下亲自手书。心得上的每个字佘妤都牢牢记在脑海里,滚瓜烂熟,仔细揣摩过许多遍。

    她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此绝佳的机会,倘若自己还不能成功,那还是灰飞烟灭算了。

    深吸一口气。

    她眼中浮现坚定之色,她无比清楚而且确定,她的命运,到了转折之时。

    封存神血的水晶,被她丢入口中。

    咔嚓。

    水晶没有预想中的坚硬,反而像冰块一样松脆,轻易被咬碎。

    一缕气息顺着喉咙而下,没入体内。

    佘妤苍白的脸上,骤然浮现痛苦之色。

    莫名的气息,从她的身体,向四周扩散。脚边的地面,无声无息,化作齑粉。它们并不飞散,而是像帮是水波一样,缓缓起伏。

    无形的波动充斥房间,缓慢地扭曲。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