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零一章 封禁
    漆黑的夜色,嶙峋的怪石,就像安静的怪兽,蹲伏在地。

    裁决将士错落分布,就像散落的圆形,圆形中心地面,是昏迷未醒的叶白衣。西门裁决飘浮在叶白衣的上方半空,她盯着昏迷未醒的叶白衣。

    再过半个时辰,天神心就要释放波动。

    天神心……兽蛊宫到底折腾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西门裁决心中惊疑不定,叶白衣体内,仿佛蛰伏着一头可怕的怪兽。不,现在的叶白衣就是一头怪兽,一头昏迷的怪兽。

    西门裁决甚至怀疑,只要生命受到威胁,那颗跳动的心脏,可以媲美巨龙的心脏,很有可能失控。恐怖而狂暴的力量,失去束缚,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好吧,其实到现在这一步,什么灾难性的后果,都没有什么区别。

    除了会让他们拖时间的企图遭到破坏。

    西门裁决有些庆幸,南宫无怜已经死了。能够炼制出来天神心这般违背常规之物,南宫无怜的危险性怎么高估都不过分。想想兽蛊宫源源不断炼制天神心,那样的场面多么可怕。

    下方裁决将士们鸦雀无声,等待她的命令。

    他们每个人都尽力站得笔直,但是依然难掩伤痕累累的身躯,烟熏火燎的脸庞写满疲倦,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盯住叶白衣。只剩下一半的裁决,看上去稀稀落落。

    真像一群残兵败将啊!

    可就是这么一群人,立下的不世之功,写下不可思议的奇迹。

    西门裁决目光扫过大家,今晚之后,不知多少张面孔会在她面前消失。她心中又是伤感苦涩,又是满满的骄傲。

    她忽然问:“都记好了吗?”

    “是!”

    大家的声音沙哑干涩,就像掠过干枯剥落的胡杨和森森白骨,穿透无边无际沙漠的风。

    西门裁决犹如女童的稚嫩脸庞浮现坚决的光芒,她就像出鞘的利剑,手中精巧的小弓,轻轻一弹。

    几乎同时,裁决将士们手中的弓齐齐拉开,弓身散发耀眼的白色光芒。在这个险峻漆黑的山谷,一轮轮满月宛如从夜色的水面浮现。

    拉开的弓弦,一根白色光芒汇集的光箭,箭身浮现黑色的玄奥花纹,指向天空的西门裁决。而他们的脚下,一个个圆形光环浮现,光环上各种图案花纹流转不休。

    所有的光箭同时指向西门裁决。

    又是一声清越的弓弦拨动。

    就像一声命令,将士们不约而同松开弓弦,光箭如雨。所有光箭都准确击中西门裁决,无一落空。

    西门裁决浑身光芒暴涨,恍如实质的光芒就像刺一样扎得人眼睛难以直视。她娇小的身躯,笼罩在刺目炽烈的光芒之中,彷如神祇。

    弓弦不知何时拉开。

    冷冷的声音清越冰冷,庄严神圣。

    “裁决如下,封禁!”

    一道凝实刺目、仿佛能撕裂时空的光柱从天而降,轰在叶白衣身体。叶白衣的身体仿佛遭受重击,重重一顿,后背砸在地面。

    将士们脚下流转的光环,就像一张大网,倏地席卷,朝叶白衣罩去。

    叶白衣体内的天神心好似察觉到危险,剧烈跳动。

    咚咚咚!

    每一次跳动,都像是重鼓被狠狠敲一下。

    离得近的士兵,当场七窍流血。忽然,一抹白色的火焰,从他们脚下升起,他们来不及惨呼,便被火焰吞噬。

    然而天神心释放的波动固然强横,但是撞上一张张光环结成的大网,却始终无法冲破这张看似薄薄的光网。光网稍稍一顿,急剧收缩,把叶白衣罩得严严实实。

    它们缠在叶白衣身上,就像一张发光的渔网。

    咚咚咚。

    天神心的跳动,越来越慢,越来越轻。

    直至悄无声息。

    叶白衣的身体,才失去依托,从空中跌落在地面。

    天空的西门裁决,浑身光芒散尽。

    当万神畏看清西门裁决,心神剧震。西门裁决宛如七八岁女童的脸,此时竟然出现几道皱纹。

    西门裁决身形一晃,从空中坠落。

    万神畏倏地出现在她身边,一把接住西门裁决。

    西门裁决艰难地喃喃:“快走。”

    万神畏眼眶泛红,嘶声下令:“带上伤员和叶白衣,马上转移。”

    神畏部的将士们立即冲上去,把还活着裁决将士,背在背上,抓起依然昏迷的叶白衣,跟着万神畏朝山谷外冲去。

    就在他们消失一刻钟,风尘仆仆的贺南山带着精锐,抵达山谷。

    刚才贺南山远远看到山谷闪现异常明亮的光芒,心中没由来升起不祥的预感,便连忙带着士兵匆匆而来。

    等他们抵达山谷,山谷早已经空无一人。

    贺南山蹲在地上,地面还残留着元力波动,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不知道神畏裁决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是他能够从残留的波动中感受到一缕封存禁锢的气息。

    能够让神畏裁决不惜暴露自己还要施展的封禁手法……

    不用想,贺南山也知道只会有一种可能!

    这是他最不想得出的结论。

    该死!

    他面色铁青,一拳砸在地面,可怕的劲力没入地底,整个山谷的地面就像波浪般起伏动荡。

    “追!”

    敌人还没有走远,希望自己的运气够好。

    但是随即贺南山心中的怒火消失得无影无踪,心中苦笑。

    运气……自己的运气从一开始就糟糕透顶。

    三座镇神峰,最底下也是最接近地面的那座,是兵人部驻守。兵人部擅长的是地面战斗,他们需要离地面足够近。镇神峰下方的地面,大师王小山精心重新构造过,有层出不穷的陷阱,还打造了大量适合兵人部发挥的独特地形。

    镇神峰上,铁兵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干得不错,再来一次!”

    他站在队伍的最前方,身后大约五十名士兵。士兵们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喘着粗气,但还是竭力摆开进攻的姿势。

    铁兵人蓦地重重踏出一步,金属手掌握拳,一拳轰出!

    面具后响起一声惊雷:“杀!”

    五十名兵人士兵同时踏步冲拳,口中暴喝:“杀!”

    一道巨大的拳芒,就像体型惊人又狂暴霸道无比的攻城锥,无论什么东西挡在它面前,都要被轰得粉碎。

    拳芒在空中足足坚持了五息才缓缓湮灭。

    铁兵人长长吐出一口气,呼,吐出的气息凝实如剑,他缓缓收拳。在他身后,士兵们东倒西歪,瘫坐一地。

    早就在一旁准备好的元力汤,送到这些士兵面前。补充了元力汤之后,士兵们精神振奋不少,他们纷纷运转周天,消化元力汤内的元力。

    铁兵人露出欣慰之色,士兵们的实力进步非常快,远远超出他的预期。艰苦的修炼,和极其充足的物资供应,才让这些菜鸟们,进步神速。士兵们的境界,无不比之前提升一大截。

    想想之前他还在担心艾辉搜刮其他战部的举动,没想到自己也跟着受益。元力汤的材料是师雪漫那边送来的,元力汤的配方,也是楼兰送来的。

    还真的应了那句:你吃肉我喝汤。

    如此阔绰的生活,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铁兵人哑然失笑。

    “真是厉害,这一拳如果出现在战场,敌人挡不住。”

    清冷带着微微欣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铁兵人转身,衣衫飘飘的师妹映入视野,他微微有些失神。他马上反应过来,摇头道:“我还只能汇集五十人,比起艾辉雷霆之剑的两百多人,差得远。”

    昆仑天锋摇头:“师兄何必妄自菲薄?塔式战法毕竟是艾辉所创,他调动两百人,不足为奇。师兄假以时日,一定也能达到这个数字。”

    铁兵人问:“师妹进展如何?”

    昆仑天锋语气透着苦恼:“不是很顺利,是我自己的问题。艾辉的雷霆之剑,完全摒弃了剑术的美感和玄妙,我很难说服自己。”

    铁兵人安慰道:“师妹无需着急,顺其自然就行。”

    雷霆之剑的战法,给两人带来极大的震撼,也让他们生起效仿之心。艾辉在这一点上并不藏私,倾囊相授。但是雷霆之剑毕竟是艾辉专门根据剑塔而组建,兵人部和天锋部如何利用塔式战法,还要靠铁兵人和昆仑天锋自己摸索。

    铁兵人的进展要顺利一些,已经能够指挥五十名士兵。昆仑天锋则几乎没有进展,她本身就不是战部骨干出身,战术素养不如铁兵人。

    她是非常传统的剑修,剑术也早已经成形。而且雷霆之剑的剑修,在她看来,根本没有资格称为剑修。

    可是,偏偏雷霆之剑的战力极为惊人。

    昆仑天锋心中极为纠结,她并非盲目固执之人,她甚至觉得,假以时日,雷霆之剑的那种剑修,很有可能彻底取代传统的剑修。

    剑术还有没有恢复,又要没落了吗?

    她很迷茫。

    但是很快两人就没有心情放在这上面,姜维来了。

    铁兵人失声惊呼:“艾辉昏迷?怎么回事?”

    昆仑天锋忍不住看了一眼师兄,她很少看到师兄如此失态。师兄对艾辉,真的非常看重,也真的非常关心啊!

    姜维的脸色也不好:“还不知道,非常突然,楼兰在诊断。”

    铁兵人正准备和姜维一起去看看,凄厉的警报陡然响起。

    三人一愣,下意识朝神狼部营地看去,不约而同倒抽一口冷气,脸色大变。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