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九十七章 病虎和红衣
    不管什么时候,冷宫总是一副清冷的模样。就连中午酷烈的阳光,照入宫内,都仿佛变得惨白,透着几分冬天的寒意。巍峨庄严的雕像,无声肃立在宫内的各个角落。一道道的朱红宫门,层层叠叠,把这座雄伟的宫殿和世界隔开。

    佘妤心中忐忑。

    说起来她和北水生大人的关系不错,她可以自由出入冷宫。北水生大人极少见客,没有他的允许,旁人甚至无法靠近冷宫。

    尽管如此,但是每次来到冷宫,她还是免不了忐忑。体弱多病的北水生大人,仿佛有一双洞穿世界的眼睛。

    穿过一道道朱红宫门,宽阔的大道上只有她一个人。

    娇小的身形,在巍峨的宫殿下,看上去如此渺小。

    北水生坐在大殿的门槛后,晒着太阳。只有正午的太阳,才能照进大殿,每到这个时候,北水生就会把手上的事情全都放下,喝喝茶晒晒太阳。

    “来了啊。”

    北水生的声音总是那么舒服,就像微风拂面。

    “大人安好。”佘妤一边应道,一边跪坐在殿外的蒲团。

    她还不知道这次被喊来冷宫是什么事情。

    北水生笑了笑,他的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加上长久待在冷宫,很难见到太阳,整个人看上去更是白皙病弱。任谁看眼前的模样,很难和“神国病虎”联系起来。

    “好久没有找你聊聊了。”北水生拿过来一个空盏,拎起茶壶,倒好茶,推出分隔大殿内外的笔直线条:“怎么样?最近还好?”

    佘妤恭敬地接过茶盏,道:“和之前一样,没什么区别。”

    北水生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年过去。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第一批种子。”

    佘妤不明所以,又觉得大人话里似乎有深意,愈发小心道:“是。”

    “那我们的时间差不多。陛下找到我的时候,本来是打算让我也入选种子,可惜我的身体太弱,陛下只能作罢。”他接着道:“第一批种子,应该只剩你了吧。”

    佘妤手上的动作一滞:“是的。”

    所谓种子,都是神之血从小培养的精英。他们大多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在很小的时候便开始修炼血灵力。当时神之血对血灵力如何修炼,还处在初期阶段。他们尝试不同的修炼方式,并且反馈给兽蛊宫,最终逐渐形成一套成熟的修炼体系。

    种子们之间的竞争非常残酷惨烈。

    帝圣对种子十分重视,认为他们才是神之血的根基,对神之血付出很大,有着无可比拟的忠诚。

    在神之血发动的初期,种子们身先士卒,冲杀在最前线,没有辜负帝圣的期望。

    也正是因为如此,种子的折损率非常惊人。第一批种子中,现在还活着的,只有佘妤。

    佘妤在神之血的地位特殊,她被视作神国的公主,被称为殿下,亦源于此。

    然而对佘妤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曾经的同伴也好,竞争对手也好,都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自己一人。

    佘妤不知道北水生大人为何提起这件事。

    北水生的目光在佘妤脸上凝视,虽然她精心打扮,但是眉目间依稀能看得出来几分憔悴。他心中叹息,轻声道:“你是何时被人种下生灭花祭术?”

    佘妤娇躯剧震,心中骇然,脸色惨白如纸:“您……您是如何得知?”

    北水生平静道:“你上次来问天神心,我便发现你的异常。不过当时还不太肯定,生灭花祭术晦涩难懂,知者甚少,我也是闲极无聊翻阅才有些印象。我没想到竟能亲眼见到。若你是花主,何必来问还不成熟的天神心?想来只有花奴,你才会如此急切。”

    北水生的语气平淡如水,却让佘妤再无半点侥幸之心,她的脸色反而平静下来,莫名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之感。

    她没什么畏惧,只有涩然。哪怕陛下知道,要惩罚于她,那又如何?她之前苦苦寻找能够解开自己身上生灭花祭术的办法,可时至今日,依然一无所得。

    她已经没有什么奢望。

    北水生道:“我一开始以为是陛下所为,但是问过陛下,陛下并不曾研究过生灭花祭术。其他诸人,叶战神和红魔鬼皆是后来者,自然不可能。莫非是南宫宫主?”

    佘妤此时彻底平静下来,她摇头:“多谢大人关心。佘妤身上的生灭花祭术并非他人种下,而是佘妤自作自受。”

    北水生首次露出动容之色:“你自己所为?”

    他似乎想到什么,黯淡无光的眼睛陡然精光暴涨:“可是主奴易位?”

    佘妤目光一暗:“是。”

    北水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心中惊异于佘妤的天赋,生灭花祭术晦涩玄奥,诡异难测,在神国诸多法诀之中,是最神秘之一。没想到佘妤竟然能够修炼有成,更没想到的是,生灭花祭术中极为罕见的主奴易位,也被佘妤遇到。

    北水生默默消化心中的震惊,片刻后,方问:“能冒昧问一下对方是谁吗?”

    佘妤犹豫了一下,轻轻吐出两个字:“艾辉。”

    北水生满脸愕然,整个人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良久之后,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眸子里还残留着震惊,自言自语:“原来是他,原来是他……”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艾辉。

    “你是何时给他种下生灭花祭术?”

    “松间城。”

    北水生心中最后一丝疑惑消失,他想起佘妤血灾爆发的时候,就在松间城附近。他心中有些惊讶佘妤的眼光和胆魄,能够在松间城的时候,就看到艾辉的潜力,甚至不惜种下生灭花祭术,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

    而艾辉更令人惊叹,被种下生灭花祭术,居然还能够主奴易位。

    恰恰印证了一句话,不是猛龙不过江!

    当北水生再次抬起头,他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也许并非没有机会。”

    佘妤心神再次剧震,啊地失声惊呼,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镇定,颤声道:“还请大人明示。”

    然而北水生却再次沉默,片刻之后方开口,神情庄重:“这个办法,也许能成,也许不能,我并不能保证。”

    佘妤凄然一笑:“佘妤此时,便是百分之一的生机,亦愿意尝试。”

    北水生心中恻然,花奴的下场何等悲惨,他当然知道,明白佘妤的心境。他忽然话题一转:“叶帅和南宫宫主被神畏裁决劫持了。”

    没有半点准备的佘妤一呆,过了片刻反应过来,失声惊呼:“怎会如此?”

    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重量级消息震得心神失守。叶白衣和南宫无怜对神国的重要性,仅次于北水生。叶白衣一手打造了六神部十二血部,南宫无怜执掌的兽蛊宫,基本涉及到神国的方方面面,除了天神心这样的奇迹,血炼的研究,还有各种血兽的豢养,各种血植的培育等等。

    两位重要人物竟然被劫持!

    她几乎都不敢想象,这个消息将对神国产生何等巨大的影响!

    前线局势如此大好,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愚蠢的错误?

    她被这个重大的消息,震得呆若木鸡,一时之间无法从中挣脱回过神来。

    北水生自顾自道:“如此重大的损失,便是陛下也无法承受。奈何与安木达一战,陛下伤势未愈,无法亲自前去拯救两位大人。红魔鬼大人镇守翡翠森边境,无法前往。陛下来问我意见,我想了想,便推荐了你。”

    佘妤愣住,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摇头:“佘妤的实力,大人也是知道的,此事责任何其重大,佘妤有心无力……”

    北水生微微一笑:“实力待会再说。我本来以为在你身上种下生灭花祭术的是南宫宫主,你救他这个人情,应当可以解除你的危机。不过现在是艾辉,真是让人意外,但是,也不是没有机会。”

    佘妤就像听故事一样,大人就好像很笃定她能够救下两位大人。倘若面前不是北水生大人,此等荒唐之言,她早就拂袖而去。神畏裁决高手辈出,万神畏和西门裁决,那是何等强大的存在,自己这点实力根本不够看。

    北水生语调轻松:“但就是刚才我说的,这个办法也不知道有用还是没用。”

    他手上多了一个富贵堂皇的金盒,盒子通体黄金铸就,上面雕刻精美的花纹,显然出自名匠之手。

    北水生把金盒推出门外。

    佘妤心中闪过无数疑惑,不知道大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接过金盒,小心打开。黄金盒内,像流水一样的黑色绸缎内衬上,一块透明的水晶,璀璨夺目。

    水晶之内,封存一滴金色的液滴。

    佘妤想到什么,脑袋嗡地一下,一片空白。

    “陛下赐你神之血一滴。天神心现在还不完整,有着很大的缺陷。它是模仿神之血,你会心有感应。也许你可以尝试唤醒叶白衣?所有战部都听你号令,相信你有办法把叶白衣和南宫无怜带回来。至于神之血对上生灭花祭术,会产生什么变化?我也无法预测,不过,很令人期待啊。”

    北水生微笑地看着佘妤,目光温暖。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