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军心可用
    “我实在无法想象,在当时的情况下,艾辉会选择冲营。哪怕现在回想,依然觉得难以置信,他竟然命令雷霆之剑直接冲向了神狼部和银霜血部的营地。必须承认,在冲营的瞬间,我的脑袋是一片茫然和空白。真是惭愧,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的勇武不输他人,如今才知道,自己内心的怯懦。在这次冲营之前,我不太理解,艾辉为什么能够成为松间派的首领,现在才有些明白。在如此绝望的处境,还能够给大家带来信心和勇敢之人,总是会让人不自主追随吧。”

    铜鬼手中的笔停顿片刻,他有些出神。这是写给安丑丑大人的信件,片刻后,他回过神来,继续埋头写。

    “风车剑是一个奇迹般的杰作,它有着无以伦比的速度和可怕的战斗力。唯一制约它的,只有掌剑使,据说需要独特的天赋和培养方式。尽管如此,它依然有着巨大的潜力和光明的未来。未来的天空,注定属于风车剑。剑塔的战斗方式,也重新定义了元修的战斗。”

    “一群二流的剑修,却能释放一流的攻击,连昆仑天锋都为之侧目。松间谷独特的战斗方式,我称之为塔式。塔炮是如此,剑塔亦是如此。如何利用一群整体实力不高的元修来战斗,艾辉给出了答案。塔式战法是开创性的,是对原有元修体系的颠覆。”

    “它甚至会影响未来元修的修炼方式,对个人的招式、绝学要求会逐渐降低,而对协同性、配合性,以及对元力承受能力,会有更高的要求。这将是跨时代的提升,能够亲眼目睹并且参与其中,真是此生的荣幸。新光城必须加大对塔式战法的研究,您高瞻远瞩,想来早就洞悉明了,不复赘述。”

    铜鬼的笔再次停下来,无数念头在他脑海浮现,他心生唏嘘感慨,却有着憧憬和期待。

    “从理智上来说,双方的态势没有本质的变化,敌人的实力远超己方。然全军上下,却弥漫着莫名的乐观和斗志。倘若之前好比死气沉沉,如今前方的天空依然被乌云遮蔽,却能见到一缕阳光,从乌云的缝隙中漏下。这一缕阳光,不足以照亮前方的道路,却深深鼓舞着大家。”

    “大家开始相信,艾辉抵达战场,也许真的能够带来一些变化。”

    “胜利依然遥不可知,然全军上下再无避战畏战之心。”

    铜鬼小心地把信件封好,派专人送回新光城。

    走出营帐,便看到一群人围在柯宁身边,倾听柯宁讲述冲营的每个细节。雷霆之剑的冲营,如今是整个防线最热门的话题。

    一开始大家不相信,好在亲身见证的人很多,大家才知道这是真事,顿时塔炮联盟就炸了。铜鬼鱼今成名多年,威望颇深,他们不敢过来纠缠,就跑到柯宁那打听。

    受到这件事情的刺激,加入塔炮联盟的元修大为踊跃。

    柯宁发现之后,更是大肆吹嘘,招兵买马。

    沿途不时有人向铜鬼行礼,铜鬼回礼致意。走在营地,铜鬼能够明显感受到气氛的变化。之前的营地,死气沉沉,充斥着悲观的情绪。如今不时能看到眉飞色舞的鲁直大汉,一副精力过剩的模样。

    “干得好!就是要让那帮血修看看,咱们可不是软柿子!”

    “可惜没能跟着一起去,要是能赶上,这辈子死了也值!”

    “艾辉大人说不定真的能折腾点动静呢。”

    “大人是真汉子!胆色无双!”

    入耳的议论声,让铜鬼不自主露出一丝微笑。但是微笑一闪而逝,他厉声喝道:“都杵在这干嘛?塔炮联盟不要废物,血修马上就来了,还在这闲着?全都给我去修炼!”

    大伙顿时抱头鼠窜,刚刚唾沫横飞的柯宁脸上露出讪讪之色。

    铜鬼大步上前,肃然行礼,沉声道:“柯宁大人,时间宝贵,敌人随时可能抵达,我们需要加紧修炼,让大家尽管习惯塔炮。”

    尽管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上,铜鬼都是远胜柯宁,但是艾辉既然指定他们协助柯宁,铜鬼毫无怨言,兢兢业业,以属下自居。

    柯宁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刚想开口,一名工匠过来:“谁是柯宁?”

    柯宁道:“我就是。”

    工匠道:“蜂巢重炮十二门,请签收。”

    柯宁顿时把刚才的尴尬抛到九霄云外,喜出望外:“蜂巢重炮在哪里?”

    当看到十二门巨大的蜂巢重炮,柯宁的口水都快流出来。蜂巢重炮的锻造,之前一直遇到难题,在李厚堂加入之后,难题才解决。何瞎子组织工匠,蜂巢重炮的产量才开始以较快的速度增加。

    出产的蜂巢重炮,需要优先提供给重云之枪。重云之枪的防线更靠前,面临的压力更大,对蜂巢重炮的需要更迫切。

    塔炮联盟的日常修炼,都是使用的重云之枪淘汰的塔炮。

    这也使得直到现在,柯宁这才看到蜂巢重炮。

    粗壮的炮身鲜艳通红,异常夺目,充满了力量感。

    “何师对蜂巢重炮做了一些改进。缩短了炮管的长度,增加了雪熔岩的输送量,威力有所增加。增加了火池的容量。这是第一批蜂巢重炮,之后还会继续补充。我是负责过来建造火池,塔炮建在什么地方?”

    柯宁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我去问问大人。”

    他还不知道艾辉的具体打算。塔炮建造在什么地方,和他们接下来的战斗有直接的关系。他不知道艾辉对接下来战斗,对他们是什么安排,也不敢在这种事情擅自决定。

    “哎呦!”

    艾辉的惨叫声,隔着营帐都能听得见。

    楼兰给艾辉检查之后,道:“艾辉,你下次要小心啊。现在元力汤对你没有作用,幸好有生木枝的生机在你的体内,要不然就很危险了。”

    艾辉在床上哼唧:“下次?还有下次?反正我拼命都拼过了,剩下的活都归他们。楼兰,扶我起来晒晒太阳,这床上待得我都快发霉了。”

    楼兰连连点头,大声道:“没问题,艾辉!”

    楼兰嘭地变成一团软沙,托着艾辉,从营帐中滑行出来。

    一出营帐,明亮的阳光照得艾辉微微眯起眼睛,比起营帐,他还是更喜欢阳光下的感觉。楼兰动作很小心,给艾辉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这才继续去忙别的。

    暖烘烘的阳光,晒在身上,真是享受。

    上次回来的途中,他从剑塔出来,就是一副快虚脱的模样。冲营的时候注意力过于集中,浑然忘记自己身体的状况,奄奄一息的时候就后悔自己为啥要去逞英雄?

    人啊,就是不能头脑发热……

    艾辉懒洋洋的,昏昏欲睡。

    “大人大人!”

    柯宁的声音打断艾辉的小憩,他无可奈何地睁开眼睛:“又怎么了?”

    柯宁一阵风似地冲到艾辉身边,一脸讨好道:“大人,蜂巢重炮送来了,我们该建造在什么地方?”

    上次的冲营,让柯宁对艾辉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前他是在背后说艾辉坏话最多的一个,肚子里更是一堆意见,他朝思暮想的是进入重云之枪,而不是这个狗屁都不是的塔炮联盟。

    如今他对艾辉膜顶朝拜,死心塌地,但凡是艾辉说的,那就是对的!

    无比疯狂的举动,堪称奇迹的一战,奠定了艾辉在他心目中神圣的地位。

    不过就是一次冲营?开什么玩笑?有人做到吗?谁能做到?不,不仅没有人能做到,而且其他人连想都不敢想。亲身经历整个冲营过程,从一开始的以为艾辉疯了、自己要死了,到后来紧张得脑袋一片空白,再到后来安然离开时的不能置信、后怕、激动。

    在眼前这个病恹恹、懒洋洋缠满绷带的伤员面前,柯宁恭敬得就像在学院里面对夫子。

    “蜂巢重炮啊。”艾辉随口应道,带着几分睡意。

    柯宁连连点头:“是啊,大人。这蜂巢重炮,一旦架起来,就很难移动了。我们是不是事先布置好防守的位置?”

    艾辉懒洋洋道:“随便架吧,先练着。就现在这水平,也没法上前线。”

    柯宁顿时脸涨得通红,羞愧道:“属下办事不力,一定好好督促大家修炼塔炮。”

    换作以前,他会觉得艾辉故意挑刺,推诿自己的责任。但是现在艾辉的话,他十分信服,便觉得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够好,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训练塔炮联盟,不能拖大人的后腿。

    艾辉嗯了一声,接着道:“不要舍不得雪熔岩,实战练习。”

    柯宁重重道:“是!属下一定不会辜负大人的重望!”

    说罢便满脸庄重,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

    艾辉被柯宁的举动弄得一愣一愣,眼睁睁看着他离开,不知道这家伙受了什么刺激,感觉就像变了一个人。

    小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淡淡道:“军心可用。”

    艾辉回过神来,他对小山始终一副装神弄鬼心有成竹的模样相当不以为然,撇了撇嘴反驳:“有办法才行,光靠军心有什么用?”

    小山点头:“有道理。”

    然后转身离开。

    艾辉愣住,这……这就走了?这是什么反应?你就不问问我想出来什么办法?

    忽然,凄厉的警报声响彻营地。

    艾辉坐起来,看向风幕防线,目光变得深远。

    最残酷的战斗,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