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剑的气息
    风车剑是全新的武器,大家都没有见过。

    如何战斗,有什么特长,战斗力几何,无人知晓。

    昆仑天锋始终注视着剑塔的运转,因为本身是剑修的缘故,她对风车剑非常好奇。之前艾辉曾说,风车剑的剑修和一般的剑修不一样,也勾起她的好奇心。

    师雪漫亦是充满好奇,她走的时候,风车剑还是个丑陋的铁架子。

    小山、铁兵人无不是瞪大眼睛,等待风车剑的表演。

    众人目光汇集,顾轩只觉得如芒在背,压力陡增。剑尾的石志光,也如临大敌,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顾轩定了定心神,见敌人从各个方向扑过来,并没有马上出剑,而是大喝一声:“撞上去!【七星】准备!”

    石志光瞪大眼睛,扶在剑柄的手掌幻化出一抹残影,令人眼花缭乱。不远处的霍达,两眼放光,这一招他始终没有石志光完成得漂亮。这一招的难度不在于手上动作的快速,而是在手上动作变幻快速,但是元力的输入,却要始终保持在一个极细微、精准的水平。

    极致速度的动作之下,却要保持稳定精细的元力输入,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

    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天赋是非常可怕的东西。石志光的境界比霍达差得远,对元力的理解更是天差地别,可是在掌剑使的位子上,石志光表现得更加出色。

    神狼探哨队长只见眼前的风车剑微微一颤,陡然模糊,化作一道流光,迎面飞来。

    好快!

    血修探哨只觉的眼前一花,光芒包裹中的风车剑,就冲到他们面前。

    来不及闪避,嘭地一声闷响,三名血修就像皮球一样,直接被撞飞。

    风车剑上都是战斗经验丰富之辈,光是从声音就能判断出,三名血修只怕全身的骨头都已经粉碎,没有半分活下来的可能。

    真是凶悍!

    像铁兵人这样崇尚硬碰硬打法的人,脑袋里开始浮现风车剑在人群之中横冲直撞,所过之处碾压得血肉横飞的场面。

    凶器!比镇神峰还要凶!

    镇神峰的体积更庞大,进攻的手段更多样,但是论起冲击力,远远不如风车剑。

    铁兵人一下子喜欢上了这样的凶器,琢磨着待会是不是从艾辉那买一两架。

    风车剑毫不费力地穿透血修的包围网,就在此时,顾轩暴喝:“剑起!”

    嗡地一声颤音。

    就像无数把音叉同时响起,剑上的众人只觉得脑袋蓦地一沉。尽管很快恢复正常,但是大家的脸色不自主一变,露出惊讶和震撼的神情。

    刺啦!

    像闪电一样的声音,一道不规则的粗壮剑芒,从剑尾迸发。

    这是……

    众人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

    剑芒仿佛雷霆般倏地炸开,化作七个耀眼的光点,四下飞散。啪,光点爆裂,无数剑芒喷涌,仿佛鲜花般绽放,空中出现大大小小七个剑网,错落分布。

    探哨队长眼前突然爆裂刺目的光芒,白茫茫一片,他知道不妙。

    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喷涌的剑芒,席卷而至。

    他强壮的身体,瞬间被无数剑芒撕裂。

    当光芒散去,天空空无一物,所有的血修全部被消灭。

    顾轩长长吐出一口气,终于消灭了敌人,没有搞砸。【七星】笼罩的范围很大,但还是有死角,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会有漏网之鱼。

    好在今天的运气不错。

    他抹了把汗,偷偷看了一眼老大,见老大没什么反应,微微松一口气。

    风车剑的其他人,此刻都沉默不语,大家受到的冲击很大,需要时间消化。

    艾辉没有什么感觉,顾轩的发挥,只能说得上中规中矩。不过他也知道这个着急不得,多打了几场就能够熟练,他浑然忘记自己其实也并非战场老手。

    大家的神情渐渐恢复如常,毕竟都不是普通人,唯独昆仑天锋难以平静。她这下彻底明白之前艾辉所言,两者剑修的区别。她受到的冲击和震撼最为强烈,顾轩等人彻底颠覆了她对于剑修的理解。

    这也能算剑修吗?

    不追求剑式的变化,而是追求彼此的同步,如此剑修,闻所未闻!

    倘若不是亲眼目睹雷霆之剑挥出的剑芒威力惊人,她一定会视之为离经叛道。自古就没有这样的剑术!自古就没有这样的剑修!

    火山尊者感慨道:“区区一支探哨小队,就敢朝我们冲锋,可见其气势之盛。”

    铁兵人道:“血修势如破竹,只觉得我们不堪一击,寥寥数人冲垮一只战部,实有其事。”

    众人心中百味杂陈,从双方实力均衡,到元修处于劣势,短短的时间内一落千丈。元修实在没有多少骄傲,哪怕被视作奇迹的重云之枪,也只能更突显如今元修的弱势。

    大家清醒许多,风车剑带来的震撼消除不少,心情变得沉重起来。风车剑确实犀利,但是掌剑使培养的困难,注定了它对整个战局的影响有限。多一架两架风车剑,对战局能有根本的改变吗?

    艾辉注意到大家情绪的低落,但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改变的,双方心态上的差距,是一场场胜利或者失败铸就。

    唯一能够提升士气的办法,就是胜利,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艾辉也意识到,这场战斗只怕比他想象得还要艰难。身边这些统军的将领、实力强横的大师,都如此悲观,下面的士气可想而知。

    艾辉记得刚才探哨的方向,吩咐下去,继续前进。

    和敌人的探哨遭遇,那就意味着距离敌人的大部队不远。

    果然,很快他们就遭遇第二波的探哨,艾辉依然没有插手,继续让顾轩指挥。

    这次顾轩的表现比上次更好,没有让一名探哨离开。

    但是此地距离敌人营帐的距离实在太近,战斗的波动惊动了其他的探哨。第三波探哨来得非常快,没有给他们半点喘息的机会。

    这次顾轩指挥的雷霆之剑没能全歼敌人。

    当然,除了顾轩的水平还需要提高之外,也和血修探哨的主动撤离示警有关。当看到风车剑突破到此处,这些探哨就明白前方的探哨十有八九已遭不测。他们没有选择死战,而是分散逃离。此时此刻,给大部队示警,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朵朵妖艳鲜红的血色信号,在空中绽放。

    从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血修的精锐。比起元修的战部,他们更加沉稳老练,战斗经验更加丰富。

    大家的神情很凝重。

    像小山、火山尊者和铜鬼鱼今等人,都是第一次上前线,第一次和血修战部接触。血修的精锐,超乎他们的预期。

    铁兵人提醒艾辉道:“敌人的大部队要来了。”

    艾辉淡淡道:“已经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的地平线像水波一样颤动,传来隐约的轰隆。哪怕隔得如此之远,都能感受到一股无坚不摧的气势迎面扑来。

    艾辉转身,朝剑塔走去。

    他的脚步不疾不徐,就像一个浑身缠满绷带的古老僵尸闲庭信步。大家对他这副古怪的红眼僵尸装扮从一开始的怎么看都碍眼,到如今的习以为常。

    艾辉想做什么?

    大家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艾辉扶剑拾阶而上,单薄的身形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气势。

    雷霆之剑的队员们一下子激动起来,老大这是要亲自出手啊!从黑鱼嘴山山顶那场战斗开始,雷霆之剑队员们便把艾辉奉若神明。后来的日常修炼,也大多都是顾轩带着他们,老大很少出手。

    艾辉的气息日益深沉,在大家心目中也变得愈发深不可测。

    顾轩也很激动,他是雷霆之剑的副部首,也是战部内实力仅次于艾辉的高手。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和老大的差距有多大。

    老大每一次出手,对他而言,都是一次绝佳的观摩机会。

    所有的目光,全都汇集在艾辉身上,许多人眼中都流露出惊疑不定。

    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情况。

    艾辉身上没有半点元力波动,但是不知为何,他整个人好像变得异常空灵通透,就像……水晶一样。他周身环绕着一圈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形气息。

    昆仑天锋的美眸亮起,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别人而言,那缕无形气息很陌生,可是对她而言,却是异常熟悉异常亲切。

    那是剑的气息!无比纯粹的剑之气息!

    是她梦寐以求的境界,只有在那些修真时代的典籍中,才能看到类似的描述。

    天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昆仑天锋从小痴迷于剑,著作一本《剑典》是她最大的愿望之一。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当今最强的剑修,今天才发现,原来有人走在自己的前面。

    没有元力,只有纯粹的剑。

    艾辉不知道此时大家心中纷乱,当他站在剑塔之位,握上剑柄,便心无旁骛,专注于剑,如同换了一个人。

    感知在天地之间延伸,呼啸的金风带着云气和阳光贴着风车剑的光幕急速掠过,远处巍峨的群山仿佛在凝视着他,头顶的苍穹仿佛在凝视着他。

    大地苍茫,豪气顿生。

    锵,他拔剑出鞘。

    嗡,引来众剑同声齐鸣,声彻四野。

    手握之剑传来的轻颤,就像细密的电流,流窜队员们的全身,刺激得他们头皮发炸,浑身汗毛根根直立,体内流淌的鲜血无声沸腾,如奔腾炽红的熔岩。

    漫天呼啸的风声中,一个清冷的声音。

    “目标敌军,全速突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