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治伤
    手没有白摸。

    两人盘膝对坐,艾辉左手抓住师雪漫的右手,右掌抓住剑柄,垂首低目,周身细碎的雷霆游走,不时地响起噼啪声。

    对面的师雪漫,双目紧闭,浑身雾气蒸腾,面色潮红。

    艾辉的办法并不是很复杂。他引导自体内的剑云进入师雪漫的五府八宫,剑云的雷霆之性,能够消除元力。

    这个办法有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

    首先需要师雪漫处在完全放松的状态,如此才能让体内的元力,不会对艾辉的剑云产生排斥反应,剑云才能进入五府八宫。其次,艾辉的控制需要非常精准,如此才能清除杂质,而不伤害师雪漫的五府八宫。

    副作用就是,雷霆不仅会消除残留的杂质,也会连同水元力一起消除。修炼的本质,就是五府八宫元力化,这个办法会导致五府八宫元力化的倒退。

    不过此时此刻,这点副作用,反而不算什么。师雪漫已经是大师,她重新加固五府八宫,并不是很困难。更何况还有楼兰在,熬制专门的元力汤,花一段时间修炼,就能够痊愈。

    就好比一座房子内的白墙被混入其他的颜色,艾辉的办法就是把这层白墙铲掉,重新刷上全新的白墙。

    用小伤替代大伤,艾辉的这个办法,连师雪漫都觉得惊奇。很多时候,她都想撬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什么,怎么能想出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主意。艾辉的方法往往是超出常规,令人瞠目结舌,但是

    仔细一想,却总是让人感到赞叹。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好办法。

    当然,别人之所以想不到,也是因为除了艾辉,谁也没有能够精准控制的剑云和消除所有元力的雷霆。

    师雪漫是一个果决之人,没有半点犹豫,就同意这个方案。

    残留的杂质虽然很顽固,非常难以清除,不过侵蚀程度并不深。

    师雪漫充满好奇,艾辉具体会怎么做。

    艾辉的剑云,就像一团柔软的云,包裹着师雪漫的水元力,然后让她自然地运转周天。

    师雪漫惊讶地发现,这层薄薄的剑云,竟然丝毫不影响她对元力的控制。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个家伙,真是浑身上下透着古怪。

    随着周天运转,被杂质侵蚀的五府八宫,一点点切削。那层薄薄的剑云,极为锋锐,就像是锋利的刀片,将被侵蚀的元力切削。

    对师雪漫来说,这同样是意志的考验。

    时间悄然流逝。

    艾辉声音沙哑;“好了。”

    师雪漫睁开眼睛,对面艾辉已经浑身汗水浸透,摇摇欲坠。

    师雪漫担忧道:“你没事吧?”

    艾辉的声音透着疲倦:“休息一下就好了。”

    师雪漫突然起身,伸手抄起艾辉,拦腰抱起。

    摇摇欲坠好似随时会昏迷的艾辉眼睛猛地瞪圆,声音透着惊恐:“喂喂喂,你干嘛!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

    师雪漫充耳不闻:“你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饶是艾辉这种不要脸的货色,被一个女人公主抱,脸上都火辣辣的,恼羞成怒:“喂喂喂,你这个恩将仇报的女人,快点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师雪漫云淡风轻:“放心,没人看见。”

    正在此时,营帐的门帘突然挑开,阳光照亮营帐。

    师雪漫的身体僵住,艾辉僵住。

    营帐门口,准备过来喊两人商量事情的桑芷君和姜维呆若木鸡,他们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桑芷君结结巴巴道:“你、你们这是……”

    姜维扯着桑芷君掉头就走,头也不回道:“你们继续,我们啥都没看见。”

    腾地,师雪漫脸上火烧一般,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刚才发生了什么?

    艾辉眼珠子瞪得像牛眼,此刻就像被一万头牛从他身上践踏而过,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砰,师雪漫手一抖,艾辉就像麻布袋一样,被扔在床上。

    艾辉只觉得身上一疼,脱口而出:“哎呦!”

    满脸通红的师雪漫落荒而逃。

    “喂喂喂,你就这么对待刚刚给你治伤的恩人?喂喂喂,回来,先说好,这次抵多少钱……”

    身后传来的艾辉叫嚷声,险些让师雪漫转身回去把这家伙痛揍一顿。

    她咬着牙,满脸通红,飞掠而去。

    温存总是短暂的,当然,至于两人那算不算温存,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在大家眼中,两人没有打起来,就已经算是温存。唯独姜维和桑芷君,看到两人总是会露出几分不自然。

    烽火迫眉睫,大家都身负要职,每天需要处理的事情不计其数。

    第二天一大早,艾辉就在楼兰充满活力的呼喊声中醒过来。

    “大家,开饭了!”

    莫名地艾辉感觉整个【鱼骨头】都在震动,欢呼声在各个角落响起,每天听到楼兰的欢呼,都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检查了一下身体,让他意外的是,并没有多少亏损。

    铁妞的伤势,再来几次就能够痊愈,想到这里,艾辉心中也有些得意。如此棘手的伤势,自己一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

    如今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幅孱弱的身体,好吧,人总要直面现实。

    哭天喊地也无助于解决任何问题。

    走出房间,明亮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艾辉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等他看清楚哪些嗷嗷待哺的身影,愣了一下,重云之枪几乎所有的骨干全都到场,眼巴巴地看着楼兰。

    楼兰看到艾辉,眼前一亮,立即端了一碗元力汤飞掠过来:“艾辉,吃饭了!”

    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艾辉咧嘴一笑,心中得意万分:“谢谢楼兰。”

    不客气地接过来一饮而尽,抹了抹嘴巴,意犹未尽,可惜他现在不能多喝。五府八宫被摧毁之后,元力体系几乎全都被打乱,元力汤中蕴含大量元力,没有五府八宫无法吸收。

    艾辉嘿然道:“哎呦,怎么都过来了?”

    回应他的是一片白眼,大家埋头苦吃。

    不只是谁喊了句:“楼兰是大伙的!”

    立即引来一片响应。

    想到楼兰的元力汤,大家都是口水狂流,哪里还按捺得住,组团过来蹭饭。如今的【鱼骨头】上材料堆积如山,连绵不绝,早就不是当年那般窘迫,元力汤敞开了供应。只要你能消化吸收,喝再多都没有关系。

    元力汤如果无法吸收,可不是吃饱不消化那么简单,郁积的元力甚至会对身体产生负面的影响。

    艾辉哈哈一笑,也不反对,环顾四周:“铁妞呢?”

    楼兰说:“雪漫说今天有事,不过来了。”

    艾辉摸着下巴,心中想到昨天的场面,心中颇有几分后悔。哎呀,当时那么好的机会,怎么就没有趁机吃吃豆腐什么?做人果然不能死要面子,要像胖子那样不要脸。

    胖子兴冲冲地跑过来:“阿辉,阿辉!”

    艾辉心中一颤,难道刚才自己把胖子的坏话说出来了?他轻咳一声,强自镇定,装模作样上下打量胖子:“干得不错啊,胖子,都成大师了,以前小看你了。”

    胖子本来就是跑过来炫耀嘚瑟的,闻言心中得意无比,但是表面挺胸收腹,满脸正色:“那是,总不能丢你的脸啊。走走走,带你去见识一下我的【蜂巢重炮】!你可不要吓一跳!”

    艾辉也对胖子的【蜂巢重炮】充满好奇,虽然地火塔炮出自他手,但是在胖子手上发扬光大。胖子的蜕变,连艾辉都感到震惊。

    作为史上首位塔炮大师,折腾出来的塔炮,艾辉是有几分期待的。

    当他看到蜂巢重炮的时候,眼前一亮,道:“有点意思啊,胖子。”

    胖子嘿然:“那是。”

    艾辉围着蜂巢重炮来回察看,眼睛愈发明亮。蜂巢重炮的许多地方,都能够看得出胖子对塔炮的理解,已经超出原始地火塔炮的范畴。

    李厚堂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他是一个老派的人,对艾辉这一身“奇装异服”是相当看不惯。“艾剃刀”的名声,可谓急转直下,对李厚堂这样爱惜羽毛的人来说,更是半点好感也没有。

    虽然艾辉创造了地火塔炮,但是在李厚堂眼中,只不过是瞎猫撞到死耗子。

    绕着一圈,艾辉老气横秋道:“没什么大问题,看着还行,大师了就是不一样。”

    艾辉的赞赏,让胖子脸上遏制不住露出笑容,得意万分:“跟着你混了这么久,能一点进步都没有?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尽管说,我是谦虚的人,哈哈哈!”

    胖子心中最后一丝忐忑烟消云散,阿辉没有看过,他总觉得心里没底。阿辉说没什么大问题,那就肯定是没什么大问题。在胖子心里,对艾辉是百分百的信赖,哪怕晋升大师也没有半点动摇。

    说起晋升塔炮大师,胖子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厚堂却是不爽了,冷哼一声:“没什么大问题?那就是还有小问题了?还请艾辉阁下指点一二。”

    艾辉看了一眼李厚堂,觉得自己没有招惹过这老头啊,怎么一副看自己不顺眼的模样?

    他摆摆手,对一旁的何瞎子道:“老何,你来看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