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八十一章 神营血战(三)
    在今天之前,贺南山有自信战胜任何一支五行战部。叶帅给他们详细讲解过每一支五行战部的特点和弱点,而他们平日里的训练,也有着极强的针对性。

    神部和血部在战场的连战连捷,并非是偶然。除了双方整体力量发生逆转,神部和血部极富针对性的调整和优化让他们愈发强大。相比之下,元修战部并没有实质性的进步,他们依然沿袭着以前的体系。

    唯一能够称之为改变的,只有重云之枪的塔炮之术。

    也正是如此,重云之枪也成为唯一面对血修战部获得胜利的元修战部。

    时代的浪潮总是悄然而来,好似润物无声,实则汹涌滔天,无人可免。警醒者或寻高山之地,安枕无忧,或择一浮木,随波逐流。固步自封者,溺水挣扎,沉于海底,不知所踪。

    贺南山坚信他们是走在正确的道路,面对元修的战部,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但是面对恐怖的神畏,他的信心动摇了。

    尤其当万神畏率领神畏,腾空而起,朝他扑来,就像一座山峰迎面朝他飞来,要把他碾压得粉碎。恐怖的威势,使得贺南山周围的空气,几乎快要凝固。

    能够成为神部部首,贺南山绝对不缺乏实力和勇气。虽然在那么一瞬间,他被对方的威势震慑,但是很快他就回过神来。

    他伸出右掌,眼睛陡然亮起幽幽红光。在他下方,始终肃穆不动的血修,蓦地周身血光暴涨,喷涌出一道道血虹。

    贺南山双目内的诡异红光就像漩涡一样流转。

    周围的空间突然变得扭曲,就像一个吹起的气泡。

    神畏的斩击,恍如重锤,气泡破碎,狠狠斩在贺南山身上,余势未绝地没入下方血修之中。

    轰!

    地动山摇,溅起的泥土就像激射的喷泉,飞起十多丈高。

    万神畏眉头微微耸动,轻咦一声,他感觉刚才那一斩,没有斩到实处。泥土飞溅的场面看似壮观,但是明显不对劲。

    泥土如同雨点般簌簌落下,除了一条触目惊心的深沟,没有一具尸体。

    就在此时,四周的攻击,就像暴雨般朝他们袭来。

    万神畏好似早就料到会遭到攻击,没有半点停留,带着战士猛地朝前冲去。暴雨般的攻击,扑了个空。虽然连续斩击带来显著的成果,但是万神畏并没有沉溺在屠戮的快感之中。他相貌粗豪,然心神却是异常冷静,长久的戎马生涯,让他身处任何情况,都能够保持理智和冷静。

    他没有忘记之前制定的计划。

    并不执着杀死贺南山,也不去探究刚才诡异的气泡是怎么回事,带着神畏部,就像一把锐不可当的重剑,朝着中心营帐全力突进。

    大营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处血池忽然翻腾膨胀成一个大大的血泡。血泡啪地破碎,露出贺南山等人。

    众人脸上不约而同露出心有余悸之色,虽然他们逃过一劫,但是刚刚被神畏锁定的恐怖感觉,好似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

    贺南山吐出一口气,心中暗道好险。

    神畏之强,超出想象!

    他对神灵部的自信,不仅仅源于平时的修炼,还有神灵部独特的构成。六神部有两个战部是比较特殊的,一个是神灵部,另一个是神巫部。

    神修的修炼远比元修要讲究天赋血统,基本上一个人的成就,在修炼之初便可见端倪。其中神卫最为常见,而神巫则要少得多,神祭最为稀少。

    因此在神国,神祭的地位最高,神巫次之,神卫的地位最低。

    贺南山便是数量稀少的神祭,而他身边的侍卫,便是赫赫有名的【小南山】。【小南山】是神国唯一一个,全部由神祭构成的队伍。

    当他看到神畏朝着中心大营冲去,不惊反喜。

    在考虑敌人袭营时,中心大营是重中之重,一定会成为敌人首选的目标。所以他的布置,全都是围绕着中心大营布置。大营的防御层层叠叠,密不透风,而且还设计了许多陷阱。

    神畏实在太强悍,但是刚不可久,不断的消磨,敌人一定会露出破绽。

    神祭可不是用来硬拼的。

    他和周围的神祭沉入血池,消失不见。

    整个营地就像一片汹涌咆哮的血海,到处都是怒吼,有的透着疯狂和拥抱死亡的歇斯底里,有的饱含愤怒和不甘,都是如此不顾一切。涌动的人潮,一张张面孔闪过,有的狰狞扭曲,有的冷漠肃杀,却都没有恐

    惧。飞溅的鲜血和爆炸的火光,炽亮得刺眼。绚烂的元力光芒和妖异的红色血芒交织,无人退缩。

    成片成片的血修,像割麦子倒下。

    西门裁决像女童般的脸庞冷然,没有半点表情,手中的小弓闪电张开。

    没有人能看清她的动作。

    青光缠绕的箭矢,倏地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凭空出现在一名刚刚得手的神祭太阳穴旁。

    啪!

    神祭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裂,他周围的血修们愣了一下,接着疯狂地寻找偷袭者的踪影。

    然后西门裁决身形早就消失不见踪影。

    她就像一缕飘忽的烟雾,无人能锁定她的位置。她手中如同玩具般的小弓,是死神的召唤,专门针对敌人的将领、神通高手和神祭。到目前为止,死在她手上的将领和神通强者,加起来已经超过二十人。

    失去指挥的血修,阵型往往变得混乱,攻击失去层次。依然占据人数上的优势,但是威胁要小得多。神通血修的杀伤性很大,尤其周围有普通战士辅助。但是最阴险的是那些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神祭,他们混在人

    群中,很难发现。而突然发动的心神攻击,往往会让己方将士出现误判,发生偏差。在眼下如此激烈的战斗中,己方将士需要面对数倍的敌人,稍有偏差,就足以致命。

    西门裁决的杀伤效率惊人,大大影响了敌人的运转。但即使如此,裁决的将士,依然在不断地折损,对方的人数太多了。

    西门裁决脸若冰霜,裁决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伤亡。她没有被愤怒和哀伤蒙蔽眼睛,他们千辛万苦袭营,可不是为了跑到敌人营地里杀人放火。

    无以伦比的速度和身法,让她丝毫不担心自己被锁定。

    她在高空,整个战场都尽收眼底。

    神畏就像势不可挡的重剑,位置突前。而裁决则成为神畏的“翅膀”,护住神畏的两翼,阻挡来自两翼的阻滞,让神畏能够全力突击。

    左翼为首的元修,是一位双手持刀的元修大师,他整个人就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所过之处,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右翼为首的元修,周身环绕数十道流光,流光飞快难以看清,就像环绕着灵动的鱼群。不时有流光激射而出,只能看得到一道模糊的光尾,敌营之中必然有一人倒下。

    环首刀,眉心刀,铁刀,便是裁决三把刀。

    从天空看下去,能够看道,神畏前方的人群正在拼命汇集,越来越厚实。而且许多地方亮起微弱的血光,没有逃脱西门裁决锐利的目光,陷阱?再联想到对方的部首藏起来,西门裁决的嘴角浮现冷笑。

    倏地身形消失不见。

    数十道的血光掠过刚才她身形消失的位置,击了个空。

    下一刻,西门裁决尖利而冰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突击战阵的上空:“裁决,临空印!”

    裁决部将士听到命令,轰然齐声怒吼:“裁决,临空印!”

    极为壮观的一幕,出现在战场。

    无数光芒宛如千百道弯曲的光束,从战阵的两翼升腾而起,飞向神畏的上空,尖锐的啸音,瞬间淹没战场,

    隐藏在暗处的贺南山心中升起极度危险的感觉,但是此刻,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

    一个娇小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战阵尾部的上空。

    绷绷绷!

    三声弓弦拉动的声音响彻营地。

    三根青色箭矢,就像三根针,没入这团升腾而起的光束之中。看似杂乱的光束,突然发出嗡地齐鸣,光束游动,化作一个巨大的圆盘。圆盘内复杂精细的纹路,就像一枚精心雕刻的巨大印章,落在神畏前方密密

    麻麻的血修之中。

    时间仿佛停止。

    下一刻,光印之内的血修,身体浮现交错纵横的细痕。

    噗!

    一声轻微至极的喷血声,但是却拉开极为血腥恐怖的一幕。无数血沫从交错纵横的血痕中喷涌而出,就像喷泉一般,光印之中的千余人,全都被光印充斥的锋锐元力芒肢解,化作碎块。

    千余人就像肢解的雕塑,肢体散落一地,鲜血形成湖泊。

    就像修罗场一样的场面,让血修们惊得呆住,偌大的营地出现一个短暂的死寂。他们经过很多长战斗,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如此恐怖恍如地狱一般的场面。

    神畏却抓住机会,猛地突进百丈。

    距离中心大营,更近了!

    贺南山脑袋懵了一下,但是一个激灵:“保护大营,拦住他们!”

    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隐藏,裁决这惊世骇俗的一击,把他的如意算盘彻底打翻。能不能拦住神畏?他心里没有底,也不敢细想,只能疯狂地调动将士扑上去。

    西门裁决锁定贺南山,但是刚才那记【临空印】消耗太大,对方的守卫也很森严。她的目光落在战场,刚才那记【临空印】不仅她消耗大,战部的消耗也不小,转眼间就有十多名战士牺牲。

    西门裁决心神波澜不惊,慈不掌兵,战斗没有不死人的。更何况他们这样的袭营,更是九死一生,死是正常,生才是幸运。

    但一位合格的将领,要让牺牲有意义。

    当她看到原本围在中心营帐周围的血修,就像潮水般朝神畏扑来,她目光微微一亮。

    她的目的达到!

    恢复几分的她,重新投入战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