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八十章 神营血战(二)
    如同一场绚烂的流星雨。

    冲在最前方的万神畏咧嘴无声而笑,蓦地双手握剑,高高举剑过顶,剑身沐浴在阳光之中,剑身上累累伤痕异常醒目。

    双手握剑的万神畏,身体舒展自然,就像一个最普通的跳斩。

    自上而下,一剑斩下。

    没有光华,没有啸音,汹涌的血墙中间突然凹进去,无数碎骨血肉就像喷涌的血雨,从血墙中激射而出。

    血墙一分为二,露出一道超过十丈宽的空挡。

    万神畏身边的西门裁决一脸无动于衷,她抱着一把像孩童玩具的迷你小弓。弓非常小,制作却是异常精良,青色的弓身就像两条青蛇首尾交缠而成,两个蛇首位于弓的两端,恰好咬住弓弦两端。弓弦是非常罕见的红色,鲜艳欲滴的红色。

    她跟在万神畏身旁,没有半点动手的意思。

    远处观战的贺南山,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那记斩击……

    那人是……万神畏!

    贺南山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心中震撼无比,天外天还有此等强者!

    当今强者,帝圣和岱刚并肩,而在两人之下,有乐不冷、红魔鬼。乐不冷的实力不用说,虽然屡战屡败,但是陛下都认为他是天下第三。

    而红魔鬼,叶帅亲口对他说过,红魔鬼大人的实力,仅次于陛下,是神国第二人。放眼天下,大概只在乐不冷之下。

    但是今天,贺南山目睹万神畏的威势,他才明白天下强者比他想得更多!

    他心中升起几分不安。

    大师和大师是不同的,对战场的影响也是不同的。刚才那记斩击,若是斩落在战阵之中,对士气绝对会是重创。大师是局部战场的破局者,而大师中的强者,破坏力更加惊人。

    他忽然觉得战阵集结的速度有点慢,忍不住喊:“加快速度!”

    就在此时,俯冲的千余人,拖着长长的光尾,一头撞进血墙。

    贺南山忍不住瞪大眼睛,有些期待地看着这次碰撞。血墙的规模很大,非常厚实,就连他们自己想要突破这样的血墙,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而且血禽悍不畏死,只要不死,就会疯狂地缠住敌人。

    冲在最前面的两百多人突然齐声怒吼。

    “神畏!”

    两百人周身的光芒刺目,就像两百个太阳。他们手中的兵器,嗡嗡轰鸣,像是在彼此呼应。

    如果艾辉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和他的雷霆之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的兵器并不相同,但是他们的元力在呼应,节奏却是完全以一致。

    两百多把兵器同时斩下。

    血墙轰然炸开,就像一个巨大的血色烟花,数以百计的红色血流向四面八方激射。每一道血流,都能够看到翻滚的血禽和数不清的残肢断骨。

    一个照面之下,血墙轰然粉碎!

    余势未绝的神畏战士,如同一把重锤,落在地面。

    轰隆!

    从天空能够清晰地看到,就在神畏部落地的四周,地面的泥土就像就像柔软的水波,扬起又坠落。

    沿着地面狂奔冲向神畏部的血兽,在水波褶皱的泥土上站立不稳,滚成一团。

    当血兽们重新爬起,它们脸上的狰狞消失不见,眼中充满惊恐和畏惧。它们低声呜咽,突然炸开了锅般,转身四散逃离。用来冲阵的血兽,性情暴烈,灵智不高,但是它们的直觉并不迟钝。它们本能地感受到,前方那一小群人,极度危险,是它们食物链更上游的可

    怕存在。

    贺南山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心中的不安变得更加强烈,他察觉到危险。

    营地里,还不断有战士从营帐中钻出来,完成集结的战士,只有大约五成。

    时间太短了!

    他本以为血墙起码能够阻挡敌人片刻,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片刻的时间,完成集结。他们训练有素,只要给他们片刻时间,就能完成集结。

    两百多名神畏战士,确切地说,是两百七十四人。

    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猛地一踏地面,方圆五十丈的地面,就像被一只无形手掌压下,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形深坑,像是模具压制而成。

    两百七十四道身影同时腾空而起,画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犹如投石车投出的石弹,朝营地边缘的工事扑去!

    贺南山脱口而出:“拦住他们!”

    驻守的战士虽然心中惊慌,但是日常艰苦的训练,早就烙印进他们的身体。防御工事内的血修队长,怒吼着:“攻击!”

    一个个漆黑的圆球激射而出,在半空中砰地炸裂,化作一蓬血雾,弥漫开来。浓密的血雾,瞬间笼罩工事的前方地带。

    兽蛊宫炼制的血雾弹,弥漫的血雾含有剧毒,对血修没有任何伤害,对元修却是极为致命。

    然而神畏部再次让血修感到震惊,他们从血雾中呼啸而来,毫发未损。

    轰!

    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攻击,就像一把雷霆万钧的重锤,砸在大营边缘高耸的工事。

    连绵高耸的工事,出现一个超过五十丈宽的缺口。

    缺口的两端,整齐得就像是用刀子切出来,地面凹下去数丈,里面可以隐约看到扁平的砖瓦血迹。

    万神畏提着重剑,朝营地里惊慌失措的血修咧嘴笑了笑,然后举步朝营地内部前走去。

    他走得并不快,好似闲庭信步。

    偌大的营地鸦雀无声,每个人的喉咙都仿佛被一只手掌扼住。

    一个个神色漠然的身影,跟着万神畏,信步入内。

    乒!

    一声清脆的琉璃破碎声打破寂静,笼罩大营上空的血色光幕,轰然崩碎。无数血色碎芒,纷纷扬扬,就像鲜血染过飘扬的鹅毛大雪。

    凄艳悲怆的气氛,笼罩大营。

    就这么被人踏破大营,就这么被人吓得不敢动弹,还是被他们嘲笑讽刺过无数次的神畏裁决。

    所有人立即红了眼,他们从来不缺乏勇气,也同样不缺乏骄傲,他们不是刚上战场的菜鸟,他们从来不认为自己应该失败。

    “杀!”

    一个已经集结完毕的小队,队长怒吼,身先士卒朝信步走来的万神畏冲去。他们知道在敌人面前,他们就像挡车的螳螂,可是身后还有正在集结的战友!

    没有什么崇高的信念,只有胸中的一腔血勇和早就深入骨髓的骄傲。可以败,可以死,但是不可以容忍把脸放在泥土里,任由敌人随意践踏。

    另外几个小队,也同时扑上来。

    他们只求能够拖住敌人片刻,哪怕一个呼吸!

    万神畏露出一丝欣赏之色,但是他的脚步没有停,依然如同闲庭信步。他身边两名元修,迎了上去。

    两名元修,一左一右,就像两头蛮牛,冲进敌人之中。

    左边大汉抡起的铡刀仿佛在收割麦子,自诩精锐的血部战士,在刀光面前脆弱得就像麦子。一个照面,整个小队就七零八落,留下满地的尸体和伤员。

    右边的男子手中的银枪,就像朵朵梨花,神出鬼没。不断在敌人咽喉、心脏处绽放,血修强悍的身体,也无法阻挡致命的伤害。

    万神畏恍如未睹,看也不看满地的尸体和朝他们扑过来的敌人。

    他的目光牢牢锁定远处的贺南山,步履坚定,一步步朝对方走去。

    不断有战部,从四面八方朝他扑杀而来!

    而他周围的元修,也如同出笼猛虎,扑向敌人。

    狭路相逢勇者胜!

    到了这个地步,双方短兵相接,战况异常惨烈。万神畏很快就发现,周围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们被围得水泄不通。敌人已经完全抛开战阵,如同潮水般朝他们冲过来。

    万神畏停下脚步,他高高扬起手中的重剑,沉喝:“神畏!”

    正在和敌人厮杀的元修,蓦地抽身而退,汇集在万神畏周围。

    他们齐齐高举兵器,齐声怒吼:“神畏!”

    兵器齐鸣,他们周身的光芒突然暴涨,扑过来的血修就像撞上一面铁墙,登时只觉得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量传来,脑袋懵然,身形被弹飞。

    “神畏!”

    万神畏和身后的战友齐声怒吼,手中的重剑轰然斩下。

    两百七十四道元力,轰鸣汇集,化作一道可怕的剑芒,狠狠向前方。

    四面八方都是血修,但是前方的血修最密集,所有人都知道万神畏的目标是贺南山大人!

    密集的人群,让这一剑的威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轰!

    厚实凛冽的巨大剑芒,一头闯入密集的人群。

    泥土伴随着断肢和血肉向两旁飞溅,巨大的剑芒深深犁过地面,所过之处,摧枯拉朽,血肉横飞。

    一道宽度超过了五丈的血肉坦途,出现在万神畏面前。

    这一剑穿透了前方阵地!

    沿途所有的血修,全都一命呜呼。周围的血修出现一个短暂的震撼,但是下一刻,他们更疯狂地扑向神畏部!

    各种血芒如同雨点般轰向神畏部。

    万神畏忽然微微蹲下,其他战士仿佛听到命令,所有人不约而同膝盖微微弯曲。

    吐气开声!

    两百七十四人同时吐气开声是什么场面,就如同平地惊雷,激荡的元力波动,汇集成一道环形的冲击波。

    离得近的血修身体一僵,如同挨了一记闷棍。

    万神畏带着神畏腾空而起,仿佛挣脱锁链的远古荒兽,朝远处的贺南山扑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