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神营血战(一)
    “耻辱也耻辱过了,羞愧也羞愧过了,这话会传诵下去,历史会记得很多年。还会传诵下去,历史还会记得很多年的,什么是天下精锐之最。”

    ——万神畏

    唐景荣都不知道这根青光箭矢,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但他到底是神通血修,在这生死关头,激发出惊人的潜能,喉咙里发出恍如野兽般低沉的怒吼。

    他猛地伸出右手,抓向箭矢。

    他的右手手背不知何时,覆盖一层厚厚的毛发,指甲尖锐如钩,丝丝缕缕的血光缠绕在其上。

    抓住了!

    他脸上露出狂喜,但是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凝固。

    啪!

    钻心的剧痛传来,手掌爆裂,血肉横飞。一大蓬碎肉血雨溅在他脸上和胸前,看上去异常可怖,他右手整个手腕都消失不见,小臂露出一大截白森森的骨头。

    唐景荣顾不得疼痛,他知道这个时候是拼命的时候。

    就在他面前,士兵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裂。

    他转身腾空而起,全身红光环绕,朝大营的方向全力狂掠。心中惊骇绝伦,到底是谁?实力竟然如此之强!连一面都没有见到,自己就身受重伤!天心城还有这么厉害的强者吗?

    蓦地,他忽然想起消失的两只战部,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神畏!裁决!

    极度危险的感觉笼罩他,他浑身毛发根根直竖,就像炸毛的猫一般。头也不回,左掌凝聚着恍如实质的血光,朝后一拍!

    啪,左掌爆裂,齐肘而断。

    仿佛知道死亡即将接踵而至,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不!”

    一根箭矢从他的后背没入身体,再从他的前胸飞出,带起一蓬爆裂的血雨。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无力地向地面坠落,看着天边亮起的光点,如同夜晚的星辰。震耳欲聋的啸音,就像大海一样把他淹没,他看着坚固防御工事,就像纸片般被摧毁。

    他花了无数精力建造的三岔河营地,转眼间便灰飞烟灭。

    他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一道道光芒中笼罩着的身影,在他的上空呼啸而过。

    似乎有个敦实的身影,稍稍停留片刻,瞥了他一眼,随手挥出一刀。

    刀光吞没唐景荣的视野,彻底沉沦黑暗。

    南宫无怜一大早就来检查叶白衣。

    依然没有醒!

    南宫无怜气得揪断自己几根头发,他意识到,自己炼制的天神心,需要的血灵力数量非常非常恐怖,远远超出自己之前的预期。从理论上,这是好事。

    唯一让南宫无怜感到庆幸的是,叶白衣的心跳有变化。

    这说明自己的办法是正确的。

    难道继续找人来献祭?南宫无怜有点犹豫。他不知道叶白衣醒来的时候,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

    应该不会吧,毕竟自己可是为了救他的命。

    南宫无怜不是太确定,那些献祭的部属,就像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他感到有些忌惮。说起来,他见过的血腥场面不知多少,兽蛊宫里用血修做材料,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杀人不眨眼的他,面对那些纵身跃入血池的部属,不知为何,却有些畏惧。

    他决定再等两天。

    叶白衣一旦醒转,实力变会发生惊人的变化。会达到什么地步,他也不知道,但是肯定会有大幅度的增长。在神之血,实力就是地位,叶白衣的地位肯定会再一步提升。若到时候叶白衣对他不满,要找他麻烦,陛下固然会保住他的小命,但是苦头肯定要吃。

    还是小心为妙。

    南宫无怜从中心营帐走出来,看到守在外面的贺南山。

    贺南山关切地问:“南宫大人,叶帅可醒转?”

    南宫无怜神色漠然摇头:“没有。”

    贺南山露出失望之色,叶帅久久不醒,大家始终缺乏主心骨。贺南山能够担任神灵部部首,当然不是平庸之辈。他很清楚,眼下的局面看似繁花似锦,但这是因为敌人不堪一击。若是前线稍有挫折,那么大家极有可能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

    这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大人一日未醒,这个隐患就不会消除。四个神部,大家地位平等,谁也不服谁。

    好在前线战事顺利,一路摧枯拉朽。

    如今看来,可能对他们构成危险的,只有珍珠风桥防线。

    三个家伙也知道己方的弱点,所以选择赶羊,利用对方的溃兵,冲击对方的防线,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不过对方也非等闲之辈,部属们只看到了艾辉和重云之枪的贪婪吃相。贺南山却看到一些别的东西,原来聚集在珍珠防线的溃兵大为减少。

    这些溃兵,对重云之枪来说,可能成为助力,也是极大的隐患。

    如今他们的吃相,把那些摇摆不定想捞好处的战部给赶走,留下来的都是战斗意志坚定的战部。

    贺南山吃不准,对方是看到了这个隐患,还是误打误撞。因为这种方式,会留下极大的后患,对他们的未来,非常不利。

    忽然,尖利的警报响起。

    袭营!

    贺南山一个激灵,脸色大变,心中暗自恼怒,探哨都死了吗?被人摸到大营,竟然都没有发现!他腾空而起,飞上天空。

    远处的天边,出现一个个晃动的光点。就像晃动的星辰,隔得老远,都能感受扑面而来的可怕杀气。

    贺南山低头看了一眼脚下大营,将士就像流水般,从各个营帐流出。急促的号令,将领们大声的呵斥,一切有条不紊。

    贺南山心中微微松一口气,看来日常的修炼起到作用。只要不乱,敌人便无机可乘。

    敌人虽然来势汹汹,但是人数大概就一千左右。

    他有些好奇这些元修,是怎么躲过己方严密的警戒网。过了一会,他的神情变得严肃,他看到升空的探哨,甚至来不及逃跑,就被斩杀当场。

    他脑海中浮现一个难以置信的想法。

    难道……所有的探哨都像这样来不及逃跑变被斩杀?

    嗡嗡嗡。

    颤音遥遥传来,空气似乎都在颤抖,仿佛汹涌的潮水正在逼近。可怕的威势,让贺南山的脸色再变。

    敌人已经抵达大营的边缘。

    为了保护大营,在大营的边缘,建造有密密麻麻的防御工事,还有大量的血兽。

    防御工事内的战士慌忙斩断兽井的围栏,血兽轰然奔腾而出。

    从天空俯瞰,一道道红色的兽群在汇集。

    呼啦!

    大片的凶猛血禽腾空而起,它们周身的血光汇集成一片,犹如一道红色的血墙,朝呼啸而来的敌人扑去。

    【天空血之墙】!

    血修战部特有的战术,利用血兽惊人的冲击力,阻挡和打乱敌人的冲锋脚步。这些血禽,都是性情暴烈的嗜血禽类,平时的时候需要用药物压制。否则的话,它们会自相残杀,不死不休。

    元修身上的纯粹的元力,对他们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它们会不顾一切地扑杀撕咬,浑然不顾自身的安危,不知畏惧为何物。

    营地内,所有的血修都在集结,口令此起彼伏。

    贺南山镇定下来,大营内驻守这一个神部两个血部,他有足够的底气。而且经过叶帅的精心打造,他们对五行战部的弱点了如指掌。

    从对方的人数上来看,应该是神畏和裁决。

    事实上,血修战部对神畏裁决,并不害怕,因为人太少了。神畏满编只有五百人,而几乎从来没有满编过,现在只有不到三百人。裁决满编一千人,现在只有不到七百人。

    两只战部加起来,不足千人。

    实力再高,这么这点人,投入战场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神部和血部的标准编制都是五千人,一个神部两个血部,那就是一万五千人!一万五千人对上一千人,他怎么会害怕?

    难道对方一个人能干掉己方十五个人?

    只要己方不慌乱,对方绝对没有任何机会,想清楚之后,他的心情平稳下来。这可是天赐良机,正愁没有功劳,敌人就把功劳送到自己嘴边。这要错过了,那就太对不起自己。

    贺南山下定决心,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

    万神畏的神情纹丝不动,惊动敌人他一点都不奇怪。敌人并非弱旅,他们抵达大营的边缘才被发现,已经不是最坏的结果。

    看着飞来的血墙,流淌的血光凝实如血水,哪怕隔得这么远,都能闻到一股奇异而刺鼻的香味。

    血禽狰狞的模样尽收眼底,森森白牙流转粘稠腥臭的粘液,充血的眼睛只有嗜杀和疯狂,越靠近越能感受到血墙的危险而坚固。

    万神畏嘴角微微扯动,轻蔑而冰冷。

    他的目光投向远处的地平线,初升的朝阳红彤彤,充满蓬勃生机和朝气。长途飞行一天一夜,拂晓出发,迎着朝阳,顶着烈日,告别落日,投身夜幕,沐浴星辉,又和太阳再会。

    一路的美景,和那敌人临死前的绝望,都是那么让人赏心悦目。

    大战之前的美景,最是动人。

    他紧了紧手上的重剑,黑色云翼光芒暴涨,他的速度陡增。在他身后,其他将士不约而同加速。

    一道道光痕,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他们开始爬升。

    他们穿破云层,他们穿破金风,在那孤高绝顶虚空,脚踩阳光,蓦地朝下俯冲!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