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出发
    天色拂晓,山林微光,天际苍青。

    林中众人整装完毕,肃穆无声。

    此地距离敌人大营还很远,哪怕是冲刺飞行,也需要飞行一天左右。如果并非全速飞行,飞飞停停,大概需要两三天。因此这一带基本上看不到敌人探哨的踪影,连敌人也觉得,这里属于安全地带。

    从来没有人,会从这么远的距离,就开始发起冲击。经过一天的漫长飞行,将士们的体力和元力会受到严峻的考验。一般的战部,到那时已经精疲力竭,无力再战。

    但是他们可以。

    万神畏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心中充满骄傲。他们是五行天最精锐的元修,每一个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经过最严酷的修炼。

    人们只知道他们驻守在旧土,觉得他们很神秘,没有人知道,他们身处之处,是何等艰苦。他们是战士,是真正的战士,是经历无数厮杀的百战之士。

    每个人脸上都很沉稳,那是身经百战的老练和沉着。

    万神畏忽然开口,沉声道:“光辉足迹,老人死敌国。北海师家,孤女战前线。兵人天锋,新兵守疆土。所谓天下精锐之最,在后方营地弹冠相庆抚掌笑称大捷!”

    原本安静的山林,变得异常压抑,空气就像凝固一般,没有半点风。山林里的鸟儿拼命扇动翅膀,却定格在原地,怎么也飞不起来。

    万神畏的目光,扫过一张张冷硬得像岩石般的面庞,看到他们脸涨得通红,喘着粗气,攥紧拳头指节发白,全身发抖。

    “耻辱也耻辱过了,羞愧也羞愧过了,这话会传诵下去,历史会记得很多年。”

    大家脸上青红交加,心中就像窝着一团火,却无处可以宣泄。他们是如此骄傲,却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对他们来说,比死都难受。

    万神畏神色如常,淡淡道:“还会传诵下去,历史还会记得很多年的,什么是天下精锐之最。”

    胸膛窝着、憋着的火,陡然炸开,身体里的鲜血沸腾滚烫如岩浆,所有人的呼吸一下子乱了。

    几乎凝固的山林,就像扬起风暴,无数树叶卷起、激荡,树枝噼里啪啦颤动。斗志和战意,就像能够席卷一切的流火,从他们的心脏奔腾而出,雷霆万钧践踏他们身体的每一块血肉,炽烈得让人觉得痛,带着快意的痛,带着骄傲的痛!

    它们仿佛要破胸而出,它们要仿佛刺穿身体,是火也是光,是刀亦是剑,如烈火如雷霆,咆哮着,怒吼着,杀死所有敌人!阻挡他们的一切都烧成灰烬!

    万神畏背上的云翼浮现,宽大深沉的黑色云翼,把他伟岸的身躯映衬得更加魁梧巍峨。激动的将士们,纷纷展开他们的云翼,各色光芒在山林间亮起。

    “神畏,出发!”

    他一马当先,冲天而起,直入云霄。

    “裁决,出发!”

    西门裁决化作一道青光,飞上天空。

    身影坚决,光芒如剑,刺穿苍穹。

    无数光芒,从山林呼啸而起,流光如雨,照亮了深沉的大地,照亮了婆娑的山林。

    天空,几只铁红翎在天空平稳地飞行。

    铁红翎是神国探哨的标准配置,它看上去像血鹰,然而实际上却是血鹰和血秃鹫杂交的产物。兽蛊宫出品,培育多年才成功。全身青灰,有强烈的金属质感,唯独在后颈上有一根鲜红欲滴的红翎,所以被称为铁红翎。

    铁红翎的翅展超过五丈,飞行能力极强,而且在长途飞行的时候,非常平稳,就像在冰面上滑行,可以让探哨更好地保存体力。铁红翎还有一个极大的天赋,就是它的眼睛,能够看到非常远的地方。隐藏在山林树木的敌人,也很难逃脱它们的眼睛。

    这是一支黎明血部的探哨小队。

    此时铁红翎处在平飞阶段,背上的探哨们,各个都是懒洋洋,大家在聊着天。

    “听说了没,昨天晚上又有一个家伙,献祭给了叶帅。”

    “听说了。真是好汉!都是冷焰的老人,对叶帅忠心耿耿。”

    “真是可惜,都是一等一的真汉子。”

    “会不会是上面要削叶帅的权啊?感觉都是叶帅身边的人?”

    为首的队长,听到这句话,吓一跳,连忙呵斥:“别瞎说!陛下是那样的人吗?这种事是我们能议论的吗?以后都给我记住,谁要再说这样的话,别怪老子不客气!”

    他拿出几颗果玉,喂给自己的铁红翎,亲昵地抚摸坚硬的羽翎。

    其他人也知道刚才的话确实有些出格,纷纷转移话题。

    “啥时候我们也能上前线啊,这样天天巡逻,好没劲!”

    “是啊,这个破地方,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驻守大营哪里需要那么多人,我看一个血部就够了。”

    “看来这次捞不到功劳了,完了,这天心城拿下,岂不是只剩下翡翠森?”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这一带他们天天巡视,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作为最外围的探哨,他们每天飞行的距离最远。

    忽然,队长身下的铁红翎发出尖利的嘶鸣。

    所有人一愣,停止说话,有情况!

    他们努力地朝前方看去,但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他们不敢大意,铁红翎的目力远超过他们。

    队长正欲开口,忽然瞳孔收缩。

    一根缠绕着青色光芒的箭矢就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他视野,速度其快无比,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啪!

    青光一闪,队长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裂。

    几根箭矢忽倏而至,其他队员的脑袋,不约而同爆裂。

    一波箭雨,连敌人都没看清楚长什么样,所有的探哨全军覆灭。

    知道主人死亡的铁红翎发出悲鸣,它们颇有灵性,知道此时要回到营地报信。拼命扇动翅膀,转身朝营地的方向飞去。

    空中忽然响起嗡嗡的颤音,空气仿佛在颤动。

    一点光芒亮起,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光点亮起,越来越多的光点亮起,就像天空的星辰。

    光点以惊人的速度在变大,眨眼睛,就飞到跟前。

    震耳欲聋的啸音淹没了天地所有的声音,激荡的空气比刀锋还要锋利,来者看也没看拼命扇动翅膀的铁红翎,从铁红翎的上空呼啸而过。以速度著称的铁红翎,在这些包裹在流光之中的身影面前,就像乌龟一样慢吞吞。

    激荡的气流,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

    铁红翎比钢铁还坚硬的身体,刹那间被肢解,四分五裂。

    余势未绝的气流,狠狠地鞭挞地面。

    天空的身影闪电突进,地面山丘泥土飞溅,树林粉碎,河水断流,就像有一个恐怖的无形铁犁,犁出一道宽度超过三里,笔直得就像尺子画出来的深沟,依然在向前方延伸。

    三岔河营地,是一处比较重要的防御点。这里没有城镇,也没有名字,因为是河流分岔点,所以驻守的黎明血部将士们就把它命名为三岔河营地。

    不管是神部还是血部,大家沿袭的许多制度、战术,都有着五行天战部的影子。

    叶白衣曾经是冷焰部部首,对五行天的战部非常熟悉,他知道五行战部的弱点和缺陷,但是也同样知道五行战部的优点长处。

    在叶白衣整顿神国战部之前,神国战部孱弱不堪,在外人眼中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除了根据神修的特点设定战术,叶白衣对五行战部的长处,没有半点避讳,而是完美地继承。

    比如黎明血部的探哨布置,和五行战部如出一辙。甚至比正统的五行战部兵人天锋,都要做得更完美。

    黎明血部的探哨并非简单地派出几个小队,而是由一个个节点组成,构成一整张警戒网。这些错落分布的节点,有大有小,三岔河营地就是一个比较大的节点。它能够辐射周围十四个小型节点,构成一张大网。像三岔河营地这样的大节点,总共有六个。

    大大小小的节点,构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能够有效阻挡元修的潜入。

    如果前方有敌人入侵,他们也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给大本营。叶白衣很清楚,探哨和警戒的意义,不是阻挡拖延敌人的脚步,而是最快的速度把情报传递会大本营,给大本营留下足够的决策和反应时间。

    驻守血修的负责人是唐景荣,他是一位神通血修,可见黎明血部对三岔河营地的重视。

    唐景荣做事老到,值得信赖,本身实力又强。

    唐景荣来到三岔河营地,就开始建造防御设施,每天出去巡逻的探哨都安排得满满当当。他也不觉得有敌人会来袭营,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但是他知道,不能让手下的士兵们太闲,一闲就会生出各种事端。若是忙碌起来,反而不会生出什么乱子。

    他端着一杯茶,飘落在营地上空的飘浮岗哨,问警戒的战士:“有什么情况?”

    战士无奈道:“大人,连只蚊子都没有。”

    唐景荣哈哈一笑:“没事最好,真要有事,那就是麻烦事。”

    忽然,他似乎察觉到什么,皱起眉头。

    凝目望向远处,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忽然一只缠绕着青光的箭矢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他脸色骤变。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