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七十六章 雷霆剃刀
    浩浩荡荡,大摇大摆,雁过拔毛。

    一开始,艾辉还冒充天心城,到后来,剑芒还是很快被大家识破。毕竟如此强悍的剑修,如此强悍的剑芒,能够做到的,除了昆仑天锋所在的天锋部,就只有艾辉的雷霆之剑。

    艾辉也索性光明正大。

    【鱼骨头】虽然飞行速度不快,但是可以照顾的范围却是极大,很少有战部能够逃得过。

    乔美祺打前阵,他是生意人,擅长和别人打交道,干起敲诈勒索也是很快精通其中奥妙。

    “平安才是最重要,大家要团结啊!你看,贵部是个什么打算?出人还是出力?”

    “放心,绝对不会私吞。往哪吞啊,难道能吃到肚子里去?”

    “长老会会记住大家的功劳!”

    “有点少啊,兄弟,你看,咱们都上去拼命了,你这么点,打发叫花子吗?难道要我们自己动手?”

    ……

    当黄沙战部长途跋涉,终于离开战区,看到最近的城市,所有人都喜极而泣,抱头痛哭。而城市的居民,看到一个个衣衫褴褛,瘦得皮包骨,神情枯槁的黄沙战部队员,感到震惊。

    闻风而来的消息人,立即把这座小城快挤爆。

    接二连三的战部抵达,无不是有如乞丐,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一时间,雷霆之剑臭名昭著,恶评如潮。

    艾辉也成为最著名的恶棍、土匪,在大家心目中形象急转直下。各种批评和声讨,充斥在各家发售的幻影豆荚,天下哗然。

    “血泪控诉,问天下何处有王法——黄沙战部部首黑岩之死!”

    “镇神峰炼制之术,为何落在恶棍之手?天心城松间谷狼狈为奸?”

    “雷霆剃刀,刮地三尺!”

    “又一战部被堵,雷霆剃刀罪行罄竹难书!”

    ……

    艾辉的行径,超出人们想象的极限,荒唐无比。【雷霆剃刀】的名头,不胫而走,顿时被人们牢记,印象深刻。连同刚刚和松间谷结盟的新光城,也受到波及,每天都有人跑到安丑丑这里抗议。

    安丑丑看到幻影豆荚,也是目瞪口呆,心中就仿佛一万匹马呼啸践踏而过。

    他一连说了三遍“这家伙疯了吗”,周围众人回应他的,是和他一样的不能置信。

    天心城。

    “……此事性质极其恶劣,令人发指!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此荒唐,如此恶劣的事迹,就在五行天的历史上,都未曾出现过!这是我们五行天的耻辱,是我们元修的耻辱!艾辉此贼,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恶棍、流氓、无赖、土匪……”

    一名幸存的部首,在议事厅内慷慨激昂,声嘶力竭。

    叶夫人神情淡然,等他说完,点点头:“知道了。”

    这位幸存的部首呆了一下,半晌没有回过神来。他千里迢迢,跑到天心城,来控诉艾辉的罪行,得到的回复就这么一句“知道了”?

    还没等他开口,一左一右两位护卫,把他架住,推出议事厅。

    其他官员面面相觑,大家有点搞不懂夫人的意思,夫人不是对艾辉厌恶至极吗?

    叶夫人忽然轻笑一声,悠然道:“艾辉要拼命了,本来我对这一战不是太看好,现在反倒有几分兴趣。这家伙有手段,眼光格局更高,做事不拘一格。比师雪漫、铁兵人强。王守川那么迂腐的老头,能有个这么厉害的学生,真是个异数。”

    其他人不敢乱说。

    叶夫人神情一肃:“以长老会的名义,任命艾辉为前线总指挥,有就地征调之权,各部必须配合。”

    大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人急声劝道:“夫人,民愤汹涌……”

    “闭嘴!”叶夫人冷声呵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目光缓缓扫过众人:“目光短浅!现在这个时候,守住防线,才是当下第一要务!不要说截留物资工匠,就是把这些草包全杀了,只要他艾辉能守住前线,那又有何不可!”

    所有人被震住,噤若寒蝉。

    她接着转过脸对年听风道:“去控制一下舆情,压下来,我不希望看到这个时候谁扯后腿。”

    年听风恭敬道:“是。”

    叶夫人好似不经意地问起:“风信城的事情,怎么处理的?”

    年听风心神一颤,咬牙道:“公然违抗命令,按军纪当斩。”

    “别动不动就杀,我们可不是艾辉。他的实力不错,斩了太可惜了。”叶夫人云淡风轻道:“前线此时缺乏高手坐镇,让他去吧。听说听风部有一批人请战?忠勇可嘉,都派去。”

    年听风俯首道:“是,为长老会尽忠,是他们的职责。”

    叶夫人和颜悦色道:“有的时候,你别总想着所有人都能理解你。总有人能理解,总有人不理解,该断则断,有什么好犹豫的呢?你看看艾辉,明明人不多,权不够,名不占,可是搅风搅雨起来,一把好手。为何?他没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他只想赢。别人骂不骂他?他根本不在乎。”

    年听风恭敬道:“夫人教训得是。”

    叶夫人叹到:“人心啊,得齐,才能办成事。不齐怎么办,不能强求,但也不能一味纵容。你这些年的功劳苦劳,我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年听风感激涕零:“他们不能理解夫人的苦心,属下天天追随夫人左右,才知道夫人为长老会,为天外天付出多少!属下回去一定好好整顿听风部。”

    兵人部。

    昆仑天锋语气惊奇:“这艾辉真是胆大包天之辈,行事如此肆无忌惮。”

    铁兵人似乎在苦笑,摇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他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变得如此极端。听说现在外面,雷霆剃刀之名,怕是一时半会难以消除。”

    昆仑天锋听得出来师兄语气中对艾辉的关切和担忧。

    铁兵人接着摇头失笑:“算了,先过这一关再说。”

    他接着沉吟:“重云之枪自成体系,不管他们。这些天,我想了一个我们的配合战术,大家一起合练。”

    昆仑天锋干脆地应下来:“好。”

    清冷的声音透着一丝欢快,能够和师兄一起合练,多开心。

    重云之枪驻地大门紧闭,守卫森严。

    门外围满了各个战部的部首。

    “今天还是闭营吗?师雪漫就不管管吗?艾辉这么丧心病狂,实在太让人寒心了!”

    “管?怎么管?艾辉一直松间派的老大,师部首都要听他的。”

    “嘘,小声点。敢在这里说艾辉丧心病狂,活得不耐烦了?前两天有个家伙抱怨了几句,说了艾剃刀的坏话,被师部首打断了两条腿。”

    “真的假的?要不要这么狠?”

    “唉,我也不想师部首能管艾辉,能够给我优惠点也行啊。我交一半!”

    “一半?别做梦了!艾剃刀,知道什么叫剃刀吗?连毛都不会给你剩一根。”

    过了一会,营地大门轰然打开。

    桑芷君从里面走出来,冷着脸:“部首大人有令,主动上交七成物资工匠,登记在册,可以得到重云之枪战旗一件,归途畅通无阻。若有隐瞒、弄虚作假者,按隐瞒军情记。举报者,奖励收益一半!”

    大家一片哗然,隐瞒军情按律当斩。更狠的是举报者奖励收益一半,让那些有小心思的人,脖子后面一阵发凉。感觉周围人的目光,立即变得可疑起来。

    更多人嚷了起来。

    “七成!这也太苛刻了!”

    “就是啊!五成!最多五成!”

    “师部首要给我们留一条活路啊,我们上有老,下有小。”

    桑芷君神情不动,冷声道:“留下来陪我们一起抗击血修,一件都不用交。我们还送物资。”

    大家顿时闭嘴,没人说话。

    片刻之后,才有人弱弱开口:“可是,七成实在太狠了。”

    “是啊是啊。”

    桑芷君懒得理他们:“那你们去和艾辉大人说吧。”

    听到“艾辉”这两个字,大家顿时感到心惊肉跳。

    有人一咬牙:“我交!只是这战旗,真的管用?”

    桑芷君道:“部首大人已经就情况,给艾辉大人写信。各位主动上交,算功劳,为防线添砖加瓦。至于到底有没有用,大家试试就知道。不过各位,艾辉大人性烈如火,可没有我家部首大人好说话。”

    其他人面面相觑。

    “早就仰慕师部首已久,这点东西,自然应当奉上!”

    “没错!师部首是我们天外天中流砥柱,物资交给师部首,我们放心。”

    桑芷君冷着脸,吩咐军需官开始清点,登记在册。

    回到营地,桑芷君一屁股摊在椅子上,垮着脸:“以后这种事千万别让我去,天啊,从来没有说过这么无耻、这么不要脸的话,还得说得那么理直气壮,我都差点说不下去了。”

    师雪漫头也不抬:“现在知道那家伙心有多黑吧。”

    桑芷君有些不解:“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时间。”师雪漫继续盯着地图,道:“我们要抓紧时间。铸造塔炮需要时间,操练塔炮也需要时间,让他们主动上交,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桑芷君嘿然:“艾辉一定会心疼吧,损失那么多。”

    师雪漫云淡风轻:“反正我是债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