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七十三章 【鱼骨头】
    局势恶化的度比师雪漫他们预期的要快许多。

    师雪漫、铁兵人和昆仑天锋三人召开紧急会议,三个战部的重要将领聚集在一起,商讨如何应对眼下的局面,大家的神情凝重。

    铁兵人沉声道:“刚刚得到的消息,白杨战部、天青战部遭受重创,北域战部覆灭。到目前为止,被打残的战部过二十个,全军覆灭的战部,过六个。而且根据幸存者的描述,敌人本来完全可以围歼他们,但似乎故意放他们离开。”

    桑芷君吃惊道:“故意放他们离开?”

    师雪漫略一琢磨,神情变得不是太好:“他们想用溃兵来冲击我们的防线。”

    铁兵人面具后传出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苦笑:“没错。他们这是赶羊,现在前面的战部都被吓破了胆,都在拼命的逃命。从位置上来看,三路大军散得更开,就像一个大布兜,而我们这,是唯一出口。现在每天都有大量的战部,从前方撤退下来。”

    姜维道:“我们营地附近的战部少了很多,墙头草基本都跑了。”

    铁兵人点头:“跑了也好,省得还是个隐患。”

    其他人纷纷点头,就如铁兵人所言,这些战部是大麻烦。他们战斗力不强,还不听号令。前两天师雪漫亲自教训了几个刺头战部,那些家伙才乖乖后退。甭想他们帮忙,能不拖后腿就不错了。

    偏偏这些战部数目众多,人员混杂,分属各城,互不统辖。杀又杀不得,打又打不得,如今走了更好。

    哪怕知道血修的目的,大家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昆仑天锋道:“能不能专门开辟一条通道,给这些战部后撤?”

    大家纷纷摇头,当初为了能够建立一条防线,他们专门挑选了一个易守难攻的狭窄地段。两边都是深不见底的山谷裂缝,终年喷涌着狂暴的金风,这里便是著名的珍珠风桥。山谷裂缝很长,喷涌的金风几乎形成难以逾越的屏障,但是在山谷裂缝上,有十多处天然的石桥,不受金风所害。因为石桥遍布狭长的裂缝,就像珍珠项链,所以被称为珍珠风桥。

    石桥宽窄不一,窄的地方数里,宽的则达数十里。

    为了能够减小防守的面积,铁兵人还专门用镇神峰把其他的风桥摧毁,剩下最后一座适合他们防守的风桥。

    他们的防线方案全是围绕着风桥来建立。

    山谷裂缝长达千里,敌人如果不从风桥进攻,需要绕一个很大的圈子,而且很不好走。换做平时,师雪漫他们还担心血修会绕路,但是面对急于报复的血修,他们认为血修强攻的可能性更高。

    这是他们认为,最适合防守的地方。

    如他们所料,敌人确实是强攻,但是没想到的是,敌人却用这样的方式强攻。

    师雪漫沉吟道:“敌人很有可能会紧贴着溃兵,或者借助溃兵的掩护靠近,我们的攻击会束手束脚。”

    “暂时只能加固防线了。”铁兵人也没有很好的办法,他看到大家个个愁眉不展,气氛压抑,话题一转:“艾辉他们快到了吧。”

    师雪漫虽然竭力克制,还是露出一丝小女孩的雀跃之色,嗯了一声:“应该快到了。”

    桑芷君道:“艾辉肯定有办法!”

    铁兵人目光扫过其他人,惊讶地现,大家脸上的神情都轻松许多。

    就像对艾辉有着一种……盲目的信心。

    他忽然有些期待。

    “再往前,我们就进入前线了。”

    乔美祺有些亢奋,他的全部家当和家属,都安置在【鱼骨头】上,抛弃了所有的顾虑,他如同焕了新生,整个人都看上去年轻了许多。

    鱼骨头,艾辉给飞在天空的黑鱼嘴山和松间谷取的名字。黑鱼嘴山的形状就像半个身子跃出水面的黑鱼,然而为了让它飞上天空,山体外层剥落,比之前瘦了一圈,所以艾辉叫它鱼骨头。

    一如往常,这个名字遭到所有人的唾弃。看看人家的镇神峰,多么霸气!明明体积更大,威势更惊人的自己山峰,名字却这么普通,起码响亮一点啊!

    然而艾辉没有给其他人机会。

    离开松间谷之后,沿途没有停留。他们也没有遮掩行迹,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朝重云之枪的驻地前进。

    一路顺利得让人觉得不像是乱世。

    “怎么没有人来问我们?”

    “是啊,咱们的大黑鱼,多么威风!居然没有反应,连个拍幻影的都没有。”

    “太奇怪了。”

    霍达听着耳边队员们的嘀咕,有些好笑。雷霆之剑的队员们基本都是年轻人,充斥着奋上进的激情,身处其中霍达也觉得很开心。

    霍达的注意力很快拉回来,向身旁正在独自比划的石志光虚心请教:“志光,这个针法,我还是有点没搞清楚。”

    石志光回过神来:“回形针法啊,这个蛮难的,它的关键是内外逆向,互生并行……”

    他洋洋洒洒,没有半点藏私,一旁的霍达听得很仔细,不时频频点头。

    最开始几次霍达来请教,石志光还有点紧张,人家可是大师,大师来向自己请教,这实在太让人心虚了。可是随着大家逐渐熟悉,石志光也渐渐放开了。后来石志光更是喜欢了阐述,因为他现在和霍达阐述的时候,他的一些思路,变得更加清晰。

    也不知道是因为掌剑使和刺绣真的有关联,石志光在刺绣上竟然非常有天赋,进步神。

    连艾辉有的时候都有些惊叹,以后石志光做不了掌剑使,光靠这一手刺绣,都可以开个绣坊了。

    以前的时候,大家还会拿着刺绣来调侃石志光,什么石绣娘啊。可是看到霍达也如此沉迷,大家可不敢再嘲笑,霍达是大师,身份地位尊崇。连带着,石志光在他们眼中的形象,也变得高大不少。

    石志光没有沾沾自喜。

    别看霍师经常向他请教,可也正是如此,他才知道大师的恐怖。虽然不过才接触掌剑使和刺绣,但是霍师完全不像新手。很多复杂的东西,只有稍稍提及,霍师就能当场施展。

    上次的战斗,他们干掉了好几位大师,大家心中对大师也有点不以为意。

    大师又怎么样?照样挨不了他们一剑!

    石志光也受到影响,但是近距离接触之后,他才知道他们这个想法多么可笑。霍达的名字他以前从未听过,但是大师就是大师,任何一位大师,都是异常恐怖的存在。

    大师对元力的理解和控制,和他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霍达的感受则是另一番光景。他在这里,见识了太多的新鲜事物。而给他冲击最大的,是雷霆之剑的战斗方式,完全颠覆了传统的元力运转方式。

    他恨不得马上能够控制风车剑,可惜只有一架风车剑。大战将近,石志光必须每天和大家一起修炼,霍达还没找到练手的机会。

    艾辉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不远处竹林内光芒闪动的端木黄昏。

    端木黄昏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艾辉有些担心,过来看了一眼。现端木黄昏的气息平稳,周身的元力波动也非常平稳,放心不少。

    楼兰跑过来,欢快道:“艾辉,我们进入前线区域,马上就要见到雪漫了!”

    “这就要到了啊。”艾辉砸吧着嘴,起身道:“走,楼兰,我们去山上。”

    艾辉和楼兰来到山上,站在山顶,眺望远方。

    时值傍晚,残阳如血,映照得大地红彤彤,树木也仿佛染上了一层血色。风变得更加猛烈凄厉,仿佛挟裹着远方地平线尽头战斗的金戈之音。

    大地满目苍夷,草木树丛间,白骨随处可见。

    马上要见到铁妞的喜悦不知不觉被冲淡。

    等他回过神来,才现不知何时,队员们都汇集在他身后。

    他转过身子,看着队员们,喊了一声:“集合!”

    刷,所有人如梦初醒,本能地汇集,整整齐齐站在艾辉面前。

    艾辉看了一眼站在队伍旁的霍达,这家伙和其他队员一样,站得笔直。艾辉心中惊讶,没想到掌剑使竟然对霍达的诱惑力这么大。

    他收敛心神,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进入前线区域了。我宣布,雷霆之剑进入战备状态。”

    夕阳照在年轻的队员们脸上,稚嫩的脸庞浮现着憧憬和雀跃,全然没有半点畏惧。雷霆之剑的队员早就憋坏了,他们就像一头饿了许久的猛虎,终于踏上猎场。

    但是艾辉知道,踏上猎场的雷霆之剑,可能是猎手,更可能成为猎物。

    这是战争。

    艾辉心中沉甸甸,没有半点憧憬。若非形势所迫,他是绝对不会上前线,起码不是这么早上前线。如今他带着队员们上前线,会有多少人活下来?不知道。连他自己能不能活下来,他都不知道。

    可是同样,他亦没有多少畏惧。

    想到即将和血修战斗,他内心同样有些激动,松间城的鲜血,他没有忘记,师父师娘的仇,他没有忘记。

    沉重和激动,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在他心中交织,让他沉默下来。

    队员们看着艾辉,他们很少看到这样的艾辉。

    艾辉想了想,沉声道:“我们马上就要踏入战场,敌人很强,比我们强很多,大家随时都可能死亡,我不知道能不能带你们活下来。但是我能保证的是,我绝对不会舍弃你们,独自逃命。”

    队员们安静下来,脸上的憧憬逐渐淡去,神情变得肃穆。

    艾辉深吸一口气,重重道:“现在我命令,所有队员登剑,雷霆之剑,战备巡逻!”

    众人轰然应诺:“是!”

    整齐如刀切的队伍仿佛一下子炸开,大家分成十多股细流,从各个方向登上风车剑。

    剑尾的五彩风车开始转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