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前线的溃败
    Jl??}??i?????t?51Hs?_?0m??$???D???I?r??[ov??:????带着蓝旗战部退下来,才发现重云之枪驻地周围,人满为患。\r

    蓝旗战部损失惨重,能活着回来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可以说彻底失去了战斗力。但是柯宁并不想就这么灰溜溜地回去,他带着残存的战部,在比较外围的位置驻扎下来。\r

    终于有喘息之机,蓝旗战部上下,也松一口气。\r

    但是伤亡巨大,营地里将士们士气低落,意志消沉。奔赴战场之前,他们雄心万丈踌躇满志,改良塔炮之后,更是认为已经掌握了胜利的钥匙。\r

    然而血修给他们迎头一击,看着身边的战友像割麦子一样倒下,他们才明白和血修战部的差距有多大。\r

    营地里到处是伤员的哀嚎声、呻吟声,剩下的人也垂头丧气意志消沉,柯宁觉得压抑,独自走出营地。\r

    李厚堂注意到柯宁的异常,放下手上的活,走出营地。\r

    柯宁坐在营地不远处的小溪边。\r

    李厚堂走近才听到柯宁压抑的哭声,他心中叹息,在柯宁身边坐下了,安慰道:“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过度自责。”\r

    在他眼中,柯宁就像自己的侄儿,看着长大。柯宁从小就自视甚高,这场失利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李厚堂很担心他能不能从中恢复过来。\r

    李厚堂接着劝道:“没有几个战部,能够和血修战部抗衡,输了也没有什么丢人。不过此地不安全,我们还是尽快后撤。照血修战部突进的速度,很快就会杀到这。”\r

    柯宁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止住哭泣,抬头道:“我不走。”\r

    李厚堂叹息:“现在岂是闹脾气的时候?这次血修战部倾巢出动,谁人可挡?就连重云之枪,有镇神峰相助,只怕都难以阻挡。”\r

    柯宁反问:“重云之枪也挡不住,那我们就算后撤,又能往哪后撤?”\r

    李厚堂哑然。\r

    是啊,重云之枪已经是最后一道防线,如果守不住,那就真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血修的洪流。\r

    “我们要留下。”柯宁加重了语气:“加入塔炮联盟。我们的塔炮实际上有给敌人带来伤害,塔炮之术是有用的,只是我们的水平太差。加入塔炮联盟,学习真正的塔炮之术,我们的战斗力一定会提升。”\r

    李厚堂忧虑道:“可是我听说师雪漫跋扈骄横,万一我们加入塔炮联盟,要把战部交出去怎么办?”\r

    “那就交出去!”柯宁的语气坚决,他接着自嘲道:“我们这点残存战部,拿在手上,又有什么用?”\r

    李厚堂也不在劝,柯宁说得没错,战部已经残了,士气低至谷底。惨痛的失利,很多人此生只怕再也没有勇气和血修战斗。\r

    柯宁盯着溪水道:“这么多兄弟死了,我没办法不声不吭就回去躲着。”\r

    李厚堂有些担忧道:“这么多的战部,只怕塔炮联盟也不是那么容易入。”\r

    柯宁好像自言自语:“很快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战部了。”\r

    李厚堂忍不住道:“什么叫很快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战部了?”\r

    柯宁问:“李叔觉得咱们蓝旗怎么样?”\r

    李厚堂带着几分骄傲:“没办法和重云之枪比,但是比一般的战部,还是强太多。”\r

    柯宁点头,显然赞同李厚堂的意思,语气却是一转:“连我们都败得那么惨,其他战部岂能幸免于难?”\r

    李厚堂愣住。\r

    柯宁接着道:“李叔,你看,很快就会有很多的坏消息传来,到时候这里起码一大半都会跑。”\r

    李厚堂心中讶然,忍不住端详起柯宁。\r

    之前还有着几分稚嫩的脸庞,如今烟熏火燎,一夜之间好似成熟许多。之前的骄狂自大,也消失不见,沉稳了许多。\r

    李厚堂很欣慰。\r

    柯宁一语成谶。\r

    天青战部战败,金羽战部战败,白杨战部覆灭……\r

    溃败的战部接踵而至,最多的一天,收到五个战部战败的消息。\r

    到现在敌人的实力和战部也逐渐浮出水面,敌人分三路,同时进发。\r

    率领明光血部、咆哮血部的神虎战部和率领生血部、灭血部的神妖战部充当两翼,神狼战部带着银霜战部充当突前箭头。\r

    然而在三个方位上,元修方面的战部,全线溃败。\r

    之前被大家寄予厚望的塔炮之术,并没有给大家带来胜利。\r

    气氛陡然变得凝重压抑,前线溃败的战部逃回来,对士气的打击极大。在幸存者的描述中,血修战部就像神魔般无法战胜。\r

    各战部人心惶惶,各种流言版本,到处乱飞。\r

    已经有战部见势不妙,开始往后方撤退。有了效仿之后,立即引来撤退的热潮。每天都有战部,拔营后撤。\r

    人满为患的重云之枪营地附近开始变得空旷起来。\r

    重云之枪的气氛也变得很紧张。\r

    回到营地的姜维,顾不得伤势没有痊愈,就已经开始投入备战之中。带回来的年轻队员,此时也被安排加入修炼。本来这些年轻队员是给未来准备的,但是情况骤然危急,也顾不得其他。\r

    营地内,压力最大的是胖子。\r

    一开始胖子就充满了干劲,尤其是在得知艾辉马上就会过来,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能在阿辉面前炫耀一番,那可是从蛮荒苦力时就有的梦想啊。\r

    但是随着局势的恶化,向艾辉炫耀的心思早就被他丢到九霄云外。\r

    塔炮是他们的对付血修战部的关键武器,也是他们设定战术布置的基础,如果塔炮出了问题,那所有的布置就要推翻重来。\r

    从未肩负过如此重任的胖子,觉得自己的肩膀上压着山峰。\r

    偏偏塔炮铸造遇到了问题。\r

    营地的一个区域被改成专门的工匠区,热火朝天。大量被征调、用雪熔岩换取的工匠,此时都在尝试炼制真正的蜂巢重炮。\r

    胖子那天用于演示的是缩小版,在他的设想中,蜂巢重炮的长度达到六丈,直径达到一丈。\r

    胖子的设想很美好,但是现实很残酷。大家对塔炮的炼制都还不熟悉,更别说规格惊人的蜂巢重炮,到现在还没成功,这把胖子急得嘴巴都上火长泡,眼睛布满血丝。\r

    “胖师,这么重的炮,哪个塔能受得了?”\r

    “胖师,要不然咱们还是做小一点?小一点的威力也不错啊!”\r

    工匠们纷纷劝说,连续的失败,对大家士气的打击很大。\r

    胖子眼睛登时红了:“都给老子闭嘴!”\r

    胖子一发怒,大家顿时噤若寒蝉,个个耷拉着脑袋。\r

    胖子现在无比怀念何瞎子,何瞎子虽然始终冷冰冰的,但是手上的活那是绝对厉害。\r

    祖琰过来,蹲在地上,仔细检查报废的重炮。他很快发现问题出在蜂巢形状的内管,内管上有着许多细小的伤痕。\r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工匠无法铸造出合格的蜂巢重炮内管。\r

    祖琰也在绞尽脑汁,他身上的伤势基本痊愈,也知道当下的情况危急,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无法铸造出足够的蜂巢重炮,他们的实力会大打折扣。\r

    可惜祖琰并非兵器师,对锻造一窍不通,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r

    离开工匠区的时候,还能够听得到胖子的暴跳如雷和咆哮。祖琰第一次看到胖子如此着急上火,在他眼中胖子从来都是对什么都无所谓,对什么都不上心。\r

    眼下犹如暴君的模样,判若两人。\r

    别的不说,胖子救过他的命,祖琰也在琢磨着,怎么才能够帮胖子解决这个问题。\r

    他记得胖子说过,只要工匠的技艺好,蜂巢内管锻造不是问题。可是,营地工匠都是换来的、征调来的,水平只能算得上合格。而工匠的技艺,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提高。\r

    或者去找个厉害的工匠来?\r

    可是到哪里去找呢?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哪有什么工匠?\r

    祖琰忽然眼前一亮,他知道哪里有工匠了。但是随即他又有些顾虑,毕竟塔炮锻造是需要保密的,但是转念一想,这场要是输了,什么都没有了,还管什么保密。\r

    形势如同柯宁所料,他并没有闲着,这些天他就在不断鼓舞士气。而那些已经失去血勇的将士,他则发放遣散金,让他们回去。\r

    经过他的一番整顿,本来不多的人,仅剩下一百多人,营地里空荡荡。但是营地里的士气,却焕然一新,坚持留下来的,都是渴望复仇的战士。\r

    塔炮联盟迟迟没有动静,柯宁忍耐住,没有去找师雪漫,他在等待机会。\r

    柯宁始终在暗中关注重云之枪,当他发现一名重云之枪的元修朝这边走过来,精神一振。\r

    他主动迎了上去:“可是塔炮联盟要开始招募了?”\r

    对方愣了一下,摇头:“不是。”\r

    柯宁有些失望,但还是保持耐心,看到对方神情焦急,便道:“有什么可以帮忙?”\r

    对方问:“你们这有会锻造的工匠吗?技艺出色的工匠。”\r

    柯宁感到意外,对方竟然是为工匠而来,不由问道:“出了什么问题?”\r

    对方不肯说。\r

    柯宁心中一动,这个时候需要锻造的工匠,还不肯说,莫非……\r

    他强自按捺,镇定道:“等一下。”\r

    他转头喊来李叔。\r

    来者打量李叔,客气问:“我们需要技艺出色的工匠,还未请教阁下大名。”\r

    李厚堂神情傲然道:“李厚堂,兵器师。”\r

    他有这个资本骄傲。\r

    来者先是一惊,旋即狂喜。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