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七十章 【三兔毫】
    姜维并不是一个冲动热血之人,他性情稳重,在大家心目中,是可靠和值得信赖之人。无论什么事情,交到他手上,都不需要担心。

    他的天赋不算好,在当年的学员之中,他也不算耀眼。比他天赋才情的学员比比皆是,有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能走到今天,大概得益于万生园血灾爆的时候恰巧碰到了艾辉吧。

    如果说他有什么优点,那大概就是可靠和不曾退缩。

    无论逃出万生园,还是松间城血战,还是烈花血部之战,他都不是最耀眼的那个,也不曾有什么水平挥,但是从来他都很稳定,从来不曾退缩。

    大家喜欢喊他“老生姜”,就是因为大家觉得他的性格太老成,老成得像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他会把艾辉、师雪漫交给他的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交代的修炼任务他会不打半点折扣,执行任务他一丝不苟,哪怕在明明知道绝对安全的地方扎营,他也不会半点马虎。

    他是一个对事认真的人,不喜欢胡思乱想。

    可是,身处这个时代,亲身经历血灾的爆,看着亲人同学老师在身边倒下,看着五行天的崩塌,看着世道越来越混乱,人命如草,他如此渺小,无能为力,一些难以道明的东西在他心中一点点郁积。

    他不擅长激励人心,他不是能说会道的人。

    说这句话只是因为他很认真地回答对方的劝说。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却如同醍醐灌顶,浑身轻松,仿佛摆脱了某些桎梏。郁积在他心中难以言明的阴霾,一扫而空。此刻,他心神清明,他终于给出了他的答案。

    无论敌人是强大还是弱小,无论世道是险恶还是安好,生命短暂无常。

    不苟活而生,唯信念而死。

    浑身的元力活泼生动,就像在雀跃,就像在欢呼,然姜维神情沉着,大弓在手,眼眸如深潭,幽深难见其底。在他身后,三位元修错位,和他构成一个不规则的菱形,而一位元修拖在最后。

    小锋矢阵,最常见的元修突击阵型。

    但是在姜维等人手上却展现出惊人的威势。

    王睿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姜维等不过五人,却占据他整个视野。恍如实质的惨烈气势,王睿仿佛置身血肉横飞的战场,步步逼近的姜维等人,如同朝他扑来的狰狞巨兽。

    扑通,他软倒在地。

    此时身后的中年男子已经没有余暇去管他。他收回所有的元力,准备应对姜维。

    进入听风部,以前的名字便不会再用,意味着和以前生活的告别。

    中年男子唤作小山,虽然他一点都不小了。只有那些熟悉听风部的人才知道,在听风部,“小”字辈都是真正的骨干。他们要不然位高权重,身处要职,比如小林。要么就是实力强悍的高手,比如小山。

    此刻小山脸上的神情凝重,听风部是中央三部之一,对战阵如何会不熟悉?更何况小锋矢阵这类最常见的突击阵型?

    小锋矢阵是每个战部每名元修都要修炼的战阵。

    眼前的小锋矢阵,有很多荒谬和错误的地方,最大的错误,就是箭头。小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小锋矢阵用弓手来做箭头。

    弓手是一个需要距离才能挥战斗力的职业,怎么可以担任需要和敌人短兵相接的箭头?

    其他错误也很多,比如站位,站位要比一般的小锋矢阵更加松散。

    但是冲天而起的气势和恍如实质的元力波动却不会骗人!

    身为大师之中的高手,小山的目光自然老辣,很快看出其中的不凡。

    姜维的位置在小锋矢阵突前的箭头位,而在他的拖后两翼,是两名火修。最靠后的箭尾位,同样是一名火修,三名火修构成一个完美的三角形。而在姜维的身后,是一名土修。而土修的位置,刚好位于火修三角形的正中心。

    真是精巧的结构!

    小山心中赞叹,没想到烂大街的小锋矢阵,在姜维等人手中都能玩出花样。

    虽然还没有交手,许多奥妙没能见到,但是光是这些精巧的结构,就明白有独到之处。

    不过,虽然对方的小锋矢阵,让他眼前一亮,颇有几分期待,但是刚才的话,他并没有说错。大师和大师之下间的差距,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在战场,大师并非不可战胜,但是在局部战场,大师却有着一锤定音的能力。

    只不过五人,还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但是他也不想和重云之枪结下死仇,毕竟双方之前并无仇怨。而且选拔的种子,也是给大师之光准备的,并非给听风部准备的。

    在听风部内部,对于部大人的选择,也是有着诸多的分歧。

    不少人认为,应当像神畏和裁决一样,奔赴战场。而另一部分人,则坚定地跟随部大人。说到底,叶夫人的资历和功绩,还不足以让大家心服口服。

    小山看向姜维等人的目光很复杂。重云之枪的崛起,让听风部内部的分歧和裂痕,越来越大。天心城的表现,让许多人很失望。很多人认为,他们如此精锐的力量,竟然被龟缩在天心城,去办些不光彩的事情,很多人的心里都很抵触。

    小山属于中间派,部大人下达的命令,他会认真完成。但是内心对重云之枪并无恶感,反而有几分佩服。

    那场战斗的幻影他也看过,换作听风部,他相信也同样可以取胜。

    但是听风部毕竟是中央三部之一,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经历历代的摸索和积淀,才打造出来。每一位队员,都是经过层层选拔,优中选优,汇集了最出色的元修。

    重云之枪在他们眼中,不过是地方战部,能够取得如此战绩,是非常不容易的。

    小山心中做出决断,让对方知难而退,他有些可惜道:“职责所在,那就只能对不起姜大人了!”

    他扬起右手。

    啪,一个清脆的响指。

    奇异的波动,就像荡开的涟漪,向四周扩散而去。

    咔!

    一小块冰块,在他的手指旁凝结。冰块的形状不规则,晶莹剔透,泛着奇异的斑斓荧光。

    咔咔咔!

    令人心惊肉跳的结冰声,一条越来越粗的不规则斑斓冰龙,从凉亭以惊人的度,朝姜维所在位置生长。冰龙的生长是散形,越往下越粗,就像一个倒置的巨大漏洞。

    小山的大师之道,【琥珀之泪】!

    斑斓妖异的冰,并非是冰块,而是空间元力生晶化。一旦敌人周围的元力晶化,就有如昆虫被松脂包裹,变成琥珀。看似脆弱的晶化元力,却是异常坚固,被封禁之人,根本不可能动弹,就像琥珀中的昆虫。

    姜维低垂双目,双脚分开而里,左臂平伸,握住弓身,右手扶在弓弦,仿佛没有看见。

    三名火修每人手中,多了一管透明的琉璃竹,琉璃竹内是清澈如水的雪熔岩。啪,琉璃竹破碎,清澈如水的雪熔岩,立即升腾幽幽火焰。三人神情肃穆,手指灵动变幻,幽幽火焰在他们指间飞舞。

    于此同时,位于姜维身后,也位于三名火修正中央的土修,脚下地面化作流沙漩涡。

    涌动的流沙漩涡托住五人。

    三名火修的动作整齐划一,双手猛地下按,三道雪熔岩所化的幽幽流火,没入脚下的流沙漩涡之中。

    轰!

    汹涌的火元力没入流沙漩涡之中,但是奇异的是,火元力汇集在流沙漩涡的外围。土修深吸一口气,脸涨得通红,双掌掌心朝上,猛地暴喝:“起!”

    姜维身后的流沙离地而起,宛如流沙怪物,从沙坑中爬起来。

    蠕动的流沙,包裹的姜维的双腿,包裹姜维的腰,接着向上蔓延,覆盖姜维的后背,再从肩膀向双臂蔓延。

    姜维恍若未觉,一动不动。

    转眼间姜维就被流沙包裹,除了脑袋。越来越多的流沙离地而起,飞向姜维的后背。它们化作一堵巨大而厚实的沙墙,就像坚硬牢固的底座,牢牢托住姜维。

    疯狂生长的晶化元力,在姜维的眼中急剧放大,就像呼啸而来的巨墙,又像泰山压顶。

    妖异而斑斓的光芒,充斥视野,让人无处可逃。

    汹涌的元力,从后背涌来,姜维眼中陡然爆精芒,拉开弓弦!

    弓弦没有搭箭!

    可是当弓弦不断拉开,汹涌的元力涌入,耀眼的光芒在弓弦绽放,一根箭矢成形。

    雪亮如银的金元力所化的箭头,一缕不断蠕动旋转的流沙所化的箭杆,吞吐不定却鲜艳通红的火羽箭尾。

    重云之枪独创小锋矢阵,【三兔毫】!

    这个奇特的名字,是桑芷君所取。当年兔毫箭,让她肉痛了很久,却又在之后的战斗中挥出巨大的作用。兔毫箭成为她心目中最好的箭矢,当然,也是最贵的箭矢。

    松弦。

    箭矢刚刚飞出弓弦两米,就撞上疯狂生长的晶化元力之墙。

    叮!

    尖锐的撞击声,刺人耳膜。

    箭尾的火雨倏地没入流沙箭杆之中,两者又没入银光耀眼的箭头之中。

    三种截然不同的元力混和。

    咚!

    沉闷如锤的重响。

    正在疯狂生长的晶化元力之墙,就像被一头荒兽狠狠撞上。

    定格在姜维面前两米。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