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唯信念而死
    ???o?~F???e???1?M???S1??Jd??U??up???Y7`??@-O4?L???着下面沸腾疯狂的人群,心情极度败坏。\r

    他代表了天心城,来此地选拔大师之光的种子,这些人只不过来看热闹。可是听到重云之枪来招募人手,却是如此激动疯狂,王睿感觉就像吞了只苍蝇般难受。\r

    王睿出身世家,和叶家的渊源颇深。\r

    王家历史悠久,但是已经很久算不上显赫,没想到赶上了叶夫人的当权,立即翻身。论起辈分,王睿喊叶夫人姨娘,小的时候经常在叶府玩耍。\r

    叶夫人考虑到要去各城选拔,光靠听风部是不够的,需要一个长袖善舞,家世各方面都不错的人,在其中协调,那些城主才会给几分面子,起码不会在中间阻挠。\r

    王睿这些年跟在叶夫人身后沾了不少光,但是像这次被委以重任,还是第一次。\r

    他非常珍惜这次的机会,想把事情办好。\r

    此时看到眼前的场景,莫名地心中升起一股邪火,脸色阴沉得可怕。难道在下面,重云之枪的声望,已经超过了天心城吗?\r

    “安静!安静!”\r

    城主身旁的大师不得不再次出声维持现场的秩序。\r

    沸腾的人群,渐渐归于平静,但是人们脸上的热切和激动,却还没有褪去。\r

    城主刚想开口,忽然台上一个稚嫩的声音打破安静:“我不要去天心城!我要去重云之枪!”\r

    说话的是台上的何敏,他神情激动。\r

    他非常激动,此刻心中完全被狂喜塞满,他觉得就像做梦一样。\r

    重云之枪竟然真的来风信城招募新队员!\r

    何敏的声音恰值大家安静之时响起,顿时全场可闻,吸引大家的目光。但是包括城主在内,并没有什么惊诧,反而蕴含几分鼓励。\r

    “好样的!”\r

    “这才是我们风信好男儿!”\r

    人群响起连天的喝彩声。\r

    大师之光喊了这么多年,到现在还没有成功,还没有大师出世,大家心中不以为然。而且天心城虽手握大义,但是在平民之中的口碑一直不好。流传最广的莫过于乐不冷的那段讽刺名言,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所谓大局,太模糊太遥远。\r

    而重云之枪,拼杀在最前线,真刀真枪,洒的是滚烫鲜血,死的是不朽英魂,斩的是敌人头颅。\r

    在普通人眼中,参加大师之光,去那天心城,也许以后能有权有势,做大人物。但是参加重云之枪,却是马上要参加战斗,马上要抗击血修。\r

    这才热血真男儿!\r

    “不行!”\r

    一个愤怒的声音,响彻全场。\r

    王睿脸色铁青,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就像被人狠狠扇了好几个巴掌。他没有想到,重云之枪在下面的声望竟然如此之高!\r

    身后的仆人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无论如何,我们要带走何敏。他是目前为止,天赋最好的种子,没有之一!”\r

    王睿本来也绝对不会让何敏离开,若是何敏转投重云之枪,那天心城可谓颜面扫地。这要是流传出去,岂不是奇耻大辱?而他王睿,便会成为这个笑话中最可笑的小丑,他光明的前途,将被彻底葬送。\r

    而身后之人的提醒,也让他明白,绝对不能退缩。\r

    他缓缓站起身来,神情严肃,走到凉亭边缘,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道:“重云之枪是长老会的顶梁柱,是我们最值得信任的战部,他们的杰出表现,没有辜负长老会对他们的期望。但是大师之光关系到我们能不能战胜血修的根本。”\r

    被他声威所慑,喧闹的人群声音不自觉低下去。\r

    他的语气掷地有声:“大师之光计划,是目前为止,最庞大最严密的计划。长老会付出无数心血,耗资无数!无数人位置前赴后继,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战胜血修,重新夺回五行天!大家要理解和明白长老会的苦心,在抗击血修这点上,长老会比大家的决心更坚定,谋虑更深远。”\r

    何敏倔强摇头,大声喊道:“我要去重云之枪!”\r

    王睿按捺心中的焦躁,耐心道:“你去了大师之光,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能够成为最厉害的大师!你会成为长老会重点培养的核心!”\r

    何敏压根不听,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我要去重云之枪!”\r

    王睿的耐心消耗殆尽,众目睽睽之下,顿时恼羞成怒,厉声呵斥:“你怎如此不懂事?如此无视大局?因为你导致大师之光出现问题,你付得起责任吗?”\r

    何敏理直气壮伸着脖子:“我是小孩子!”\r

    下面顿时响起一片哄笑声,大家被何敏逗乐了。\r

    “就是,人家还是孩子,要小孩负什么责任?”\r

    “长老会就这么点出息!”\r

    “呵呵,老人死他国,新兵守城池,孤女战前线,这下轮到小孩了!”\r

    ……\r

    姜维也被何敏逗得露出笑容,这小孩看上去很倔强,但是却有几分小聪,很机灵。\r

    扑面而来的冷嘲热讽,王睿脸红得如同猪肝,每一句嘲讽,就像一把铁剑,扎进他心里。他从来没有如此难堪,如此被羞辱,他气得浑身哆嗦,终于忍不住暴喝一声:“够了!”\r

    围观的众人陷入短暂的安静,回应他的是更猛烈的怒涛。\r

    “什么玩意!不敢上前线,就敢朝着我们吼?”\r

    “就说嘛,长老会就是烂泥巴扶不上墙,都是一些贪生怕死窝里横的货色!”\r

    “别耽误人家小孩,什么狗屁大师之光,垃圾!”\r

    ……\r

    大家群情激愤,一些身强体壮的壮汉,都忍不住卷袖子要冲上来。\r

    王睿脸色铁青,全身哆嗦,嘴里无意识地呢喃:“刁民,都是一群刁民……”\r

    一旁的风信城城主脸色阴沉下来,当着他的面说风信城民众是刁民,那岂不是说他是刁民城主?他不阴不阳道:“确实是刁民啊,这样的刁民,怎么配得上大师之光那么崇高伟大的计划?各位还是请去其他城选拔吧。”\r

    王睿蓦地转头,面容扭曲,双目喷火,如同猛虎欲择人而噬怒:“你……”\r

    风信城城主丝毫不惧,冷笑:“怎么?王公子这是要喊本城主刁民?”\r

    王睿身后的中年仆人心中叹息,他伸手按在王睿的肩膀,王睿只觉得万钧之力压在身上,不仅动弹不得,口中竟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r

    强大的元力波动笼罩整个风信城,天空的阴云如同被一只瞬间抹去,露出清澈蔚蓝如洗的天空。但是没有一丝风能够吹入风信城,空气仿佛凝固。\r

    所有的声浪,瞬间消失。\r

    刚才还汹涌的声浪,就像被瞬间冻住,每个人的脸色大变,他们骇然发现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r

    中年男子向姜维躬身行礼,开口道:“见过姜大人!在下听风部小卒,奉年首之命选拔大师之光种子,此子非常适合大师之光。还请姜大人给个面子,部首大人一定会铭记在心,日后必有回报。”\r

    姜维沉吟,他心中有些犹豫。\r

    他是一个老练持重之人,并不希望和听风部交恶。虽然双方立场迥异,但是听风部实力强横,身后代表叶夫人为首的长老会,能不撕破脸皮当然最好。\r

    何敏全身被无形元力禁锢,口不能言,此时心中大急,唯恐自己被送到天心城。\r

    不行!\r

    不能看到重云之枪就在自己面前擦肩而过!\r

    何敏疯狂催动体内的元力,虽然他明明知道体内单薄的元力,和禁锢他周身的元力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他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去重云之枪!\r

    体内的元力不断冲击禁锢,不顾一切地冲击!\r

    他的面容扭曲,浑身骨头咔咔作响,但是禁锢他的元力纹丝不动。\r

    一定要去重云之枪!\r

    他从来没有如此疯狂调动全身所有的力量,他的身体从来没有适应过如此强度的元力,他头脑晕眩,嗡嗡作响。\r

    蓦地,他体内深处,不知从哪生出一股热流,沿着腹部向上入胸,胸膛烧起一团烈火,他脑袋此时轰鸣,神志模糊不清。只觉的一股烈火入喉,那无处不在的禁锢,露出一丝松动。\r

    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我要去重云……”\r

    话未说完,一团血雾喷出!\r

    中年男子目光暴涨,他眼中闪过一丝不能置信。\r

    姜维看到何敏喷出那团血雾,心神剧震,心中的些许犹豫,瞬间消失一空。\r

    姜维从人群中走出来,语气缓慢,却坚定如铁:“抱歉了,这孩子我们要了。”\r

    其他队员紧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战斗阵行散开,每个人神情都是肃穆坚定。\r

    一个小孩如此执着,宁愿受伤,也要加入重云之枪,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r

    中年男子叹息:“姜大人身为副部首,未来前途无量,何必为了一个小孩,以身犯险?性命只有一条,何不用在更有用之处?大师的鸿沟是天堑,您并无胜算。”\r

    姜维脚步不停,动作从容取下背上的大弓,坚决的目光纹丝不动,沉声道:“我辈生,生有所信,我辈死,死得其所,不苟活而生,唯信念而死!”\r

    身后散开的战友,构成小型锋矢,同步同行,面无惧色,坚毅果敢,气息浑然一体。他们觉得老生姜的话,说到他们心坎里去,忍不住齐声高喝。\r

    “我辈生,生有所信,我辈死,死得其所,不苟活而生,唯信念而死!”\r

    明明缓步而行,然落地惊雷,地动山摇。明明其声不众,然响彻高远,直入人心。明明寥寥数人,然沙场惨烈之气横生,有我无敌。\r

    一步一句,气势强一分,好似焰舌升腾,如火如血烧遍天。\r

    中年男子脸色变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