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大师之光选拔
    宫府。

    宫佩瑶看到前来辞行的火山尊者,大吃一惊:“尊者这是?”

    火山尊者正色道:“老夫是前来告辞的。”

    宫佩瑶眼眶立即红了:“是佩瑶哪里怠慢了尊者吗?尊者为何辞别?”

    听雷城她能够活下来,正是火山尊者拼死搏杀,此时听闻火山尊者要离开,心中极为难过。

    火山尊者摇头道:“老家主当年之恩,老夫也已经报答。你这小丫头身边,也有韩笠,老夫也可以放心下来。老夫想去前线看看,当年的伤势,多亏了艾辉的粥。也想见识见识,塔炮到底是什么样。”

    宫佩瑶声音哽咽:“前线那么危险……”

    火山尊者哈哈大笑:“老夫半截身子入土了,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要不是实在不喜欢血修,老夫说不得早就去体验一把。”

    宫佩瑶还想开口挽留,火山尊者打断她:“我意已决,小丫头不要劝了。临走之前,有句话转达给你父亲。”

    宫佩瑶强忍眼泪:“尊者请说,佩瑶一定传到。”

    火山尊者深深看了一眼宫佩瑶,小丫头为人挺好,他其实也颇为喜欢,要不然也不会在宫府呆这么长时间。

    只可惜,宫府的习气、大公子的为人,他颇为不喜,如果是小丫头当家,他说不定还会多呆几年。

    但是这些话,没必要和小丫头说,他淡淡道:“你爹和牧首会走得那么近,要小心。牧首会那帮人,心思歹毒,和他们交往,无异于与虎谋皮。好了,言尽于此,走了。”

    说罢,他就化作一道火光,消失在天边。

    夜晚中云海上方的天空,宛如镶满钻石的黑色幕布,浩瀚而广阔。这是世界最壮阔,也是最迷人的景色,置身其中,姜维心中万千感慨。

    亿万年之前,漫天繁星就像今天这般照亮头顶苍穹夜幕。

    远古荒兽统治大地的时代,头顶这片夜空星辰洒落的光辉,照亮它们的背脊和身后的足迹,照亮飞禽五颜六色的羽翅和天空的痕迹。

    修真者的时代,也是头顶的这片夜空,目睹了剑修的风华绝代,万道剑芒冲入云霄,那遮天蔽日的灿烂光华,让星辰黯然失色。万千门派拔地而起,连绵不绝的禁制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夜幕星空仿佛看到它们的倒影,它们天真的以为,那地上的光华会像它们一样万世不朽。

    世上又有什么不朽呢?

    姜维轻轻叹息有一声。

    他身边的元修听到这声叹息,调笑道:“老生姜,想桑姐了?”

    姜维和桑芷君的亲密关系,大家都看在眼里,心中祝福。姜维沉稳老练,桑芷君泼辣犀利,两人职位相当,都是副部首,两人之间的恋情被大家戏称为“副部首之春”。

    姜维收回思绪,对大家的调侃他早就习惯,笑了笑:“还真有一点。”

    他这么坦然承认,大家反而不好意思调侃,更多的是羡慕。在这样战火纷飞的时代,谁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会死去,能够找到心仪的爱人,是何等幸运的事情。

    姜维打量着眼前的城市,城市不大,城门附近的守卫们,个个站得笔直,颇有几分气势。

    姜维有点意外,对于这样的小城市,战部的实力都比较普通,纪律也往往比较松弛。他们的财政也很难支持一个精锐战部,一支精锐战部的消耗非常惊人,没有雄厚的财力供养不起。

    倘若松间谷不是有雪熔岩支撑,同样养不起重云之枪和雷霆之剑两个战部。

    所以看到城门外的守卫,看上去纪律颇为森严的模样,姜维心中一动,莫非风信城真的有能人?

    风信城位于距离前线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还在他们能够招募的范围,姜维他们还是来一趟。

    上次的战斗,重云之枪损失严重,急需要补充人员。而且师雪漫考虑到,这场战争不是短时间能够结束,特意放宽招收的标准,希望能够招募到一些有潜力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虽然当下无法形成即战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的磨练,实力进步很快。更重要的是,他们会随着战场的深入,而持续的进步。如此一来,才能够成为未来重云之枪的骨干。

    姜维也更喜欢年轻小伙,他们没有沾染地方战部的不良习气,只要好好培养,就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士。当时他们招收火修的时候,恰逢是火修最低谷的时候,因此他们才能够从中筛选出那些意志坚韧的火修。换作当下的行情,能招募到火修就谢天谢地,至于火修的实力如何,意志坚不坚韧,那是完全没有挑选的余地。

    一名守卫上前,问:“来参加选拔的?”

    姜维愣了一下:“选拔?”

    另外一名守卫上下打量一下,笑着对同伴道:“说不定还真不是来参加选拔的。年纪这么大,没资格参加选拔。”

    姜维闻言,向几人拱手行礼,好奇地问:“不知各位所说的选拔是什么选拔?”

    一名守卫笑着解释道:“别理他们。城里正在选拔下一代大师之光的种子。”

    姜维大吃一惊:“大师之光已经成功了吗?”

    守卫摇头:“还没有吧,没听到消息。但说是为下一代大师之光准备的,想来肯定是快成功了。”

    姜维松一口气,他们曾经讨论过,大师之光的计划一旦完成,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坏消息。很有可能局势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他们还不知道局势究竟会朝哪个方向发展,但是他们知道,那是一个转折的节点。

    姜维笑道:“还没有见识过大师之光选拔呢,正好遇上了,那可要好好参观一下,见见世面。不知是在哪家道场?”

    “当然是城主府!”守卫一副见乡下人的神情:“那可都是精贵得很的大人物,怎么可能纡尊降贵,一家家道场跑?”

    姜维也不生气,连连点头:“说得也是啊。”

    他心中有些失望,原来是因为选拔,这些守卫才这么一本正经站岗,而并非有什么人才。

    交了几颗元力豆,姜维几人就被放行。

    过了一会,忽然一名守卫有些疑惑道:“刚才人,好像有点眼熟啊,像是在哪见过。”

    另外一名护卫也是有些疑惑:“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啊,还真有点眼熟。”

    “可能以前来过咱们风信城?”

    “哎,就是想不起来,不管了不管了。”

    入城之后的,姜维等人就朝城主府走去。城主府周围早就被围得水泄不通。对于小小的风信城来说,这样的选拔,可是难得的盛事。全城的人都从家里走出来,来看热闹。

    “刚才那孩子真可惜,就差一点了。”

    “是啊,不过这选拔还真是严格啊,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成功呢。”

    “容易那还能叫大师之光吗?”

    姜维等人混在人群之中,目光投向城主府二楼的凉亭之上。城主是个看上去颇为富态的中年男子,在他身边,是一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年轻人皮肤白皙,目光却有些阴沉冰冷,他的身份似乎颇为尊崇,可以看得出来城主频频向其示好。

    姜维的目光,最终落在年轻人身后的仆从身上。那位穿着仆从衣服的男子,给姜维感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窥伺自己,那位仆人转头,朝这个方向看过来。

    姜维早在对方动作开始的时候,就很老道地把目光挪开。

    场上主持的官员大声道:“下一批参加选拔,海德道场。”

    何敏站在台上,他在海德道场里面排第六个。他一点都不紧张,说实话,他对这个所谓的大师之光种子选拔,一点兴趣都没有。要不是道场强制要求每一位学员必须参加,他一定会想办法溜走。

    他不喜欢天心城。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站在台上,他百无聊赖地想,噢,大概是因为他喜欢重云之枪。看过那场幻影之后,他就成为重云之枪的铁杆拥护者。无数次在梦中,加入重云之枪。就算做不了塔炮手,做个辎重兵也好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场惨烈的战斗,给他的同学们留下的都是噩梦,可是他却没有。他觉得那场血肉横飞的战斗,轰鸣的塔炮,还有那些飞舞的流沙,都是那么充满力量和美感。就连重云之枪队员们满脸的狰狞,在何敏眼中,都像在燃烧着某种难以描述的信念。

    他感觉自己就是中了邪以样。以前他渴望加入风信战部,但是如今再看风信战部,觉得他们松松垮垮,简直是一群游兵散勇。

    和重云之枪关系敌对的天心城,更是遭到了何敏本能的厌恶。

    前面的同学,都没有成功。

    这没什么奇怪,和同学们朝夕相处,整个海德道场,包括他自己在内,就没有什么天赋出众的学员。

    风信城只是个小城,海德道场只是个小道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重云之枪,那是英雄汇集的地方吧,他有些憧憬,但是更多的是失落。

    “下一位,何敏。”

    台上的声音惊醒了何敏,他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朝台子中央走去。

    当他跨出台后笼罩的阴影,光线刺目,眼前白晃晃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这个画面,很多年以后他都记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