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松间谷之变
    和天心城的烦心不一样,在其他城市,松间谷的声明,引发一阵热议,街头巷尾都在讨论,是当下最热门的话题。

    前段时间对塔炮和雪熔岩的热潮,让艾辉的声明一出世,便引发轰动。

    总之,这是艾辉第一次主动站在人们的视线面前,赚足了眼球。前段时间的塔炮风靡,甚至许多人都在认为,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帮助艾辉营造声势。

    红眼僵尸的怪异造型,还有组建塔炮联盟的计划,都让人们津津乐道。

    而那些对天心城捧杀之心隐隐有所感觉的人,则暗自咋舌于艾辉手段的厉害。很难想象,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竟然出现在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手上。

    文永民等消息人也非常有经验,他们并没有把所有的幻影一股脑丢出去。艾辉的声明,会夺走大家所有的视线,让其他的内容黯然失色。

    而当大家开始讨论热议的时候,他们开始不断抛出之前录制的幻影。风车剑诡异的造型,可怕的速度,神奇的掌剑使,大师独自所建的鱼背城,雷霆之剑的日常修炼等等。

    这些新奇的内容,立即吸引大家的目光和好奇心。

    幻影里那如同闪电的风车剑,吸引了最多的目光,无数人怦然心动。乘坐过的人,更是吹得没有边际。

    这些公开的幻影,并没有让大家对松间谷更加了解,反而更加增添了松间谷在大家心中的神秘感。之前的塔炮、雪熔岩,再到这次的风车剑和鱼背城,松间谷就像一个大宝藏,总是能给大家新奇。

    松间谷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新东西?

    风车剑是战斗装备,如此惊人的速度,它的威力如何?它又是怎么战斗的?和塔炮一样吗?

    无数个疑问在大家脑海中盘旋,大家对雷霆之剑的战场之行,充满好奇和期待。

    然而在鱼背城,此刻到了最紧张的时刻,就连艾辉都忍不住有些紧张。

    他问:“楼兰,检查过了吗?”

    “艾辉,楼兰检查过了。”在艾辉的肩膀上,一个迷你小楼兰歪着脑袋扳着手指:“艾辉,这是楼兰第七次检查。”

    艾辉看到楼兰的模样,不由乐了,心中的紧张缓解不少。

    在他身边,乔美祺满脸亢奋,又有些紧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加入艾辉的团队,那艾辉每个行动的成功和失败,也和他息息相关。

    艾辉一直不肯说他准备用什么手段来保护松间谷,越是如此,乔美祺越是好奇。他心里就像有个小猫不断在那里挠。他问过其他人,也都不知道,虽然他们在松间谷又是挖又是改造,但是谁也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

    安丑丑是在场唯一的外人,他看大家的目光,全都盯着不远处的山谷。

    莫非那里就是松间谷?

    如何保证松间谷的安全,是艾辉面临的一个大问题。毕竟对松间派来说,松间谷是他们的老窝。谁也不愿意在外面征战,而后方的老窝被人端了。

    从艾辉的表现来看,他对此早有安排。

    安丑丑忽然想到艾辉的师父师娘,艾辉不会也来个【以城为布】吧!这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便再挥之不去。艾辉深得王守川的衣钵,现在艾辉在元纹上的造诣,很多方面都超出了他的老师。以艾辉的能力,重现【以城为布】并非不可能。

    虽然山谷内的人群会暂时困在山谷,但是却可以保证山谷的安全。

    越想他越是觉得可能,脸上神情变化。

    他听到艾辉又问:“傍晚保护好了吗?”

    楼兰大声道:“艾辉,保护好了。”

    “其他人都出来了吗?”

    “艾辉,都出来了。”

    艾辉的情绪也不自主被楼兰感染,楼兰总是这么让人觉得生活充满勇气和阳光。

    事到临头自己竟然会紧张,他不由自嘲地笑了笑,接着神情一肃:“准备开始。”

    站在艾辉肩膀上的迷你小楼兰站,晃晃悠悠飞到半空中,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红旗。迷你小楼兰用力挥舞着手上的小红旗,大声道:“准备开始!”

    回应他的,是漫山遍野的小楼兰:“准备开始!”

    所有人不自主屏住呼吸,空气仿佛就要凝固。

    艾辉断然下令:“开始!”

    半空中迷你小楼兰扬起的小红旗呼啦挥下来:“开始!”

    “开始!”

    “开始!”

    如同潮水般的回应,响成一片。

    安丑丑有些好奇地看着楼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沙偶,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火修受益于塔炮的风靡,地位大翻身,而土修则依然摆烂。现在很多的土修,都去学习营造,就是希望能够成为王小山那样的战场构筑师。

    现在能看到的沙偶,基本上都是五行天时代遗留下来。

    最后一个擅长炼制沙偶的家族沙家,恰恰是被艾辉干掉的。

    在安丑丑看了,这或许是沙偶的一种能力,但是一个沙偶,能够发挥的作用有限得很。

    轰隆隆!

    沉闷的声音从地底传来,脚下的地面在剧烈的颤动,大家几乎站立不稳。

    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光芒,在山谷内亮起。

    强烈的元力波动,几乎有如风暴一般呼啸而至。安丑丑满脸骇然,这是什么?

    不光是他,其他人都是一脸骇然,眼前的声势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是什么?

    在松间谷内,金木水火土五个元力池此时大放光芒,五种颜色的光芒,同时亮起。浓郁的元力,带着耀眼的光芒,沿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沟渠,缓缓流淌。

    如果从松间谷的上空往下看,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五行生之环在缓缓成型。

    轰隆轰隆!

    松间谷四周的岩石山体开始崩塌,大面积的垮塌。被水雾笼罩的山谷呈现在大家面前,斑斓的光芒被水雾遮挡,看不清里面。但是水雾被光芒照得异常漂亮,强烈的元力波动不断把笼罩山谷的雾气搅动。

    眼前声势浩大的场面,把所有人都吓住。

    轰隆隆,山谷四周的山体,以惊人的速度垮塌、崩散,以至于山谷周围出现大半圈裂缝。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只有靠近山脊的那一侧。

    山谷周围的裂缝越来越大,超过二十丈宽,深度更是惊人,远远望去,就像通往地狱的深远。

    山谷下方的山体裸露在空气中,耀眼的光芒,透过裸露的山体岩石。

    安丑丑大脑完全停止思考,他亲自主持新光城和千风万音塔的建造,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场面。

    艾辉始终盯着山谷的光芒,忽然大喊:“窦先生!”

    其他人如梦初醒,纷纷寻找窦先生的身影。尤其是那些山谷的幼童,都在寻找夫子的身影,但是却没有看到。

    忽然苏清夜指着黑鱼嘴山的火山口惊呼:“快看那里!”

    所有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火山口边缘,变得异常的黑暗,就像把所有的光芒全都吞噬。

    “夫子在火山里!”

    “是北冥暗王树!”

    人群中响起阵阵惊呼。

    火山口内部,窦先生站在滚烫的岩石,数丈外便是翻腾的岩浆。在他身边,是种下的北冥暗王树。他手抓住北冥暗王树的树干,神情肃穆,浑身的元力激荡。

    耀眼的红光被吸入北冥暗王树之中。

    红光之中,仿佛能看到丝丝缕缕的黑线。

    全力激发的北冥暗王树,疯狂吞噬着周围的光线,才会出先火山口奇异的景象。

    丝丝缕缕的黑光,渗入沸腾的岩浆。

    山体内汹涌的岩浆,连通地底的地火,是如此浩大,如此充沛,就像一片看不见的火海。在天地面前,窦先生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他忽然咧嘴一笑。

    人类从来就是渺小如微尘,他亦从来没有伟大过。

    人生暮年,能有这样的机会,夫复何求?

    空洞的眼眶内,深沉如渊,强烈的黑光从北冥暗王树激射而出,沿着岩浆向下深入。

    丝丝缕缕的黑光,就像一圈黑色的纱帐,又像一个网兜。

    再往下一点!

    窦先生的嘴角溢出鲜血,他脸上的神情却极为欢愉,若非此时还未完成,他一定会开怀大笑。

    深入不知多远,窦先生知道自己极限已到,没有半点犹豫,原本向下发散的黑光,末端突然水平汇集,犹如一把柔软却锋利的刀子,把山体内的岩浆和地火切断。

    噗,他喷出漫天血雨,衣衫尽染。

    他浑然不顾,放声大笑。

    咔!

    黑鱼嘴山的山底,忽然出现一道水平的裂缝。紧急着,裂缝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围着山体的一圈,恍如被巨剑拦腰斩断。汹涌的地火,从裂缝出涌出,沿着山脊流淌,很快又凝固。

    还没有冲到鱼背城,就已经止住。但是此刻,谁也没有余暇去关注流淌的岩浆,所有的眼睛此时都无法从黑鱼嘴山挪开。

    他们张大嘴巴,目瞪口呆,这一刻大脑停止运转。

    在他面前,黑鱼嘴山连着雾气笼罩的松间谷,缓缓从地面飘浮而起。

    鱼背城一片死寂,安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见,远处硫磺气体冲破岩浆的汩汩声,还有急速冷却的嗤嗤声,都是一场清晰。

    安丑丑呆若木鸡。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