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时机到了
    鱼背城的消息人都觉得很奇怪,他们来这里好几天了,见到了安丑丑,所有人都预感,会有一个劲爆的大消息。但是到目前为止,竟然什么消息都没有公布,真是让人看不懂。

    文永民猜测艾辉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所以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待在院子里喝茶聊天等待艾辉宣布,而是四下采访。他对松间派充满了好奇,尝试着搜集和松间派有关的任何信息,但是收获寥寥。松间派流传在外面的信息非常之少,他们和外界几乎没有沟通,也从来不向外面布任何消息。

    因此在世人眼中,松间谷异常神秘。

    如今虽然是在鱼背城,不是松间谷,但是能够如此近距离地观察松间派,观察雷霆之剑,观察艾辉,这样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

    他深知鱼背城上下,对他没有半点信任,任何出格或者不好的话题,都有可能引起对方的警惕和反感。因此不论有什么行动,他都会事先征求艾辉的同意。

    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艾辉同意他可以采访雷霆之剑的队员,但是前提是不能打扰队员们的日常修炼。对于他本人的采访,艾辉很干脆地拒绝了,他看上去很忙碌,经常不出现在鱼背城,行迹异常神秘。

    能够采访雷霆之剑,文永民也非常兴奋。比起松间谷的另外一支战部重云之枪,雷霆之剑现在还没有什么名气,外界普遍不看好。但是文永民却对雷霆之剑充满了期待,他坚信艾辉亲手打造的战部,一定不同凡响。

    有艾辉的同意,雷霆之剑的队员们,对采访颇为配合。都是年轻人,谁不希望自己能够在世人面前露脸呢?

    无论是艾辉,还是文永民,包括雷霆之剑队员,大概都想不到,这些资料会一直流传下去。这些资料将成为后人研究艾辉,研究松间派,研究雷霆之剑的最重要史实资料。

    文永民的名字,也因此而被世人而铭记。

    此刻文永民还不知道他所记录的内容,会给后世之人带来多大的震撼。得益于他的记录,那段被迷雾笼罩的岁月才得以呈现在后人的面前:当年王者还未觉醒之时,楼兰穿着厨师围裙,传奇战部初具雏形是根幼苗,那些战功赫赫,威震天下的名字,此刻还是稚嫩害羞的少年郎。

    文永民擅长人际交往,很快就和这些纯真的少年们打成一片。

    雷霆之剑给他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

    在这里没有外面的等级森严,没有勾心斗角,所有人都在拼命地挥洒汗水,日常的修炼是一个非常恐怖的量级。

    在流传后世的笔记之中,有几页雷霆之剑的日常修炼内容,让后世的战部为之震惊,与之相比,他们的修炼实在相形见绌。

    还有许多的细节,比如掌剑使修炼刺绣。在后世,刺绣已经成为掌剑使的必修内容,因此掌剑使往往被大家戏称为“绣男”。

    后世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笔记每天的内容上,都有对楼兰元力汤的盛赞。这样的盛赞甚至直接反映到元力汤的供应次数,供应了三顿元力汤,就绝对不会只称赞两次。

    但是给文永民印象最深的,却是这个小小的战部,所展露出来的团结和上进。他们充满生机,和外面就像两个世界。

    这是一群不一样的人。

    可惜,没有能够见到重云之枪。

    和往常一样,雷霆之剑队员们一修炼完,文永民就屁颠屁颠地凑过去。他有些奇怪,今天的修炼似乎比平时要长不少。他和队员们混熟了,打着招呼,还会嘲笑了几句那些累得半死的队员。奇怪的时候,大家心不在焉地回应他,如果在平时,大家会哄然大笑助阵。

    文永民敏锐地察觉到气氛开始变得紧张。

    时机快到了吗?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身影降落,所有的队员都忍不住站了起来。注意到这个细节的文永民心中一动,等他看清来人,心神一颤。

    杨笑东!

    对松间派的一切消息都很好奇,这也使得文永民能够认出来任何一位重要的松间派骨干。杨笑东,曾经听雷城供奉的大师,叛变了听雷城,但是在战斗中被艾辉等人击败,最终和窦先生都沦为俘虏。随后加入重云之枪,成为重云之枪的重要人物,在师雪漫麾下表现出色。

    杨笑东是从前线回来的!

    果然,没一会,行迹神秘的艾辉就出现在鱼背城。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杨笑东匆匆离去。

    鱼背城很小,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杨笑东抵达和离去,气氛陡然凝重起来。

    无论是消息人,还是那些跟着来的各路买家,此刻都明白,答案揭晓的时候快到了。

    “乔城主,大人有请。”

    第一个被点名到,乔美祺有些意外。虽然这些天,他心中暗自着急,怎么看这次的艾辉都有大动作。现在的听雷城,几乎近六成的利润,都来自雪熔岩。这桩生意若是出了什么变故,他要遭受巨大的损失。偏偏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半点话语权。

    当年的松间谷,还需要担心雪熔岩的销售渠道问题,现在雪熔岩的行情这么火热,松间谷随便闭着眼睛卖都可以。现在他唯一庆幸的是,双方的合作很愉快,艾辉也是一个念旧情的人。不过他是生意人,知道倘若双方没有共同的利益,交情也会不知不觉变淡。

    他不知道艾辉的布置,心中更没底。

    当乔美祺走进艾辉的会客厅,艾辉正在看挂在墙上的地图。当看清楚地图,乔美祺心中一凛,那是一张前线的地图。地图上最醒目的位置,赫然是重云之枪现在驻守的地方。

    乔美祺忍不住问:“老弟这是准备上前线?”

    艾辉的目光从地图上挪开,转过身子,朝乔美祺点头:“是的,很快我们就要上前线了。”

    得到艾辉肯定的回答,乔美祺心中一颤。虽然艾辉脸上缠着绷带,眼睛亦被晶片遮挡,但是乔美祺依然能够感受到艾辉的坚决。

    忽然间,他有些口干舌燥:“那松间谷怎么办?谁来防守?”

    艾辉平静道:“已经有了安排。”

    太平静了!

    平静得让乔美祺觉得有些慌张,他经历过这种艰难的谈判,经验丰富,但是此刻那些经验对他毫无帮助。艾辉平静得就像一把无声却锋芒毕露的剑,这意味着他已经做出决断,并且有碾压一切的决心。

    这才是乔美祺最恐惧的,他是个生意人。

    他紧张得连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没有察觉:“老弟你可别乱来啊,你现在也是有家底的人了,做决定可一定要慎重啊。”

    艾辉拎起茶壶,一边给乔美祺面前的茶盏倒上一边道:“今天喊老哥来,就是谈以后的合作,不管老哥选择哪种方式,都不会影响我们的交情。”

    乔美祺到底是久经风浪,他很快强自镇定下来:“老弟你说。”

    艾辉平静道:“我很快就会带着雷霆之剑上战场,然而我和天心城的关系,也会彻底决裂。我希望老哥能够来帮我,但是我也很清楚,这其中的风险。所以老哥有所顾虑,我也能够理解。”

    和天心城彻底决裂!

    这句话就惊得刚刚强自镇定的乔美祺差点跳了起来,双方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他定了定神:“如果没办法,那雪熔岩的生意就没办法做下去?”

    艾辉坦然道:“是的,雪熔岩会有其他用处。”

    乔美祺很欣赏艾辉的坦率,不绕弯子。他此刻完全平静下来,接着问:“如果我帮忙,我能做什么?我又能得到什么?”

    艾辉显然对这个问题早有思考,他接着道:“我想老哥负责我们的后勤。这场战争不是短时间能够结束的,我们和天心城的关系会迅恶化,想要从天心城得到补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希望老哥的商会,能够负责我们的后勤供应。而我们的战利品,也将会交给老哥贩卖。除此之外,老哥依然是唯一的雪熔岩对外售卖的渠道。”

    乔美祺怦然心动:“就是独家战部随行商队?”

    艾辉点头:“没错。”

    乔美祺心动了,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风险巨大。从目前来看,天心城的实力无疑是最强的,得罪了天心城,那日子肯定不好过。但是艾辉给出的利益巨大,雪熔岩独家贩卖无疑是一座金矿,战部随行商队的利润同样让他心动。

    战利品的收购价往往只有它的贩卖价十分之一,这其中的利润何等巨大!

    当然风险也巨大,生命危险、运输危险等等,很容易遭到敌人的袭击。

    如果是别人,乔美祺会很干脆地拒绝,但是艾辉提出的,他忍不住犹豫了。他相信艾辉的战斗力,这家伙简直就像是为了战斗而生。

    更何况还有一个刚刚创下奇迹的重云之枪。

    他在心中权衡利弊,他知道,一旦他答应下来,就相当于加入松间派。无论是天心城,还是他关系密切的宫府,都无法容忍。

    他有些艰难道:“我需要想一想。”

    艾辉理解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要好好想清楚,只能委屈老哥在鱼背城待几天,等我把剩下的事情做完。”

    乔美祺神色复杂地离开。

    艾辉的语气始终平静,但是挥洒间从容镇定,展露的气势和以前判若两人。

    乔美祺意识到,他可能需要重新认识艾辉。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