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炮台改良
    “艾辉创造了塔炮和雪熔岩,但是真正让塔炮发扬光大的,却是他的好友钱代。自称因为胆小而厌恶近身战斗的钱代,在塔炮上有着无以伦比的天赋。他不仅成为首位塔炮大师,在其一生之中,坚持不懈对塔炮进行改良,一手推动了塔炮流的风靡,对当时的战争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延续至今。两位来自蛮荒的苦力,联手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迄今为止的塔炮史上,没有第三人的光辉能够与他们并肩。我们受益于他们,亦受困于他们,无法摆脱。”

    ——《塔炮战术史》

    胖子异常享受众人的目光聚焦,享受着大家目光中的尊重、好奇和期待,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跳跃,在沸腾,在迸发。这是一种非常陌生而新奇的体验,以前从来没有过。

    他轻咳一声:“部首让我改良塔炮,其实我是有好几种方案的。”

    人群中响起几声轻笑。

    胖子顿时急了:“喂喂喂,我可不是在吹牛!那都是我平时琢磨出来的,好几种呢。但是后来呢,我就在想,这塔炮是要用在镇神峰上的啊。我看了几种方案,都不是很满意。然后我就决定重新构思。”

    大家很安静,听得很仔细。

    胖子也逐渐进入状态,胖胖的脸庞闪耀着光芒:“以前没上过镇神峰,这次上了之后,发现镇神峰真是好东西。就是一个可以飞的空中要塞啊。既然是空中要塞,那需要什么样的塔炮呢?我想了想,第一个就是射程远。射程越远,我们越安全。空间这么大,我们得好好利用啊。”

    大家纷纷点头,这个道理很简单。

    “其次就是频率要高,镇神峰肯定会遭到敌人的围攻,围攻嘛,那肯定是四面八方。如果攻击速度慢了,那没什么用。”

    “第三点,就是需要范围攻击。镇神峰就注定了被围攻的命,那咱们就注定要以寡敌众。要是一炮就轰一个人,那得轰到什么时候?对战局的帮助也没那么大。我这也是受到上次战斗的提醒,最后那一炮的效果不错。哪怕我们的攻击,不能一次致命,我们也完全可以通过数量来弥补。毕竟,镇神峰地方够大,够咱们摆足够多的塔炮。”

    祖琰大吃一惊,这还是胖子吗?

    条理清晰分明,言之有物,每一条都考虑得很周到,侃侃而谈,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这还是那个一出去探哨,就喊累喊饿的胖子吗?

    现场鸦雀无声,大家听得入神,胖子每一句都言之有物。

    师雪漫眼中流露出惊喜之色,让胖子改良塔炮是她随口提起,并没有抱有太大的期望,没想到胖子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胖子嘿然:“现在大家看到的,是缩小版。”

    大家一阵惊呼,现在他们看到的塔炮,体积已经超过所有的塔炮,这还是缩小版?那真正的蜂巢重炮,该有多大?

    “至于实物,大家以后就知道。”胖子卖了个关子:“我们来试试炮。”

    有人喊:“胖师露一手!”

    师雪漫姜维等人也有些期待,能够成为首位塔炮大师,胖子在塔炮上的天赋自然不用怀疑。胖子把蜂巢重炮吹嘘得那么厉害,大家都很期待。

    雪熔岩注入到火池之中,胖子站在塔炮后。

    他神情肃穆认真,双脚分开站立,敦厚胖硕的身体就像一座肉山。肩抵住塔炮的尾部,双手搭在炮上,火池中的雪熔岩瞬间被吸干。

    四周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大家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细节。

    胖子的站姿发生变化,左腿前伸,腰部微微下沉,变成弓步。元力从胖子的手掌注入塔炮,塔炮内部如同蜂巢的内管开始飞快旋转。

    大家这才注意到,原来新塔炮竟然是双层,而且里面竟然还可以转动。

    蜂巢内管越转越快,它就像烧红的钢铁,散发着红光。如果从炮管处往内看,会发现炮管内部耀眼的红光中央,正在逐渐变得发白。

    嘶嘶嘶!

    就像无数条毒蛇吐信的声音汇集,当场大家的汗毛就竖起来,毛骨悚然!

    一道带状的红光从炮管中激射而出。

    巨大的冲击力从塔炮传来,胖子身形陡然一矮,倏地怒目圆睁,全身的肌肉根根暴绽,宛如铜浇铁铸。呼,雾气蒸腾,笼罩着他的身形。

    红色的光束高速旋转,然而它的飞行速度看上去并不快,慢悠悠的。

    许多人露出失望之色,这速度太慢了,敌人有足够的时间规避。

    就在此时,光束突然散开,宛如天女散花。密密麻麻的红色光束向四周飞散,宛如一朵巨大的红色蒲公英。

    它的直径超过五十丈。

    啪,一根红色光束骤然膨胀,紧接着爆炸,化作一道长度超过二十丈的白色火舌。啪啪啪,密集的爆裂声响炒豆子一般,巨大的红色蒲公英同时爆炸!数不清的白色的火舌交叉纵横,化作一个巨大的火网,在空中燃烧了足足十多秒后,才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呼!

    胖子长长吐出一口气,白气中夹杂着点点火星,宛如喷火巨龙。

    嗯?给点反应好吗?掌声呢?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搞砸了?

    胖子一头雾水。

    突然炸开的声浪,把胖子吓得差一点把塔炮丢掉转身欲逃。

    “好厉害!白色的火焰!”

    “有点像上次胖师那一炮啊!”

    “刚才的元力波动实在太吓人了,我还以为是火山喷发。”

    “是啊是啊,胖师越来越厉害了!”

    ……

    姜维两眼放光,连珠炮般问出一连串的问题:“蜂巢重炮正常版是多大?能够笼罩范围多大?爆炸的距离能够变化吗?雪熔岩消耗多大……”

    看大家反应这么激烈,胖子顿时得意起来,装模作样轻咳一声:“大家的问题这么多,很多问题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讲讲我是怎么想的。”

    大家逐渐安静下来,刚才那一炮的元力波动,让他们意识到新塔炮的威力。

    “为什么叫重炮呢?因为它的威力巨大,远超过其他的塔炮。我看过他们的方案,他们没有镇神峰,没有我们的优势。镇神峰的优势是什么?能够飞,地方大。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把塔炮做得更大,这就是重炮。蜂巢重炮配备的是子母火池,大家现在看到的是子火池,母火池的体积更大,可以盛放更多的雪熔岩。关于雪熔岩,我也有一些想法。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直接用雪熔岩,消耗太大。上次的战斗我感觉啊,塔炮需要一定的数量,才能发挥比较大的作用。以后一座镇神峰,可以配备大量的塔炮,那我们的雪熔岩也不够用。我们也要投入到火液的炼制之中,我觉得混合火液才是未来。”

    姜维道:“混合火液会让塔炮的威力下降吧?”

    “威力下降是肯定的。”胖子道:“但是这个嘛,我觉得完全可以分开。比如蜂巢重炮,可以用来对付普通的血修。需要足够的数量,能够面对敌人的围攻。如果要对付神通血修,我们可以改良新塔炮,使用雪熔岩。但是这种塔炮的数量不需要太多。雪熔岩那么贵,要有点身份的血修才配得上它啊!”

    大家哈哈大笑。

    师雪漫道:“新的塔炮改良也交给你了。”

    胖子故意苦着脸:“部首大人,那奖金?”

    “没问题。”师雪漫回答很干脆,接着补充道:“艾辉来给你发。”

    胖子一哆嗦,马上义正言辞道:“开玩笑,开玩笑!身为重云之枪的一份子,肩负我们重云之枪的荣耀,这点小事完全是分内之事!再说我们重云之枪的事,关他雷霆之剑啥事!”

    师雪漫嗯了一声,继续点头:“这句话我也会告诉他。”

    胖子这下真的快哭了:“大姐头,老大,姑奶奶,放过小人吧。”

    大家轰然大笑,师雪漫也不由莞尔。

    尤其是松间派众人,都是亲眼看胖子是怎么被艾辉虐过来,多年的心理阴影累积下来简直黑得像夜。

    玩笑过后,胖子正色道:“蜂巢重炮的威力大,但是消耗也大,我们需要补充一批雪熔岩。还有,蜂巢重炮需要人员也比较多。我估摸着,一门蜂巢重炮,需要起码二十人。除了主炮手需要是火修之外,其他的没什么关系。一座镇神峰,起码需要……”

    他歪着头想了一下:“五十座?”

    嘶!

    全场响起倒抽冷气的声音,大家都被这个数字镇住!

    肉乎乎的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汗水,胖子笑嘻嘻的,看不出半点疯狂。可是大家知道这个数字有多么疯狂。现在重云之枪总共才十二座塔炮。每座镇神峰炼制五十座蜂巢重炮的话,那就是总共一百座!

    一百座蜂巢重炮!

    刚刚恐怖白色火网犹在眼前,哪怕是缩小版,一百道白色火网……那该是火海了吧!

    大家想象着白色火海遮蔽天空的场景,全都激动无比。

    桑芷君已经在飞快地计算:“一百座就是两千人,那我需要补充人手了。”

    胖子接着道:“没错,这个要早点准备,临时找人可不太好找。到时候的缺口会很多。还有一个问题。”

    胖子看向师雪漫。

    师雪漫道:“你说。”

    刚刚看到新塔炮的威力,她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布置蜂巢重炮。如果真的有一百座蜂巢重炮,镇神峰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刺猬,让敌人无从下手。

    她知道肯定没有那么容易,但是她性格果决,一旦决定要去做,那就是全力以赴,从不畏惧困难。既然下定决心列装蜂巢重炮,她就决定克服任何困难。

    胖子道:“不光是塔炮人手的问题,还有工匠的问题。光靠老李一个人哪够,我们需要更多的工匠,要不然一百座重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列装。”

    师雪漫想了想,心中便做出决断:“天心城允许我们随地征调元修,补充战力。姜维、祖琰,你们两人带人,到周围各城去招收元修和工匠。元修按照平时的标准,至于工匠,先告诉对方我们有征调权,再用雪熔岩换。”

    姜维心中佩服:“我们马上出发。”

    先告诉对方己方可以强征,然后再用雪熔岩购买,对方不会太为难。

    至于祖琰,是给他压阵的。没有一位大师坐镇,对方压根不会重视。

    师雪漫转过脸对胖子道:“新塔炮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时间很紧。以后的塔炮,都交给你负责。”

    从未有过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在他的身体蔓延,他涨红了脸,激动无比:“我会努力做好的!”

    在松间派,他第一次被委以重任,独挡一面。

    这一刻,他的眼眶莫名泛红,可惜阿辉不在。当年那个在泥泞中挣扎抱着头瑟瑟发抖的胖子,当年那个喜欢偷钱的贪财鬼,当年那个躲在艾辉身后的胆小鬼,当年那个不想修炼不想吃苦的懒小孩,终于开始独挡一面,终于可以站在别人身前。

    曾经的怯懦、懒惰、羞愧,成为昨天的那一页,新的一页闪闪发光。

    人生翻开一页又一页,每一页都不一样,它总是在等待,更好的自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