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五十六章 阳谋
    安丑丑对着镜子,看着里面的身影,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这次他亲自前来,不惜以身涉险,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和松间谷的联盟,对新光城来说,是生死存亡的一步棋。新光城展到现在,依然改变不了大而不强的局面。他们有着最多的人口,但是缺乏高手。他们有着最多的工匠,但是水平不高。

    一切一切,都是和新民本身有关。在以前的五行天,新民大多都是社会的中下层,他们虽然有着惊人的数目,但是缺乏积累。而世家在这方面恰恰相反,无论是财富,还是传承,世家都有着极为深厚的积累。

    而松间谷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

    不管是塔炮,还是雪熔岩、风车剑,都让安丑丑垂涎欲滴。

    尤其是雪熔岩,只要得到雪熔岩炼制之法,新光城就能够生脱胎换骨的巨变,他们最大的短板就能被弥补。

    只要松间谷答应和新光城联盟,局势就掌握在新光城手中。松间谷确实很强,但是他们人数实在太少。随着时间的推移,艾辉他们就会现,他们被人海淹没。最终要么加入到新光城,成为新民的一部分,要么就会失去控制力。

    这是阳谋。

    因为新光城是艾辉唯一的选择。

    和天心城联盟?双方的实力相差太大,大到天心城可以毫不费力吞下松间谷。安丑丑甚至相信,如果大师之光计划成功,第一批大师出世,叶夫人的第一个目标一定不是新光城,而是松间谷。

    灭掉松间谷,雪熔岩成为其囊中之物,无论是束之高阁,还是为其所用,叶夫人都能安心睡觉。

    安丑丑知道的内幕更多,他知道大师之光才是叶夫人的根本。为了大师之光,她甚至把自己的儿子放进去。任何有可能威胁到大师之光计划的东西,都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而能够创造出雪熔岩的艾辉,最好的归宿就是埋在黄土。

    安丑丑研究过艾辉。无论在什么时候,艾辉都能认清局势,他仿佛特别擅长在绝境中寻找生机,他从来不会有侥幸之心,也从来不会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

    这是一个聪明而务实的年轻人。

    安丑丑推开窗户,看到窗外正在降落的风车剑。

    他充满自信都走出去。

    刚刚降落的风车剑,大家的目光都被鱼背城吸引。说实话,鱼背城又小又丑,但是任何一个人,此刻脸上都浮现尊敬之色。

    因为这座城池,是一位土修独自完成。

    光这一点,就足以令人肃然起敬。

    文永民等消息人更是纷纷开始录制,他们可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难得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当然要好好录制,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也不知道艾辉这次是折腾什么幺蛾子,竟然会主动邀请消息人。

    一些心思活泛的消息人,心中在思忖着,看有没有机会申请进入松间谷参观。

    松间谷在外界实在太神秘,据说连乔美祺都没有进去过,被划作禁地。

    有些人则在惊叹松间谷的人才济济,又出了一个土修大师。松间谷就像一个风水宝地,不断涌现一个个高手。

    “据说是以前松间城的幸存者。”

    “有的时候,真是不得不承认,世事奇妙。看看松间城那批幸存者,简直就是天才聚集的一批人。”

    “是啊,艾辉、师雪漫、钱代、王小山,还有6明秀,已经出了五位大师,上天实在太厚爱松间派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

    艾辉听着不远处大家的惊叹,一时间,恍如隔世。现在大家眼中,他们俨然已经成为天才。在那时,谁能想到,胖子又懒又赖,天天要楼兰监督才肯修炼。王小山除了能够玩泥巴,别无所长,他自己还因为觉得无法帮助大家内疚了很长时间。

    铁妞一直是那个光芒万丈的铁妞。

    而自己呢?当时穷得叮当响,去打理道场,在绣坊还欠着师娘一大笔钱,每天去悬金塔淬炼,赚一点钱就会开心很久,那个时候啊,还认识楼兰没多久呢,那个时候,师父师娘还在呢……

    思绪一下子被扯得很远很远,扯进昔日温柔的阳光里。

    “老大,人都带来了。”

    顾轩的话把他带回现实,鲜红的晶片后,眼眸中的淡淡的温柔和感伤一闪而逝,恢复冷静。

    乔美祺凑过来:“老弟,到底什么事情,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艾辉微笑道:“老哥待会便知。”

    恰在此时,安丑丑走过来,笑呵呵地朝乔美祺道:“乔城主!”

    乔美祺有些疑惑:“这位是?”

    艾辉替他介绍:“新光城,安丑丑。”

    乔美祺骤然色变,心中骇然,无数个念头在他心中翻滚。饶是他久经商海,异常老练,此刻也大脑一片空白,竟然忘记和安丑丑打招呼。

    安丑丑呵呵一笑,也不生气,心中微微得意。

    他微微昂,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很快,安丑丑的身份被其他人得知,现场不时响起惊呼。人们惊疑不定地看着安丑丑和艾辉,心中在猜测今天会生什么。

    文永民等消息人更是疯狂地录制,他们有一种预感,一个轰动的大消息要来了!

    距离鱼背城数里之遥的松间谷,此时一片热火朝天的场面。

    雷霆之剑的队员,所有的小孩都被动员起来,在漫山遍野的小楼兰指挥之下,拼命地干活。迷你小楼兰们有的挥舞着小旗子,跑来跑去,不时高声呼喊。

    “加油!大家加油!”

    有的一脸严肃,站在一条沟渠的尽头,小手比划,语气认真。

    “这里这里,没有对齐!”

    “深度不够,还差一尺!”

    还有的在天空飘浮,不断变幻沙字。

    “大家再加把劲,我们快要完成啦!”

    “大家辛苦啦!”

    集束白焰特有的白色光芒照亮何瞎子的脸,他面无表情,掌心的眼睛散金光投射在堆积如山的材料上。在他的脚边,刚刚铸造好的部件,红光还未褪去,散着高温热气。

    苏清夜一边埋头干一边悄声问:“知道这是干嘛吗?”

    花小云咬了咬嘴唇轻声道:“不知道,窦夫子不肯说!难道你有什么消息?”

    诸多小孩之中,窦夫子最宠溺乖巧可爱的花小云,对男孩子则要严厉得多,稍有淘气,肯定要被打板子。而花小云犯了错误,窦夫子哈哈一笑而过。

    周问闷声道:“问那么多干嘛,让你干嘛就干嘛。”

    苏清夜知道周问的脾气,也不生气:“我看这苗头,准是要出大事!小安子,你说?”

    魏安是艾辉带回来的,算是艾辉的学生。但是魏安性格谨小慎微,和三小跟随艾辉多年不同,艾辉没有时间指导他,他有些局促:“我……我不知道。”

    “你不要欺负小安子!”花小云瞪了一眼苏清夜,魏安的拘束不安,让心地善良的花小云内心颇为同情。她接着琢磨着道:“敢来打我们的,只有天心城了。”

    苏清夜摩拳擦掌:“天心城这是活腻了!”

    山谷中的小孩,已经逐渐习惯松间谷的强大。在他们的心目中,松间谷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厉害最安全的地方。

    “大家休息一下,元力汤来啦!”

    楼兰的声音传来,立即引来一片欢呼,所有的问题和疑惑立即被抛之脑后。

    没有什么烦心事是一碗楼兰元力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肯定是想再来一碗!

    何敏一连几天的精神都有些恍惚,幻影里血肉横飞的场面不时地在他面前浮现。不光是他,他同学更是不堪,已经有好几位胆子小的学员几天都没来道场。连夫子的精气神,这些天都有点萎靡。

    今天的天气不错,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今天的精神终于恢复一些,前些天的阳光,照在身上都是冷冰冰的。

    可惜,重云之枪不来这里招收队员,否则的话,何敏一定会去参加。

    转念一想,何敏又觉得自己异想天开了。现在想进重云之枪的人,不知道有多人,挤都要挤破头,怎么也轮不到自己。

    路过幻影豆荚店铺的时候,何敏停下脚步。

    他的零花钱少得可怜,但是鬼使神差地,他跑过去问老板:“老板,有重云之枪最近的幻影豆荚吗?”

    “有一些大师对战斗的分析,你要不要?”

    何敏一咬牙:“要!”

    买下之后,出奇地,何敏竟然没有多少心痛的感觉。

    他很好奇,大师们对这场战斗怎么分析。

    看了一眼时间,还早,他索性找到一个偏僻地方,慢慢欣赏。

    “这场战斗,重云之枪的表现堪称完美,有几个地方很关键。第一个,就是王小山大师构筑的阵地。以前的战斗,土修大师虽然也曾经挥不小的作用,但是王小山大师和他们完全不同。根据我们得到的资料,王小山大师以前就擅长营造。而构筑战场,这是土修展的新现。王小山大师的流沙浆在战斗挥出巨大的作用,有效迟滞了敌人的冲锋。第二,师雪漫的挥非常出色,在一对一面对邢山,她丝毫不落下风。而且在几次关键的碰撞中,她都大大提升了己方士气。但是这场战斗最关键的地方,却是塔炮之术和钱代的晋升。钱代晋升大师无疑是一件偶然事件,但是塔炮之术,却无疑是对抗血修最强利器!”

    何敏连续翻了几篇,都是在鼓吹塔炮之术,他有些失望。

    他不是火修,做不了塔炮手。

    他关掉幻影,朝道场方向小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