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走进营地,师雪漫看着空荡荡的营帐,眯起眼睛,冷冷盯着赵明伟:“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目光凛冽,连续两场血战,对于重云之枪来说,就是两场脱胎换骨的淬炼,但是对师雪漫来说,何尝不是如此?此刻她手中的云染天还没有举起,整个人就散发着极为可怕的威势,营帐内的空气仿佛凝固。

    然而赵明伟露出苦笑之色:“师部首息怒,绝非卑职玩弄玄虚,卑职也是无可奈何……”

    就在此时,忽然两道身影闯入进来,却赫然是铁兵人和昆仑天锋。他们抵达时,看到营地外剑拔弩张的情况,大吃一惊。问过姜维之后,更是不敢耽搁,直接闯入。

    他们也担心天心城会对师雪漫不利。

    铁兵人环目四顾,沉声喝道:“怎么回事?”

    昆仑天锋的剑,已经架到赵明伟的脖子上。

    赵明伟脸上的苦笑愈重:“正好三位部首全都来了,属下也能完成任务了。神畏裁决早就都不在了。”

    原来万神畏和西门裁决两人在路上合计,突然决定改道。他们命令赵明伟,按照原路前进,而且要大张旗鼓,让所有人都看到四座镇神峰。而神畏部和裁决部,却早已经消失。

    三人对视一眼。

    铁兵人问:“两位部首没有说他们去哪吗?”

    赵明伟哭着脸:“卑职也问过,但是两位部首没理我。三位大人,你们终于来了!卑职沿途那个提心吊胆,这可是四座镇神峰啊,还有那么多的物资,这要是丢了,卑职有九条命也不够赔的。卑职这一路上,就没有睡个安稳觉,每天都是心惊肉跳的……”

    铁兵人又仔细地询问神畏和裁决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离开的。

    过了一会,三人重新聚在一起。

    铁兵人沉声道:“他没有说谎。”

    师雪漫问:“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两位部首的目标会是哪里?”

    铁兵人摇头:“暂时还不知道,有可能直击大本营,也有可能进攻神之血本土。进攻血修大本营的可能性最大,两位部首真是好气魄!”

    师雪漫也露出一丝佩服之色:“敌人肯定预料不到,但也是九死一生。”

    大家默然。

    兵行险招是兵家大忌,往往是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所用。这也表明两位部首对形势的不看好,认为普通的办法,获胜的机会不高,才出此险招。

    师雪漫眼中闪过一道忧色,道:“我们要抓紧时间,敌人这次的报复行动强度只怕很大,大家未必能挡得住。”

    他们本来以为有神畏裁决两大战部在,哪怕敌人的报复攻击强度大一些,都不成问题。毕竟神畏和裁决,是五行天最强大的两个战部。

    在他们的讨论中,普通的战部是无法阻挡血修的报复,但是毕竟有足够的数量,也能消耗血修不小的力量。而他们将会以神畏裁决为核心,重云之枪、兵人、天锋三部配合,重新组建一条防线,阻挡敌人步伐。

    但是如今神畏裁决悄然变换攻击路线,这就意味着,他们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失败。同样意味着,局势变得极为危险。

    和血修战斗过的三人很清楚,普通的元修战部,根本不是敌人的对手。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奔赴前线的战部连续的失败,最终引发全线的溃败。

    一旦全线的溃败,那就再无半分胜算。

    大家沉默无言,整个天外天的命运,突然放到他们的肩膀上,巨大的压力让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实际上,他们只是三个小人物,他们的战部都是新得不能再新。可是环目四顾,又还有谁呢?

    铁兵人沉声道:“我们必须挡住!”

    师雪漫举起手中云染天。

    雪白的长剑搭在枪上。

    铁手搭上刀剑。

    “死战!”

    “死战!”

    “死战!”

    松间谷。

    艾辉、楼兰、何瞎子、窦先生四人围坐一团,艾辉在讲,大家都在仔细地聆听。

    把自己整个计划都阐述了一遍,艾辉问大家:“大体是这样,大家有什么问题?”

    窦先生第一个发话,他的声音有着忧虑:“真的能够成功吗?”

    艾辉坦然道:“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方案,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但是楼兰推演了一遍,在理论上,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以前没有人这么做过,所以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知道。”

    楼兰的语气异常认真,异常肯定道:“楼兰相信,一定成功!”

    窦先生叹息:“风险太大了。”

    艾辉沉声道:“开弓的箭,无法回头。虎狼环伺,必须自保。”

    窦先生忍不住再次叹息一下,默不作声。谷内宁静的生活,和外面战火纷飞相比,就像是另一个世界。曾经的黑道巨擘,锋芒不再,就像最普通的老夫子,每天乐呵呵地给一群小孩上课。

    他心中叹息,总希望这些小孩,能够平安长大,如今看来,也是奢望啊。

    乱世如铜炉,众生皆在炉中,无人可幸免。

    松间谷也无法躲开。

    他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一个个弱小的身影,在风雨之中厮杀战斗披荆斩棘,他们有的人会倒下,有的人逐渐变得强壮。

    这就是乱世。

    何瞎子淡淡道:“我没问题。需要的东西,都能炼制。其他的东西,暂时停止。”

    艾辉道:“人手的问题,我会让雷霆之剑的队员都来,谷里的所有小孩都动手。楼兰负责校正和协调。”

    “没问题!艾辉!楼兰会努力的!”楼兰大声回答,他接着问:“艾辉,傍晚怎么办?”

    “不要惊动他。”艾辉道:“傍晚这次顿悟时间这么长,我有预感,他只要醒来,肯定非同凡响。”

    窦先生睁开眼睛,眼眶空洞幽深,神态却露出一抹睥睨霸道:“北冥暗王树就交给老夫吧。”

    艾辉注视着窦先生,他突然躬身:“有劳先生。”

    窦先生哈哈一笑:“无须客气,此等盗取天机之举,光想想都让老夫热血沸腾。半截身子入土,还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名字,何其幸运!人生如此,无憾矣!”

    灰白长发飞扬,空洞的眼眶苍老,窦先生却意态豪迈:“记得准备好酒!”

    艾辉肃容道:“功成之日,与先生共饮。”

    风车剑上。

    随着大家逐渐习惯了风车剑的速度,亢奋的情绪也逐渐冷却。但是对风车剑的思考,却在不断增加。

    乔美祺在想,自己是不是问问艾辉,来一架风车剑?在他看来,生意的本质就是流通,金钱的流通,货物的流通,速度永远至关重要。风车剑的速度,哪怕放在五行天的时代,都无人可比。更何况在如今驮盆兽占据主流的时代。

    至于风车剑需要消耗雪熔岩,成本极为高昂的劣势,在乔美祺看来,完全不是问题。

    现在是战火纷飞的乱世!

    在生死存亡的时候,谁还讲成本?

    至于风车剑需要剑修,完全可以委托艾辉帮助修炼嘛,自己付钱!以他对艾辉的了解,只要实实在在的利益到位,就能打动艾辉。赶一只鸭子也是赶,赶一群也是赶,又不指望那群剑修去打仗,能运货就行了。

    过了一会,他注意到,操纵风车剑的实际上只有石志光一个人,其他剑修只是警戒,乔美祺的眼睛就更亮了。那岂不是更加好办?

    风车剑被攻击?这么快的速度,别人只能在屁股后面吃灰。连荒兽都不怕!速度能够赶得上风车剑的荒兽,基本上生活在深空。

    怎么看,这都是货运利器啊!

    乔美祺越想眼睛越亮。

    乔美祺能够想到的,其他人也不乏聪明人。但是此时还没有人能够想象风车剑将会掀起的风潮何等巨大,对世界的影响何等深远。

    大家都能感受到风车剑的优势,但是它的劣势也同样突出。昂贵的雪熔岩,大大局限了它的应用前景,只有松间谷这样的土豪,才敢如此肆意挥霍。其他人哪里用得起?就算添置,也只能一架两架。

    霍达全程都几乎待在石志光身旁。

    被盯着看了许久的石志光,被看得有几分不自在:“你看什么?”

    霍达老老实实道:“看你怎么控制风车剑。”

    石志光哈地笑出声来:“一看就能学会?掌剑使哪有那么容易!”

    霍达好奇地问:“掌剑使?就是专门来掌握风车剑的么?”

    石志光来的路上他驾驶风车剑花样百出,过足了瘾。最后在听雷城外的急停,更是差点引发一场骚动,回去的路上自然老实许多。只是控制风车剑全速飞行,并不需要多费神,石志光正有点无聊,听到霍达的话,立即精神抖擞。

    他到底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看到一位大师这么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虚荣心顿时得到极大的满足。

    石志光精神抖擞地开始吹嘘掌剑使的厉害和重要:“没错!掌剑使是风车剑最重要的位置,完全掌握风车剑的飞行。风车剑怎么飞,往哪飞,全都是掌剑使说了算。你想想,一剑上面多少人,生死全在你掌握之中,能不重要么?”

    霍达很捧场地点头,带着一丝惊诧:“很厉害啊!”

    石志光更来劲了:“你现在也体会过风车剑的速度,你觉得怎么样?”

    霍达由衷道:“快如闪电,无以伦比!”

    “没错!”石志光连连道:“那你说这么快的速度,要完成变向,控制难度该多高。你要找到敌人的破绽,然后找到最合适的路线切入,这些都需要在电光火石间完成。这可没骗你,真的是要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就要完成。要不然,你就飞过了。”

    霍达知道石志光这是实话,他本身就擅长飞行,装备的【流光翼】更是以速度而著称。他飞行的经验很丰富,飞行的速度越快,控制的难度就越高。以风车剑的飞行速度,留给石志光的反应时间,真的是电光火石的瞬间。

    霍达感慨道:“那你一定修炼了很久吧!”

    石志光睁大眼睛道:“那是!可劲的练呗,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好多时候,都感觉自己快死了。”

    霍达忍不住好奇地问:“掌剑使都修炼什么?”

    石志光的脸顿时憋得通红,过了一会,才结结巴巴道:“刺绣。”

    霍达怎么也没想到是刺绣,整个人呆立当场。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