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幻影风潮
    文永民主动上前,非常礼貌道:“您好,我是【元界】消息村的消息人文永民,能问您几个问题吗?”

    顾轩听到【元界】的时候眼前一亮,他以前经常买【元界】的幻影豆荚,但是听到后面半句话,顿时露出警惕之色:“你可以问,但是我不保证回答,涉及保密内容。”

    “没问题。”文永民很爽快地道,他开始问:“请问您的姓名和职称?这个需要保密吗?”

    顾轩一想,这个没啥保密,痛快道:“我是顾轩,剑修,【雷霆之剑】副部。”

    文永民精神一振,逮住一条大鱼啊!

    松间谷异常神秘,外界对其所知甚少,但是知道它有两个战部,一个便是师雪漫统率的【重云之枪】,另一个便是艾辉亲自统率的【雷霆之剑】。

    据说松间派的骨干,基本上都在【重云之枪】,也使得外界从开始都比较看好【重云之枪】。师雪漫和【重云之枪】也用奇迹般的胜利,证明大家依然低估了他们的实力。

    而另外一只战部【雷霆之剑】却异常神秘。

    文永民的经验老到,主动表示出合作的态度:“它是叫风车剑吗?您能介绍一下风车剑吗?不涉及保密的内容。”

    顾轩想了想:“风车剑是我们部所创。”

    文永民眼前一亮:“是艾辉大人吗?”

    顾轩很满意文永民对艾辉的尊称,点头:“没错。”

    文永民心中对风车剑的评价立即提高了一个等级,艾辉出品,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惊喜。

    文永民接着问:“塔炮也是艾辉大人所创吗?”

    顾轩想了一下,这个没啥保密,点头:“没错。”

    “雪熔岩也是出自艾辉大人之手?”

    这个也没啥好保密的嘛,顾轩痛快道:“对。”

    文永民心中一阵激动,这是第一次,确切地来自松间谷方面的确认,塔炮和雪熔岩都是出自艾辉之手。以前的时候,大家都只是猜测。

    文永民由衷赞叹:“能够创出这么多新东西,艾辉大人实在太了不起了。”

    顾轩一脸与有荣焉的模样,抬头挺胸傲然道:“那是,这方面可没多少人比得上大人。”

    “我们雷霆之剑都是剑修吗?”

    顾轩犹豫了一下:“都是。很多以前不是,现在都是。”

    他心中对于他们到底算不算剑修,也是充满了不太确定。总觉得和传统意义上的剑修,完全不同。可是如果不是剑修的话,那是什么?

    好吧,新剑修。

    文永民接着问:“风车剑是用什么做力量的源泉?精元豆吗?”

    顾轩再度犹豫了一下,但是想了想,雪熔岩如今也不是什么保密之物,便道:“是雪熔岩。”

    文永民心神剧震,睁大眼睛:“雪熔岩?”

    顾轩道:“没错。”

    文永民难以形容此刻自己的震惊。以雪熔岩为力量源泉,对于掌握雪熔岩炼制之法的松间谷来说,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文永民,却看到这理所当然的背后,将会对这个时代产生何其深远的影响。

    塔炮的风靡,以及新鲜出炉的风车剑,都直接表明,雪熔岩的前景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广阔得多。

    而作为唯一掌握雪熔岩炼制之法的势力,松间谷的前途一片光明,只要他们能够自保。但是熟悉各方势力作风的文永民也知道,会有多少人觊觎。他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艾辉会突然需要召集消息人。

    难道艾辉也意识到这点?

    文永民再次激动起来,无论艾辉做出什么选择,都将深刻地影响这个时代。

    不,艾辉对时代的影响,早已经开始显现出来。

    能够亲眼见证历史性的时刻,这样的机会,对于一位消息人来说,是何等珍贵。

    强忍心中激动,文永民问:“我们这是去松间谷吗?”

    “不。”顾轩摇头:“我们去鱼背城。”

    “鱼背城?”

    “没错,王小山大师悟道之地,凭借一己之力所筑之城。”

    文永民再度张大嘴巴,满脸不能置信:“凭借一己之力所筑之城?”

    此时,他们正飞到天际线,远处的天地交汇处,泛起微微的光芒,他们飞到黑夜和白昼的分界线。

    在风车剑上欣赏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的文永民等人,并不知道,在天外天的其他角落,风暴正在酝酿。

    太阳刚刚从地平线升起,光明驱走黑暗,城市从沉睡中醒来。虽然如今的城市,没有五行天时期那么恢宏,没有那么多高耸入云的建筑,也没有三叶藤车飞行的呼呼声,火浮云遮蔽天空的场面也再也不曾见到,却有一种东西从来不会生变化。只要有人类居住之地,它就会悄无声息绽放,那便是“生活”的气息。

    街头的包子面点铺,热气蒸腾,香气四溢,吸引着神色匆匆行人的目光。饥饿了一晚上的肚子空空如也,这个时候一碗暖烫的豆浆,配上油条包子,是对自己最好的慰藉。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潮流怎么变化,三叶藤车和火浮云也许可以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但是“生活”却永远不会停止。它就像每天升起和落下的太阳,不曾停歇。

    然而这注定不是一个普通的清晨。

    “重云之枪击败烈花血部全程战斗!”

    “惨烈!惨烈!惨烈!胆小者勿入!”

    “北海孤女,巾帼不让须眉!”

    “战场悟道,位塔炮大师释放死亡白火!”

    ……

    幻影豆荚店门口,伙计们声嘶力竭大声反复吆喝,他们脸涨得通红。这样的场面,在每个幻影豆荚店门口出现,在每个城市出现。

    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吆喝声就像有魔力一样,吸引着他们走过去。

    “来一份!”

    “给我来一个。”

    大家充满好奇,也非常激动。前段时间,重云之枪的大捷,就被大肆宣传。但是对这场胜利的细节,并没有过多的披露。

    如今突然披露战斗的细节,立即勾起大家的兴趣。大家的热情,出所有消息村的预估,还没到下午,市面上的幻影豆荚都宣告售罄。消息村不得不加紧炼制新的幻影豆荚。

    何敏今年十四岁,是海德道场的学员。海德道场的规模不算大,但是在培养年轻人方面,颇有名声。从这里出去了好几位有天赋的年轻人,其中最出色的一位,已经成为风信战部的副部。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海德道场也成为风信战部的合作道场。每年风信战部都会到海德道场来挑选合适的学员,以补充新鲜血液。

    如今时值乱世,能够入选战部,是当下最好的出路之一。

    成为风信战部的合作道场之后,海德道场的传授内容也在不知不觉地生变化。如今的时代,已经没有时间给你去慢慢调教学员。如果不能很快地适应战部,那前途就会变得非常暗淡,而道场也会被人们抛弃,没有人愿意来。每年能有多少学员,能够被当地的战部挑中,对道场来说,就像每年的大考。若是有学员能够入选一些著名的战部,会让其名声大噪。

    何敏和往常一样来到道场,现大家满脸亢奋,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他不是很喜欢凑热闹,没有过去。

    换上自己的修炼服,把昨天夫子传授的内容,仔细地复习了几遍。他很专注,没多时便大汗淋漓。他的家境普通,血灾之前家里经营着一家小店铺,日子还是不错。但随着血灾爆之后,他们一家人跟随大家一起来到蛮荒,重新开始,日子就要拮据得多。

    好在全家人都还活着,也没有被冲散,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何敏跟随迁徙,一路经历许多惊险,好几次遭遇荒兽的冲击,他从小就很懂事。他的目标,就是能够入选战部。如今的修炼环境和以前完全不同,尤其对于他这样家境普通的学员,如果不能被战部选上,意味从今往后,修炼的道路中断。

    只有战部,才有稳定的修炼物资供应。

    看了一眼时间,马上就要上课,何敏停了下来,擦干脸上的汗水。

    夫子踩着点来,不过他看上去颇为亢奋,他手上拿着幻影豆荚。

    “今天我们修炼之前,先看看一段幻影。你们之中,最出色的那些人,以后都会入选战部。入选战部,那就免不了战斗。说起来惭愧,夫子也没上过战场,没有什么经验传授给你们。待会给你们演示的这段幻影,是一场真正的战斗。”

    学员们躁动起来,一些学员甚至激动得尖叫。

    何敏满脸诧异,有些不明所以。

    素来严厉的夫子居然今天没有生气,脸上还带着微笑,这场面让何敏觉得很诡异。

    “看来很多同学已经猜到了,没错,待会给大家看的,就是师雪漫部率领的重云之枪击败烈花血部的经典战役!”

    何敏浑身一震,他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学员们已经炸开了锅。

    “夫子太厉害了!竟然买到了!”

    “听说到处都卖断了货!”

    “夫子下手真快!”

    ……

    夫子心中得意,脸上却故意板起来:“安静!都给我看仔细看,不能让你们白看,每个人这周必须交一篇看完的感想上来!”

    刚刚还兴奋雀跃的学员们顿时哀鸿遍野。

    可是当幻影的光芒绽放时,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坐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