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刀
    朴素的房间,老木桌,红泥炉上的银壶呼哧呼哧冒着热气,就像一只愤怒的小怪兽在喷着粗气。房间里雾气缭绕,异常温暖。

    年听风难得享受半个下午的清闲,泡着茶看着书,神态悠闲。

    敲门声响起。

    年听风的目光没有离开手中的书卷,随口道:“进来。”

    一名相貌平平的男子进来,恭恭敬敬道:“大人。”

    听风部大概是唯一一个队部属相貌有要求的战部,不能过分英俊,不能过分丑陋,不能过分魁梧,不能过分强壮等等。如果把你丢就人群中,很快就找不到了,那么恭喜你,听风部需要你。

    听风部最多的,就是相貌平平,很难找出显眼特征的那些人。

    年听风悠然问:“都安排好了?”

    属下禀报:“是,主要的消息村我们都已经安排。明天一大早,大家就能看到重云之枪战胜烈花血部的全过程。当时我们的人离得比较远,但是位置不错。”

    年听风一边看书,一边继续道:“多称赞师雪漫,要把她塑造成元修的英雄,肩负我们的希望。”

    属下禀报:“是。”

    “等时机成熟,就可以讨论一下塔炮。再从这个角度入手。”

    “是。”

    年听风察觉下属的情绪不是很高,目光从书卷挪开,放下书卷,问:“可是遇到什么问题?”

    属下默不作声。

    年听风慢条斯理从炉子上拎起银壶,小心地给茶壶注满水,方道:“小林,你跟着我多少年了?”

    被唤作小林的部属回答:“十六年,大人。”

    年听风感慨道:“是啊,十六年了。小林你是我最放心的人,交代你去办的事情,不管再危险,你都没有犹豫过,没想到今天犹豫了。”

    小林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道:“属下只是觉得,他们在前线拼命……”

    年听风很平静:“我们在后面插刀子?觉得不合适?”

    既然说破,小林也不避讳,坦然道:“局势如此危急,高层还忙于内斗,兄弟们心中甚是茫然,不知该如何自处。”

    年听风和颜悦色:“这个困扰不光是你们有,我也有。可是你看看天外天,一盘散沙,诸城分立,能挡住神之血?师雪漫固然强横,重云之枪能够战胜烈花血部,非常了不起。可是你看看,烈花血部,只是十二血部之一,上面还有六神部。师雪漫能力挽狂澜?不能。神畏裁决能力挽狂澜?也不能。因为我们的力量太分散了。神畏裁决听号令吗?重云之枪听号令吗?”

    小林默然。

    年听风继续道:“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一场两场胜利。要着眼全局,放在全局上,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什么?是帮助完成统一,只有号令统一,我们才有赢的希望。各自为战是永远不可能获胜的。至于完成统一的是谁,我其实并不在意。从目前来看,我觉得夫人的可能性是要大一点的。”

    “如果真的有英雄,那也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够阻挡。连我们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也别想着做什么英雄。我其实不想讲大道理,天下的道理多着去了,各有各的道理。我们就是一把刀,做好刀该做的事情就行,你说是不是?”

    小林哑然,片刻之后重新垂下脑袋:“大人教训得是。”

    年听风摆摆手:“这仗啊,也看不出什么时候是个头。让大伙都安心点,慢慢做,慢慢看,有的是时间。为什么乱世出英豪?乱世就是一个筛子,筛啊筛啊,命不好的,实力不强的,就慢慢筛掉了。咱们呢,就是筛子的一部分。真正的英豪,怎么可能被筛子挡住?”

    小林心中佩服,脸上的颓色一扫而尽:“属下会把大人的话传给大家。”

    年听风叮嘱道:“把事情做好最重要。刀只要够锋利够好用,夫人需要用,那英雄也需要用。倘若刀不好用,那到底是夫人,还是英雄,和刀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林心悦诚服:“是!”

    听雷城,一个时辰后。

    “都坐稳了吗?”

    顾轩严厉的目光扫过风车剑上挤得满满的人群,也觉得头大无比。老大让自己带着一些消息村的人回去,自己带了这么多人回去,这任务算是完成,还是没完成?

    他心中不大确定。

    但是当时的场面,他也看在眼里,而且老大的意思,挑人的事情是乔美祺来干。他们只要负责把人以最快的度带回去就行。

    消息人自然不用说,听到乔美祺说要去神秘的松间谷,顿时个个激动起来,连忙收拾东西,带上足够的幻影豆荚。

    而城主府门口的那些客人,更是趁机嚷着要去。

    松间谷如今绝对是炙手可热,大家都想和松间谷拉上关系。但是松间谷就像一个乌龟,让人无处下手。但凡靠近松间谷,就会失踪,遭遇不测。

    大家想买雪熔岩,也只能来听雷城。

    眼下有个机会,可以直接去松间谷,能够和松间谷搭上线,大家哪里肯放过。大家群情激愤,嚷着“乔城主你让我们等了这么久啊”“做生意不是这么做的啊”之类,就是想蹭着过去。

    正愁人不够的乔美祺,当场顺水推舟,“勉为其难”答应下来。

    就连顾轩的疑问,乔美祺都一力担当下来。惹得其他人对他刮目相看,老乔还是很够意思嘛!

    乔美祺可是个明白人,人数够不够,顾轩可不会受到半点影响,而这个板子却是要打在他的屁股上。估摸着七个消息人,艾辉肯定不会满意。至于多带的这些人会不会满意,起码还有个机会。

    大家登上风车剑,这里看看,那里摸摸,都是好奇无比。

    而其中许多人,都暗自留意。

    从雪熔岩,到塔炮,松间谷一次次引领风潮。这风车剑,难不成就是下一波风潮?

    能够亲身体验,这样的机会难得。

    七位消息人更是激动无比,拿出幻影豆荚拼命录制。

    顾轩也懒得理他们,把七座剑塔划为禁地,并派人驻守。风车一转动,散的元力波动,足以把它的元纹遮掩,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

    “都坐好!准备出!”

    顾轩满脸嫌弃,就这么点人,上剑也要花费一个时辰,真慢。自打开始带队伍之后,他的嗓门就不知不觉变粗了,说话基本靠吼。

    “长得真奇怪!”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奇怪的形状?”

    “北斗吧,北斗七星好像。”

    “剑修总是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剑上的诸人议论纷纷,大家东张西望,神色间尽是期待和好奇。他们对顾轩的话充耳不闻,连大师都不是,有什么好吼的?大家此时兴致正高,更是没有人理他,这里看看,那里摸摸。

    顾轩脸色不好看,感觉自己就像在带一个不听指挥的观光团。

    在雷霆之剑的修炼,他已经逐渐习惯了纪律森严、安静肃穆的生活,对闹哄哄嘈杂喧闹的场面非常不习惯。

    还好这样的任务,以后不会再有,他心中自我安慰。

    他朝剑尾的石志光吼了一嗓子:“出!”

    石志光也大喊一声:“出!”

    风车剑以和它体型不相称的轻盈,离开地面,紧接着开始加,犹如一道斜着刺入云霄的剑芒。身处其中,感受更加直观、强烈。

    “啊啊啊啊啊!”

    “天啊天啊天啊!”

    “额的老天爷!”

    ……

    剑上响起成片的尖叫声,刺得人耳膜生痛。突然的加,而且是如此大幅度的加,大家都没半点思想准备,许多人都站立不稳,都成了倒地葫芦,乱成一片。

    顾轩轻哼了一声,扬起下巴,他故意不吭声提醒。

    自打跟随艾辉之后,蔫坏蔫坏的作风,大家都多少沾染了一点。

    他们面色白,有些胆小的两股颤颤,浑身哆嗦。飞行大家一点都不陌生,但是从未感受过如此极致的度。

    两旁的景色倒退度快得肉眼都难以捕捉,就像斑斓的光带。风车剑升起的光幕,像水晶般剔透,他们能够清晰地看到狂暴的气流和光幕摩擦产生的丝丝缕缕耀眼的光痕和不时迸溅的火花。

    哪怕是隔着一层光幕,大家的脸上都不自主浮现几分惊惧之色。

    文永民一开始也有些恐慌,从起飞到现在,他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如同潮水般的尖叫声几乎把他淹没,他脸色苍白,浑身打着哆嗦。

    可是当飞行开始变得平稳之后,他开始回过神来。

    苍白的脸庞涌上亢奋的红晕。

    他第一反应就是检查自己的幻影豆荚,还好,全都录了下来。他知道这次赚到了!他可以想象,当这段幻影出现在大家眼前,会引多大的轰动!

    他扫了一眼,其他消息人,大家都是满脸的亢奋和激动。

    作为一位资深的消息人,文永民更擅长挖掘消息。当下的机会千载难逢,以松间谷一贯低调的作风,只怕很难有第二次。文永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他的目光锁定顾轩,刚才这个中年男子,看上去是这些人的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