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五十章 你是新民
    完美的急停!

    石志光长长吐出一口气,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在日常的修炼中,他很难有机会把风车剑的速度提升到极致。最高速度下的急停,他平常练习的次数也不多,更何况经历了这样的长途飞行,人的精神状态消耗巨大。

    但是当他看清楚下方炸锅了的听雷城,人们惊慌失措,四下逃逸,顿时傻眼了。

    不好,石志光脸色一变,知道自己坏事了!

    重云之枪的驻扎营地,每日都是人满为患。

    闻风而来的各方战部首领、骨干,都跑到这里来观摩胖子演练塔炮。人群中不时响起惊叹,塔炮之利,委实惊人。而在胖子手上,塔炮的攻击方式变得极为多变。

    许多人都露出怦然心动的神情。

    桑芷君有些担心:“我们真的不会弄出乱子吗?”

    在她身边,姜维、杨笑东都露出心有戚戚焉的神情。实在太火爆了,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里是最受欢迎的马戏团,而不是战部。每天都有大量人的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就是为了一睹塔炮的威力,把重云之枪的营地挤得满满。还不时有人,跑过来交流塔炮炼制之法、改良之法等等。

    直接导致重云之枪的行军速度大为缓慢。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们应该早就和押解镇神锋的神畏裁决两部回合。

    更让姜维等人感到心惊肉跳的是大家对于塔炮得狂热,上次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还是长老会公开元力池的炼制之法,号召大家前往蛮荒建城。

    然而长老会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崇高,但是他们松间谷,只是一个小势力。

    塔炮风潮的狂热,直接从火修的身价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柠檬营地招收火修的时候,当时吸引了大量的火修蜂拥前来。当时的火修非常落魄,血灾爆发没过多久,火燎原就沦陷。火元材料的价格迅速飙升到非常高昂的地步,火修们无法支撑日常的修炼,同样的处境,还有土修。

    雪熔岩的出现,吸引了火修的目光,他们纷纷跑到柠檬营地来寻找机会,才会有当时的盛况。

    重云之枪基本以火修为主,师雪漫挑选的都是能够撑过火池考验的火修。这些火修,性情坚韧,能够承受极强的痛苦,从来不叫苦叫累,对机会异常珍惜。虽然他们的实力普遍偏低,但是对于自家出产雪熔岩的重云之枪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

    但是随着塔炮风潮的兴起,现在火修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任何一位火修,都能够轻易找到一份薪水出色的工作。而那些实力出众的火修,更是遭到哄抢。

    当然,所有的火修,都被要求重新修炼,学习操控塔炮。

    塔炮大师成为火修当下最热门的晋升方向。

    姜维等人是亲眼看到,大家的疯狂,是如何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变得不受控制。

    师雪漫想了想,坦然道:“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你们有谁能想得到更好的办法吗?”

    其他人纷纷摇头。

    说实话,就连公开塔炮之术,他们都没有气魄。在重云之枪内部,大家对公开塔炮之术,有着不同的意见。但是师雪漫的理由说服了大家,而且师雪漫的威望,也让大家选择了相信。

    “再说。”师雪漫眨了眨眼睛:“反正有艾辉在,大家总不会吃亏的。”

    大家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

    师雪漫脑海中忽然浮现那天风雪中,身后传来的气急败坏大骂,清澈得凛冽的眼眸,一下子柔和起来。嘴角绽放一抹微不可察的笑容。

    只有最熟悉她的人,才能发现此刻的师雪漫心情很好。

    桑芷君有些讶然:“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师雪漫露出调皮之色:“我在想,那个家伙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姜维哈哈一笑:“估计会很头痛吧。”

    师雪漫的目光扫过大家,发现大家脸上的忧色不知不觉中消失。大家都愿意跟着艾辉,大概就是因为那些复杂而棘手的事情,都可以丢给他去烦恼吧。

    黑鱼嘴山的山顶,艾辉独自坐在山顶的岩石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习惯了一个人坐在这块岩石上发呆、远眺,或者沉思。

    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再也没有下过雪。

    以前艾辉不喜欢下雪天,实在太冷。现在觉得,风雪漫天似乎景色更好一些,别有一番味道。

    遇到一些重要的问题,他就会独自一人,坐在这里慢慢思索。他不算一个有急智的人,阴险的傍晚同学还没有从闭关中醒转,没有人商量,他只能自己慢慢地想。

    一个胖乎乎的身影,艰难地爬上山顶,气喘吁吁。

    安丑丑一屁股坐在艾辉身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道:“独自赏景,多孤单,丑丑来给艾兄做个伴。”

    艾辉有些无奈,安丑丑这家伙不光是胖,脸皮还厚。想到另外一个胖子,好像也是如此,难道胖子的天性?

    安丑丑索性半瘫在岩石上,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艾兄可是难做决断?”

    艾辉摇头:“没什么难以决断的。”

    “哦,艾兄这是决定了?”安丑丑的绿豆眼闪过一道精光,自信一笑:“你我正好互补,合则两利,是双赢。新民的人口众多,但是缺乏世家的积累。如今有艾兄的天才创意,可谓如虎添翼。艾兄的名字,注定会和王师一样,流传千古,被世人铭记。”

    艾辉笑了笑,不出声赞同也不出声发对。

    自打受伤之后,艾辉感觉自己的心境越来越平和,整个人也变得更安静。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弱化,还是剑云的缘故,心神空灵剔透,清澈高远。

    许多平日里视而不见的细节,如今却总是不时惊艳了他,细腻而真实,令他莫名感动。

    杀伐之气不知不觉中消减了许多。

    如果说,以前的艾辉,就像一把出鞘的宝剑,寒光闪烁。那么现在的艾辉,看上去温和安静,锋芒藏于匣中。

    安丑丑的心情不错,兴致盎然:“艾兄的想法创意,真是天才。不知那上面建塔的铁架子是何物?我看它速度奇快无比,甚是犀利。”

    他脸上看似随意,心中却是凝神以待。他当时看到庞然大物飞起来的时候,大吃一惊。

    安丑丑的目光老辣,一眼就看出此物的不凡。

    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类似镇神锋的装备。镇神锋脱胎于【以城为布】,是王氏理论的深化。倘若说这世上除了长老会,谁最有可能炼制出镇神锋,那一定是艾辉无疑。

    之前也有人对艾辉到底学到王守川几分本事还有些怀疑,但是当塔炮出现,大家才知道,艾辉在王氏理论上的造诣极深。雪熔岩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够仿制,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是风车剑。”艾辉看了安丑丑一眼:“难道丑兄对剑修的东西也感兴趣?”

    安丑丑皱起眉头:“剑修?”

    他没想到那是剑修之物,顿时失去兴趣。剑修虽然近些年声势不错,但是最大的流派是昆仑剑盟,在安丑丑等人眼中,昆仑天锋是叶夫人忠实的走狗,自然很少人会去昆仑学习剑术。因此新民之中,剑修的数量很少,而且水平都不高。

    艾辉点头:“唯有剑修方能使用。”

    安丑丑本来还很看好风车剑的前景和用途,此时道:“那真是可惜了。我看它速度快若闪电,远超当今的其他飞行之物,用在战场,无论是突进还是奔袭,都是绝佳之物。”

    艾辉不得不承认,安丑丑虽然其貌不扬,个人的实力也非常差劲,但是对新事物有着极为敏锐的洞察力。

    安丑丑话题一转,腆着脸道:“不若艾兄帮我们新光城也设计一个?”

    好吧,不光是洞察力一等一,还有脸皮的厚度,也是一等一。

    艾辉懒得搭理这个家伙。他知道这类家伙的德性,绝对是打蛇上棍,给一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主。

    看艾辉不搭理他,安丑丑也不生气,嘿嘿一笑。

    山顶风大,吹得有点凉,夜色逐渐降临。

    “说实话,我还没有习惯野外的黑夜。”安丑丑忽然自言自语,像是缅怀又像是回忆:“以前在五行天的时候,夜晚到处都是灯火辉煌,就像满天繁星。晚上可以随便去哪里,不会有荒兽,不用担心安全。街上到处都是夜宵摊,大家可以玩到很晚,行人如织,车水马龙。大人物争来争去,小人物也可以活得安心。”

    艾辉默然,他想起了松间城。

    最普通的偏僻小城,载满人间烟火,美丽得就像一个梦境。身处其中的时候,觉得乏善可陈,抱怨日子无聊透顶。可是当战火来临,挣扎于生死、鲜血之间,人们多么渴望回那平凡普通的日子,哪怕一天都好。

    “艾辉,你是新民。”

    安丑丑目光直视艾辉,神情肃穆。

    “我们新民不应该被奴役,不应该被践踏。艾辉,无论如何,不要拖到大师之光出世,那时候一切都没有意义。大师之光,比你想象的更可怕!那个女人是个疯子!”

    安丑丑神色狰狞,面容扭曲,眼中流露出深入骨髓的憎恨和仇视。

    艾辉一阵恍惚。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