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苍白的火
    师雪漫放弃刑山,加入阵地的厮杀,立即稳住了局面。

    就在此时,师雪漫忽然心生感应,她猛地朝阵地望去,脸上难掩喜色。

    诸多塔炮之中,一座塔炮突然变得异常明亮,炮身浮现一圈圈亮白的纹路。当光芒亮起的时候,空气突然变得异常压抑,就像天空被一只无形的手压下来。

    天空的刑山脸色大变,对方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晋升大师!

    当他的目光落到塔炮,意外地发现赫然是之前从他手中溜走的那个胖子。

    刑山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此刻毫不犹豫地扑向地面亮起的那座塔炮。

    绝对不能让对方顺利晋升大师!

    刑山心中升起强烈的危险感,他有一种预感,这一炮必然石破天惊,威力惊人!在平时,多一位大师少一位大师,作用有限得很。但是在眼下这般胶着拉锯战的状态,双方任何一点改变,都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双方死伤惨重,激战到现在,都早已经精疲力竭。大家靠的都是一口气撑着,这口气谁要是先撑不下去,那就输了。

    在当下战局,输了只有一个结果,全军崩溃,一败涂地!

    刑山顾不得自身安危,怒吼一声,猛地一夹身下的头狼。瘸腿的头狼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听到主人的命令,它嘶鸣一声,浑身腾得冒出极为鲜艳的红色火焰。

    那是它的血核之火。

    血核之火烧完,它就会化作飞灰消散在空中。

    鲜红的血核之火包裹着刑山,滋养着刑山枯竭的身体,火舌就像调皮的舌头,舔舐着刑山的身体,饱含眷恋和不舍。

    火焰中,满脸鲜血的刑山,眼泪无声流淌下来。

    头狼昂首甩头,猛地背脊一弓,震飞背上的刑山。它一踏虚空,化作一道红色流火,朝地面光芒明亮的塔炮冲去。

    流火呼啸,恍如星辰坠落。

    空气震颤,一道雪白的云气,忽倏从半空横扫而至,击中流火。

    嘭!

    四溅的火星之中仿佛有狼呜咽悲鸣,火星黯淡,化作苍白飞灰,漫天飞舞,随风消逝。

    师雪漫亦被反震之力,震得飞上天空。

    咚!

    重重的轰鸣,就像在整个战场的上空狠狠敲了一记重鼓,所有人的心头一跳。没有等他们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他们的视野被耀眼的白色光芒占据。

    白色光芒还未散去,陡然变得更加明亮。闪耀的白色火光,如同一朵娇艳的金属花朵在地面骤然怒放。

    在空中急速升腾舒展的白色火浪,就像展开的花瓣,带着死亡的气息,横扫大片战场。

    血修来不及闪避,白色火浪席卷而至。

    距离近的血修瞬间被白色火焰吞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飞溅的白火,密集得就像雨点,袭击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战场。

    大量的血修身上都沾染上白火。

    指头大的白火,没有引起血修的注意,他们还没有刚才那次惊世骇俗的炮击中回过神来。但是很快,钻心蚀骨的痛苦把他们从震惊中拉回来。

    他们惊恐地发现,沾染在身上的白火,竟然扑不灭!

    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都无法熄灭这种诡异的苍白火焰。

    惊恐的尖叫和惨嚎声此起彼伏,他们此刻,看不到半点之前的血勇和疯狂。在面对他们也无法理解的未知,同样的恐惧。

    有的血修沾染的白火不多,心一横,连皮带肉把沾染火焰的地方剜下来。鲜血淋淋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白色火焰吞噬。每一位目睹此幕的人,心中都是一冷。

    沾染多处的血修,此时只能哀嚎惨叫,声音凄厉,闻者毛骨悚然。

    刑山手脚冰凉,神色惨然,他想过胖子的这一炮必然非同凡响,但是眼前白火之诡异,依然超出他的想象。

    刑山绝望地闭上眼睛。

    胖子这一炮,对烈花血部士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满地翻滚惨叫哀嚎的同伴,恳求队友给自己一个痛快,没有人能够熟视无睹。

    那是来自地狱的魔鬼火焰。

    师雪漫看到如此惨状,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胖子。这么诡异的白火,胖子的大师之道到底是什么?

    刚才还喊杀不断的战场,变得安静,所有人都被胖子这一击给震住。

    幸存者满脸惊恐地看向魔鬼。

    胖子全身的红光渐渐退去,就像烧红的炮膛变得冷却。全身的毛孔就像打开了阀门,汗水瞬间涌出来,滋滋滋,汗水蒸腾成滚烫的雾气,在胖子的身上留下白色的盐渍。蒸腾的雾气翻腾,就像火山喷发的烟雾,又像是刚刚打开的地狱之门,胖子铁塔般的身体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全身的盐渍就像冰霜一般蔓延,更增加一份诡异和冰冷。

    胖子的目光发直,嘴里呢喃。

    “活下来……我要活下来……”

    他直挺挺仰面而倒。

    血修们看到那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可怕家伙倒下,下意识地欢呼。从白光闪烁开始,到刚才这段时间,堂堂烈花血部,竟然被一个胖子给吓得忘了反抗。

    天空的刑山却没有半点高兴,他听到了剑啸。

    天锋部来了!

    一道凛冽的剑光,破空而至。

    带着面纱的昆仑天锋,出现在战场。面纱后的美眸扫过战场,满地的尸体,告诉她刚刚这里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

    美眸含霜,杀气肆意,她深吸一口气:“师部首,昆仑来迟!”

    话音未落,只听得天空传来一阵密集的剑啸。

    咻咻咻!

    天空亮起一道道剑光,天空的身影不断增多,天锋部抵达战场。

    昆仑天锋不欲多言,目光一沉,寒声道:“杀!一个不留!”

    漫天剑光,有如雨下。

    昆仑天锋的目标锁定刑山,素手轻轻一招,剑光就飞向刑山。

    刑山露出失望之色,他本来以为昆仑天锋年轻气盛,看自己没有反抗之力,肯定会想着生擒让他。

    没想到对方如此小心。

    刑山露出轻蔑之色:“我辈豪杰,岂可死于妇人之剑?”

    他剩下的左掌,蓦地插入自己的胸膛,掏出血淋淋的心脏。啪地捏碎,爆出一蓬血雾。身体迅速枯萎,化作飞灰。

    昆仑天锋嗅到空气中的香甜,脸色微变,手掌一引,剑光盘旋,卷向血雾。

    剑光卷着血雾冲天而起,越飞越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飞到高空深处,扎入狂暴的金风之中。剑光和血雾,就像冰块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神之血对元修的研究从来没有停止过,元修对神之血的研究,这些年也一直在进行。

    如今血修的血毒比以前更加霸道猛烈,对土壤和植物的污染非常惊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丢入深空之中。

    深空狂暴的金风,可以把血毒彻底消融。

    地面幸存的血修,不甘心引颈待戮,疯狂反扑。部首自杀,他们陷入包围,知道今天已经无法幸免,临死之前也要做困兽之斗,拉一两个垫背的。

    凛冽的剑光,也难掩血芒闪耀。

    短短的时间内,天锋就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昆仑天锋面沉如水,心中却是暗自震惊,烈花血部到了这个时候,竟然都没有崩溃。可以想象,刚才重云之枪,经历的战斗是何等的惨烈。

    能够一对一抗衡烈花血部不落下风,还给对方带来如此巨大的杀伤,重云之枪的战斗力需要重新衡量。

    当兵人部抵达战场时,战斗已经结束。

    铁兵人看到满地的尸体和一片狼藉的战场,他面色凝重,脑海勾勒出异常惨烈的战斗场面。

    师雪漫正在巡视营地,鼓励伤员。

    铁兵人看到师雪漫的时候,目光露出惊色:“你……”

    师雪漫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立即闭嘴。拎着云染天,师雪漫把整个营地走了一遍,每个人检视了遍,才把剩下的工作交给姜维。

    她带着昆仑天锋和铁兵人走到偏僻处。

    昆仑天锋目光带着忧色,向铁兵人解释道:“她强制压缩云海中的水元力到体内,现在留下很多杂质,很难祛除。”

    师雪漫倒是很平静:“形势所迫,要不然连命都没有。元力受些损失,并无大碍。”

    铁兵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想到师雪漫刚才阻止自己说出来,先检查营地鼓励士气,不由肃然起敬。

    想了想道:“这次你们的伤亡严重,不如退到后方,修整一段时间。你好好养伤,预备役补充进来,也需要修炼一段时间。”

    昆仑天锋提醒道:“按照时间,镇神峰也应该快送到。我们不如先去接收镇神峰。烈花血部都是如此厉害,我们胜算不大。如果有镇神峰相助,局面就要好得多。”

    铁兵人此时已经知道,就在刚才,昆仑部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他闻言点头:“好,那我们就全都先退回去,接收镇神峰。烈花血部覆灭,引发的震动只怕不是我们三个新手兵团能够承受的。当下,与神畏裁决两部汇合,才是正途。”

    师雪漫觉得有道理,爽快道:“那大家一起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