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交锋
    率领烈花血部冲锋的是另一位副部陶风,陶风和祖春的感情深厚,得知祖春已死,目眦欲裂。一心想替祖春报仇,看到重云之枪的阵地,恨意流露,双目充血。

    他振臂怒吼:“杀!一个不留!”

    将士轰然应诺:“杀!一个不留!”

    巨大的声浪中,陶风和胯下的烈花夜狼周身亮起一团血色光芒,其他将士周身也亮起血色光芒。血光彼此相融,合为一体,气势陡然暴涨。

    杀气冲天而起,恍如实质,如同一把疯狂突击的血色重斧。连他们头顶高空的厚厚云层,都被冲天而起的杀意,从中切开,一断为二。

    凝实的血芒,包裹着整支烈花血部。每名将士、每头烈花夜狼的动作、节奏,都开始变得越来越接近,越来越一致。

    气势愈高涨,声势愈骇人。

    咚咚咚!

    数千人如一人,每一次狼蹄落下,如同敲在地面的重鼓。红芒重锋面前,树木岩石一触皆化作粉碎。

    当看到烈花血部直接把一个七八丈高的小土坡踏平铲飞,就连素来沉得住气得姜维也不由为之色变。

    如此恐怖的声势,在之前的神之血战部身上从来没有看到。

    难道这才是神之血正规战部的真实实力吗?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眼前的局势到最紧要的关头,他瞪大眼睛,摒住呼吸。

    轰轰轰!

    瞪大眼睛的姜维数着烈花夜狼的步调,在他们面前,就是王小山布置的流沙坑带。

    陶风带领的烈花血部,就像狂飙的血色重斧,一头扎入到流沙坑带之中。

    姜维瞪大眼睛,他忘了呼吸。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的法子能不能有用。这个办法,是他平时推演的时候构思而出的,当时觉得肯定能行,但是此刻亲眼目睹烈花血部冲锋的骇人声势,他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烈花血部!

    嘭!

    流沙坑带的最外缘突然炸开,比油脂更滑腻的流沙,在惊人的冲击力之下,溅得高高飞起,就像掀开的一匹褐色厚丝锦,泛着丝滑细腻的光泽。

    狼背上的陶风身形一晃,他和身下的烈花夜狼心意相通,立马察觉到不对。

    有埋伏!

    他脑门一跳。

    但是此时此刻,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双方的距离近在咫尺,他都够清晰地看到对面元修脸上的恐惧和惊骇,顿时心中一定。

    他太熟悉这样的表情!

    一旦踏过这段距离,冲到阵地,对方一定会崩溃!

    陶风脸上浮现狞笑,怒吼:“冲过去!”

    姜维瞪大眼睛,不过他的目光却不在最前方的陶风身上,而是死死盯着陶风身下烈花夜狼的脚下。

    狼蹄溅起的褐色流沙就像掀开扬起的丝绒锦布,泛着耀眼的光泽。

    但是它没有断!

    姜维的嘴角绽放喜色,是的,它没有断!

    小山立功了!

    狼蹄周围包裹的血芒,就像刀锋一样,普通的岩石早就被切割得支离破碎,但是看上柔软异常的流沙,却没有断!

    紧随陶风身后的烈花血部战士也冲入这片流沙坑洞带。

    他们的身体也不由一晃。

    笼罩整支战部的血芒陡然黯淡了一分。【血斧冲锋】是烈花血部所特有的冲锋方式,所有人的血灵力融为一体,声势浩大,无可抵挡。但是【血斧冲锋】对战部的要求很高,大家的步调、节奏,包括血灵力的运转,越是一致,威力越大。

    完美的【血斧冲锋】,万千人宛如一人,共同心跳,共同呼吸,血灵力运转一条,同起同落,同进同退,攻城拔寨,无人可挡。

    姜维研究过烈花血部,大致知道【血斧冲锋】的特点,知道对付这类冲锋,最重要的不是迟滞敌人,也不是增强防御,而是要打乱对方的节奏。对方的节奏越混乱,冲锋的威力就越小。

    他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怒吼一声:“塔炮,杀!”

    轰!

    第一声轰鸣,是来自胖子操控的塔炮。

    白光在空中一闪而逝,准确没入烈花血部之中。

    胖子这一炮非常狡猾,他没有选择最前方的陶风,而是瞄准了队伍的侧肋处。

    白光洞穿五名血修,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个血洞。

    周围的血修一阵骚动,曾经被他们视作牢不可破的血芒,在白光面前脆弱不堪。虽然死的只有五人,但是对血修的震撼很大。

    其他塔炮也反应过来。

    轰轰轰!

    轰鸣声不绝于耳,白光不断从塔炮喷涌,没入烈花血部的队伍之中。双方的距离太近,这么近的距离,并不容易失手。只有两座地火塔炮,因为操控的元修过于紧张,落了空处。

    来自松间谷的杀器,展露峥嵘。

    被地火塔炮击中的血修,并不会血花飞溅,只有在身上留下一个脸盆大的贯穿窟窿。这么大的伤口,在身体的任何部位,都足以致命。

    看到身旁的战友,身体突然出现一个如此可怖的伤口,能够清晰看到身体内的内脏骨骼,然后一声不吭栽倒在地,其他人难免出现惊慌。

    就像重云之枪的元修们第一次见到【血斧冲锋】,烈花血部的神修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地火塔炮。

    艾辉在刚开始炼制地火塔炮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何瞎子抱怨炼兵火焰不够好,然后顺便吐浆兽的喷鼻废品利用一下。

    他绝对想不到,有一天,地火塔炮能够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武器。

    天空的刑山等人,脸上变得难看。

    从天空俯瞰,能够看得更清楚。他们亲眼看到烈花血部是如何锐不可挡,而当他们进入对方的陷阱带,就一下子变得迟滞混乱。尤其是笔直炽亮的白色光芒,就像来自死神的目光,使烈花血部陷入更大的混乱之中。

    刑山身为烈花血部部,他很清楚【血斧冲锋】的优劣。

    看到下方开始变得绵软无力的血斧冲锋,他知道必须要做点什么,否则哪怕最终的结果是胜利他们也会付出更大的伤亡。

    他沉声道:“你们下去!”

    烈花血部有七位神通血修,祖春身亡,陶风和另外一位神通血修在率队冲锋,在刑山身边还剩下三人。

    三人也知道到了关键时刻,齐声应诺:“是!”

    他们都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老手,立即分散开来,从各个方向向下俯冲。在半空中,他们纷纷唤醒神通。

    一人后背沿着脊柱长出一排骨刺,四肢变得粗壮,身体变宽,他的皮肤变得粗糙厚实,覆盖一层层细密的鳞片,尾椎生长出带刺的尾巴。他的眼睛变成杏仁状,散着冰冷的气息。

    一人后背生长出一对黑白相间的羽翅,指甲变得尖锐弯曲,目光异常的锐利,口中出的声音类似鹤唳。

    第三位却是一位女子,她身后长出一对宽大斑斓的薄翼,托着她娇小玲珑的身体,宛如大号的彩蝶。

    刑山没有动,他的断臂虽然没有生命之忧,回去之后只需要去趟兽蛊宫也能恢复如初,但是此刻却是血气大亏。而且师雪漫的枪芒,在他的体内不断撕裂,虽然不致命,但是对他的战斗力大为影响。

    三名神通血修冲向阵地,目标赫然都是桑芷君手中的师雪漫。

    只要抓住师雪漫,他们这次的行动就成功了!

    而且师雪漫身为重云之枪的部,深受爱戴,倘若抓住师雪漫,完全有可能迫使重云之枪投降。

    三人的度很快,从不同的方位,划出三道诡异的弧线,扑向桑芷君。

    桑芷君仿佛若有所觉,抬头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下一刻,在桑芷君怀中人事不知的师雪漫突然消失。

    不好!

    挟裹着凝实云气的枪芒,就像旋转的陀螺,在三人视野中急扩大。

    三人肝胆俱裂。

    师雪漫和刑山交手的过程他们全程目睹,师雪漫恐怖的实力和炉火纯青的枪术,早就在他们心中种下难以战胜的种子。

    当师雪漫毫无征兆暴起,他们第一个想法是,上当了!

    呼啸的云气和凛冽刺骨的枪芒,哪有一点虚弱的征兆?半空中师雪漫的残影模糊不清,但是唯独那清冷的眸子,坚决如铁得令人心悸。

    彩蝶血修度最慢,她脸上浮现绝望之色,双手不断洒出斑斓的光雨,斑斓的光雨之中,幻象丛生。

    她不知道,师雪漫心志之坚,连艾辉都甘拜下风。在师雪漫的修炼道路中,她从来没有遇到心魔之类,就是得益于她远常人的心志。她的老师安木达对她的指点很少,直言她只要照着自己的道路走下去即可。

    枪芒毫不费力地刺穿斑斓光雨,穿透了彩蝶血修的身体,枪身缠绕的云气重若万钧,轰在她娇小玲珑的身躯上。

    斑斓透明的薄翼,断裂撕碎,飘散在空中。

    余势未绝的枪芒到了蜥蜴血修的身后,蜥蜴血修怒吼一声,全身血芒暴涨,身体一摆,长满骨刺的尾巴一甩。血芒倏地流入尾巴,骨刺根根耀眼赤红,就像刚刚从火炉中烧红的铁钉。

    赤红骨刺的尾巴拍向枪芒!

    然而呼啸凛冽的枪芒,却突然一抖,擦着赤红尾巴,以极为巧妙的角度,钻进蜥蜴血修的下巴。

    蓬!

    血雨洒长空,枪芒贯白虹!

    师雪漫孤影单枪,悍然突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