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冥河蛮牛
    刑山从深坑中站起来,拎着他的重斧,轻轻一跃,跳出坑外。头狼也跟着跳出深坑,抖了抖浑身的泥土,盯着师雪漫的目光,透着忌惮和仇恨。

    看着恍若没事人一般的刑山,师雪漫不得不承认,血修的身体之强悍,远超过元修。和血修交手多了,就会发现血修的生命力之顽强,身体之强悍,甚至超过血兽。

    “好枪法!”

    刑山由衷赞道。

    师雪漫的枪法,没有半点炫目之处,就好像和任何一家道场传授的基础枪法都没有任何区别。

    可就是这样不起眼的枪法,偏偏生出无法可挡之感。

    刑山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市井屠夫,他明白这是枪法经过千锤百炼之后的返璞归真。如果这样的枪法出现在像乐不冷前辈等人身上,是理所当然,出现在一位少女身上,却是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刑山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头狼,师雪漫刚才那一枪力量惊人。哪怕明知道,头狼没有那么脆弱,但他还是很心疼。

    头狼的脑袋亲昵地蹭了蹭刑山宽大的手掌,就像一只温顺的大狗。

    刑山的目光变冷,他伸了个懒腰,活动四肢,背后的脊柱一根接一根地亮起来。

    他神情平静:“在下刑山,见过师小姐。久闻师小姐大名,如雷贯耳,今日能有机会一睹芳容,三生有幸。”

    平静的语气下酝酿着风暴。

    师雪漫暗自凛然,感受到对方气势在不断攀升。

    上一场战斗中,师雪漫也见过不少血修高手,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和刑山相比。

    当对方自报家门,师雪漫才露出恍然之色,目光扫过其他战士,点头道:“原来是烈花血部的刑山部首。”

    随着双方的冲突日益激烈,双方彼此之间也越来越熟悉。神之血战部也从一开始的神秘,逐渐被世人知晓。

    “没想到在下的名字也能入师小姐之耳。”刑山突然放声大笑,意态狂放,他拎起重斧:“师小姐枪术超群,令人佩服。今天痛痛快快打一场。”

    话音刚落,暴虐的气息冲天而起。

    咔咔咔!

    刑山全身骨骼响起炒豆子般的爆裂声,他身体就像吹气球般膨胀,原本就是一座小山的体形,变得更加魁梧高大。身高足足有一丈**,宽肩阔背,毛发浓密粗壮。他的皮肤变得黑亮,泛着强烈的金属光泽。一块块强壮的肌肉,像钢铁浇铸。黑色的甲胄被撑开,深深嵌进他的皮肤内,就像一片片黑色的鳞片。

    他的脑袋,长出一个骨甲头盔,头盔两侧生长出两道尖锐锋利的牛角,寒气逼人。

    师雪漫表面保持平静,心中却是暗自警惕。

    如此古怪的一幕,之前的战场,从来没有见过。

    蒲扇般的大手掌,抓起重斧,就像拎着一根稻草。原本巨大得有些不协调的重斧,在此时的刑山手上,却是正好。

    恍如实质的凶厉之气冲天而起,席卷全场,天空仿佛暗了下来。刑山仿佛从蛮荒深处走出的千年荒兽,震慑全场。

    就连见惯了老大威势的烈花血部的战士们,此刻也忍不住后退半步。

    刑山脚边的头狼一声怒吼,抖动全身。

    咔咔咔。

    它的身体急剧膨胀,浑身毛发粗硬如针,原本小牛犊一样的体形,膨胀到如同大象一般。本来飘浮在它周围的烈花,腾地化作一团团鲜红的火焰,吸附在皮毛上。利爪散发红光,如同刚刚从火炉中拿出来,烧得通红。森森白牙,急速生长,更粗更锋锐,牙齿间缭绕着缕缕火焰。

    刑山翻身坐上头狼背上。

    师雪漫眉目低垂,右腿后撤半步,手中的云染天直指前方。

    刑山双腿一夹,头狼猛地冲出去。

    “接我一斧!”

    厉喝如春雷暴绽,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失去了刑山和血狼的身影。

    师雪漫冰山般的眼眸微微一眯,左腿踏出半步,手中的云染天毫无花巧刺出。

    当!

    震破耳膜的金铁撞击声,突然在大家耳边炸响。白色的雾气和红色的血芒交织而成的圆形气浪,就像红白风暴,横扫四方。血修们脸色一变,纷纷格挡。混在红白光芒的飞溅泥土和碎片,破坏力惊人,打在盾牌上火星四溅。

    实力稍弱的血修,被打得连连后撤,身体一颤,口鼻溢血。但是此时谁也顾不得擦血,双目紧紧盯着场内。

    两道身影一触即分,重新拉开百丈。

    在两人之间,一个半亩大小的坑洞,触目惊心。

    众人还没有从刚才碰撞的余波中恢复,两人已经同时消失。

    快到肉眼难以捕捉的身影,在空中不断闪现、碰撞。

    密集的枪斧撞击声,震得人心慌。

    每一次碰撞,都是石破天惊,激荡起的波纹就像圆形的红白斩轮,横扫过周围。所过之处,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拍碎。

    苦不堪言的烈花血部不断后退,大家心中骇然,高手之间的碰撞,莫说是插手帮忙,竟然连围观都充满危险。

    师雪漫越战心中越是凛然。

    比起之前,唤醒神通的刑山简直判若两人。血修的神通,有太多匪夷所思的地方。刑山的力量提升了十倍有余,之前被师雪漫一枪挑得倒飞,如今却能够轻松接下来。血灵力也发生诡异的变化,每一斧都缭绕着一层厚实的红色血芒。

    红色血芒带着强烈的黏滞之感,凶厉的意念好几次都差点穿透她的枪芒,凶险异常。

    头狼也变得更加厉害,异常狡猾。

    这才是真正的血修高手么?

    然而刑山心中的惊讶,不比师雪漫轻半点。

    他的神通是非常罕见的【冥河蛮牛】。

    在修炼的时候,刑山体悟到自己的血液中一缕沧桑蛮古的气息,唤醒了【冥河蛮牛】的神通。

    传言中冥河蛮牛是生活在连通生死的冥河之中,是极少数介于生死之间的物种。它们力大无穷,性情凶蛮。而且它们浑身缭绕着冥河血水,生灵一旦触及,便会拉入地府之中。

    上古物种,如今看来无不是神通广大,匪夷所思。

    刑山身上的【冥河蛮牛】血脉非常稀薄,但是觉醒神通之后,依然能够让他变得极为凶悍。

    在往日里,一旦他唤醒【冥河蛮牛】,对手就会马上被他压制。

    全身各方面的素质提升惊人,力大无穷,普通攻击在他手中都会变得无可抵挡。全身的肌肉皮肤,坚硬如铁,防御力极强,他在和属下比试的时候,曾经徒手格挡刀剑,可见一斑。

    血灵力不仅变得雄浑恍如实质,而且多了冥河气息,变得更加诡异难测。

    他本以为唤醒【冥河蛮牛】之后,能够全方位压制师雪漫。没想到师雪漫竟然稳稳地接下他的攻击。每当他增加威力,师雪漫的长枪,威力也会随之增加。

    更让刑山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师雪漫的枪招,力量竟然不落下风!

    师雪漫的云染天周围缭绕着数条如同丝带的云气,这些看似轻柔的云气,力道居然出奇的霸道厚重!

    男人女人生理构造不一样,决定了男女很多方面的差异。力量是最典型的方面,很少有女子的力量能够和男子媲美,更何况还是开启了【冥河蛮牛】的刑山?

    难道师雪漫是铁打的吗?

    如果他知道师雪漫的绰号是“铁妞”,就一定不会这么吃惊。

    连续的硬碰硬,也让刑山杀的兴起,凶性大发,怒吼一声,再次朝师雪漫冲去。

    师雪漫亦是遇强更强,遇挫更勇的性格,冷哼一声,没有停留在原地,腾空而起,手中的云染天化繁为简,枪身散发的云带,随风舞动。

    刑山丝毫不惧,身下头狼一跃而起,踏空而行,化作一道红影。

    轰轰轰!

    天空不时亮起光芒,恐怖的劲气四溢。

    下方诸人仰着脸,目眩迷离,天空的两道身影极快,他们只能看到白色的云气和红色的血芒,在空中不断碰撞。

    如雷霆般的轰鸣不绝于耳。

    两人的战斗风格完全不同。

    师雪漫的枪术高超,硬生生靠枪术,就能够挡住刑山势大力沉的攻击。那些修炼枪术的血修,此时个个睁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师雪漫的枪术,确实达到匪夷所思的境界。

    而刑山的攻击,大开大阖,势大力沉,雄浑无比。每一斧必然是血光滔天。大家都领略过老大斧头的血光,那可是沾上一点,都是侵入骨髓,歹毒异常。

    刑山和头狼心意相通,一人一狼,力量完美契合,冲击力十足。

    明显看得出来,师雪漫对刑山的血芒十分忌惮,不敢沾染半点。不过她枪身缠绕的云气带,柔如丝带,变化无穷,重如山岳,霸道刚猛,总是能在关键时候,拍散诡异的血芒。

    师雪漫对血芒异常警惕,每一次碰撞,她都会感觉到有一丝水元力被血芒吞噬。

    刑山状若疯狂,威势惊人,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他身下的头狼也是嘶吼不绝于耳,不露半点疲态。

    师雪漫立即意识到,这么下去不行!

    对方在体力上优势比自己更大,拖入持久战,对自己非常不利。

    师雪漫蓦地收枪,朝高空飞去。

    “想跑?”

    刑山狞笑声如影随形。

    头顶就是厚厚的云彩,师雪漫忽然停下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