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刑山的实力
    在尚武的神之血,能够成为烈花血部的部首,刑山的个人实力绝对非常强横。十二次血炼,虽然比不上红魔鬼,但依然是第二高的记录。

    离开兽蛊宫之后,他并没有就此停滞不前,而是日夜苦练,不敢有丝毫懈怠。

    血炼就像是赌博,在揭开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赢是输。而一旦输了就不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刑山付出的汗水,也收到丰厚的回报。十二次血炼给他打下极为扎实的基础,血液里蕴含大量的珍贵材料。他的苦练,让血液中的药性缓慢释放。

    他的实力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是以一种稳定的趋势在提升。

    三十三根脊椎,他贯通了三十根,只差最后三根。在诸多神卫之中,这依然是一个极为骄人的成绩。

    胖子的一些天赋,让他惊叹,只不过是因为少见而已。两人之间实力的鸿沟巨大,刑山的随手一斧,就笼罩胖子所有的逃跑路线。

    胖子能够切断气机,但是对于这样的完全覆盖性的攻击,没有任何办法。

    无路可逃!

    所以当刑山挥出一斧的时候,胖子也马上明白自己陷入困局。

    实力的差距,让胖子没有任何办法可想,他心中一片绝望。

    强烈的恐惧,就像潮水一样淹没他。

    他的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他伸出一只手拔出身后连通雪熔岩的软管,塞进嘴里。

    咕嘟咕嘟!

    他就像沙漠中的旅人,口渴难耐,大口大口喝水。

    祖琰脸色大变,失声惊呼:“胖子!”

    清澈如水的是雪熔岩啊,那是甲等火液!只需要一滴,就能够毫不费力烧穿岩石。胖子竟然直接灌了两口。

    完了!

    祖琰脑袋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凡胎谁能够服用甲等火液?

    胖子吐掉软管,脸上的表情呆滞,看上去很古怪。雪熔岩进入身体,他体内的黯淡得几乎快熄灭的火元力宛如突然被浇上一盆热油,火势腾地起来,火元力顿时变得极为狂躁。

    源源不断的火焰,从胖子的身体内冒出来,这些火焰并不是通红,而是呈现出诡异的白色,就像刚才他眼眸中流动的火焰。

    胖子通红的脸颊,突然变得苍白,就像血色被抽得一干二净。脸颊的肌肉不时地抽动,让他看上去异常的狰狞疯狂。

    祖琰蓦地泪流满面:“胖子,你为什么不放下我……”

    解开冰封的时候,老师就曾经对他说,现在的世道,比以前要残酷惨烈得多。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思想准备和现实比起来,不值一提。

    胖子听不到祖琰的哭声,此刻他已经失去意识,他忽然做出一个非常古怪的姿势。他扬起伸直的右臂,左臂弯曲,手掌支撑右臂。

    挥出重斧的刑山,看到胖子没有逃,反而转过身。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知道自己也逃不掉吧。不过勇气固然可嘉,但是奈何实力太差,徒劳而已。

    但是当他看到胖子灌了一口水,然后摆出一个如此古怪的动作,也不由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传承?

    咚!

    一声沉闷的轰鸣。

    把肩膀上的祖琰,震得直接抛飞在空中。

    身在半空中的祖琰,看到另人惊讶的一幕,胖子笔直的右臂,就像炮管一样,猛地像后一缩。

    白色的火光,从胖子的笔直的右拳喷涌而出。

    祖琰大脑一片空白,这是什么拳法?

    对面的刑山眼睛一缩,寒光闪烁。

    白色火光看上去并不强烈,但是速度奇快,就像塔炮发动的炮击。大家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然后浓郁的血色斧芒,就像汹涌的怒涛撞上坚硬的礁石。

    轰!

    漫天的血光冲天而起,就像炸开的血雨,扑向天空。

    这一击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刑山老大的斧头有多硬,他们每个人都体会过,随手一斧他们需要四五个人联手才能抵挡得住。这胖子竟然用这么古怪的攻击,挡住了老大一斧!

    更何况刚才胖子还是一副被逼上绝境的模样。

    就在大家惊诧莫名的时候,胖子身形一晃,摇摇欲坠。

    原来是强弩之末!

    刑山嘴角浮现狞笑,手中的重斧再次扬起,身下的头狼开始哒哒哒地小跑。头狼对于今天被胖子屡屡逃脱也有怒火,小跑之后马上加速。

    咚咚咚!

    每一步砸在地上,地动山摇,流火和飞溅的泥土,就像风暴一样肆虐两旁的树木。

    “死!”

    一声怒喝,半空中人狼合一,斧光如血瀑布倒挂九川,从天而降,带着令人震颤的轰然呼啸,方圆百丈之内,无物可逃生!

    祖琰睁大眼睛,看着急速坠落的红色天空,大脑空白。

    今天要死在这里……

    胖子一动不动,就像木偶一样,他的脸色苍白得如同白纸。

    突然,一声极细的啸音,仿佛在遥远的地方响起,但是转眼间,就直抵眉间。

    一道蓝白的虚影,倏地凭空出现在胖子身前。速度太快,虚影模糊,看不清容貌,只有那激荡的马尾带着飞扬。

    和一点不断放大的枪尖。

    血瀑刀芒就像红色的窗纸,毫不费力,就被长枪刺穿。

    蓝色的苍穹铁枪尖钉在黑色重斧的斧刃上。

    刑山感觉自己被一头狂暴的荒兽一头撞上,可怖的力量让他的脸色大变,背后的脊柱从尾椎开始节节点亮。

    他怒目圆睁,全身肌肉鼓荡,口中暴喝:“破!”

    话音刚刚吐出,他就骇然发现,对方枪尖传来的力量,一波比一波更强。如果说他的斧芒像汹涌的怒涛,那一点枪尖,就是一片海!

    怎么……可能……

    惊骇绝伦的刑山视野两旁的景物飞掠,拉出一道道残影。身下的头狼,四肢紧紧伏在地面,但是无论它如何使力,依然无法停下来。

    砰!

    刑山的后背撞上一棵百年大树,树木瞬间化作粉碎,木屑横飞。砰砰砰,刑山身体不断震动,但是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前方不断拉开距离的那道蓝白身影。

    摧枯拉朽树木折断声,四肢如犁深深破开地面声,泥土飞溅乱石崩裂声,都难以掩盖一个英气勃发、自信从容的女子声。

    “来者师雪漫。”

    余势未绝,足足倒飞百丈还未稳住身形的刑山,惊恐地发现,远处的少女枪尖下压,赫然直指向他。

    师雪漫目光冷冽得就像雪山上的冰蓝天空。

    她的身形消失。

    不好!

    刑山眼角一跳,下意识把重斧挡在面前。

    如同雨打芭蕉,清脆的撞击声,就像雨点落在池塘泛起的顽皮涟漪。

    刑山的身体像筛子一样抖动,每一枪都是如此清脆,但是每一枪的力量是如此惊人,如此无法抵挡。刑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攻击,每一枪都是朴实无华,就像是标准的刺击。没有炫目的光华,也没有华丽的技巧,没有多余的变化,但就是无可抵挡。

    数十次的刺枪,汇集成一股。

    宛如所有的琴弦同时拨动,刑山如遭雷击,恐怖的力量汇集在他的重斧斧面。他和头狼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众人眼中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副光景。

    师雪漫突然凭空出现在刑山面前,而刚才还在倒飞的刑山连同坐骑,同时消失。

    半空中师雪漫从容撤步收枪,侧身横立,环顾四周,问:“何人来战?”

    烈花血部上下,面色发白,目光惊恐,无人回应。

    山林间话音未散,轰然震动在众人身后响起,刑山和坐骑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一窝蜂朝老大涌去。

    师雪漫身前,犁开地面半丈的深槽,笔直如划,延伸到数百丈开外。沿途树木山石,尽皆化作齑粉。

    祖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他彻底被震住。这是第一次,老师之外的人,给他如此强力的震撼。

    部首大人的实力竟然强到这么可怕的地步……

    不光是他,在师雪漫身后的杨笑东,也看得傻眼了。

    他以前可是和部首大人交过手,当时部首大人的实力虽然也很强劲,但是比起他们也只是略胜一筹。这才过去多久,部首大人就已经成长到这地步吗?

    杨笑东忽然有一种自己修炼到狗身上去了的错觉。

    师雪漫飘然落地,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动作,在场诸人眼中,却是风华绝代,睥睨天下。

    她头也不回:“杨笑东,带他们先走。”

    “是!大人小心!”

    杨笑东下意识地回答,不知不觉中,他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敬服。

    他抓起不省人事的胖子和祖琰,腾空而起,朝营地的方向飞去。他此时心中激荡,恨不得留下来和大人并肩作战。但是此时大人的命令,他不自主地服从。

    祖琰也是频频扭头,以前的时候,他只是听从老师的吩咐。但是此刻起,他早就把自己当做重云之枪的一份子。

    当看不到大人的身影,祖琰才扭转过脸,当他看清楚另一边的胖子,一下子呆住。

    胖子的手上竟然还吊着一人……祖春。

    昏迷中的胖子,就像抓着财宝一样,死死攥住祖春的腿。

    这家伙……什么时候抓回来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