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不扔就不扔
    胖子扛着两人,度依然不减。他就像一颗在地面飞快跳动的炮弹,或者像是一只跳跃的……野猪。

    庞大的身躯,竟然出奇的轻盈。

    只有落地的瞬间,就像炮弹砸进泥土,溅起一蓬泥土,声势骇然。

    胖子喘着粗气,全身的汗水雾气蒸腾,双腿就像灌铅一样,但是他不敢停留片刻。

    他感受到地面震动,脸上露出恐惧之色。以前的时候,有兽群呼啸而过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震动。此刻哪里会有什么兽群,刚才的波动,荒兽只有吓得逃窜的份,绝对不敢冲过来。

    只有一种可能,敌人的骑兵!

    胖子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咬牙切齿,足狂奔。

    震动越来越近,胖子都快哭了。

    阿辉,快来救我!

    胖子肩膀上的祖琰缓过神来。他本来就身受重伤,虚弱不堪。被胖子扛起来的时候,一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现胖子跑得挺快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原来平时胖子都是装的啊,这家伙就是懒。

    每次出去,都是祖琰带着胖子飞行。

    反应过来的祖琰立即觉得心安理得,带着胖子飞了这么多次,让胖子扛一次一点都不过分!

    但是很快,祖琰就后悔了。

    胖子跑起来是一颠一颠,落地极重,没有半点缓冲。没过一会,祖琰就被颠得头昏眼花,恶心要吐。他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更要命的是,胖子在山林间奔跑,就像一头灵活的野猪。

    野猪皮糙肉厚,当然就像没事人一样。但是迎面的枝桠、灌木、藤条,就像雨点般抽在祖琰身上。祖琰雪白的肌肤,血楞子不断增加,纵横交错,惨不忍睹。

    他有气无力地道:“你就……不能……好好跑吗?”

    短短的一句话,硬生生被胖子抖成三截,抖得祖琰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胖子的声音带着哭腔:“哪有那么多的废话!换你试试?”

    祖琰愣了一下,语气放柔:“你哭啥?累了就休息一下,不用这么着急。”

    胖子直接哭出来:“能不着急吗?敌人都要追上来了!”

    祖琰呆了一下,他凝神细听,脸色就变了,连忙催促:“快跑!快跑!跑快点!”

    胖子哭道:“我也想跑快点啊,要不你来?”

    祖琰满脸焦急,他在想怎么办,转过脸看到另外一边祖春那张死不瞑目的脸,顿时勃然大怒:“还背着这玩意干嘛?敌人都快追上了,快扔!”

    胖子不哭了:“不扔!”

    祖琰脸色一呆:“不扔?这都火烧屁股了,还不扔?”

    “这是我的战利品!我还没搜呢。”胖子语气斩钉截铁:“头可断,血可流,战场缴获不能丢!”

    祖琰:“……”

    背后的轰隆声愈明显,地面在颤动,光是声势都让祖琰脸色白。

    这个时候胖子反而冷静下来:“不要怕,其实没什么,我和阿辉在蛮荒的时候见过荒兽的迁徙,那场面,才叫一个壮观。”

    祖琰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胖子,平时胆小如鼠,各种懒,贪财到令人指的地步,到了这个时候都不肯把战利品扔掉,典型要钱不要命。可就是这么一个家伙,刚才干掉了祖春,默不作声自己改良了地火塔炮。

    现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没有抛弃他,还和他谈笑风生。

    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奇怪这么矛盾的人?

    祖琰很快就现,胖子跑的不是直线,弯弯曲曲,不断变换方向。

    他忍不住问:“怎么不朝营地的方向跑?”

    “傻啊!”哪怕是在狂奔中,胖子也不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以后记住啊,逃跑的时候一定不能跑直线,要不很容易被野兽追到。”

    祖琰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你怎么这么笨?这个问题简单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是咋晋升的大师?不会是走后门吧……”

    祖琰刚想反驳,背后轰隆声震耳,隐约看到人影。

    “在那!”

    身后遥遥传来厉喝。

    刚才还意气风的胖子脸色大变,惨叫一声:“妈呀!”

    脚下生风,就像一道旋风,在林间不断穿梭。

    刑山的目光,死死盯着远处滑溜身影肩膀上的尸体,他的脸色铁青,目眦欲裂。

    祖春!

    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刑山敢肯定,自己绝对不会看错。

    祖春跟随他多年,深得他的信任,两人之间的交情早就过普通的上下级。此时看到祖春的尸体,刑山心中悲愤莫名,厉声长啸。

    感受到主人的悲愤,烈花头狼也仰嘶声长鸣。黑色亮的毛上鲜红的花朵,腾地化作一朵朵火焰,缓缓脱离它的身体,飘浮四周。它周身没有一丝杂毛,漆黑滑亮就像绸缎,昂长嘶,神骏非凡。

    头狼的前肢猛地一踏地面,流火轰然四溢,它载着刑山腾空而起,朝远处逃跑的身影扑去。

    捕猎是它最擅长的本能,它的目光牢牢锁定狂奔的猎物。

    然而那个肥胖的声音就仿佛早就预料到,猛地身形一折,借助一棵大树挡住它的视线,紧接着几个连续而诡异的变向,头狼现猎物竟然挣脱了他的锁定。

    轰!

    头狼就像一座小山,重重砸在地面,四蹄喷涌的流火,带着呼啸混杂在飞溅的泥土之中,就像抡起宽大的重斧,方圆十丈之内的树木拦腰斩断,旋即被流火烧成灰烬,山石崩碎,碎石激射入林中,劲如重矢,出噗噗噗的声响。

    头狼在地面留下一个方圆数丈的焦黑深坑,再次腾空而起。

    深红如宝石的血眸有火焰在燃烧,它被猎物激怒。

    胖硕的猎物,异常狡猾,身形不断变换,滑溜得就像一条泥鳅。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有的时候借助树木遮挡,有的时候钻进密不透风的灌木。

    猎物总是能够巧妙切断它锁定的气机,头狼第一次遇到如此滑不留手的猎物。

    狼背上的刑山从暴怒中冷静下来,他本来就是枭雄一样的人物,越是愤怒越是冷静。他此刻就异常冷静,周身散着寒气。

    熟悉刑山的人,此刻一定会跑得远远。他们深知暴怒的刑山大人,是多么可怕!

    刑山冷冷盯着那个滑溜异常的身影,他心中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的最贼的探哨。真是人不可貌相,那么胖硕的身形,竟然能够如此灵巧!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体态如此的探哨,还如此厉害!

    不过,再厉害也只是探哨。

    他满脸冷笑,摘下挂在头狼身体一侧的黑色大斧。

    胖子的感受却截然不同,他浑身通红,就像喝醉了酒一般。之前的淋漓大汗如今反而全都看不到,脖子后面的青筋根根暴绽,瞪大的眼睛,满是恐惧。喷出气息越来越粗重,隐约可见红色的火苗。

    被扛在肩膀上的祖琰,能够听得到胖子如同重鼓的心跳,还有全身紧绷的肌肉。气息粗重到能够看到火苗,那是火元力消耗殆尽在燃烧透支的迹象。

    胖子……

    祖琰心中莫名的感动,鼻子酸,能够从冰封中醒来,就能遇到这么好的伙伴,真的太让人开心了。

    他不由道:“胖子,把我们扔掉吧!”

    胖子一声不吭,埋头狂奔,胖硕的身体全身都在颤动,就像一头疯狂的野猪。

    祖琰提高声音,大声喊:“胖子,快把我们扔掉!”

    胖子依然一声不吭,就像没有听到。

    祖琰察觉到不对,挣扎朝胖子的脸看去,浑身一震。

    胖子的瞳孔涣散,没有焦距,只有白色的火焰在流淌。

    松间谷。

    掌剑使的刺绣修炼,如今成为大家每天修炼空隙围观的对象。一个个铁血壮汉,手持绣花针,满头大汗小心翼翼刺绣的画面,实在太有喜感。

    旁边还不时响起艾辉怒其不争的训斥。

    “慢一点慢一点,那么快干什么?你手上拿的是刀还是斧?”

    “注意力集中,心神要稳,知道什么叫稳吗?就是你屁股后面有人拿刀要砍你屁股,你还从容不迫地绣完。”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老大,那屁股怎么办?”

    “屁股?”艾辉歪过头想了一下:“那只能绣完再补。”

    “哈哈哈……”

    大家笑得东倒西歪,浑然忘记了,当初他们在铁篓剑塔修炼被围观哄笑的记忆。

    石志光眼睛死死盯着手中的绣花针,全神贯注,众人的哄笑他充耳不闻。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之前的修炼,他体验的是急的快感。

    度越快,他感觉时间流动越慢。

    然而刺绣要求的却是慢,当度慢到一定程度,他惊讶地现,他却仿佛感觉到时间流动越快。

    他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是这样?

    但是当时间的流增快,他感受到另外一种难以言喻的“慢”。他的心神异常的稳定,稳定得就像时间长河中的一块石头。时间就像河水一样,从石头表面飞掠而过,但是每个细节,都是如此清晰而立体。

    非常奇特的感受,他沉迷其中。

    他现了自己的天赋,他对度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不管是快如电光的飞车剑,还是缓慢专注的刺绣,他都会生出不一样的感受。他还很难弄清楚,这些感受到底有什么用。

    他专门向老大请教过,老大想了一下,让他去抽丝剥茧。

    比起刺绣,抽丝剥茧的度更加缓慢,石志光的感觉,更加强烈。

    艾辉看了一眼石志光,心中暗自赞许。

    三名掌剑使,石志光的天赋最为出色,进入状态也最快。

    嗯?艾辉忽然若有所觉,不由朝石志光望去,神色动容。

    石志光手中的丝线,突然亮起淡淡的光华,嗡嗡颤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