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神通血修
    连续数日数夜的狂奔,哪怕是烈花夜狼,也露出一丝疲态。

    刑山没有继续前进,而是选择休整。随着双方的距离拉近,危险程度急剧提升,随时可能和敌人遭遇。推进的速度此时反而变得不重要,不要犯错成为眼下的关键。

    他赌师雪漫等人并不会撤退,哪怕神畏裁决两部马上就会赶到。初生牛犊不怕虎,更何况刚刚取胜,士气正旺,怎么会选择保守的策略?

    神之血报复性的反应,并不难猜。

    从之前一战来看,师雪漫、铁兵人都是精通战阵之辈。师雪漫有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将门虎女可不是说着玩的。

    倒是铁兵人的表现,让人有些吃惊。

    突然冒出来的铁兵人,顶着昆仑天锋师兄的名头,大家都以为他只是战力强悍,对军略一窍不通。许多人都在等待看叶夫人的笑话,战部部首可不是个人武力强大就可以担任。

    事实上,哪怕是如今大师的地位提升了如此之多,战部遍地开花已经不值钱,但是有资格竞争一部部首的,仍然需要有军中履历。

    当时从战报上来看,铁兵人的表现非常老练,一看就是老战部。兵人部的伤亡损失比较大,反而并没有降低大家对他的评价。带着一帮新人菜鸟上战场,伤亡大是无法避免。再厉害的部首,也无法让一群新兵蛋子,马上就能变成战场老手。

    铁兵人无论是进攻,还是支援所选择的时机,都没有任何问题,能够看得出其本身具备出色战术修养。

    相比之下,名声更盛的首位剑术大师昆仑天锋,在战场的表现则远远不如她的师兄。昆仑天锋更像是铁兵人的副手,对铁兵人言听计从,执行得非常坚决。良好的执行力,也对整场战斗大有益处。

    而其强大的个人实力,更是像一把寒光闪烁的利剑。

    战报上叙述,几乎没有人能够挡住昆仑天锋,死在其剑下的好手起码有十七位之多。其中甚至有三位能够领悟神通的强者!

    血修的实力源自体内蕴含充沛血灵力的鲜血,血灵力则来自血炼。不同的兽血,通过特殊的配比和炼制,融入血修的血液之中,便是血炼。

    刑山经历的兽蛊宫血炼,那是大型血炼,一次投入的兽血种类非常多,因此血炼的效果也极为明显。但是相对应的,大型血炼的风险也非常大,稍有不慎就是爆体而亡。

    刑山经历了十二次大型血炼,已经极为艰难,在数量上仅次于红魔鬼。

    除了大型的血炼,血修们平时的修炼,其实也是血炼。只不过在强度和效果上,都远远不如大血炼。当然,风险也几乎忽略不计,非常安全。

    大血炼就像是捷径,如果天赋异禀,运气也爆棚,那么就会一步登天。就像红魔鬼一样,没有任何履历战功,但是凭借前所未有的二十一次大血炼,成为建宫立府,成为神之血的巨头之一。

    小血炼温和无害,只要持之以恒,一样也会有效果。

    无论是温和的小血炼还是激进的大血炼,只是两种不同的道路,但是本质还是提升血修体内的鲜血,使之更加强大。

    当血修体内的鲜血不断变强,达到一定地步,就会开启神通。神通就像是一把“钥匙”,能够开启潜伏在血液中的神秘力量,从而领悟出独特的本领。

    因为每个人本身的血液就有着极大的差异,血脉大不相同。而成为血修之后,更是吸收融合了各种血液,尤其是各种血兽的鲜血。正是这些巨大的差异,让神通变得极为丰富。

    有的血修的神通是能够背生双翼,化身飞禽,遨游云海。

    有的血修的神通是听风入耳,能够听到极遥远处的动静。

    还有能够生出牛角,力大无穷,勇不可当。

    到底有多少种神通?谁也不知道。

    领悟神通的血修,是血修中的强者,地位和元修的大师相仿。任何一支战部,无论是血部,还是神部,神通血修都是其骨干力量。

    刑山本身就是神通血修,麾下有神通血修七人之多。

    神通血修的战力强悍,实力和大师大致差不多,身为次级战部的烈花血部,都能够拥有八位神通血修,可见神之血的战部实力比天外天要强悍许多。

    但是即使如此,能够在一场战斗中击杀三位神通血修,也是极为惊人,对战局的影响也非常大。

    这也是为什么昆仑天锋虽然战术素养不高,但是大家却不敢有半点小看。谁麾下拥有这么一个大杀器,战斗要好打得多。尤其是双方僵持的时候,一把能够撕裂敌人防线的利剑,往往是获取胜利的钥匙。

    刑山不想碰到昆仑天锋,那怕自己获胜,手下大将死一半,所收获的好处寥寥无几,这样的胜利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意义。

    就像他盯着神狼部部首的位置,身后一样有人在暗中觊觎他烈花部首的位子。

    想比之下,师雪漫则要诱人得多,收获丰厚。

    极高的收益,让刑山愿意冒这个险。哪怕此战元气大伤,只要能够抓住师雪漫,得到的奖赏也大大超出付出的代价。

    这是一笔好生意。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事情做。

    他喊来两位属下,一位光头大汉,另一位则是文士打扮。光头名叫阚勇,文士名叫吴问衣,两人都是神通血修。

    刑山吩咐道:“你们两人,各带一小队,然后分开。你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干扰敌人,让他们误以为我们有三只战部。”

    吴问衣道:“我们不是要突袭吗?如此一来,岂不是暴露?”

    阚勇的目光也看着刑山。

    “对方知道我们会复仇,一定会有防备。只要我们稍微接近敌人的防线,就会惊动他们。想要突袭是不可能的。而且我怀疑他们已经布置好口袋,等着我们钻进去。”

    两人连连点头,老大的推测很有可能。

    刑山接着道:“所以我们要打乱他们的布置,让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虚实。你们俩如果遭遇敌人,不要恋战,骚扰为主。只要你们保持活跃,他们一定会寝食难安。谁也不知道我们会派多少人来复仇。搞不清楚我们的深浅,他们会严加防备,他们的口袋会露出马脚。如果能够调动他们的战部,那更好。浑水摸鱼,我们先把水弄浑。”

    两人齐声道:“属下明白!”

    他们觉得老大说得很对,只有让敌人变得混乱,他们才能够找到机会。他们对老大十分信服,部首的战功赫赫,以往的战绩也证明了他的谋略非常出色。

    两支小队消失在山林间。

    祖春看着两人的背影,有些感慨道:“希望他们的运气好一点。”

    刑山淡淡道:“会的。”

    然后他对祖春道:“我们现在放缓推进的速度,但是增加探哨的数量,你来统率。我们的目标是师雪漫。”

    祖春心神一震,到此时他才明白刑山的真实意图,他忍不住问:“只有师雪漫?”

    “只有师雪漫。”刑山强调了一遍,他注意到祖春神情的变化,淡淡道:“没有提前和你们说,怕有人走漏风声。抓到师雪漫的好处你想想。把所有的探哨全都放出去,目标只有一个,我要知道师雪漫的位置。”

    祖春冷静下来,他承认部首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比起五行天的十三战部彼此和和气气,神之血的各部之间,竞争要激烈得多。

    一位位探哨或者腾空而起,或者消失在山林之中。

    祖春神情肃穆,背上的脊柱一节节亮起,难以言喻的威势从他身上散发开来。

    血修分三种,最常见的是神卫,其次是神巫,最少的神祭。

    祖春和刑山都是神卫。比起元力,血灵力淬炼身体的效果出色得多。开始的时候,神卫的身体素质会全方位的增强,速度、力量、灵巧、自愈能力都会大幅度提升。而随着修炼的渗入,全身的精血开始向脊柱汇集,凝结出椎血。

    脊柱就像树的主干,是力量的源泉。

    凝结椎血从尾椎开始,节节向上,就像爬天梯一样,脊椎总共三十三节,因此也被称为登天三十三柱。据说,如果一位神卫,打通登天三十三柱,贯通脊柱,就会成为宗师。

    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位神卫,贯通三十三柱。

    祖春如今打通了十七柱,在神卫之中,已经非常强悍。从第九柱之后,每一柱的贯通需要花费的力气,都是成倍数增加,难度也是成倍数增加。

    明亮的脊椎,自然弯曲,盘踞如龙。

    体内的血灵力以惊人的速度朝他的背部汇集,密密麻麻的血色纹路在他后背浮现,就像远古的图腾。祖春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就像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刺啦。

    巨大的黑色双翼,从他的背部缓缓冒出、生长,朝两端延伸。

    整个过程,祖春的面目狰狞,直到双翼停止增长,他脸上的痛苦消失,而变成漠然。

    他的眼睛没有焦距。

    没有废话,扇动背后双翼,祖春的身形陡然消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