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勇气和特训
    一道枯瘦苍老的身影在山林间穿梭,蓬头垢面,满面烟尘。脸上的皱纹,就像铁水渐渐凝固层层堆积形成的黑色钢铁褶皱,坚硬苍劲。他的眸子异常澄净,宛如婴儿。

    乐不冷离开天心城,并没有飞行,而是沿着荒山野岭,徒步朝翡翠森进发。

    白天赶路,晚上打坐。饿了就摘野果杀荒兽,渴了就喝溪水。脚步丈量大地,感受大地亘古不变,生命卑微如尘。目光仰望天空,迷失在那凝视过无数天才是如何写下他们传奇的浩瀚星空。

    他想起小的时候一些事,他的天赋不算最好,也不算最差,但脾气无疑是最拧巴的一个。这么多年过去,年纪这么大,脾气也没半点进步。

    就像冲击宗师一样,每次都失败。

    失败和嘲笑,大概是他这一生经历最多的事情。

    内容太多,他需要慢慢地回忆。那些被他忘却的勇气,慢慢变得鲜活。

    他的青春年华,信念和梦想,骄傲和坚持,全都在这形形色色的勇气之中。

    有孤注一掷的勇气,有断臂求生的勇气,有重头再来的勇气。

    有少年时的勇气,有壮年时的勇气,有暮年时的勇气。

    他曾在明窗下书桌前正襟端坐心生向往,他曾汗水打湿衣衫不分寒暑冬夏,他曾执掌一部权柄在握高高在上,他曾登上万仞高峰揽天摘月豪饮狂歌,他曾踏碎冰河看那雪原滔滔莽莽,他曾大漠万里独行追落日见那孤烟入云霄,他曾倚坐城头看盗贼流匪抱头鼠窜跪地求饶,他曾豪杰当面闻其名而血色尽失神畏俯首听训。

    前半生世人讥如潮,称怪不称豪,笑其又败。

    后半生梨云座上客,天下皆称师,畏其不挠。

    浮浮又沉沉,有悲有喜有痛有恨未有憾。

    当他回味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天心城的诸般烦恼,世间的兴衰成败,众生的生死哀荣,诸般心烦意乱的杂念,就像散开的烟云,消失在风中。

    心如琉璃,不染尘垢。

    他用这样的方式,做最后的战前准备。此时的乐不冷,是心怀虔诚朝圣的苦修信徒。他心中的圣,是那即将到来的一战,是他的一生。

    失败八次,挣扎八次,悟道八次。

    且行且停,且思且寐。

    只身如铁锈孤剑破雨斩风无锋有芒,赤足似攀崖老藤巍然冷眼遥看翡翠城。

    看过世间风景,试遍天下英豪,穷尽一生大师道。

    昂首阔步,长歌当行。

    乐不冷此生只余一战。

    松间谷竹林,端木黄昏身下的青花图案再次变化。

    青花,第一千两百种。

    黑鱼嘴山,一把风车剑斜斜插在山脊上。剑尾五彩的风车直指天空,有风吹过的时候,还会呼啦呼啦转动。

    阳光透过风车剑,落下大片大片的阴影,错落有致。大家躲在阴影里,散坐一地,趁着休息的空隙补充元力。

    石志光满脸沮丧,耷拉着眉毛,托着下巴看着地面,一声不吭。

    他今天的表现糟糕透顶,掌剑的节奏怎么都把握不好,连续几次的修炼都失败了。风车剑每一次冲刺,需要和剑塔的攻击形成一致。除此之外,任何一次的冲刺,不能超过五十丈,就必须改变方向。

    以风车剑闪电般的速度,他需要在保持极高的专注度,稍微走神,都会失误。

    顾轩在他身边坐下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人比你做得更好!”

    这不是客气话。

    别看石志光个头魁梧,长相憨厚,看上去就像擅长蛮力的大汉。但是在三个掌剑使之中,他的天赋最为出色,表现也最好。

    石志光没有作声,这样的话无法给他半点安慰。刚刚发掘出自己的天赋,他心中迫切地渴望能够做出成就。

    难道又要回到以前那样吗?

    尝过尊重和羡慕之后的人生,就像涂上了鲜亮色彩,再也无法忍受只有黑白的贫瘠。

    顾轩也不知道该如何劝石志光,但是看到他的情绪如此低落,又觉得要说点什么。

    “石志光!”

    另一个角落,刚刚放下盛放元力汤的艾辉,朝这边大声喊。

    石志光身躯一震,犹豫了一下,低着头朝艾辉走去。

    顾轩担心石志光挨训,连忙跟过去。

    “坐。”

    艾辉的语气听不出喜怒,满身绷带的瘦弱身形,脸上带着两片黑色晶片。

    平时的时候,大家不知道私底下嘲笑过老大这个造型是多么搞笑。但是此刻,石志光一点都不觉得搞笑,他心底发虚,总觉得绷带下面肯定是杀气腾腾。

    石志光嗫喏道:“我、我站着就行。”

    艾辉冷哼一声:“叫你坐就坐,现在就开始不听命令了?”

    石志光心中一抖,连忙一屁股坐下来,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腿上,正襟端坐。

    顾轩心中暗呼不妙,他下定决心,倘若待会石志光挨训的时候,他要求求情。

    艾辉轻咳一声:“干嘛这么垂头丧气?做得不好又不是你的错。风车剑是新武器,大家都在摸索。失败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失败可以容忍,但是不能没有斗志,你要是再这么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我就换一个人!”

    石志光连忙抬头挺胸,强壮的胸肌几乎可以媲美猩猩,连忙道:“老大,我有斗志!”

    顾轩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艾辉。

    在大家心目中,老大是一个极为严厉的人。在修炼中,只要稍有错误,等待肯定是惩罚性修炼。而且各种花样层出,每天的修炼不死也要脱层皮。而且修炼中不讲任何人情,铁面无私,大家对他都十分畏惧。

    不过虽然大家颇有怨言,但是艾辉以身作则,共同参加修炼,以同样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大家也都是心服口服。

    上次艾辉一人挑翻整个雷霆之剑的壮举,更是让大家崇拜得很。

    不得不承认,艾辉还是很有一套。最初看似无厘头的选拔,后来发现都有实际的用处。而且队员们有某些独特的天赋,但是个人实力却都很普通。因此队伍里没有什么骄横之辈,气氛非常融洽,风气很好。

    顾轩的心态也在不知不觉发生变化。以前独来独往惯了,没什么感觉。如今天天和大家在一起挥洒汗水,一遍遍挥舞着不离剑,一起接受惩罚,大家的感情不知不觉深厚许多。

    尤其是之前的一段时间,由于艾辉受伤,带领大家修炼的任务,落在顾轩身上。

    顾轩开始多了一个习惯,照顾好大家。

    看到石志光要挨训,他连忙跟过来准备求情,就是如此。

    艾辉再次轻咳一声:“虽然错误的责任不在你,但还是要继续进步。我们的生死,可全都在志光你手上啊。”

    石志光顿时激动,脸涨得通红,大声道:“属下一定不辱使命!”

    他何时被如此重视过?

    一想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他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恨不得马上冲上风车剑,开始新的修炼。

    “很好。”艾辉点点头,像是很满意:“但是呢,战斗光靠血勇是没有用的,我们还需要提高实力水平。所以呢,为了提升掌剑使的实力,我为你们精心准备了特训。”

    石志光梗着脖子,用尽力气大声喊:“属下一定完成特训!”

    他下定决心,无论流血流汗,都一定要完成特训。

    艾辉大手一挥:“不光是你,所有的掌剑使都要完成特训。顾轩,把另外两个人喊来。”

    其他两位掌剑使也连忙跑过来,笔直站在石志光身边。比起石志光的斗志满满,两人心底有些发虚。平常的修炼就如此恐怖,老大嘴里的特训,那会多么的可怕!

    他们心里已经做好上刀山下火海的准备。

    其他队员也凑过来,他们很好奇,艾辉准备的特训是什么。

    看到人来齐,艾辉轻咳一声:“掌剑使的需要长时间保持高度的专注,这是最困难的地方。这门特训,也是针对这一点。所以,我们的特训使,刺绣!”

    大家突然一片安静,然后炸开。

    “刺绣!天啊!”

    “老大没疯吗?”

    ……

    刚刚还热血沸腾的石志光,突然就像冰封住,呆若木鸡。

    另外两人也是满脸不能置信。

    艾辉哼了一声:“你们对刺绣有了解吗?来,石志光,你说。”

    石志光结结巴巴道:“知道,女人刺绣。”

    这个似曾相识的回答,一下子把艾辉拉近了记忆的漩涡。在那个熟悉的杂物小院,一个老头曾经对着一位少年循循善诱。

    几乎下意识地,艾辉脱口而出:“片面!肤浅!”

    “刺绣需要以元力为针,引线绣花,很容易?线有粗细,皮革绵帛有软硬,花纹繁复,很容易?厉害的绣工,一次可以控制十根元力针,从不同的部位共同刺绣。而最顶级的绣工,你们知道同时能控制多少元力针吗?”

    “多少?”

    “曾经的最高纪录是九百四十九根……”

    没有人察觉艾辉沙哑的声音里那深深的缅怀和思念,他飞扬的思绪,落在那个午后阳光的杂物小院,落在织机声声不断的绣坊。

    师父师娘,弟子也开始教人刺绣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