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刑山的目标 【补】
    刑山的坐骑是一匹神骏的烈花夜狼,个头比马都要高半截,就像一座小山。漆黑的毛发像抹了油一样黑亮黑亮,鲜红的花朵纹路,错落有致分布全身。青灰色的眼瞳,流露出狼特有的坚忍和凶狠,不时龇嘴,露出森森白牙。

    它不仅仅是坐骑,本身就有着强悍的战斗力。

    他身后的将士,坐骑也是清一色的烈花夜狼,个个神情剽悍。

    在血炼之前,刑山只是一个普通的屠夫,感染血毒之后,反倒是体现出非同寻常的天赋。因为天赋异禀,被驻守当地的神祭发现,推荐进入兽蛊宫参加血炼,一举打破当时的血炼记录。

    十二次。

    在很长的时间,他的纪录都没有人打破,直到红魔鬼的出现。红魔鬼的二十一次血炼,一百零八种血兽的血液,震惊神之血,连帝圣都被惊动。

    红魔鬼凭借二十一次血炼,从一无所有,到建宫立府。

    刑山达不到这个地步,但是十二次血炼,依然能够让他跻身神之血强者的行列。他没有继续血炼,第十二次血炼的时候,已经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从兽蛊宫出来之后,他加入战斗战部,很快就因为战功得到擢升。

    神国初立之时,帝圣交给叶白衣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建立神国的战部体系。

    叶白衣不负重托,根据神修的特点,创建战部,设计战术。如今的神国庞大的战部体系,都是他一手打造。

    神之血的战部体系分三部分,直属帝圣的圣心战部,各宫直属战部,以及神血战部。神血战部是神之血战部的主要部分,其中以六神部为主干,分别是神龙、神虎、神狼、神巫、神妖、神灵六大神部。

    每一神部还有两个直属的二级战部,称之为十二血部。

    六神部十二血部和五行十三部咋一看上去,非常类似。然而两者有着本质的差异,也代表叶白衣对战争的理解,是他经验智慧的汇集。

    五行十三部,各部互不相干。

    而血部却能够成为神部有益的补充,除此之外,每一个血部,拥有两个兽营,是其预备部。

    正是得益于这种完善的层层递增结构,神之血的战部越战越强,即使有所损失,也能很快得到补充。而五行天的战部,缺乏完善的次级战部和预备战部,一旦精锐损失严重,几乎意味着重建,比如天锋部和兵人部。

    神部每部五千人,血部人数相当,兽营万人。

    也就是说,一个完整的神部,是三万五千人。

    帝圣对叶白衣极为信任,不仅封叶白衣为战神,为其建立战神宫,并且把六神部全都交给叶白衣统率。

    直到红魔鬼横空出世,叶白衣主动上书,自言不堪重负,希望划拨三只神部由红魔鬼统率。

    帝圣驳回了叶白衣的请求。

    叶白衣再度上书,帝圣考虑再三,最终决定划拨神龙部和神巫部,交给红魔鬼统率。

    帝圣也是考虑到叶白衣在五行天的时候,就是冷焰部首,是当下神之血最懂军阵的将领。红魔鬼虽然个人勇武无双,但是军阵谋略如何,还需要时间证明。

    叶白衣也没有辜负帝圣的信任。

    他在前线实施轮换制,六神部逐一上前线,与敌人交锋,磨砺自身。

    才有如今神之血兵强马壮的场面。

    刑山参加战部的时候,正是叶白衣开始着手建立六战部的时候。他骁勇善战,颇得叶白衣赏识,随着功劳的积累,成为神狼部所属的烈花血部部首,被视作下一任神狼部部首的有力竞争者。

    哪怕胯下烈花夜狼高速飞奔,刑山的身形纹丝不动。他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目光阴沉,令人望而生畏。

    在他身边,是他的副部首祖春,嘿然道:“老大英明,听说那师雪漫和昆仑天锋,都是难得的美人,嘿嘿嘿……”

    猥亵的笑容,立即引得周围人一阵骚动。

    刑山淡淡道:“昆仑天锋可以给你们玩玩,师雪漫我还有用。”

    周围响起一阵欢呼:“老大英明!”

    刑山脸恍若未闻,继续淡淡道:“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谁拖后腿,可别怪我刀子不长眼。”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他们知道,老大这是认真的。

    只有祖春几人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他们深知,老大绝非外人以为的那般暴虐冲动,而是像狼一样狡诈阴险。

    刑山是有自己的打算,否则也不会主动请战。他的目标,是师雪漫。

    在这些目标之中,师雪漫无疑是最有价值的目标。神畏裁决两部实在太硬了,不是他能够啃得了,鸡蛋碰石头的蠢事他可不会干。

    兵人天锋,名气远远不如曾经被视作大长老接班人的师雪漫。

    更何况,她的父亲才刚刚给叶白衣大人一记闷棍,如果自己能够俘虏师雪漫,不仅能够扬名,还能得到冷焰旧部的好感。刑山看得很明白,冷焰旧部才是大人真正的嫡系人马。如果能够结交冷焰旧部,对今后自己的晋升大有裨益。

    不过先要赢下了才行。

    别看他在营地里言语间对师雪漫等人各种轻蔑不屑,那只是做给别人看的,他对师雪漫不仅没有半点轻视,反而极为重视。几名逃回来幸存者的战报,他仔细研究过,不敢有半点疏忽。

    天锋、兵人和重云之枪,三战部之间的配合十分巧妙,而且人数上对他们有优势。

    刑山对自己的烈花血部的精锐程度,更有自信,他们经历过好几场战斗,都是老手。

    更何况,他还有一处优势。

    那就是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目标,只有师雪漫!

    连他的属下,都不知道。

    他冷冷道:“下令全军,抛开辎重,全速前进!”

    祖春有些诧异:“老大,这么早就要开始奔袭吗?”

    长途奔袭是烈花血部最擅长的战术,烈花夜狼可以飞奔十天十夜不停,但是在实战中很少会如此。因为过早奔袭,人疲狼乏。而且长途奔袭只能轻装前进,无法携带辎重。这意味着,一旦受阻,他们得不到补给而陷入困境。

    刑山吐出四个字:“兵贵神速!”

    祖春心中一凛:“是!”

    得到命令的将士,纷纷给自己的烈花夜狼喂食血晶,清点好随身能够携带的血晶。各种车辆被随意抛在一边,没有人多看一眼。他们都是身经百战之辈,神色淡漠,浑身散发剽悍之气。

    整装完毕的烈花血部寂静无声,连他们胯下的烈花夜狼也肃然无声。

    注意到祖春有些担忧的目光,刑山视作未见。

    这个举动虽然有些冒险,但是刑山深知,他必须在神畏裁决两个恐怖的战部抵达战场之前,完成这次行动。否则的话,他不会有半分机会。

    他眼眸凶光闪动,猛地双腿一夹胯下的烈花夜狼,声如刀锋:“出发!”

    无人响应,寂然化洪流。

    “啊啊啊啊……”

    几乎要刺破耳膜的惨叫声,在风车剑各个角落此起彼伏,哪怕那些努力克制之辈,脸色也是惨白,脸颊在不时颤动。

    地面以惊人的速度在他们视野中拉近。

    拉近、再拉近!

    惨叫声陡然变得尖亢凄厉,就像有统一的指挥。

    轰!

    一声巨响,所有人就感觉被一头狂奔的犀牛一头撞上,大脑一片空白。他们的身形猛地往下一坠,幸亏有粗硬的老藤把他们的身形牢牢捆在。但是那一瞬间,老藤也把他们勒得面目狰狞,肥肉暴绽。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开始呻吟,然后呻吟哀嚎此起彼伏,大家就开始集体活过来。

    “哎呦妈呀,我还活着吗?”

    “我觉得我快死了。”

    “还是让我死吧。”

    ……

    周围一片黑暗,只有头顶有亮光,他们就像待在一口枯井的井底。

    刚才他们的风车剑没有控制好,一头扎入地面,足足扎入地面十多丈才停下来。

    强烈的冲击,让他们集体处在晕眩失神的状态,大家个个瘫在位置上,不愿动弹。为了应付恐怖的登剑修炼,艾辉专门给他们每个人身上缠上老藤。

    美其名曰“出于安全考虑”。

    铛铛铛。

    头顶传来铁勺敲打铁盆的声音,听上去有点遥远。

    还在失神的众人集体一个激灵,刚刚还在闭目养神一脸生无可恋模样的家伙,猛地睁开眼睛,眼睛里闪动着希望的光芒,打了鸡血一般,手忙脚乱地解开身上的老藤。

    “我干嘛要系这么紧?”

    “哎呦,谁在踩我?还踩!”

    “谁也别想和我抢!”

    ……

    一群人就像敏捷的猿猴,沿着竖直的风车剑,拼命往上攀爬。每个人都是满脸狰狞,煞是壮观。

    在楼兰的元力汤面前,友谊和交情从来一文不值。

    “大家辛苦了!”

    楼兰充满朝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但是没有人停下脚步片刻,他们就像眼睛发着绿光的恶狼,扑向自己的盘子。

    喝得心满意足的艾辉,慢条斯理道:“别急别急,不要这么猴急嘛。”

    没人理他。

    最后一个上来的是顾轩,他垂头丧气,刚才掌剑的是他。

    艾辉把控制风车剑飞行称之为掌剑,掌剑失败的人被惩罚没有元力汤。

    艾辉走到垂头丧气的顾轩面前,拍拍肩膀鼓励道:“老顾啊,下次再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