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二十二章 风车剑
    看到末尾的“大爷”两个字,脑海中浮现艾辉的无赖嘴脸,师雪漫的嘴角绽放一缕笑容,旋即一闪而逝。

    她的心神很快转移到艾辉信中所言,细细琢磨。有好几处,她还没有太想明白,但是对于艾辉在战斗方面的天赋和眼光,她极为信任。

    在她看来,艾辉简直就像是为战斗而生的天才。他有着野兽一样的敏锐直觉,超乎寻常的洞察力,令人惊叹的勇气和果决。

    铁兵人和昆仑天锋朝这边走过来。

    铁兵人递给她一纸战报,语气有些复杂:“情况有些变化,这是听风部送来的消息。”

    师雪漫接过来,仔细翻阅。

    “……老人死敌国,孤女战前线,新兵守疆土……”

    乐不冷前辈真是敢骂,真是酣畅淋漓,她觉得胸中的一口闷气长长地吐出来,说不出的舒畅。

    她把情报重新递还给对方,目光直视铁兵人:“你们的意思是?”

    铁兵人坦然道:“我们是来找你商量。如果上面属实的话,我们还需不需要冒这个险?我们只需要等一段时间,不仅能够拥有三座镇神峰,而且还能和裁决神畏两部并肩作战,双方的实力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师雪漫脑子里不自主地飘过艾辉的话。

    “……不要听别人的指挥……”

    “……不要缠斗,要保持机动……”

    她很干脆道:“我不同意。虽然如你所言,我们的力量会增加。但是我们双方的实力,并不会发生本质的扭转。而且敌人同样有所戒备警惕,我们失去了战斗的突然性。我们要抓住叶白衣还没有清醒的这段时间,尽可能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否则的话,重新缩回去的敌人,和我们对峙,我们会被拖入到阵地战中。我们的实力不如敌人,一旦拖入到阵地战,我们会陷入非常不利的局面。”

    铁兵人此时也恢复清醒,深吸一口气:“你说得对。”

    他被战报的好消息所震惊,不仅有镇神峰这样的战争重器,还多了两股强援,他心中的惊喜可想而知。

    此时听完师雪漫的话,他陡然清醒过来。

    昆仑天锋微微颔首,她也觉得师雪漫说得很对。

    铁兵人并非胆怯之辈,此刻反应过来,果决道:“那我们就照原计划。”

    剑、枪、铁手,在空中碰撞。

    三人对视,目光坚定,齐声呼喊。

    “万胜!”

    松间谷。

    艾辉遇到了麻烦,他之前对如何解决生之环充满信心,但是随后的尝试中,却处处碰壁。

    从理论上来说,生之环并不复杂,但是想要产生环力,却要让五种元力处于非常微妙的平衡,这种特殊的生之环被称之为守川环,用来纪念提出王氏理论的王守川。

    如今的人们,越来越能够看到王氏理论将会产生的重大影响。

    守川环对于艾辉来说,并没有多少难度。

    难度在于获得持续的环力。

    持续的环力,意味着持续的平衡。

    守川环是生之环的一种,自然也难以避免拥有生之环的一些特点。生之环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始终处于流动和变幻的过程,它随时变化,难以掌控。

    镇神峰庞大的体积,有充沛的元力,在元力流转的过程中,除了环力,它还能随时调动元力来使用和消耗。同时拥有环力和元力,意味着镇神峰能够长时间处在稳定的状态。

    力量的富余,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数目极其惊人的珍贵材料。

    长老会是个大富翁,当然花得起。

    然而艾辉是个穷鬼,他要是按照镇神峰来炼制,早就破产了。

    艾辉认为环力更有前景,因为一旦守川环完成,元力的消耗会变得非常低。以前的时候,五行天元力获取很容易,成本很低。但是如今,元力获取的难度和成本都远非当年可比,相同的元力,能够产生的环力更充沛。

    如何使守川环保持稳定,是艾辉急需要攻克的难题。

    何瞎子对艾辉炼制的东西一向充满兴趣,从开始的集束白焰,到地火炮塔,再到后来铁篓剑塔,都充满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何瞎子对材料的熟悉,总是能够给艾辉一些有益的帮助。

    穆雷始终跟在艾辉身后,他对艾辉正在炼制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他觉得这次来对了,虽然他还没明白艾辉在炼制什么,但是他有种感觉,一定是很厉害的东西。

    五种形状奇怪的叶片,摆在一排,颇为壮观。

    五片叶片是艾辉和何瞎子忙活了这么多天的成果。

    正在修炼的顾轩等人,全都被赶下铁篓剑塔。大家好奇地守在一旁,想看看艾辉要折腾什么。铁篓剑塔当初因为奇形怪状,被大家嘲笑了许久,但是后来它的威力却让每个人为之震惊。

    鱼嘴山顶的那场夜战,让他们如今发生本质的蜕变。

    艾辉总是能够折腾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东西,如今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

    艾辉和何瞎子跳上铁篓剑塔,在铁篓剑塔的尾部,也就是天枢位,开始炼制。何瞎子伸出手掌,手掌的眼睛睁开,投射出一束光芒。

    光芒照射在粗壮的铁框上,铁框迅速变红,变软。它就像橡皮泥一样,不断变换形状。紧接着更细更亮的光束从掌心眼中投射而出,落在烧红的铁框上面,火花四溅,精细的元纹行云流水般延伸,遍布其上。

    大家都知道何师炼制兵器的水平很高,【不离剑】就可见一斑,但是都未曾亲眼见过炼制过程。此刻现场观看,备受震撼。

    堆放在何瞎子身边的材料不断地飞起,就像飞蛾扑火般飞向何瞎子手掌心光束,在光束中分解融化,化作铁水银液,渗入红铁之中。

    当最后一件材料消耗殆尽,何瞎子手掌中的光束终于消失,掌心的眼睛缓缓闭拢。何瞎子站起来,身形一晃,差点栽倒。

    楼兰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艾辉看到何瞎子浑身衣裳被汗水湿透,呼吸紊乱急促,显然体力元力消耗殆尽,他诚恳道:“何师辛苦!”

    何瞎子勉强朝他点点头,一声不吭,就在楼兰的搀扶下,落下地面,打坐休息。

    放下何瞎子的楼兰,来到艾辉身边:“艾辉,接下来怎么办?”

    艾辉仔细察看刚才何瞎子炼制的部位,在原来的天枢位,多了一个大鼓包。鼓包扁平,就像合拢的河蚌扇贝。鼓包后面,伸出一根长长的圆棍。

    艾辉指着摆放一排的叶片,道:“我们从火叶开始。“

    楼兰大声道:“好的,艾辉!”

    楼兰嘭地变成一只大沙掌,抓起那一排叶片之中的红色叶片。红色的叶片,就像是薄薄的红水晶卷成。

    大家这才发现,红色叶片的尾端,有一个圆洞。

    随后是黄色的沙叶,透明有花瓣的闪银叶,散发着白色云气的云叶,绿藤编织的木叶。

    “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啊?”

    不知道谁喊了声,大家不约而同点头,眼前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眼熟。

    顾轩脑袋灵光闪过,失声惊呼:“风车,这不就是纸风车吗?”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觉得眼熟,原来是从小玩的纸风车。只是每个叶片的颜色都不一样,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在铁篓剑塔装纸风车干嘛?

    大家疑惑不解。

    只有顾轩几个聪明人,猛地睁大眼睛,露出惊喜之色。

    不得不说,原来粗犷简陋的铁篓剑塔,多了一个五彩纸风车,立即变得好看不少。

    安装纸风车的过程比大家想象的要漫长,艾辉不断对每个叶片的位置进行细微的调整,五片叶片花费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安装完成。

    何瞎子此时也恢复大半,站起来守在一旁。

    他也很好奇,艾辉如何让铁篓剑塔飞起来,就靠这个大号纸风车吗?

    他有些不相信,身为兵器师,他对各种能够飞行的装备非常熟悉,从来没有听说过,用纸风车来飞行的。

    终于安装完成,大家万分期待。

    艾辉内心也异常激荡,他喊道:“楼兰,打开贝壳包。”

    楼兰大声回应:“好的,艾辉。”

    说罢,楼兰来到贝壳形的鼓包前,打开鼓包,里面空空如也。

    艾辉接着喊:“楼兰,倒入雪熔岩!”

    “好的,艾辉!”

    楼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雪熔岩,倒入贝壳包之中。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用雪熔岩。尤其是何瞎子,他参与炼制,知道的更多,立即想通许多地方,神情变得激动起来。

    张开的贝壳,渐渐装满雪熔岩。

    楼兰停止倾倒,贝壳缓缓合拢。

    呼,通红的火叶突然喷出一团火焰,火焰喷在沙叶上。沙叶很快被烧红,仿佛变成熔岩。紧接着闪银叶片里面的花瓣一片片变亮,银光闪闪,卷起的叶片中喷出强烈的金风。金风吹在云叶上,云叶顿时云雾缭绕。绿藤编织的木叶源源不断吸收云雾,抽出嫩芽。丝丝缕缕的绿色光芒,从嫩芽中飞入火叶之中。

    五彩的纸风车开始缓缓转动。

    轰轰轰。

    纸风车越转越快,快到大家已经分辨不出哪一片叶片,只能看到一团旋转的斑斓流光。

    咔咔咔。

    铁篓剑塔剧烈地抖动,就在大家担心它会不会散架的时候,缓缓离开地面,飘浮起来。

    如此一个庞然大物,飘浮在半空中,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无以伦比!

    大家呆若木鸡。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