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思路
    人声渐悄,零星的呐喊和咆哮归于寂然,空旷的战场硝烟袅袅。焦黑的坑洞热气蒸腾,这样的坑洞散落得到处都是。如果从空中看下去,巨人的脚印变得千疮百孔。

    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人去关注这些。

    大家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贪婪地呼吸空气。就连空气中硝烟的味道,就仿佛如此迷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

    在他们周围,随处可见残肢碎肉。

    能够活下来,真好。

    他们神情有些呆滞,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

    铁兵人在战场巡视,拍拍幸存的士兵,鼓舞士气。

    战斗比想象的激烈,哪怕他们完成合围,但是敌人的顽强比他们想象得更加出色。不得不说,这多少有些讽刺。这些将士都是以前五行天的普通战士,连老手都算不上,实力粗浅,战斗意志低下,然而如今却成为一只精锐。

    就连身为敌人的铁兵人,都在心中对他们充满敬佩。

    他有些茫然。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五行天只不过是一群游兵散勇的家伙,为什么到了神之血,能够变成一只陷入绝境也没有崩溃,而是疯狂反扑的精锐?

    为什么?

    五行天就这么差吗?没有人愿意为它去卖命?

    他心中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而是笼罩一层阴霾。想到叶夫人,想到各城之间的明争暗斗,他心中就莫名的烦躁。

    好吧,其实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他只是兵人部的部首,没有什么权力。可就是有权力,自己又能够扭转这一切吗?不能。

    铁兵人仰脸望着天空,银色的面具,倒映着被硝烟遮蔽的天空。

    “阿铁。”

    昆仑的提醒惊动有些走神的铁兵人,他收回目光,然后看到正在朝这边走来的师雪漫等人。

    他立即调整自己的情绪,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迎了上去,扬起金属手臂,肃容道:“多亏了这次是你们,要不然真的危险了。在下铁兵人。”

    这不是客套话,而是实话。

    重云之枪在这场胜利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重云之枪事先建立防御阵地,挡住敌人一波又一波的冲击,而且牢牢黏住敌人。天锋和兵人两部,根本没有机会在两翼发起冲击。

    而在对方的临死反扑之际,又是师雪漫身先士卒,挡住敌人最疯狂的反扑,彻底摧毁敌人的士气。

    否则的话,他们需要付出更大的伤亡。

    身为地方战部,却承受着最危险最困难的任务,铁兵人心中十分敬佩。重云之枪的实力,竟然比兵人、天锋都要厉害,真得让人称赞一声,将门虎女。

    师雪漫手中的云染天微微扬起,朝两人致意,道:“太客气了,阁下的战斗计划,和大家的齐心协力,才是我们取胜的关键。在下师雪漫。”

    昆仑的眸子有些好奇地看着师雪漫,长剑扬起致意:“我是横昆仑。”

    两位女部首第一眼,就互相有几分好感。昆仑是第一位剑术大师,在战场所向披靡,犀利无比。师雪漫出身名门,实力远超一般的大师。

    如今战部不计其数,但是女部首却是少之又少,如此年轻的女部首,只有她们俩。

    两人的气质迥异,师雪漫坚定沉凝,横昆仑凛然锋锐。

    “艾辉还好吗?”

    铁兵人突然的问话,让师雪漫有些意外,铁兵人竟然认识艾辉?

    她道:“他受了伤,我们离开的时候,他的伤还没好。”

    铁兵人大吃一惊,连忙关切地问:“他受伤了?伤得厉害吗?”

    师雪漫看了他一眼,铁兵人语气中的不似作伪,很直接地问:“阁下和艾辉很熟?”

    铁兵人道:“我曾经在松间城呆过一段时间。”

    师雪漫恍然,解释道:“他中了螟蛉果,现在毒性虽然解了,但是身体也受到不小的创伤。”

    听到螟蛉果,铁兵人眼中露出惊惧之色,后来听到毒性解除,才放下心来。他摇头道:“他以前就是经常受伤,总是搞得自己遍体鳞伤,连修炼都是那样。”

    想到松间城的时候,在悬金塔外救回来全身**的艾辉和端木黄昏,面具后的脸庞不知不觉绽放一缕笑容。

    一道温婉的身影,就这么闯入他的记忆。

    笑容在冰冷的面具后凝固,难言的哀伤和痛楚,在那一瞬间,让他忘记呼吸。笑容在面具后苦涩地化开,这么多年,他尽力去忘却,可原来还是没有忘却。

    没有山盟海誓,没有波澜壮阔,只有暖暖的阳光,只有温柔如水的微笑,美好得像梦一样。如此短暂,如此真实,如此残酷,是世界最致命的毒,潜伏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这一切都是自己应该承受的。

    他在心中对自己说。

    “阿铁。”

    他蓦然惊醒,然后看到昆仑有些担忧的眸子,回过神来。痛楚就像潮水一样退去,悄然隐没在内心最深处。

    苟活之人,哪有那么多的矫情?

    那么美好的梦,曾经发生过,此生何其幸运。

    他的眸子重新恢复深沉,就像静静流淌的大河,看不到波澜,道:“想到松间城的一些事了。”

    师雪漫以为铁兵人是想到松间城血战,姜维、桑芷君等人看铁兵人的目光也要柔和许多。

    师雪漫没有废话,干脆地问:“接下来怎么行动?”

    其他人的目光都看向铁兵人,此战的胜利,也让大家对铁兵人的能力颇为认可。

    铁兵人没有吭声,银色面具露出的眼睛扫过战场,那一张张疲倦呆滞的脸庞映入他的视野,他心中轻叹。其实此时最需要的是休整,三支战部大部分都是新人,第一战就如此艰难,大家没有崩溃就相当不易。即使胜利,也是强弩之末。

    然而此刻时间就是生命。

    在双方的正面战斗中,神之血占据绝对的上风。五行天更多的依靠防线的防御,来抵挡神之血的进攻。

    这一场失利对神之血的震动非同小可。

    神之血一定会作出反应,他们在北海之墙大军驻扎,这点伤亡还不足以使他们伤筋动骨,却会激怒他们。

    愤怒的野兽更加危险,但破绽也更多。

    机会只有一次,失去了便不会再来。

    人生的大多数东西都是这样。

    此刻对生命的怜悯、哀怜都变得毫无意义,他目光冷酷,铁石心肠。

    “我有一个想法。”

    松间谷。

    身着魔神铠甲的艾辉,不敢浪费时间体力,他在仔细地观察自己的身体。魔神铠甲在艾辉眼中依然神秘无比,但是对于战斗和修炼,艾辉有着异乎寻常的洞察力。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力量总不会凭空而来。古代的法宝飞剑消耗的灵力,而如今的天兵消耗的是元力。

    魔神铠甲消耗的是什么?

    他猜测魔神铠甲消耗的是生命力。

    脱下魔神铠甲是的虚弱,让艾辉感觉自己离咽气只有一步之遥。这还是有绷带的情况,如果没有绷带,艾辉毫不怀疑自己会被魔神铠甲抽干。为了补充体力,每次出来,都需要服用一片北冥暗王树的叶片。

    当然,这只是艾辉的猜测,他还没有到能够定义生命力的境界。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艾辉却对自己的猜测深信不疑。一位希望能够复活重生的魔神会是友善的?那就不是魔神了。

    对于这一点,艾辉一点都不乐观。

    只要有一丝反客为主的机会,骄傲如魔神又怎么会让自己的躯体供人驱使?

    猜测猜测,在这等时候,莫说猜测,便是实情如此,艾辉除了硬着头皮上也没有其他法子可想。能够缓解和稳定伤势的北冥暗王树叶片有限,意味着他不可能无限使用魔神铠甲。

    所以一旦使用,他必然全身心投入。

    他尝试了几种方案,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艾辉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可能出了一点问题。

    或许换一个思路?

    在修炼上遇到挫折对艾辉是家常便饭。他的修炼大多都是自己摸索、总结,遇到过无数次挫折,他也逐渐找到一些解决挫折的诀窍。有的时候,换一个角度,换一个思路,往往能有不错的效果。

    他没有贸然穿戴上魔神铠甲,而是仔细思考良久,脑海中一个想法酝酿成形,明确自己的目标。

    思虑完整,他穿戴上魔神铠甲。

    世界变得再度不同。

    艾辉已经很熟悉这种感觉,这次他没有尝试其他的力量,而是把所有的心神,全都放在自己身上。

    血肉干枯,生机黯淡,一缕缕细小的电芒,在血肉之间游走。

    这些细小的电芒,是上次雷霆入体残留物,也是破坏他身体生机的元凶。血肉在充满电芒的环境下无法生长,这容易理解。

    雷霆几乎是所有生物的克星。

    等等!

    按照常理,如此众多的电芒游走,自己剩下的血肉,也会逐渐枯萎,直至灰飞烟灭。可是并没有,他的伤势很重,可是如果不动用任何力量,艾辉并没有生命危险。

    艾辉注意到,自己的血肉也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艾辉的脑海中冒出来。

    会不会自己的血肉其实已经变成一种全新、另类、与众不同的新血肉?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