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神
    佘妤不自主坐直身体,她感觉到接下来一定是惊人的内幕。

    北水生脸上的悠闲也消失不见,半瘫着的身体坐直,语气严肃:“他在想,为什么我们要一直尝试着破解神血?为什么我们不能炼制神血?”

    佘妤忍不住失声惊呼:“炼制神血?”

    “是的,炼制神血。”北水生言语唏嘘,神情透着一丝向往:“真是胆大啊,竟然想到炼制神血。可想而知,当时会引起多大的反对吧。对神血的研究从未停止过,成果丰硕,而且哪怕到现在,神血的秘密还有太多我们没有挖掘出来。大概这就是人和神的差别吧。”

    听得入神的佘妤连忙道:“后来呢?他炼制出来神血吗?”

    “没有。”北水生摇头:“神和人之间的区别,比他想象得更大。他几乎翻遍了所有关于神血的研究,试图找到炼制神血的办法,但是他还是失败了。尽管失败了,但是他却并非没有收获。他发现炼制神血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如果降低目标呢,然后和他最擅长的神偶炼制结合。打造出来的神偶,一定可以远远超出当时所有的神偶,他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

    “【天神】。”

    北水生悠然神往:“和【天神】计划比起来,现在天心城所谓的【大师之光】简直连提鞋都不配。”

    佘妤脱口而出:“他炼制出天神了吗?”

    北水生摊了摊手:“不知道。”

    佘妤睁大眼睛,目光就像要杀人。

    不知道?讲了半天的故事,然后好不容易要到结尾了,然后来句不知道?

    北水生哈哈一笑:“他后来离开神之血,不知所踪。虽然他销毁了很多的资料,但是还有一些痕迹。然后呢,他的学生,开始根据这些遗漏的资料,重新复制老师的道路。而这位学生,就是南宫无怜宫主。”

    佘妤呆住,过了片刻:“可是,南宫大人是兽蛊宫宫主啊。”

    北水生挑了挑眉毛道:“南宫宫主当年并没有接触神偶的炼制,而是负责血兽的处理,所以后来他就把生神偶宫改成兽蛊宫。”

    北水生对南宫无怜不是太感冒,比起惊才绝艳的神偶宫主,南宫无怜的兽蛊宫实在不值一提。

    “这些和天神心有什么关系?”

    北水生解释道:“天神计划据说最重要的就是那颗心脏。因为根据上代宫主的推算,天神的心脏,将要承受巨大的负荷,是整个计划最关键的部位。这就是天神心。至于南宫大人的这颗天神心,到底和上代宫主设计的天神心,到底孰强孰弱,那就不知道了。”

    佘妤喃喃:“原来是这样。”

    北水生接着道:“所以你何必着急?等叶白衣试过再说。”

    佘妤向北水生行礼:“多谢先生。”

    北水生摆摆手:“都是一些陈年旧事,天神心也不是我炼制的,就不用谢我了。但是你还年轻,不需要如此着急。”

    佘妤知道北水生也是一片好意,恭恭敬敬向其一礼。

    战况激烈。

    铁兵人没有飞行,他在地面大步流星,就像一头蛮不讲理的怪物,所过之处,人仰马翻。那双金属雕刻的手臂,此刻亮起幽幽的冷酷光芒。他的攻击异常狂暴,只要被他击中,一定是血肉爆裂。而敌人的攻击他往往不闪不避,任凭其落在身上,叮地一声,刀剑难伤。

    昆仑天锋漂浮在他头顶,十三把长剑扇形飘浮在她身后,就像孔雀开屏一般。手指一引,剑光一闪,敌人的喉咙就会多了一个血洞。她轻灵地盘旋,曼妙的身形和华丽的剑光,让她成为战场最耀眼的存在。

    铁兵人抹了把脸上的血水,敌人的顽强超过他的预期。

    在如此绝望的情况下,都没有崩溃,意志出乎意料地顽强。

    幸亏自己方面的友军实力强悍,要不然就算他们的计划顺利实施了,能不能获胜他都不知道。

    重云之枪就像钉子一样牢牢守住阵地,挡住敌方的冲击,并且牢牢黏住敌人,不给敌人转身撤退的机会。

    果然不愧是师北海的女儿啊!

    铁兵人眼中尽是赞赏。

    看上去非常凌乱随意的阵地,其实大有讲究,对方队伍中有非常厉害的土修。而那些一座座简陋的炮塔应该是临时搭建而成,长长的管子是吐浆兽鼻子。表现最出色的是一个胖子,几乎每发必中。一边轰击,嘴里一边咆哮着。

    炮塔喷吐的白光,威力极为惊人。

    等铁兵人看清楚,差点一个踉跄,这种简陋的炮塔,发射的竟然是雪熔岩。

    真是财大气粗啊!

    相比之下,兵人天锋两部,简直就像乞丐。

    师雪漫在挑选火修的时候,就在想如何才能让这些火修发挥出战斗力。然后就想到了地火塔炮,哪怕简陋点,威力打个折扣,也足够了。雪熔岩更不用担心,谷内堆积如山。艾辉一直犯愁这么卖掉那么多的雪熔岩,又不会冲击市场,导致价格暴跌。

    一开始队员有点混乱,幸亏师雪漫让王小山提前布置了战场。

    队员们能够得到不错的防御,让这些菜鸟们迅速成长。

    而如果哪里坚持不住了,师雪漫、祖琰、杨笑东三人就会轮番冲杀,稳住局面。对方的将领,在第一个照面,就被师雪漫一枪洞穿。

    这对神之血士气的影响非常巨大,如果不是因为这种作战的话,他们会付出更大的伤亡。

    即使如此,战斗的残酷性依然在不断展现。

    不断有人倒下。

    穿着魔神铠甲,艾辉感觉很奇特。

    周围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下来,咚,咚,咚,隐隐约约有心跳的声音。艾辉仔细听,心跳的声音更清楚了,那不是他的心跳。

    心跳是从魔神铠甲中传来的。

    铠甲也有心跳?

    艾辉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和魔神扯得上关系的东西,都透着诡异。

    很快,艾辉发现,铠甲的心跳正在逐渐和他的心跳靠拢,艾辉莫名有些慌张。当铠甲的心跳和他的心跳合二为一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力量注入他的身体。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充盈得都要爆炸,仿佛都能把天空击碎。

    好在艾辉还有一丝冷静和理智,他知道这是错觉,自己的身体现在就是四处漏风的屋子,残破不堪。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魔神的东西,就是邪门。

    头盔把他整个脑袋都罩着,眼睛的位置正好是铠甲的眼眶。从外面看头盔的眼眶,就像一团深不可测的漩涡。然而从头盔内往外看,世界变得完全不一样。

    纤毫毕现。

    艾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看得如此之远,他甚至能够毫不费力看清楚天空云朵的每一丝每一缕。

    头盔顶上的那根尖锐的骨刺,让艾辉的感知范围扩大一倍。

    一百里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看上去沉重的铠甲,穿在身上没有半点费力的感觉,异常轻盈。而且大小身材,都非常合身,仿佛给艾辉量身打造一般。

    楼兰欢快道:“艾辉这个样子,很厉害的感觉!”

    艾辉试着张开翅膀。

    黑色骨翅震动,粗大的羽翼张开,艾辉的身形陡然消失,化作天空的一个小黑点。

    楼兰看得目瞪口呆:“艾辉好厉害!”

    艾辉就像得到一个新奇的玩具,玩得不亦乐乎。魔神铠甲远比他想象的更加强大,而且艾辉能够感觉到,自己只能发挥出这具铠甲非常小一部分力量。

    当他从魔神铠甲中走出来,两脚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汗水就像涌泉一样从他的身体冒出来,转眼间浑身湿透。艾辉就像濒死的鱼,拼命喘着粗气,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楼兰吓一跳,连忙给艾辉灌了好几瓶药水。

    虽然身体难以恢复,但是艾辉的精神看上去要好一些。

    艾辉心有余悸地看着魔神铠甲,好险啊!

    穿戴的时候,没有半点力竭的感觉,可是一脱下来,整个人就要虚脱。魔神铠甲不是不消耗体力,而是让穿戴者感受不到体力的消失。

    这样对战斗更有利,但是如果稍有不慎,战斗的时间过长,很有可能出来就已经力竭而亡。

    太邪门了!

    处处都透着不寻常,魔神铠甲对穿戴者的意志力需要极高的要求,若是意志力稍微薄弱一些,就会沉迷在拥有力量的快感之中,而在不知不觉丧命。

    艾辉反复告诫自己。

    休息良久,体力也恢复了少许,艾辉挣扎站起来,再次朝魔神铠甲走去。

    穿戴好魔神铠甲,身体的疲倦不翼而飞,力量感再次充斥全身。

    艾辉硬生生压制住冲天而起的冲动,他穿上这套邪门的铠甲,可不是为了享受力量的快感。

    而是要去寻找力量。

    寻找元力之外的力量,来治疗他残破不堪的身体。

    这样一副身体,怎么可能上得了战场?

    眼前浮现一道倩影,艾辉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嘴唇,仿佛余温犹在。

    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动作有点可笑,不由咧嘴一笑。

    清澈宁静的眸子,目光坚定。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