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故事
    艾辉看着面前的黑色铠甲,金色血液和绷带,还有一根不知名的兽骨。

    这是他身上所有可能元力体系之外的东西。

    黑色的铠甲,就像一尊骷髅架,通体由一种不知名的黑色骨骼构成。艾辉怀疑是不是就是梦境中那个魔神的骨骼。大大小小的黑色骨骼犬牙交错,就像长满骨刺尖牙,异常狰狞。头顶的一根尖锐如剑的骨刺直指天空,背上的黑色骨片堆积而成的羽翼,就像恶魔的翅膀。

    金色的血液,封存在水晶之中,闪动迷人的光泽。

    绷带那就再熟悉不过,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这次如果没有绷带,他在云层之中就已经灰飞烟灭。被雷霆轰击了那么久,绷带到现在也毫发未损。

    不知名的兽骨,是在赤火狐蝠洞的收获,到现在还没有鉴定出来到底是什么荒兽的骨头。除了质地坚硬之外,它也没有明显的元力波动。

    如今再看这些东西,感觉又完全不一样。

    以前的时候,他看东西总是会不自主地用观察它的元力,而如今他体内元力尽失,反而跳出元力的框架,能够看到许多新的东西。

    比如魔神铠甲,周围有一层极薄的空间,微微扭曲。

    比如那根不知名的兽骨,身前一定极为强大,它没有任何元力流动,而更像是某种东西的结晶。让艾辉想到铁妞云染天枪尖的苍穹铁。

    金色的血液,就像汇集了无数神秘的微小符文在不断流转变幻。

    绷带散发着微弱但是奇异的波动。

    这都是以前他看不到的地方,如今呈现在他眼前,非常奇妙。

    楼兰站在艾辉身边,眼睛红光闪动:“艾辉,这些东西都很奇怪。”

    “是的,楼兰。”艾辉随口道:“它们都是元力体系之外的东西呢?”

    楼兰反问:“就像海宝吗?艾辉。”

    艾辉点头:“对。”

    元力体系之外的东西并不少见,海宝便是其中最常见。是古代的法宝,经过银雾海和岁月的侵蚀,最后没有湮灭之物。

    人类修炼的历史有多长?艾辉也不知道。古代的修真时期,就漫长无边。只有一千多年的元力体系,在人类的长河中,只不过沧海一粟。

    忽然,楼兰咦地一声。

    艾辉被惊动:“怎么了,楼兰?”

    楼兰指着金色的血液:“艾辉,楼兰好像对它有点熟悉。”

    艾辉大吃一惊,睁大眼睛:“楼兰对它有点熟悉?”

    金色的鲜血,是上古遗宝。从梦境中来看,应该是魔神的鲜血,也是魔神播下的种子。魔神总共洒落十颗种子,期待重新复活。

    楼兰的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是的,艾辉。楼兰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可是,对它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真奇怪,楼兰以前没有见过它。”

    艾辉马上想到了邵师。

    楼兰没有见过魔神之血,却觉得熟悉,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楼兰的前主人,也是楼兰的炼制者邵师。邵师的来历神秘,莫非以前也见过魔神之血?

    艾辉觉得有可能。

    他还记得上古遗宝引发的多人哄抢,不光是神之血,还是岱纲,都它都充满兴趣。现在回想起来,只怕岱纲他们早就知道金色血液是什么。

    能够让宗师都为之疯狂的东西……

    但是那个梦境还是让艾辉有些忌惮,魔神的诡异、邪恶和强大,都让艾辉不敢轻易尝试。那时的艾辉,修炼道路一片坦途,正处在一个高速进步的时期,当然不肯冒险。

    从本质上来说,艾辉是一个极为保守的人。如果没有必要,他一定不会冒险。

    可如果一旦到了需要做出改变的时候,他就会充满勇气。

    楼兰迟疑了一下,道:“艾辉,金色血液能不能给楼兰?”

    艾辉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抓起金色血滴递给楼兰:“给你,楼兰。”

    哪怕知道金色血滴是魔神之血,是宗师都要想尽办法抢到手的好东西,但是楼兰需要,艾辉会毫不犹豫送给楼兰。

    楼兰非常开心,眼睛弯成两道弯弯的月亮:“谢谢艾辉!”

    艾辉叮嘱道:“楼兰,这东西有些邪门,你要小心。它是远古魔神的鲜血,也是它复活的种子。”

    他把自己梦境见到的一切,非常详细地给楼兰讲了一遍。

    楼兰听得很仔细,听完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它是魔神之血,它有十颗,一颗给了铠甲,楼兰的一颗,那还有八颗。艾辉,楼兰想到一个问题。”

    艾辉愣了一下:“楼兰想到什么问题?”

    楼兰睁大眼睛:“艾辉,神之血会不会和它有关系?神之血和魔神之血,只差一个字呢。”

    艾辉呆住,他就像被闪电劈中。

    自己竟然连这么简单的地方都没有想到!

    神之血,魔神之血……

    莫非神之血的建立,就和魔神之血有关?

    艾辉忽然明白,为什么神之血和岱纲都想尽办法,谋夺这两滴魔神之血。

    他之前就在猜测邵师的来历,此刻却大致有些明白。邵师不是出自神之血,就是和岱纲有关。想了一下邵师的年纪,和岱纲有关的可能性很小,那么出自神之血的可能性更大。

    艾辉还想起了叶夫人,因为石像就是从叶府宝库中找到。很有可能叶氏的祖先,也在寻找魔神之血,因缘际会得到石像。只不过没有魔神之血,石像无法显露真身,才让自己占了个便宜。

    无数念头在艾辉脑海中掠过,但是艾辉没有说出来,尤其是关于邵师的猜测。

    倘若邵师真的是神之血,为什么要离开神之血呢?其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自己的这些胡思乱想告诉了楼兰,反而白白让楼兰担心。

    艾辉的目光落在魔神铠甲上,楼兰要去了魔神之血也是件好事,他就不用头痛选哪个了。

    他朝魔神铠甲走去。

    北海之墙最后一点废墟都消失不见,连绵不绝的营帐,就像黑色的海洋。

    军营中此刻却是异常的忙碌。

    冰棺之中的叶白衣依然在沉睡,但是悠长而沉重的心跳,就仿佛沉睡的巨龙。

    几名将领来问:“大人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那就要看他的运气。”南宫无怜的眼中布满血丝,脸上透着病态的狂热,他皱起眉头:“他的身体太弱,需要补充精血。”

    “怎么补充?”

    南宫无怜想了一下:“血兽吧,高阶的才行,低阶的没用。把所有的高阶血兽全都宰了。”

    他们没有马上离开,其中一人道:“宫主,大人昏迷未醒。我等接下来该如何行事?是不是派些人作先锋?天锋兵人两只战部被我们追着撵,我们要不要派人支援……”

    南宫无怜勃然大怒,尖声道:“全都给我滚出去!不要来这烦我!打仗的事,等这家伙醒来再说!”

    将领们仓皇逃出营帐。

    冷宫。

    在门后晒着太阳的北水生睁开眼睛,一道袅袅身影,在他瞳孔不断放大。

    “真是稀客啊。”

    北水生给佘妤倒了一杯茶,然后把茶盏推出门线。

    佘妤没有客气,接过茶盏,欠身感谢,接着道:“有点事情想和先生打听一下。”

    北水生瘦削苍白的脸笑了笑:“看来不是普通的事。”

    佘妤没有回避,点头承认,接着道:“是,我想知道什么是【天神心】。”

    北水生手上的动作顿住:“天神心?”

    他盯着佘妤,轻轻叹息:“你何必这么着急?”

    佘妤勉强一笑,生灭花祭术的事情,无法给外人说。主奴易位的事情,更是没办法说。但是她需要尽快找到办法,否则的话,拖得越久,对她就越不利。

    她听到兽蛊宫研究出【天神心】,帝圣赐给叶白衣的消息,顿时像溺水之人抓到最后一根稻草。

    北水生轻轻放下茶盏,温声道:“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只是牵涉到当年的一些旧事。不过以你的资格,可以得知,只是这个故事有点长。”

    佘妤端坐,轻笑道:“佘妤有时间也有耐心。”

    北水生悠然道:“我们叫神之血,你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佘妤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故事竟然从这里开始,她摇头:“不是因为我们是血修吗?”

    北水生摇头:“当年有人偶尔得到一滴神之血,然后开创了神之血。”

    佘妤呆若木鸡,结结巴巴道:“神之血?神的鲜血?这个世界难道真的有神的鲜血?”

    北水生轻笑一声:“因为凭借一人的力量,无法破解神之血的秘密。于是他召集了一批当时很有实力很有想法的人,成立了一个组织,叫做神之血。神的鲜血蕴含的秘密仿佛无穷无尽,神之血这个组织也一代代延续下去。见识了神血蕴含的无穷秘密,他们对元力体系不以为然。”

    “他们的研究成果很多,一代代的积累,非常雄厚。血毒、血炼都是后来的成果。当时他们研究出一种人偶,有点类似沙偶,但是比沙偶更灵活聪明。他们把这种人偶叫做神偶,神偶的出现对他们的帮助很大。于是他们专门建立了一个地方,来炼制更多的神偶,那就是神偶宫。”

    “神偶宫一代代传承,到了上一代宫主,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