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一十章 指点
    “这么说,他真的受伤了?”

    说话的是宫成秀,他把玩着手中的酒盏。在他身后,赫然是韩笠和宫珮瑶。

    韩笠自从上次和艾辉比试离开清水城之后,陷入浑然忘我的状态,一路疯疯癫癫,迷失在蛮荒之中。当时韩笠陷入半昏迷状态,全身都是和荒兽搏杀留下的伤。幸运的是,遇到正好回途的宫珮瑶、火山尊者一行,被其所救。

    没想到在照顾韩笠的过程中,宫珮瑶对其暗生情愫。

    刚刚醒过来的韩笠,和废人无异。就连神智,都处在不正常的状态,一会清醒,一会疯癫。但是宫珮瑶并不动摇,依然细心照顾韩笠,在路上故意磨蹭,迟迟不肯归家。

    在宫珮瑶的细心照顾下,韩笠身上的伤势渐渐痊愈,他的神智也恢复正常。当他目光恢复清明的时候,他也晋升成为剑术大师。

    晋升大师之后的韩笠身份自然大不相同,他和宫珮瑶之间的交往,也得到宫成秀的默许。

    乔美祺端起酒盏,一饮而尽,放下来酒盏:“他已经不是大师。”

    韩笠闻言大吃一惊:“他的境界崩溃了?”

    跟艾辉交手,才是他突破大师的契机。艾辉的剑阵,对他的影响巨大。所以他对艾辉的一切都非常关注,在他心目中,能够在剑术上和他相互交流切磋,能够成为一生对手的人寥寥无几。

    而艾辉则是其中之一。

    乔美祺看了韩笠一眼:“比境界崩溃更严重。他体内的五府八宫,大半都被毁。呼吸短促无力,伤势比流言要重许多。如果不是他精神还好,我还是有点担心他。少了雪熔岩的生意,我得少赚多少钱啊。”

    韩笠露出失望之色,心里空落落的。

    宫成秀叹了口气,有些遗憾:“那真的太可惜了,这么说来,不是剑塔?”

    乔美祺摊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

    韩笠摇头:“理论上,剑塔是可能实现。剑塔也是剑阵的一种,没有本质的区别。可是任何一个剑阵,都有阵眼。坐镇阵眼必须是实力强悍的高手。剑塔想要有如此威力,只有剑术大师坐镇阵眼才有可能做到。艾辉中了螟蛉果,侥幸活下来,但是绝对无法承受剑阵的压力。”

    宫珮瑶甜蜜地看了一眼韩笠,她最喜欢韩笠充满自信侃侃而谈的模样。

    宫成秀皱起眉头:“难道艾辉背后真的有靠山?”

    乔美祺若有所指地提醒:“艾辉有靠山不是好事吗?起码现在大家是友非敌。”

    宫成秀眉头舒展,展颜笑道:“没错!起码现在大家是友非敌。”

    宫府和松间谷之间的关系比较紧密,他知道艾辉正在鼓捣什么剑塔。很多人已经忘记了,艾辉是王守川的唯一学生。

    镇神峰起源于王氏理论,艾辉如何不可能折腾出一个类似镇神峰的存在?

    别人想到的是神秘高手,而宫成秀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艾辉的剑塔。

    但是韩笠说得对,没有大师,这类重器也同样无法驭使。镇神峰就必须大师在操控。

    不是剑塔,宫成秀有些失望,但是更多的是松一口气。假如真的有像镇神峰那样的大杀器,宫府又能承受吗?他既觊觎它的威力,又对其产生的影响充满恐惧。

    杀伤力强大的重器,就像一头暴躁强悍的荒兽,会把宫府拖向哪个方向?

    要么辉煌,要么毁灭。

    黑鱼嘴山的火山口。

    窦先生和往常一样,来查看北冥暗王树。自从北冥暗王树植入火山口之后,每过一段时间,他都会过来查看一番。到底是跟了自己很多年的东西,还是有很深的感情。

    在松间谷的日子非常惬意悠闲,不用再想着打打杀杀,也不用操心什么恩怨情仇,每天就像个夫子一样,给谷内的小孩们上课,无比的放松。

    他忽然停下来:“你来了。”

    “嗯。”

    艾辉仰着头,看着熔浆旁的北冥暗王树。

    红色的光芒,如同汇集的光纱,没入北冥暗王树周身笼罩的黑暗中。北冥暗王树就像是从虚空而来的怪兽,张大嘴巴,贪婪吞噬光芒。

    因为北冥暗王树的存在,火山口灰蒙蒙的,没有什么光亮。

    比起刚刚种下的时候,北冥暗王树壮大许多。而且开始抽芽,已经长出不少叶片。

    艾辉保持这个姿势很久,被窦先生惊醒,顿时觉得自己全身酸涩不堪。他心中苦笑,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会脆弱到这地步。

    窦先生的洞察力非凡,皱起眉头:“你伤势加重了?”

    最近的日子过得非常的惬意,他可不想如此惬意的生活被打破。在乱世中,想要维持当下梦幻一样的生活,最重要的就是松间谷能够维持威慑力。

    鱼背城距离松间谷没多远,那天晚上的剑芒,对他的震撼极大,也让他放下心来。

    然而他没有想到,艾辉的伤势居然加重了!

    在松间谷呆的时间长了,窦先生很明白,艾辉对松间派的重要性,远超外表能够看到的那般。

    艾辉露出苦笑之色,他的伤势确实变得更重了。

    指挥铁篓剑塔,给他的身体带来巨大的负荷,夏侯俊反扑的那一击,对他造成伤害。但这并非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剑云。

    体内的剑云,是类似剑胎的存在。如果把艾辉的身体比作木材,那么剑云就像燃烧的火焰。如今火焰非常旺盛,但是木材却很匮乏,这才是他虚弱的根本原因。

    可是艾辉尝试了许多增强身体的办法,都没有效果。好像这些以前淬体的方法一夜之间全都失效,楼兰对这点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起码现在没有找到更好的手段。

    艾辉现在精神好得出奇,但是身体却在日益虚弱。指挥铁篓剑塔战斗,让情况变得更加恶化。

    窦先生沉吟道:“你的身体血肉渗入大量的雷霆,从而排斥元力。得不到元力的补充,你的身体只会继续虚弱下去。”

    艾辉精神一振:“窦先生有什么好的办法?”

    不得不承认,窦先生果然是多年的大师,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

    窦先生继续道:“那就只能从其他的力量中寻找。以前的时候,以为五行元力完美无缺,能够演化天地万物,后来才知道,那只不过元修的臆想罢了。比如这棵北冥暗王树,就不在五行之内。”

    艾辉对这一点非常赞同,他从很早就有这样的感觉。从一开始,他的剑胎就很古怪,并不在五行之中。而他后来的雷霆,也同样不在五行之内。否则的话,元力体系建立一千多年,元修怎么会依然没有破解雷霆的秘密。

    窦先生沉吟:“或许北冥暗王树能够帮得上忙,但是具体的效果如何,要试过才知道。”

    艾辉连忙道:“有劳窦先生。”

    窦先生走到北冥暗王树旁,接着道:“北冥暗王树能够吸收所有的光,这些光成为它的养分,变成它的树叶。”

    北冥暗王树总共有十三片树叶。

    窦先生从北冥暗王树上摘下一片树叶,递给艾辉:“尝尝,味道不是太坏。我以前受伤的时候吃过。”

    北冥暗王树的树叶,呈现出青灰色,上面纵横交错黑色的纹路。入手之后,艾辉才发现树叶竟然出奇地沉重,倘若不是看到窦先生刚刚从树上摘下来,他一定以为手中是个大铁块。

    而且还是刚从炉子里掏出来的大铁块,带着几分温度。

    窦先生提醒道:“快吃吧,北冥暗王树树叶没办法保存,除非你能找到北冥之雾。否则的话,一旦摘下来,它就会散发成光芒,湮灭消失。”

    艾辉不再犹豫,把树叶放入嘴里。

    树叶就像冰块一样迅速在他的嘴里融合,丝丝缕缕的热流,渗入他的身体。

    艾辉感觉干涸的血肉立即变得充盈起来,精神顿时一振。

    有效果!

    当最后一缕热流,渗入血肉之中,艾辉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

    久违的轻松,让艾辉惊喜莫名。他赶紧扯下脸上的绷带,满脸的欣喜。

    “不要高兴得太早。”窦先生泼了一盆冷水:“北冥暗王树只是暂时滋润了你的身体,如果你找不到滋养血肉的办法,你的身体必然会被过于强大的精神拖垮。如果你能找到滋养血肉的办法,你的精神还能更上一层。也许你会走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窦先生的话一针见血。

    艾辉心中的欢喜淡了许多,窦先生说得没错。北冥暗王树的树叶,效果显著,但是只能用来救急,显然无法用在平日里的修炼上。

    但是北冥暗王树树叶的效果如此显著,也给艾辉相当的启发。

    难怪楼兰的药水虽然帮他的精神恢复,但是在滋养血肉方面的效果并不出色。楼兰所有的药材,都需要根据元力体系来炼制,药水本质上依然是元力体系的产物。自己的身体被雷霆淬炼过,如今对元力的排斥异常强烈。以前用来淬炼**的办法,也全都失效。

    看来,的确需要去找找元力体系之外的东西。

    可是,到哪里去寻找元力之外的东西?

    嗯?艾辉忽然想起来,自己身上还真的有元力体系之外的东西。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