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零九章 试探、足迹
    柠檬营地。

    乔美祺看着眼前荒凉的营地,眼中闪过一丝叹息。他来过柠檬营地,当时虽然又破又小,但是生机勃勃,如今却空无一人。

    对柠檬营地的关注,只在于一些势力的高层之中。然而他们也仅仅关注的是营地中心的那块木板还有那些残缺的供品。

    而柠檬营地被屠杀殆尽,却没有多少人关注。

    在那些大人物眼中,那么小的柠檬营地,那么点人,是活着还是死了,一点都不重要。

    这就是乱世。

    乔美祺在心中提醒自己,就算自己死了,又有多少人关注呢?他的目光恢复清冷,在乱世之中,没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怜悯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他在等艾辉。

    双方的交货地点依然选择柠檬营地。

    想要获取艾辉的信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双方的合作愉快,但是艾辉显然还是有所保留。

    乔美祺心中暗自赞叹,艾辉的年龄不大,但是做事非常的老练成熟。很难相信,这么厉害的家伙,以前竟然是苦力。

    正在感慨间,他看到艾辉,大吃一惊:“你伤得这么重?我听说你伤了,没想到伤得这么重!”

    艾辉全身裹着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能够看得出来虚弱。以前的时候,艾辉的呼吸,就像强大的荒兽,绵长而深沉,能够让人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力量。

    眼前的艾辉,呼吸短促,孱弱无力,透露出虚弱。

    什么样的伤,会到这地步?

    那岂不是大师的境界……

    乔美祺心中咯噔一下,脸上勉强笑道:“精神看上去不错。”

    艾辉的眼睛,清澈而宁静,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总是不自主吸引别人的目光。

    乔美祺虽然尽量伪装,但是神情的变化还是没有逃脱艾辉的目光,艾辉也不生气,坦然道:“是的,一夜回到以前了。”

    乔美祺到到底是豪商,神情很快恢复正常,笑道:“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都伤成这样,还能搞出这样的大场面。”

    他朝木牌努了努嘴。

    这块木牌如今在各大势力的高层之中,比他的名气都要大得多。血淋淋的大字,没有什么剑拔弩张的激烈,却也毫不掩饰警告和恫吓。

    风格倒是和艾辉如出一辙。

    艾辉摇头,语气并无欢喜:“他们被波及,已经是我们的过错。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乔美祺半真半假道:“你这次实在太吓人了,五位大师啊。我听到都懵了,以为肯定是消息传来传去,以讹传讹,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我这次来,都有很多人来问我打听你的消息。”

    绷带下传来艾辉一声轻笑:“我能有什么消息?”

    艾辉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浪费时间,他转而问道:“东西都带来了吗?”

    乔美祺脸上玩笑之色也敛去,变得认真:“大半都买到了,除了几种比较难买,需要过段时间。这个单子上的,是没买到的,你看看。我会继续想办法。”

    艾辉接过单子,仔细看了起来。

    乔美祺盯着艾辉,想从艾辉脸上看出端倪,但是艾辉脸上缠满绷带,什么都看不到。而艾辉的眼睛更是古井无波,没有半点波澜。

    艾辉给他的清单,涉及到材料种类许多,乔美祺专门找人分析过这份清单,但是依然无法弄清楚,这些材料究竟做什么用。

    看完的艾辉点点头,收起清单:“剩下的材料,还请城主多费心了。”

    乔美祺连忙道:“应该的应该的。”

    艾辉接着道:“雪熔岩已经准备好了,这次的量比较大。然后这份清单的东西还要劳烦城主,比较着急。”

    乔美祺接过清单看了一样,看到上面基本都是各种药材,顿时明白:“没问题,我会以最快速度。”

    看来艾辉这次伤得不轻啊。

    艾辉感谢道:“多谢城主。”

    乔美祺哈哈一笑:“都是老朋友了,应该的!就是什么时候,也带我去松间谷见识见识?”

    艾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不知道为何,乔美祺看到艾辉的眼睛,陡然清醒过来,打了个哈哈:“开玩笑开玩笑,在下也是劳碌命啊,都是钱太少。”

    艾辉笑道:“城主也钱少的话,大家都是穷鬼。”

    些许尴尬顿时化解。

    乔美祺也想明白了,从生意的角度,和艾辉做生意,他赚得盆满钵满,他希望这个生意一直做下去。其他的事情,也不是他能够掺和的。

    其他人他招惹不起,艾辉他同样招惹不起。

    五个大师都被艾辉给剁了,他算什么?

    这么一想,乔美祺心里就顺畅了,姿态也放低下来。

    乔美祺没有多作停留,清点完货物,和艾辉告辞之后,马上离开。

    看着远去的商队,顾轩道:“老大,这人有问题。”

    艾辉点点头,他当然能看得出来乔美祺今天的不对劲,但是并没有说破,而是意味深长道:“城主是个聪明人。”

    顾轩有些奇怪地问:“老大,这次为什么您要自己来啊?您的伤……”

    艾辉笑了笑:“不让他们看到我伤这么重,他们怎么会放心?怎么能给我们足够的时间?”

    顾轩若有所思。

    祖琰沿途都在观察重云之枪。

    经历了家族覆灭,冰封求存的祖琰,再也不是那个任性骄狂的纨绔子弟,他比以前要成熟得多。他能够活下来,能够晋升大师,都因为他有一个好老师。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报老师,他也知道老师根本不需要他回报。

    老师帮他选择了这条路,他一定会走下去。

    从配置上来看,重枪之云比起那些见过的精锐战部,还是有不小的差距。队员的平均水平不高,经验不足,大概是最大的弱点。

    除此之外,优点比他想象的要多。

    队员的境界虽然一般,但是吃苦耐劳,很少有怨言。尤其是其中的火修,再苦再累,从来没有听到抱怨过任何一句话。

    基层的骨干非常扎实有实力,这是战斗力的保证。他已经可以想象出来,一旦战斗遇到困境,这些骨干能够挺身而出,并且做出正确选择。

    反而在高手方面,重云之枪并不缺乏。师雪漫个人战斗力极其强悍,加上杨笑东、祖琰他自己,三位大师坐镇。姜维、桑芷君、钱代等人,都是准大师的水平。

    除此之外,王小山这位擅长建筑的土修大师存在,能够大大丰富重云之枪的战术。

    最值得称赞的是师雪漫。

    曾经的感应场女神,早就成长到一个超出他想象的地步。师雪漫沉着冷静,言行有度,俨然大将之风,战部上下对其无不由衷的尊敬和爱戴。

    “再往前,就是约定的区域。”

    桑芷君的话,引起大家的注意。

    前两天,他们遇到了兵人部的探哨,收到了铁兵人的计划。经过讨论和考虑,师雪漫同意了铁兵人的作战计划。

    他们日夜兼程,朝指定的会和区域奔袭。按照铁兵人的计划,他们将在这里埋伏,和兵人、天锋两部,完成对敌人的合围。

    前方莽莽群山,透着苍凉和寂寥。人类不过从银雾海撤离数年,然而自然已经迫不及待地扩张,野草和树木,开始在曾经的城市里扎根生长。

    这一路过来,沿途的荒芜,让大家心中沉甸甸。他们每个人,曾经都是生活在五行天繁华的城市之中,那灯火辉煌,车水马龙,藤车如云的场景,还没有从他们的记忆中褪去。

    姜维忽然手指侧前方的山谷道:“看,那里!”

    大家顺着姜维指引的方向看去,一个长达数里的巨大脚印,在群山之中,形成一个低洼的山谷。

    所有人的神情肃穆。

    祖琰喃喃:“光辉足迹……”

    安木达陨落的时刻,他还没有醒来,没能亲眼目睹。此刻看到群山之中的巨型足迹,不由一阵失神。

    师雪漫怔怔地看着山谷中安静的巨大足印,眼眶泛红。

    老师抽走了银雾海的元力,银雾海愈发显得破败,就连那些来到银雾海的旧土人,都对银雾海没什么兴趣。

    据说旧土人已经在熔岩河上建起大桥,许多旧土人像潮水一样涌入。但是随着如今银雾海和彩云乡元力凋零,许多人又回到了旧土。

    没有元力,银雾海和彩云乡,对旧土人没有什么吸引力。

    而且偶尔有零星的荒兽从蛮荒进入银雾海彩云乡,给旧土人造成不小的伤亡,也是驱使旧土人回去的原因之一。

    旧土没有元力,也没有什么厉害的野兽。

    银雾海也彻底变得空旷破败起来,那些城市的遗迹,不知道再过些年还存在么?

    忽然想起老师说过,梨云亭居留给她,等这场战斗结束,就去收拾一下。

    不过在那之前……

    师雪漫握紧手中的云染天,看着山丘之间的脚印,目光坚定。

    第一场战斗,就在老师的足迹下展开,也许,这就是命运吧。老师在天之灵,一定在注视着自己吧。

    那就用一场胜利祭奠老师吧。

    她的目光看向王小山:“小山,剩下的拜托你了。”

    王小山用力点头:“我会尽力的。”

    如今的王小山,还是那个玩泥巴的泥水匠,浑身的衣服灰扑扑,其貌不扬。但是眉目之间,却多了一分难言的神采和自信。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