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零七章 风潮将至
    呼啸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剑啸和之前的尖锐凌厉不一样,轰隆隆,沉闷如雷,连天空都在颤抖。

    身前被照得白晃晃的地面在不断晃动,夏侯杰的影子也在不断颤动中被拉长。

    夏侯杰下意识地扭转脑袋,朝身后的天空望去,他的身体僵住。

    一点刺目的光芒在他的眼中急剧放大,光芒如此强烈,他的眼睛下意识地眯起来,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剑术?

    光芒下坠之快,他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剑芒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他面前。

    他甚至无法看清楚剑芒的形状,视野中只有亮光,白茫茫的亮光。

    夏侯杰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画面,就是白茫茫一片,无边无际的亮光,像光的海洋,无从挣脱。

    迷失在茫茫白光之中,直至世界彻底黑暗虚无。

    眼睁睁看着弟弟被剑芒击中,在剑芒中灰飞烟灭,夏侯俊泪水横流。两人是孪生兄弟,从小心神相通,从未分开过。此刻的剧痛,就像身体和心灵被割裂开来。

    两人为了逃离,特意拉开距离,这也直接导致救援不及。

    他压根没有想过,自己怎么救援。

    远处山顶,烟花再次升空。

    夏侯俊心有所感,他蓦地止住身形,转身仰望天空。

    一点银芒凭空出现在他头顶天空,就像一颗不起眼的星辰。但是转眼间,银芒就急剧放大,光芒暴涨。

    从黯淡到刺目,就在一瞬间。

    白晃晃的光芒刺激得他眼前一片炫目,就像银光的海洋。

    他咧嘴一笑,满脸疯狂,歇斯底里地咆哮:“来吧!”

    周围的元力,就像潮水般朝他汇集。他的身体像吹气球一般,疯狂、不顾一切地膨胀。

    倒映着刺目银光的眼睛,是疯狂愤怒的火焰所化的火海。

    在以前这个时候,不远处一定有另一股元力和他呼应,但是此时,他孤零零的独自一人。他周围三丈范围内的空间,变得通红。

    妖异的淡红火焰就像一道道妖兽血红的舌头,从虚空中探出来,舔舐他的身体。

    夏侯俊站在半空,双腿张开微蹲,仿佛脚下有无形的地面。右手蓦地握拳,身体微微向一侧半屈,整个人就像拉开的弓。

    妖异的红色火纹,倏地浮现在他脸颊上,使得咧嘴狰狞的脸更增加可怖和妖异。

    火焰在他拳头周围盘旋。

    一拳朝天空轰击!

    红色的拳芒就像冲天而起的火柱,汹涌呼啸,要把苍穹烧穿。

    【阴火地拳】!

    这就是他的大师之道,来自虚空的阴火。而弟弟夏侯杰,领悟和他恰恰相反,是【阳火天拳】!

    可惜……

    妖异的红色拳芒和凌厉的银色剑芒,毫无花哨地撞在一起。

    轰!

    炽目的光团骤然绽放,整个黑鱼嘴山脉被照得亮如白昼。

    铁篓剑塔上,所有人的身体齐齐一震,每个人都是雾气蒸腾,浑身大汗淋漓。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汗水蒸腾的雾气笼罩整个铁篓剑塔。

    艾辉不光是雾气蒸腾,他闷哼一声,嘴里咸咸的血腥味。

    他的身体比一般的元修都要脆弱,受到的冲击也比其他队员更大,这一下立即受伤了。

    “三息准备,再来。”

    艾辉声音有些沙哑,但是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他眼眸中的神采也没有半点波动,就像刚才那一击没有任何影响。

    大家感受到艾辉的决心,立即自发调整呼吸和体内翻腾的元力。

    三个呼吸转眼即逝。

    刚刚还粗重喘息此起彼伏的铁篓剑塔,再度归于平静,就像风暴爆发前那一刻的平静。每个人都蓄势待发,像一张张等待张开的弓。

    短促激越的剑鸣再度奏响。

    两百五十二道缭绕的剑芒伴随着两百五十二个反手撩剑转身,就像给厚重黝黑的钢铁巨兽穿上一层明亮细密的银色锁子甲。

    焰花升空。

    夏侯俊浑身是血,他看着沉寂片刻后的山顶,再度升起焰花般的剑芒,他咧嘴笑了。

    他知道今天自己无法幸免。

    他索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弱肉强食,自己也到了生命结束的一天。想想自己这一辈子,坏事做尽,杀人如麻,快意人生,好不快哉!

    和弟弟死在一起,死在这等绝世凶器之下,还有什么不满意?

    想想此物一旦出世,天下为之震惊,那些惊慌失措的脸庞在他面前闪现。

    他放声大笑,如夜枭啼哭,肆意狂妄,声彻四野。

    耀眼的银光在他头顶绽放,越来越明亮,把他满是血污狰狞疯狂的脸照得纤毫毕现,身体投射到地面的影子就像风中的残烛,剧烈地颤动。

    剑芒仿若流星坠落。

    银色光芒吞噬那个肆意张狂的身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仅剩下最后一位潜入者此刻已经失去最后一丝抵抗的意志,他的身体抖得像筛子一样。他忽然朝远处的黑鱼嘴山高举双手,扑通跪下来,语无伦次隔空用尽力气大声呼喊:“投降!我投降!我投降!”

    数十里外的黑鱼嘴山,就像一个深不可测的怪物,盘踞在那。灯火通明的鱼背城,就像怪兽充满嘲讽的眼珠子。

    他心中被恐惧填满,没有任何勇气。眼睁睁看着那么多比他出名的高手,一个接一个倒在他面前,他的神经已经接近崩溃。

    而夏侯俊的死,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彻底崩溃。

    远处的黑鱼嘴山,再度升起烟花。

    他的身体陡然呆住,没有半点血色脸上满是绝望,他语无伦次:“不不不,我投降我投降,我都投降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头顶的光芒亮起,照亮他近乎呆滞的脸庞和身影,绝望而无助。

    光芒吞噬一切,重归于黑暗。

    黑鱼嘴山的山顶,艾辉长长吐出一口气:“战斗结束。”

    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强烈的晕眩袭来。身形摇摇欲坠,他一把抓住身旁铁篓的横栏才稳住身形。

    “没事吧,老大?”

    “老大你还好吗?”

    身边的队员注意到艾辉的异常,连忙凑过来,一脸关切。

    楼兰挤了进来,递过来一根碧绿透明的竹管:“艾辉,快服药。”

    竹管里面,是漆黑如墨的药水。艾辉拔开塞子,一饮而尽,药水入喉,火辣辣的几乎要烧起来,紧接着一股凉意直冲脑门。

    艾辉精神一振:“谢谢楼兰。”

    楼兰开心道:“楼兰应该做的。”

    艾辉语气中透着一丝笑意:“去打扫战场吧,敌人都被歼灭了。”

    短暂的安静之后,是震天的欢呼。

    不少人元力和体力都消耗殆尽,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傻笑。而还有体力的队员,已经是一窝蜂冲向山下。

    艾辉站在铁篓剑塔最高处,目光投向远方。

    刚才其实非常悬,最后那名敌人,已经差点脱离他的感知区域。要不是最后此人肝胆俱裂,选择投降,艾辉只能眼睁睁看着此人逃离。

    全歼敌人的目标并非艾辉一时起意,而是他发现自己的感知范围如此之大,才做出的选择。

    全歼敌人的好处很多。

    他可以想象,此战之后,外界对松间谷的战斗力会重新评估。更重要的是,他们摸不清楚松间谷的底细,投鼠忌器,就愈发不敢随便乱动。

    而最后那名元修投降,艾辉也依然毫不犹豫决定击杀。

    和窦先生、杨笑东那时不一样,如今艾辉重伤未愈,不是大师。能够发挥出铁篓剑塔的实力,但是一旦离开铁篓剑塔,他就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弱渣。

    这个时候接纳一位大师,若是对方稍起异心,自己就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艾辉很清楚现在的自己多么脆弱。

    未来的一段时间,他们终于可以迎来一段比较平静的时间。而这段时间,至关重要。

    这场战斗,同样给艾辉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和冲击,他敏锐地意识到,世界的战斗再次走到一个节点。

    虽然铁篓剑塔是他自己设计的,但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它的威力如此惊人!

    他可以想象,如果这场战斗被外界得知,会引发一场全新的战斗革新。

    大师的地位将被大幅度削弱,通过堆积普通元修,来让战斗力发生本质的提升,就像铁篓之剑。

    镇神峰还需要大师来控制,而铁篓剑塔更进一步,造价更低廉,也不需要大师来操控。而且艾辉坚信,一定还有其他手段和方法来实现这一切。

    艾辉甚至会想,如果铁篓剑塔里都是大师,那能不能抗衡宗师呢?

    他不知道,但是他觉得未必不行。他很难想象,大师组成的剑塔,完成的攻击,会是什么光景。

    如果真的成功,那么宗师无上的常识会被彻底颠覆。宗师之所以能够高高在上,就是因为他们的力量达到另一个境界,是一个靠人力堆积也无法取胜的境界。

    艾辉预感一场风暴,很快将至。

    未来的战斗,会变成什么样?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未来的战斗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正是处于这种隐约的预感,让艾辉决定一个敌人都不放过,保住铁篓剑塔的秘密。

    他还没有准备好,雷霆之剑也还没有准备好。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