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零五章 一剑霜寒天晓
    成宁风小心地摸向鱼背城。

    他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太安静了,整座城一点声音都没有。城内的灯火绰约,难道是一座空城?他自恃潜行的本领高超,虽然心中警惕,但依然决定一探究竟。

    真是一座小城,显然是仓促建成,规模小,防御差。

    成宁风心中暗自摇头,松间谷的实力果然如外界传言那般,大半都是师雪漫撑起来。师雪漫一走,就散架了大半,连雪熔岩都保护不了。

    艾辉还受了重伤,只需要小心窦先生就行。在师雪漫的队伍中,发现了杨笑东和乐不冷的徒弟祖琰。

    成宁风还是不敢大意,神经紧绷,小心翼翼翻过城墙,随时防备来自城内的袭击。

    然而什么都没有。

    城内的街道空旷无人,所有的灯光都亮着。

    莫名地,成宁风心中升起一缕寒意,空荡荡的城市,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血盆大口,等待猎物上门。

    成宁风定了定神,长长吐出一口气,对方只不过故弄玄虚罢了。摆个空城计,吓唬谁呢?到最后,还是要看谁的拳头最大,谁的刀更快。

    就在此时,他隐约听到一声剑鸣。

    像是在遥远的地方传来。

    上面……是山顶吗?

    成宁风下意识地循着声音抬头看去,然后他看到一道剑光。

    一道雪亮如银的剑光从天而降,瞬间的光芒,照亮夜晚的苍穹,连满城的灯火,都被压制得黯淡无光。

    那是什么!

    成宁风的瞳孔骤然收缩,倒映着一点银芒。

    银光一闪,剑光就到了他面前,把他脸上的恐惧绝望照得纤毫毕现。

    这……这是什么?

    成宁风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无法,把这道像碗口一样粗细的光芒和剑芒联想在一起!

    他的身体纹丝不动,粗壮的剑芒,毫不费力的贯穿他的身体。

    他呆呆地站立,就像泥塑木偶一般,胸口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能够清晰地看到他身后的地面和地面上那个深不见底的深坑。

    全身的血液还没有来得及从伤口的四周喷涌而出。

    尖锐凌厉的啸音姗姗来迟,伴随着狂暴的气流,轰在成宁风的身体。成宁风的身体就像脆弱的布偶,瞬间被撕裂成数截,血雨喷洒满墙。

    夜晚重归万籁俱寂。

    鱼背城的灯火依然通明。

    岩石背后潜伏的夏侯兄弟脸色此时已经彻底变了。

    “山顶,剑芒是从山顶来的!”

    “肯定是一种剑阵!”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惧。刚才那一剑,他们没有看清楚。对于大师来说,这是异常罕见的。

    经验丰富的老手,最害怕的就是未知。再厉害的敌人,都会有破绽,都能找到破解的办法,而未知意味着无法预测。

    山顶上,夜风微凉。

    铁篓剑塔就像丑陋的钢铁怪物,盘踞在巨岩之上,居高临下冷冷注视着下方的猎物。

    雷霆之剑的队员们欢呼鼓舞,刚才那道黑影是他们的第一个战果,大家陷入亢奋之中。之前大家都很担心雷霆之剑到底有没有前途,直到现在,他们才彻底放下心里。

    大铁篓丑是丑了点,但是用得好,也是防守利器啊。

    虽然比不上镇神峰那么攻防一体,变化多端,但攻击力也一样不小啊。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欣喜之色,有战斗力是在乱世之中生存的保证,就连顾轩脸上都忍不住露出喜色。如果他们知道,刚才击杀的那道黑影是著名的【黑雾狼】成宁风,一定会更加吃惊。

    艾辉看大家有些太兴奋,只好轻咳一声:“准备下一波攻击。”

    激动的大家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剑鸣再响。

    失败!

    艾辉暗自摇头,还是要多训练啊。大家刚才都太激动,心情没有平复,竟然有十三个人出现失误。

    失误率这么高,已经有很久没有出现了。

    但是艾辉并没有责怪大家,大家的激动他可以理解,所有的精锐都不是一夜能够练成的。失误的队员,也露出讪笑,有些不好意思。

    再来!

    剑鸣响起。

    再次失败,虽然大家努力地平复,还是有五个人出现了失误。

    训练和实战之间的差别巨大。训练能够做到百分之九十的成功,在战斗中能做到百分之六七十就已经非常不错。

    夏侯兄弟对视一眼,光芒闪动。

    “果然是剑阵!威力很强,不是每次都能成功。”

    “失败三次,成功一次。”

    两人都是战斗经验丰富之辈,很清楚对付这样的攻击,什么方式比较合适。但是两人没有动,他们能想明白,其他人一定也能想明白。

    果然,几道身影暴起,像闪电一样朝山顶冲去。

    他们已经看出来,鱼背城就是一个诱饵,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艾辉把剑阵布置在山顶,居高临下,位置绝佳。

    但是,只有四分之一成功率的剑阵,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山顶铁篓剑塔的队员们,看到沿着山脉疾冲而来的几道身影,顿时一群骚动。

    就在此时,艾辉冷静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全体闭眼。”

    大家愣了一下,但是随即闭上眼睛。闭上眼睛之后,他们很快安静下来,气息也变得平稳下来。

    艾辉裸露在外面的眸子,熠熠发光,就像涌动的星辰。

    剑鸣再次响起。

    刷,长剑整齐挥动,剑芒如水波荡漾。

    雪亮的剑芒再次照亮夜晚的苍穹,照亮远处的莽莽群山。

    剑芒忽倏破空而去,在夜色中留下一道耀眼的光痕。

    疾冲而来的一道身影若有察觉,拼命地变幻身形,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突然他身边多了好几个身影。

    夏侯杰忍不住喊了声:“好!”

    他已经认出来此人是谁,【千影刀】岳重阳!

    岳重阳是一位大师,他的大师之道是【分身】,他能够幻化多重分身,这些分身真假难辨。岳重阳把分身和刀术完美融合在一起,形成独树一帜的【千影刀】。一旦施展起来,千影重重,刀光如浪,千层万叠,让人难辨东西,深陷其中。

    看到岳重阳在如此关键时刻,施展出【千影刀】,夏侯杰忍不住喝彩。

    破空而至的剑芒,如同闪电,肉眼难以捕捉。

    洞穿一道身影。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他们充满期待,一定是失败!天空中身影超过十个,他们根本分辨不出来。

    一定落空……

    下一刻,天空重重身影,就像气泡般同时湮灭。

    只剩下一道充满惊愕的身影,男子呆呆看着胸膛碗口大的贯穿伤口,脸上满是不能置信。他来不及想明白敌人为什么能够捕捉到他的真身,迟来的尖锐凌厉剑啸伴随着激荡的气流,就像一把重锤狠狠击中他的身体。

    轰!

    半空中,岳重阳的身体瞬间被撕裂,血雨炸开,场面极为血腥。

    同时暴起的其他几道身影不自主一滞,每个人脑袋都出现一个短暂的空白。比起刚才的成宁风,千影刀岳重阳,实力要强劲得多,他是一位大师。

    而且岳重阳还是在施展千影刀的时候被击杀,给大家带来的震撼和冲击,远比成宁风大得多。

    山顶的艾辉肃立在剑塔之上,俯瞰着下方,眼眸中无悲无喜。

    体内的剑云,缓缓流转,周围的一切,如同倒影般在他心中纤毫毕现。艾辉没有听过千影刀岳重阳的名字,但是刚才那些元力幻化的分身,还是让艾辉惊叹不已。

    非常有想象力的大师之道!

    如果换做以前的自己,肯定无法分辨哪一个是真身。

    但是如今的他,“看”到的已经不仅仅是元力。

    体内的元力空荡荡,但是艾辉却看到另外一片天空。此刻他的心中,异常的平静,心神无波,他扬起手中的无锋剑道:“准备下一波。”

    艾辉的平静感染其他人,大家心中的杂念消失,闭着眼睛,全神贯注。

    剑鸣再响。

    惊醒下方震惊中的众人。

    剑芒破空!

    又是一道身影被剑芒贯穿身体,紧接着被接踵而至的剑啸和气流撕裂,血洒长空。

    剩下的一道身影,脸上浮现恐惧之色,忽然掉头就跑。

    他心中只剩下恐惧,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剑阵。让他想起了镇神峰!是的,山顶的剑阵,让他想起来无可抵御的镇神峰。

    然后他刚刚冲回去数里,一道剑芒再度撕裂夜空。

    穿透他的身体,没入前方的黑夜中。

    啪,身体再度粉碎。

    夏侯兄弟面色如土,他们知道今天撞到铁板了。

    松间谷竟然有如此厉害的剑阵!

    他们同样想到了镇神峰,如此恐怖的威力,只有镇神峰才能媲美。到目前为止,镇神峰只有长老会掌握的天心城才能够炼制,其他城市都无法炼制。

    镇神峰是天外天最强悍的重器。

    但是现在多了一个竞争对手,这种不知名的剑阵。

    松间谷到底什么来历,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利器?他们现在才明白,外面所有的势力,都低估了松间派。

    现在没有人想着雪熔岩的事情。雪熔岩和这种不知名的剑阵比起来,微不足道。

    他们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安全离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