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零四章 问心小筑
    陆辰在翡翠城外的别院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名字,叫做问心小筑。柴扉半掩,篱笆四周遍植乔木,空气中药香隐约,就像个世外桃源。

    柴门的左边写着“生死有桥”,右边写着“阴阳无断”,上方是两个挺拔俊秀的大字“手问心”,这亦是问心小筑的来历。

    问心小筑平时很少访客,除了专门而来的求医者。陆辰的名气很大,声望极高,但是近些年处在归隐状态,几乎不接收病人。

    清冷的月光,洒满院落,三人对坐,浅斟慢饮。

    陆辰眉目剑和明秀有几分形似,只是脸部的线条要稍微硬朗一些,多了一分儒雅的气质,黑色的长发随意披肩,宽松的白色长袍搭在身上,脚上穿着木屐,浑然一位洒脱不羁的文士。

    陆辰和郁鸣秋这对师兄弟之间,有着许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郁鸣秋对明秀更是腹中万千话语,却同样什么也说不出口,话到嘴边都变成酒。

    率先开口的是兄妹俩。

    陆辰有些责备地对明秀说:“小妹你也太冒失了,这是没出事,如果出事了就危险了。竟然都是死士,我会去查清楚。”

    明秀吐了吐舌头,露出几分顽皮的神色:“除了小秋哥,我还有其他准备。”

    她只有在大哥面前才会露出这小女儿姿态。大哥从小对她呵护备至,两人的感情深厚,比起老谋深算有些疏离的父亲,她更信任大哥。

    陆辰也只是习惯性地说一句,他知道小妹不是冒失的人,肯定另有准备后手。他脸上带着几分宠溺地笑道:“说吧,小妹你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反正肯定不是来看望大哥的。”

    明秀便把艾辉的事情说了一遍,陆辰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连在喝闷酒的郁鸣秋也不自主地放下手中的酒盏。

    “螟蛉果很麻烦。”陆辰沉吟:“借助雷霆之力来对付螟蛉果,这个方法很大胆,我也从未试过想过。从他的效果来看,应该是压制了螟蛉果。但是天地雷霆太霸道,即使艾辉修炼的是雷霆,只怕身上的伤都不轻。没有丢掉性命,只怕五府八宫也承受不了。”

    明秀立即露出紧张之色:“那怎么半?”

    “五府八宫如果受伤过重,我也没什么办法。”陆辰摇头,露出遗憾之色:“五府八宫就像人的骨架,倘若受伤的地方不多,还能想办法治疗。如果受损的程度很严重,基本就无法修复。五府八宫彼此相连,关系微妙,想要重建,就不是人力能够在做到。”

    从进来就没说话的郁鸣秋忽然开口:“我倒不这么看。”

    两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他。

    郁鸣秋道:“不要忘了乐不冷前辈,他曾经受过更重的伤。艾辉性格坚韧,不是认输的人。”

    艾辉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希望如此。”陆辰点头道,他和艾辉没有接触过,对其为人并不了解。他转过脸对明秀说:“你走的时候,取三根生木枝,有多少造化就看他自己了。”

    明秀欢喜道:“谢谢大哥。”

    生木枝是大哥压箱底的宝贝,一口气给她三枝,真是下了血本。生木枝的名气比螟蛉果更大,号称只有一口气,就能救活过来。每一根生木枝,蕴含一缕本源的生机,是万物生机之源。

    生木枝是陆辰医术大成之后的独创之物。

    便是岱宗,对生木枝亦赞不绝口,认为开一代之新。

    看妹妹满心欢喜的模样,陆辰摇摇头,转脸看向有些陌生的郁鸣秋:“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都跑到哪里去了?”

    “蛮荒深处。”郁鸣秋端起面前酒盏一饮而尽,淡淡的胡茬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沧桑:“很好奇蛮荒再往里是什么,就去看看。”

    陆辰上下打量郁鸣秋,片刻展颜笑道:“不容易啊,活着回来了。”

    郁鸣秋哈地笑出声,满怀感慨道:“是啊,活着回来了。”

    大家能够从他的感慨中听出来,这些年他在蛮荒深处一定经历许多的磨难。蛮荒深处,这四个字就像有魔力一样,吸引着大家的兴趣。连一向不问世事的陆辰,都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郁鸣秋本身就不是什么沉默寡言的人,随着话闸子打开,人也变得活跃起来。

    讲起他在蛮荒深处的一些经历,眼角的余光瞥见明秀听得入神的表情,他讲得更卖力,声情并茂。他天生就颇有几分搞笑的天份,不一会就逗得大家开怀大笑。

    郁鸣秋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远处的鱼背城在夜色中灯火通明,异常醒目。

    两人之前还担心找错地方,看到鱼背城立即松了一口气。

    夏侯兄弟的速度慢下来,在刚才夏侯俊发现异常之后,两人就特别注意周围的情况,很快就发现许多竞争对手。

    夏侯杰有些跃跃欲试:“小蚂蚁不少,要不要清场?”

    夏侯俊摇头:“肯定有高手潜伏在里面,不可大意。而且此事犯忌讳太多,千万不要暴露身份,否则有命赚也没命花。”

    夏侯杰嗯了一声,目光恢复几分冷静。

    雪熔岩牵涉到的利益太多,很多人势力都觊觎已久,蠢蠢欲动。但是没有人敢公开抢夺雪熔岩,师北海尸骨未寒,师雪漫踏上战场,此时来抢夺雪熔岩,必然遭到天下人唾弃。

    夏侯兄弟深知其中利害,如果他们两人偷袭松间谷的事情暴露出去,那绝对没有一个势力敢公开接纳和庇护他们。

    来之前,他们就被反复告知这一点。

    夏侯俊低声道:“我们不用着急,先等等,等别人出手。等场面比较混乱,我们再出手。”

    夏侯杰点头示意明白。

    他的性格虽然暴躁,但是在战斗中却如同换了一个人,非常沉得住气。

    两人小心地避开周围的竞争对手,悄然靠近鱼背城,一直到山脚下,才再次潜伏下来。两人非常擅长潜行,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们躲在一块岩石下面,和黑暗融为一体。此处距离鱼背城,只有不过数里地。这点距离对两人来说,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他们就像老练的猎人,等待其他人先动手。

    时间悄然流逝,但是没有动静。

    夏侯兄弟没有半点焦躁,反而愈发警惕,这恰恰说明这次来的都不是泛泛之辈。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凝重。

    猎物很孱弱,没有什么威胁,危险的是其他猎手。

    不光是他俩,其他人也是同样判断,否则也不会迟迟没有人动手。

    夏侯杰忽然道:“大哥,有点不对。”

    夏侯俊闻言精神一振连忙问:“有谁动手了?”

    “不是。”夏侯杰满脸狐疑:“这座城……好像太安静了点。”

    夏侯俊先是一愣,旋即心中一突,连忙凝神望去。鱼背城依然灯火通明,可是却没有任何声音,一片死寂。

    不对!

    如此近的距离,他们应该听得到鱼背城的人声,可是哪怕他凝神细听,也听不到半个人说话的声音。

    夏侯俊背后陡然升起一股寒意,有埋伏!

    他忽然生出不祥的预感。

    难道松间谷此时还有什么力量?

    他在心中仔细盘算了一下,整个松间谷只剩下窦先生一位大师。窦先生的实力那是没话说,和他们兄弟中任何一个人都在伯仲之间。然而双拳难敌四手,还有那么多人潜伏在暗处,倘若利用得当,窦先生一个人根本掀不起任何风浪。

    还是消息有误?

    他们担心的是乐不冷突然回来。乐不冷那个怪物,谁也不想碰到。倘若不是上面一再保证,乐不冷正在全力等待岱纲,他们绝对不会接这活。

    忽然,夏侯俊的心中一动,目光看向前方的山脊。

    一团黑影在夜色中悄无声息蠕动,如果不是他们擅长潜行,注意力又高度集中,只怕都发现不了。

    两人精神一振,瞪大眼睛。

    有人忍不住动手了!

    正好有人先给他们探探鱼背城的深浅。

    不光是夏侯兄弟,在黑暗中还有许多双目光,齐齐盯着灯火通明的鱼背城,他们也发现了鱼背城的异常。

    山顶上。

    就在上次铁妞和自己告别的岩石上,大铁篓剑塔横置其上。

    艾辉没有想到,【大剑】的第一战会发生这个时候,会发生在这里,而且第一战就需要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

    落满风雪的群山和风雪中的那道远去的倩影,在艾辉眼前一闪而过。

    亮如星辰的眸子朝遥远的某处看了一眼,北海之墙就在那个方向吧。

    他轻轻拍了拍身下的铁篓。

    早就准备好的队员们纷纷站起来,他们的元力和体力已经恢复到最巅峰。虽然他们还没有看到敌人,但是他们知道敌人已经来了。

    包括顾轩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雷霆之剑第一战!

    从山顶俯瞰,视野绝佳,眼力好的譬如顾轩,捕捉到灯光下的一道虚影,果然有敌人!

    艾辉挥动手中的无锋剑,一股气势顿时弥漫开来。所用人精神一振,握着手中的长剑,注意力高度集中,这是准备战斗的信号。

    黑鱼嘴山山顶,一声悠扬的剑鸣,打破寂静的黑夜。(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