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零三章 敌人来了
    楼兰小心地把昏迷的艾辉从铁篓剑塔中抱下来,早就准备好的药水灌入艾辉的嘴里。

    漆黑如墨的药水,散发着浓郁呛鼻的味道。

    每次看到楼兰给艾辉灌药水,其他的队员都会露出同情之色。和艾辉的药水比起来,他们食用的元力汤,简直是人间美味。

    顾轩小口小口地喝着元力汤,目光偶尔会瞥向昏迷中的艾辉,心中佩服得五体投地。

    修炼把自己练昏迷,这是什么境界?

    反正他是做不到。

    不光他做不到,整个雷霆之剑其他人都做不到。大家现在对艾辉彻底心服口服,之前还有人担心艾辉受伤,他们前途渺茫,如今大家都不担心。

    尽管艾辉的伤依然没好,依然没有半点元力。

    说实话,顾轩无法想象,没有元力的人如何战斗,完全颠覆他的常识。他想得有点出神,美味的元力汤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有吸引力,无意识地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艾辉确实没有元力,可是这几天的修炼,他们却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的地方。

    七座剑塔的运转非常流畅,不,比以前更加流畅!

    这才是顾轩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也是他觉得最颠覆的地方。

    难道对剑修来说,元力真的不是必须的吗?

    他觉得难以置信,完全违背常理,可是活生生的事例又摆在他面前。老大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在运转剑塔?

    “老顾啊,要不要我帮你喝一点?我觉得你喝不太下去啊!”

    一个粗厚的声音打断顾轩神游。

    顾轩回过神来,发现一个亮晃晃的大光头凑过来,他笑骂一声:“干嘛呢?老徐!想从我这蹭元力汤,没门!”

    老徐被说破企图,也不生气,嘿然道:“我这不是看你食不知味嘛!”

    顾轩白了一眼:“那也不能便宜你!”

    老徐有些好奇:“老顾你这两天在想啥呢?心不在焉的。”

    顾轩在雷霆之剑中的实力仅次于艾辉,也是除了艾辉之外最接近大师的人,大家都非常佩服。最近顾轩的不正常状态,大家都看在眼里,有些担心。

    顾轩虽然有些不谙世事,却非不识好歹之辈,能够感受到老徐他们的关心,便解释道:“我是有个地方没想明白。你说老大,明明没有元力,为什么还能够控制大家的剑芒?”

    老徐愣了一下,旋即有些好笑:“就这个啊?”

    “对,就这个!”顾轩看着老徐:“难道老徐你也想过?想通没有?”

    老徐理所当然道:“明明没有元力,为什么还能控制大家的剑芒?很简单啊,因为他是老大嘛,老大不会谁会?”

    顾轩哑然,这个理由他简直无法反驳。

    老徐继续道:“老顾你想太多了。你说这剑修吧,从古就有,那个时候还没元力。所以为什么剑修一定要有元力?”

    顾轩愣住,没错!剑修的历史比五行天要悠久得多,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元力一说,剑修为什么一定要有元力?

    他不由失神。

    就在此时,忽然听到艾辉的声音:“所有人集合!”

    不知什么时候,艾辉从昏迷中醒转。

    大家有些诧异地抬起头,他们刚刚休息没一会,元力体力都没有恢复。

    大家修炼的剑招都不复杂,但是只要任何一个人不在节奏上,就往往意味着失败。这也使得他们必须时刻保持高度注意力。而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下千百次地挥剑,体力消耗非常惊人。

    每一轮修炼之后,大家必须休息,恢复元力和体力,才能够继续下一轮的修炼。

    雷霆之剑的修炼非常枯燥,比他们平时个人修炼要枯燥得多。

    各种抱怨层出不穷,比如剑招,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招。对大家来说,简直无聊到死。所以有一种说法在雷霆之剑中非常流行。

    “我们真的是剑修吗?我感觉不是。什么剑修就来来回回连这么几招?你要单独用,连一只鸡都杀不了。连鸡都杀不了的剑修,怎么也不好意思出去和人说自己是剑修啊!”

    倘若不是上次在柠檬营地的时候,艾辉亲自释放了剑塔的威力多么强悍,估计没人能够坚持下去。

    充分的休息非常关键,这是这段时间大家修炼积累的经验。如果没有充分休息,根本无法应对这种高强度的修炼,出错率会大幅度增加,没有办法修炼。

    所以当艾辉突然说集合的时候,大家都非常惊讶。

    “有情况。”

    这三个字立即让大家警醒起来,现在还活着的元修,基本没有菜鸟,战斗经验都非常丰富。乱世之中,不光需要面对荒兽,还需要面对各种危险,贪婪、财富、争执等等。

    大家纷纷把手中的碗扔到地上,站了起来。

    浑身缠满绷带的艾辉,目光明亮几乎能够照亮黑夜。

    刚才他的精神,进入非常特殊的状态,他“看”到了很远的地方。他从来没有“看”到那么远的地方,他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就仿佛察觉有危险在靠近,然后他“看”到了一些隐藏在夜色中的身影。

    在距离鱼背城大约两百里的地方,夏侯俊忽然停下来。

    身边的夏侯杰露出警惕周之色:“怎么了?”

    两人虽然性情无常,但是能够活到现在,还活得如此滋润,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夏侯俊低声道:“刚才好像有人在暗中窥伺我们,你有感觉吗?”

    “没有。”夏侯杰摇头,但是脸上警惕丝毫不减,目光缓缓扫过四周:“有高手?”

    “不太确定。”夏侯俊神情犹豫:“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消失,我也不太确定。”

    “小心些没错。”夏侯杰压低声音,目光寒光闪烁:“盯上雪熔岩的可不仅仅是我们,说不定来了高手,不要阴沟里翻船。”

    夏侯俊嗯了一声。

    两人提高戒备,速度慢了下来。

    战场上任何错误,都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亡。高手死于一个不起眼的疏忽,他们见识了太多。雪熔岩没有得手,对他们来说仅仅是任务失败,万万不至于为此搭上性命。

    鱼背城,顾轩带着一群人在城内来回飞奔。

    老大的命令很奇怪,把城内所有的灯都点亮。有篝火的地方,要把篝火都点着。

    他不太明白这样能有什么意义?疑兵之计?可是对方只要来了,就能马上发现其中的猫腻。

    不过老大的命令,他不折不扣地执行。

    说起来也奇怪,老大是大师的时候,大家都服从命令,那是理所当然。

    可是如今老大重伤未愈,大家还是下意识地服从老大的命令,这就有点奇怪了。

    顾轩走南闯北,在很多城市混过,从来都是靠拳头说话。任何一位大师,如果境界一旦崩溃,他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没有人会再听从他的命令,所有的尊敬都会消失。

    可是在艾辉身上,却不是这样。

    顾轩也试着从自己的角度去思索,自己为什么会还听艾辉的呢?剑塔自己能够操控吗?不能。自己练怎么修炼都不懂,更别说让大铁篓飞起来。自己能代替老大吗?不能。

    顾轩相信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东西,都在艾辉的脑子里。

    艾辉身上有一种令人信服的气质。

    至于艾辉现在不是大师,顾轩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太介意。在他眼中,艾辉一定会重新回到大师,就像乐不冷前辈那样,现在只不过是艾辉的一个低谷。

    顾轩对艾辉重回大师信心十足,比自己晋升大师都有信心。

    真他妈的邪门!

    顾轩摇摇头,他只能安慰自己。能够做老大的人,身上总是会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吧。

    鱼背城灯火通明,而所有人趁着夜色,来到黑鱼嘴山的山顶。在他们身边,赫然是大铁篓,那是楼兰运上来的。

    夜晚的黑鱼嘴山,没有白天的壮观,火山口的红光,被冒出来的滚滚浓烟遮挡。

    夜晚的风拂过艾辉的脸颊,他就像刚刚从棺材中爬出来的木乃伊,看着远方,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

    顾轩等人也顺着艾辉的目光望去,什么都没有看到。

    “大家抓紧时间休息,敌人很快就来了。”

    艾辉的声音,让大家立即紧张起来,纷纷打坐休息。

    火山口安静下来,只有楼兰陪伴在艾辉身边,看着远方。

    周围安静极了。

    艾辉此刻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仿佛融入在夜色之中。他能够看到从远处吹来的金风,那微不可察的层层涟漪。脚下的大地和头顶的苍穹,都仿佛和他连为一体。他的目光跨越山川,跨越苍穹,像是在俯瞰大地,又像是在承托万物。

    没有人察觉到,空中的风一靠近黑鱼嘴山,就变得异常的温顺。只有艾辉身旁的楼兰,有所察觉,楼兰转过脸,眼睛红光闪烁,片刻之后也安静下来。

    而在他们身后,翻腾吐泡的熔岩,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抚平了层层褶皱,光滑平整得就像烧红的铁镜。

    艾辉露出痴迷之色,这是妙不可言的体会。

    世界在他眼中,不仅仅是元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若有所觉,立即从奇妙的状态中脱离。他有些遗憾,如果能够再多体悟一会多好。

    他把脑海中的杂念抛开,闪闪发亮的眸子,杀机无声涌动。

    “敌人来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