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零二章 选择
    “大人,队伍中没有发现余叔。”

    “老贼很奸猾啊。”

    “大人,现在我们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一不做二不休。”

    ……

    “螟蛉果?”

    明秀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她全身忍不住颤抖,目光惊恐绝望。她本来是想给师弟多准备一些装备,没想到却给师弟带去一场灾难。

    螟蛉果的凶名,她听大哥说过。大哥曾亲口说过,就算是他,想要破解螟蛉果,都非常困难。

    余叔叹息一声,看到小姐如此大惊失色,心中更是愧疚:“都是老奴办事不利,不过小姐不要过于担忧,艾师性命无忧。”

    他把艾辉如何引天雷轰击螟蛉果的过程缓缓道来。

    明秀听到艾辉在承受天雷数个时辰,忍不住露出又紧张又心疼又担忧的神色。而当她听到艾辉浑身如同黑炭,缠满绷带,脑中浮现师弟的模样,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她稍稍放心一些。

    师弟的性子极其坚韧,无风也要折腾出三尺浪,只要性命尚在,就一定会想出办法。

    余叔又把临走之前艾辉的一番话说了一遍,他之所以没有先见府主,而是先见小姐,正是因为艾辉那番话。虽然艾辉如今实力尚弱,但是他却不敢等闲视之,又担心府主生气,思来想去还是先见小姐比较好。

    明秀神色平静,目光闪动,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此时一名中年人匆匆进来,他是余叔的心腹,跟随余叔超过二十年。返回途中,余叔悄然率先离开,其他人还按照原计划返回。

    他一看到余叔,松一口气,连忙道:“余叔,队伍昨天遭遇袭击,幸亏穆雷大师在,没有太大的伤亡!”

    明秀冰雪聪明,闻言道:“看来府内果然有内贼。”

    沉吟片刻,她接着道:“余叔你先回府,向父亲汇报此事,我去找大哥商量一下。”

    余叔觉得这是眼下最妥当的办法,连连点头:“好,老奴这就向府主汇报,小姐千万要注意安全!”

    明秀展颜一笑:“我会带护卫的。”

    余叔带着随从离开,明秀坐着思索片刻,起身换好衣服,对丫鬟桃酥说:“我出去一会。”

    走出绣坊,她直奔城外飞去。

    大哥陆辰的静修之地,位于翡翠城往西两百多里。而他的老师,翡翠森的真正统治者岱宗,也并不住在翡翠城,而是住在翡翠城以东两百多里。

    师徒两人,一东一西,距离五百里。

    陆辰对岱宗颇有抵触,并不是什么秘密。不过这并不影响陆辰的地位,一方面,几位弟子中,岱宗对陆辰最为喜爱。另一方面,陆辰被称为当代圣手,他在治疗医术方面的造诣,甚至超过岱宗。岱宗对这一点,深以为傲。

    陆辰为人良善,交友广阔,不知治好多少高手,声望极高。无论是在翡翠森,还是在如今的天外天,哪怕在神之血,念他恩情的人非常多。

    随着远离翡翠城,人迹逐渐变得稀少。

    忽然,明秀停了下来。

    前方有一队蒙面人拦住去路,为首之人沉声道:“明秀小姐,敝主人想邀请您来小住几天!”

    明秀脸上没有丝毫惊慌,她很镇定:“贵主人是谁?”

    “明秀小姐到时便知。”

    蒙面人轻笑一声,众人散开,向明秀包围。

    明秀眼睛闪躲一道光芒,转过身体,扬声道:“你还不出来吗?”

    无可奈何的叹息传来:“你是怎么发现的?”

    虚影一闪,一道高挑的身影忽倏出现在明秀面前。

    他背上背着一把和他身高差不多高的大弓,长发束着红绳,小小的三角眼带着几分昏昏欲睡,那张熟悉的脸庞,多了一圈淡淡胡茬,平增几分沧桑。

    明秀看清眼前熟悉的身影,大吃一惊。她睁大眼睛,惊喜莫名:“小秋哥。”

    熟悉的声音,击穿了厚厚的记忆之墙,撕裂了模糊朦胧的窗纸。一束阳光像剑一样刺进他的心房,曾经魂绕梦牵无数个夜晚的少女倩影,从冰冷漆黑的梦境走到他身前,被阳光染上明媚的色彩,对着他巧笑倩兮。

    郁鸣秋忘记了呼吸。

    “我们刚刚抵达墙后,大家都累得够呛。这么远的长途行军,战部重建之后还是第一次。情况比预期更糟糕。该死的!我们只有两个小时休息!感谢老天,我平时修炼没有偷懒,虽然元力只恢复了六成,但是起码没有变成案板的肉鸡。老实说,看到神之血的军队时,我都没想过我能活下来,因为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请原谅我的胆小。敌人的第一波攻击,防线就差点崩溃。阿威死了,就在我面前,一根镶嵌血晶的骨矛,刺穿了他的头颅。他被骨矛吸成干尸,我当时好像哭了,是的,我哭了。阿威是个好人,但他死了,我没死。我砍死了两个敌人,我已经忘了我怎么做到的,我当时太害怕了,全身都在发抖。很快我就不害怕了,因为敌人又开始进攻了……”

    ——《墙后之战》

    三天三夜,战斗极为激烈。

    简陋的工事,无法给兵人和天锋带来太多的优势,他们付出相当大的伤亡。不过两人担心的崩溃没有出现,两只战部撑下来了。除了第一天的伤亡最大,后面两天的情况要好许多。

    “这样下去不行”铁兵人喘着粗气,对昆仑道:“敌人的数量比我们多太多,我们消耗不起。”

    昆仑浑身纤尘不染,没有沾染半点硝烟,但是她眼中的光芒黯淡许多。她只是安静地听,没有开口,她知道阿铁一定想到了什么办法。

    铁兵人的金属手指,沿着地图向后一划:“我们往后撤。”

    “往后撤?”“可是上面让我们守住墙后啊。”“是啊,大人。您一定要三思啊。”

    昆仑也有些意外,她知道阿铁是多么想和神之血战斗。

    可是此时阿铁竟然说后撤?

    铁兵人脸上银白面具泛着冰冷的光芒,面具露出的那双眼睛,光芒闪动。面具眉心处,“兵人”两个字黑黝深沉。

    铁兵人没有理会,径直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叶白衣还没有醒转。从进攻我们的兵力就可以看得出来,看起来战斗强度很激烈,但是对方实际投入的兵力其实并不大。说明对方还在试探,动作很小。如果叶白衣已经醒转,进攻我们的兵力,远远不止这么点。”

    其他人安静下来。

    铁兵人沉声道:“这几天进攻我们的战部,分属不同战部。他们彼此之间缺乏配合,这也从侧面证明叶白衣没有醒转,对方内部的意见不统一,这是我们的机会。接下来,我们徐徐后撤,注意,后撤的速度不要太快。尽量把敌人吸引到较深的位置。征调令已经发出一段时间,后续的战部也差不多快来了。我们尽量联络其他战部,他们埋伏在后面,形成一个口袋,我们把敌人吸引进口袋,再把孤军深入的敌军吃掉。或者从侧翼包抄,完成包围。”

    有人问:“如果对方不上钩怎么办?”

    铁兵人道:“那我们可以在靠后的位置,重新布置防线。”

    柠檬营地,满地尸体,只有两个站立的身影。

    “还有活口吗?”

    “没了。”

    两人之间的对话,就像在说吃饭喝水,神情淡然,脚下遍地尸体视若无物。两人身材高大,轮廓很深,相貌有七八分相似,赫然是一对兄弟。

    如果有人看到两人,一定能认出他们的身份,夏侯兄弟。

    兄长夏侯俊,弟弟夏侯杰,两人是一对孪生兄弟,从小天赋过人,同时晋升大师。如果是出生名门,那一定是段佳话。奈何两人都是新民出生,从小饱经坎坷,性格愤世嫉俗,也造成他们喜怒无常的性格。

    “都问清楚了?”

    “问清楚了。”

    “这里怎么办?放火烧了?”

    “容易暴露,还是抓几只荒兽吧。”

    两人的对话非常简单,没有废话。

    过了一会,两人抓了几只荒兽,丢进营地。

    两人漂浮在半空,看着脚下荒兽在啃食尸体,随意地聊着。

    夏侯俊冷冷道:“师雪漫已经走了,艾辉重伤未愈,唯一有战斗力的,是窦瞎子。千载难逢好机会。”

    夏侯杰伸了个懒腰,兴致缺缺道:“早点把正事忙完,还是新光城待得舒服。这次奖励,够我们逍遥一阵子。”

    两人这次是接受了雪熔岩的任务而来。

    师雪漫态度强硬,要求传令使取消雷霆之剑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许多人在心中哀叹,师雪漫果然对艾辉用情极深。

    有心人却从中发现更多的信息,艾辉重伤,雷霆之剑只有三百人等等。

    艾辉手上掌握了雪熔岩炼制之法,那可是真正生财利器。

    除了天心城的底蕴深厚,其他诸城,少有不缺钱的。此刻的松间谷,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就像是身怀重宝的幼童,立即引来各方的觊觎。

    “想好怎么问出雪熔岩的炼制之法吗?”

    “抓住艾辉就行。”

    “那我们动作要快,打雪熔岩主意的人不少。要是被别人抢了先手,我们就白跑一趟。”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最好别被我们遇到,要不然他们死定了。走吧。”

    (未完待续。)
29salon